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716章 你想要什么

    “哎呀,匆匆忙忙的,我也没看清呀……”唐小欧心说,不能轻易告诉你这个男人是谁,不然的话,一旦你知道了你撞到的是个极品男人二公子的话,还不犯了花痴,回头给宝哥哥添各种麻烦呀!

    “怎么会呢,不可能看不清呀!”高源源绝对不信,清醒的唐护士长,会看不清被她撞到,并且将她抱到这里来的男人到底是谁……

    “你见过天使吗?”唐小欧则突然这样问。

    “没见过呀!”高源源没懂对方为啥这样问,也如实回答说。

    “那天使到了你跟前,你能看见吗?”唐小欧继续这个话题。

    “也许……看不见吧……”高源源有些迟疑了,不知道自己怎样回答才会对自己有利。

    “对呀,你撞见了天使都看不见,我哪里会看得清他到底是谁呢?”原来唐小欧是为了这个答案,才做了这么多的铺垫。

    “我真是撞见了天使?真是被一个隐身的男人给抱到了这里?”高源源将信将疑地这样问。

    “对呀,不然的话,我可没劲儿把你弄到这里来……”唐小欧一听高源源这样问,知道她真的开始犯花痴了。

    “天哪,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呀……”高源源真的难以想象,自己被一个谁都看不见的天使抱在怀里,一路将她移动到了唐护士长的办公室的情景会是个什么样子。

    “对呀,我还想问你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会在走廊里那么疯跑,撞到了人对方没咋地,你自己却晕厥过去了?”唐小欧则想知道,高源源为啥会如此疾跑的原因了。

    “这个——打死我都不能说……”高源源把对牛旺天的承诺,直接说了出来。

    “不说不说吧,搁在心里自己慢慢回味吧——好了,你值班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可以回去交接一下下班回家了……”唐小欧这样提醒对方说。唐小欧从来都不是那种一定要打探对方秘密的人,所以,点到为止,见好收,直接这样吩咐对方说。

    “可是我还想弄清我撞到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高源源居然还沉迷其无法自拔……

    “咋了,你还以为这么巧撞到了自己的白马王子呀!”唐小欧忽然觉得宝哥哥的魅力太大了,只是这样的一撞,连宝哥哥是谁都不知道呢,犯了这样的花痴,看了死活都不能告诉高源源,这个被她撞到的男人到底是谁……

    一听唐小欧这样说,高源源才觉得自己有点失态了,赶紧起身,从唐小欧的护士长办公室里出来,回到她的护士值班室,闷闷不乐地换掉护士服,准备下班了……

    可是哪成想,胡丽静突然闯了进来,一下子冲到她的跟前,恶狠狠地逼问道:“说吧,你为啥见到我跑,是不是你把昨天夜里的事儿都告发到牛爷了?”

    “瞎说什么那,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出卖好人的人吗?”高源源立即这样争辩说。

    “那你说,为什么一大早,见了我那么撒丫子逃跑?”胡丽静还是不依不饶。

    “因为……因为……因为最近我听说,想要锻炼心脏的话,该在平时多练习疾跑,所以……”高源源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所以,胡乱编造理由说给对方听。

    “放屁,你一定是做了亏心事,觉得对不起我,或者没法跟我解释,所以,见了我才会那么不要命地逃跑……”胡丽静再次发狠地这样逼问道。

    “没有没有,真的没有……”高源源当然要竭力否认。

    “还敢说没有,今天若不是你在拐角撞到了二公子,我当时追去,非掐住你脖子问出你到底为啥这样逃跑的……”胡丽静却无意间,披露出了高源源到底撞到的是谁!

    “你说啥?我撞见的是牛家二公子?”高源源如获至宝一眼,这样惊喜地问道。

    “咋了,你撞了谁都不知道?”胡丽静忽然意识到,高源源一旦知道了她撞到的是谁,立即整个人都想进入某种状态了一样,很是惊异地这样问道。

    “对呀,撞进对方的怀里,我直接晕厥过去了,根本没看清跟我撞在一起的男人是谁呀……”高源源喜滋滋地这样解释说。

    “其实——是我胡说的,你撞见的不是二公子……”胡丽静一看,自己无意间说出的这个信息,让高源源高兴到了这个程度,顿时追悔莫及,所以,赶紧这样推翻之前的说法。

    “那我撞见的是谁呢?”高源源一时没反应过来!

    “撞见鬼了呗!”胡丽静没好气地这样回答说。

    “撞见鬼了?”虽然听到了这样的答案,但在高源源的心里还是泛起了层层涟漪——别看胡丽静这样竭力否认,但十有**自己真的撞在了牛家二公子牛得宝的怀里吧,唐护士长说是自己撞见了天使,那一定是不愿意告诉我,撞见的是二公子,生怕我因此去找二公子的麻烦,而胡丽静先是无意走嘴说出了自己是撞到了二公子,可是一旦跟她确认的时候,她居然又改口说不是二公子,而是撞见鬼了!

    这个世界根本没有鬼,当然也不会有天使,十有**,自己撞见的,应该是那个梦的白马王子,牛家的二公子牛得宝了吧……

    到了这一刻,高源源才算是真正犯起了花痴,之后无论胡丽静如何损毁她,辱骂她,甚至掐她打她挠她,她都如入无人之境般地完全不在乎,甚至感觉不到了,完全进入到了自己的那个花痴境界,去体味被牛家二公子抱在怀里,从事发地点一直到唐护士长的办公室,这一路,自己该是世界最幸福的女孩子了吧……

    马到成从唐小欧的护士长办公室里出来,再也不敢耽搁时间,直奔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进了屋,直接问:“我来了老爸,这么早叫我来,所为何事?”

    “先别问,你躲到里屋去吧……”牛旺天则什么都不回答,只是这样指令二儿子说。

    “躲进里屋干嘛呢?”马到成还真是有点莫名其妙,牛旺天这是要干嘛。

    “等着看好戏呀!”牛旺天边吃东西边这样回答说。

    “什么好戏呢?”马到成想知道,牛旺天到底请自己来这里,看的是一出什么好戏。

    “暂时保密,等开演了,你知道了……”牛旺天则玩儿了个卖关子,吊胃口……

    “那好,我听老爸的,等着看好戏了……”马到成说完,乖乖地进到了相对独立的里间屋,发现居然备好的早餐,也不客气,坐下来,慢慢地享用起来,坐等牛旺天说的好戏在外边的空间里,隆重演……

    黄幼祥带着牛旺天的吩咐,从他的特殊病房里出来,直奔了牛得才的病房,进到病房才发现,他早醒过来,懒在床苦等黄副院长的结果出来呢!

    “结果出来了吧……”一看黄幼祥进来了,牛得才立即这样问。

    “熬了我一宿,终于出来了……”黄幼祥很是疲惫的样子,坐在了病房里的一个凳子……

    “快告诉我,是什么结果?”牛得才拼了老命,要的是这样一个结果,所以,急切地这样问道。

    “结果很简单,靠自然的受孕办法,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让女人怀孩子……”黄幼祥无论如何都不敢打诳语,如实将检测出的概率说了出来。

    “这——百分之二十是个什么概念呢?”牛得才一时没懂对方说出了这样一个概率意味着什么。

    “也是说,几乎没可能靠自然受孕怀孩子吧……”黄幼祥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也是说,我根本不可能再让女人怀孩子了?”牛得才的心突突乱跳着,假如真的是这样的结果,相当于直接判了他死刑一样!

    “假如不改变目前的状况,基本没什么希望了……”黄幼祥则不偏不倚地以一个医者的角度,这样客观地分析现状给对方听。

    “目前状况怎么了?”牛得才居然还没意识到,自己目前的状况糟到了极点。

    “您的身体很虚弱,各项身体条件都不利于更多可能导致受孕的种子生成,所以,或许改变您目前的生活方式,增加营养和适度的锻炼,加精神的提振,或许能将现在的百分之二十的概率,提升到百分之五十以……”黄幼祥耐心地这样解释说。

    “百分之五十以可以让女人怀孕了?”牛得才只想知道这一点。

    “至少还有一半的可能吧……”黄幼祥回答的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也是说,稍微使使劲儿,超过了百分之五十,有可能让女人怀我的孩子?”牛得才这样异想天开地试探着问。

    “理论是这样的……”黄幼祥只能这样回答了。

    “这好了,我知道该跟我父亲说什么,要什么了……”牛得才一旦知道了这些情况,也知道了自己该如何跟父亲牛旺天讨价还价地摊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