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17章 虚弱还逞能

    “老爸呀,那都是我一时糊涂鬼迷心窍才做出的傻事呀,自从牛畅失踪之后,牛欢可能已经知道我不是他亲生父亲了,所以,我们现在连话都不说,形同陌路地住在那个破旧的小二楼里,而且,他还独霸了二层,只允许我住在潮湿阴暗的一层,也才导致了我现在身体虚弱到了这个程度啊……”牛得才一听牛旺天这样说,感觉不妙,立即扑通跪倒在地,带着哭腔这样说道。

    “你身体虚弱?”牛旺天则是一副嘲讽的诘问。

    “真的虚弱呀,不信你问黄副院长!”牛得才还很认真地这样回答。

    “身体虚弱还能连搞女护士三把,差点儿把自己给弄得经尽人亡?”牛旺天毫不客气,将牛得才的老底给揭穿了!

    “老爸这是听谁说的?告诉我,我直接割下他的舌头,再让他胡说八道!”牛得才立即红眼巴登气急败坏咬牙切齿地这样骂道!

    “你?一撅尾巴知道你拉的是什么屎!这是我的医院,里边发生的任何情况我都了如指掌,不用谁来跟我汇报,我都知道的一清二楚,既然都做出来了,还不敢承认,你这样的人,哪里还有人品,都这副德行了,还动不动要威胁伤人,还让我信赖你,你觉得你够这个资格吗?”一看牛得才这副德行,牛旺天失望至极,直接这样批评道。

    “哎呀老爸,都是我嘴无德,胡说八道,刚才的话我收回,我全部收回,当我放了个屁,老爸千万别往心里去……”牛得才忽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都什么时候了,咋还能把自己的獠牙给显露出来呢,这不是找死吗,所以,立即拿出一副幡然悔悟的样子来……

    “晚了,早已暴露无遗了,哪里还遮掩得住呢!”牛旺天似乎更加厌烦牛得才如此苟且善变的样子。

    “老爸呀,千万别抛弃我呀,老爸再不拉孩儿一把,孩儿真的快死在那个小破二楼又暗又朝的鬼地方了呀,老爸求求您,救苦救难,把孩儿从水深火热拯救出来吧,我对天发誓,从今往后,再也不坏任何人了,活下去的唯一目标,是找个能生育的女人,给牛家生出正宗的后人来,老爸呀,这点儿简单的请求,您答应了吧……”牛得才居然跪地不起,这样一边磕头作揖,一边鼻涕一把泪一把地恳求说……

    “这样吧,你的情况老爸都知道了,你先回病房等待吧,等我想好了如何答复你,再叫你过来听结果……”牛旺天知道了牛得才需要表达的全部情况,也想把他支开,然后,把里屋的牛得宝叫出来,听听他的意见,然后再给牛得才一个说法……

    “老爸呀,我真想洗心革面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了呀,您一定要给我这个机会,一定要答应我这些最简单的要求,让我有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呀……”牛得才还是跪地不起,这样央求说。

    “别啰嗦了,我烦,快点回你病房去,等我想好了,自然会给你个肯定的答案……”牛旺天真有点受不了牛得才这样卑躬屈膝的样子了……

    “老爸这算是答应我了?”牛得才边从地站起来,边这样问。

    “谁说答应你了,我只是让你会病房去反思,去等待,等我想好了答案,再告诉你!”牛旺天这样更正说。

    “拜托老爸了,咋说我也是您亲生儿子嘛,虽然之前败了不少家,惹了不少事儿,可是俗话都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儿子已经幡然悔悟了,您大慈大悲给儿子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吧,求老爸了……”牛得才还不厌其烦地磨叽说。

    “你再不离开这里,我直接宣布我的决定了!”牛旺天真是烦死这个大儿子的德行了,给出了这样的最后通牒!

    “好好好,我这乖乖地回病房去等老爸的好消息,我走了,再见,亲爱的老爸……”牛得才一副厚颜无耻的样子,这样说着,退出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缓了好一阵,牛旺天才从那种极度失望,挣脱出来,对里屋的牛得宝喊:“出来吧,老爸要跟你商量商量咋回答这个烂泥扶不墙的东西!”

    马到成始终都在听外边牛得才和牛旺天的对话,心里也在跟着他们对话的进程而起伏不定,听到牛得才离开牛旺天的特殊病房后,本想直接出来的,但又不知道此时此刻,牛旺天的个什么样的心情,是不是需要整理一下,所以,一直在善解人意地等待牛旺天的召唤,一旦听见他的声音了,才从里屋出来了……

    “说吧,你啥意见?”牛旺天绝不拖泥带水,直截了当,开门见山这样问。

    “我没意见……”马到成真有点吃不准牛旺天到底对他大儿子到底持什么态度,所以,还是谨慎一些的好,也这样回答说。

    “没意见是什么意思?”牛旺天也没懂牛得宝为啥要这个态度。

    “没意见是对于大哥的事儿,我没权利说三道四指手画脚……”马到成找到了这样一个堂而皇之的理由。

    “不是让你说三道四,更不是让你指手画脚,老爸只想听听你的建议,也好给你大哥一个令他信服和满意的答复……”牛旺天这样解释自己的意图说。

    “我的意见真的那么重要吗?”马到成心说,不是我不想给你提意见,只不过要得到你的充分重视之后,我才会提的,这叫欲擒故纵好吗!

    “那当然了,你现在可不从前了,你在老爸的心目,重已经你大哥高出不止百倍千倍了,所以,你说话的分量也举足轻重,不说可以直接左右老爸的决定,至少是最重要的参考系数了……”牛旺天趁机对牛得宝做出了这么高的评价。

    “谢谢老爸如此抬爱,只是孩儿真是提不出更好的建议,假如老爸内心对大哥已经有了处置意见的话,说出来,我倒是可以帮助甄别一下是否妥当……”马到成心说,还是先别说出自己的想法,最好是先听对方的想法,然后自己象征性地提些意见较稳妥吧。

    “你小子,什么时候学得如此精明油滑了,咋老爸跟你讨教个意见让你搞定个女孩子还费劲呢?”牛旺天则对牛得宝这样的态度表示谴责!

    “老爸真是开玩笑了,其实我真的没什么意见,假如一定要我说出自己的看法的话,我倒是建议老爸答应大哥的要求……”马到成觉得,再不表达出自己的意见,牛旺天一定会对自己大失所望了,所以,才这样回应说。

    “为啥答应他,给我个理由先!”牛旺天一听牛得宝居然让自己答应牛得才的请求,有点惊异,但马想听听对方给出什么样的理由。

    “第一,答应大哥这个要求,他可以在居住与牛欢分开,客观阻断了他们俩再干坏事儿的方便条件;第二,一旦有了女人,尤其是怀了孩子的女人,大哥势必不再吃喝嫖赌无恶不作,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改邪归正重新做人了;第三,一旦大哥有了家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也不会心理严重变通地跟我形成死对头了;最后,老爸也不必再为他提心吊胆操心费神了……”马到成还真是脑子快,居然找出了这么多的理由来回应牛旺天。

    “嗯,理由是挺充分的,那,你建议给你大哥多少钱来满足他的这些要求呢?”牛旺天对牛得宝说出的这些理由似乎都很认同,所以,直接想知道,一旦答应了牛得才,需要投入多少才能满足他的要求。

    “这个——孩儿不好说吧……”马到成一听,牛旺天连具体给牛得才多少钱都要问他,心里划了一个魂儿——莫非是牛旺天生怕给牛得才的钱多了,二儿子牛得宝会挑理?所以,才要问问他给多少才合适?

    “咋不好说呢?”牛旺天一听牛得宝这样回答,知道他是个不想在这个问题发表意见的人,但还是要问问他为啥不好说。

    “给多给少不都是凭老爸的心情吗?这个还用问我吗?”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理由。

    “当然要问你,假如我说我把家产都给到你大哥的名下,你会同意吗?”牛旺天则一下子将事情放大到了极致,看对方到底是个什么反应。

    “那当然不会同意……”马到成一听牛旺天这样说,还真有点后怕,这个牛旺天做事儿一向都很果决和霸气,一旦他那样做了,谁又能说什么呢,所以,赶紧这样回答说。

    “所以,你得帮老爸掂量一下,想要满足你大哥的这些要求,大概需要多少钱,这样我会评估值还是不值……”牛旺天还真是诚心诚意地想听牛得宝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听牛旺天这样说,马到成刻意邹起了眉头,假装还要好好思考一下再回答这样难的问题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