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13章 概率有多大

    看见黄幼祥进来了,牛旺天开门见山直接问:“牛得才的检查结果是啥直接告诉我……”

    “您都知道了?”黄幼祥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但也没想到,牛旺天会如此直接,一点预热和铺垫都没有。

    “我只想知道结果,不想问事情的来龙去脉……”牛旺天再次强调说。

    “结果是……从医学的角度来说,男性不育的原因有——输精管堵塞、精索静脉曲张、少弱精症、前列腺炎、隐睾、染色体异常、警惕性炎症、免疫因素、逆行射精、不射精、精液量过少、精液不液化等;从遗传学的角度说,引起的男性不育症有性染色体异常、常染色体畸变、减数分裂染色体异常等,一般表现为少精子或无精子,即使有精子发育也往往停滞于精母细胞水平,而不能继续分化为精子。这样的疾病,一般生理功能属于正常,没有其他方面的明显异常……”不给黄幼祥机会拉倒,只要给他机会,会趁机展扬一下他的学识渊博!

    “别罗里吧嗦地跟我说这些高深的医学道理,我只想知道,牛得才还有没有可能生出儿女来!”牛旺天则只想知道牛得才还有没有生育能力。

    “对他的种子是我亲自检查分析的,结论只能是在没有辅助的生育手段的前提下,您家的大公子靠自然结合致使女方怀孕的可能性只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性……”黄幼祥说得还是不嘎巴溜脆。

    “连百分之五十都没有,那岂不是基本不行吗?”牛旺天这样质疑说。

    “我说过,除非进行人工辅助生育手段才能达到繁育后代的目的……”黄幼祥这样强调说。

    “如呢?”牛旺天没搞懂黄幼祥说的辅助手段都是啥,所以才这样问。

    “如人工授精,如试管婴儿之类的……”黄幼祥单独做了解释……

    “你是说,只要牛得才想,可以通过试管婴儿生出他的亲生儿女来?”牛旺天这样问道。

    “这也是个理论的推论,具体实践起来,也许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黄幼祥并不敢打包票,生怕牛旺天真的让牛得才弄出个一儿半女的,他难以兑现可完犊子了,所以,留有很大的余地给自己。

    “你告诉我,可行性有多大吧……”牛旺天还是要知道可能性有多大。

    “借住辅助的生育手段,能将概率提到百分之五十以……”黄幼祥又不能直接说不行,这样来了一句。

    “还是不靠谱……”牛旺天一听,才百分之五十,也是一半儿对一半儿,还是概率太小,这样评价道。

    “不过,据我个人观察,面前您家大公子的身体处在亚健康,甚至更糟糕的状态,一定是营养不良,生活环境差,外加精神忧郁,所以,等身体的这些状况获得恢复之后,这样的概率可能还会提高……”一看牛旺天很是失落的样子,黄幼祥又给了他点儿希望,以此来试探,牛旺天对牛得才的这个行为到底持什么态度。

    “你大胆预测,最高能提高到什么程度吧!”牛旺天只想知道具体结果。

    “最好的状态,估计能提升到百分之七八十吧……”一听牛旺天的态度,好像很希望牛得才有生育能力,黄幼祥也大胆地给出了这样的判断。

    “哦,这还差不多……好了,你可以回去了——是不是牛得才还不知道你检测出的结果呢?”一听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可能性,牛旺天才算是得到了满意的答复。

    “是啊,我熬了一宿,刚刚检测出结果,回到办公室,屁股还没坐稳,被您叫过来了——我想跟您解释一下,本该早点告诉您这件事儿的,可是昨天快半夜了,大公子才突然找来,而且急切地非要立即马给他个准确的答复不可,所以,也没抽出时间来及时跟您汇报,还要您发现了打电话给我我才来,真是失职,真是抱歉……”黄幼祥趁机又这样抱歉地解释,为什么自己没主动来牛旺天这里汇报这个突发的情况。

    “我没怪罪你,你做的没错,你这回去把结果告诉牛得才吧,我估计他很快会来找我了……”牛旺天这样安慰黄幼祥说。

    “那——我告不告诉他,您已经知道这个结果了?”黄幼祥生怕说错话,所以,谨小慎微地连这个都问了。

    “你啥都不用提,只管告诉你检测出的结果,等他来了,我要听听他自己怎么说……”牛旺天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好的牛爷,我知道您的意思了,我这去告诉他结果了……”黄幼祥这才算是知道了自己到底该怎样跟牛得才说化验的结果。

    “去吧,然后你可以休息了,累了一宿,一定很疲惫了……”牛旺天对这个高级医学教授还算是较客气和关爱了。

    “谢谢牛爷关心,我这去了……”黄幼祥这才从牛旺天的特殊病房退出来,然后,朝牛得才的病房走去……

    看着黄幼祥离开的背影,牛旺天居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这个牛得才,都他娘的年过半百了才想起来在这方面下功夫使劲儿,早他娘的干嘛去了?现在知道有个自己亲生的孩子多重要了?是不是有点晚了呢?

    看看再说吧,倒要听听他本人怎么个态度怎么个说法,然后再下结论也不晚!

    高源源从牛旺天的特殊病房里出来,想起自己在牛旺天面前的表现,感觉自己的脸是那么的发烫,两个耳唇儿像被火烤了一样,用手揉搓了好一阵才缓解了一些……

    自己刚才这是咋了呢?头回有了这样的机会,咋是这样的表现呢?是不是跪下的太快了,反而被牛爷瞧不起了呀,是不是应该再坚持一下不说出真相,这样也好让牛爷感觉到我是一个不会轻易出卖别人的人呀,可是,可是,可是我咋你们容易如实招供了呢?

    心里这样七八下地打着鼓,心事重重地往回走……

    可是走到了护士值班室的门口,居然不敢进去了,因为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但“抢了”本该胡丽静干的业务,而且被牛旺天一吓,将昨天夜里发生的一切都给“坦白交代”了!这若是让胡丽静给知道了,还不剥了自己的皮,抽了自己的筋都不解恨呀!

    正在门口踟蹰不前,进退维谷的时候,却看见黄副院长匆匆忙忙地进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高源源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儿——该不会是牛旺天马找黄副院长对昨天夜里发生的那些故事,进行咨询对质去了吧!

    若是黄副院长知道自己“告了密”估计也会对自己气不打一处来吧!

    心里充满了忐忑,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真不知道下一秒钟,会有什么厄运朝自己席卷而来,还没等反应过来,死翘翘了,像传说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已经死了……

    完了完了,这下十有**是彻底完了……

    正这样紧张得透不过气来呢,突然有人捅了一下她的后腰,高源源顿时妈呀一声,好像后腰被捅了一刀一样,整个人差点儿没直接摔倒在地!

    “你干嘛这么一惊一乍的?”居然是胡丽静站在了她的背后,瞅见她魂不守舍的样子,用手指头捅了一下她的后腰,见她反应如此强烈,这样好地问了一句。

    “哎呀妈呀,你可吓死我了……”回头一看是胡丽静,高源源喘着粗气这样来了一句。

    “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我捅你一下你吓成了这样?”胡丽静立即狐疑地问道……

    “没没没,我什么都没干,我对天发誓,我什么都没干……”高源源顿时慌了手脚!

    “什么都没干,你干嘛吓成了这样?还是心里有鬼,不然你咋会是这个德行呢?”胡丽静越发怀疑高源源干了什么对不起她的勾当了,这样逼问道。

    “我真的什么都没干……”高源源觉得自己快支撑不住了,此时此刻,居然手心后背全是汗,这样下去,非被她逼崩溃了不可,必须立即逃离才行……所以,边这样说,边撒腿跑……

    “你给我站住,你越跑越说明你心虚,越说明你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胡丽静本来都想差不多行了,放过这个被她差点儿吓破胆的胆小鬼了,可是偏偏在这个时候,她撒丫子蹽了,这说明啥,说明她真的干了什么对不起老娘的坏事儿而不敢承认不敢面对了吧!所以,也撒腿追,边追边喊个不停……

    高源源在前边漫无目的地奔跑,胡丽静在后边喊边叫地追……高源源此刻差不多大脑已经完全空白了,都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跑,囫囵着朝前,成了传说的慌不择路,抑或是夺路而逃……

    哪成想,从一个拐角蹽出来的时候,猛地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整个人一下子因为过度紧张,大脑缺氧,居然直接晕厥在了对方的怀里……

    幸亏对方一把将高源源的腰肢给揽住了,不然的话,这一跤摔在地,非摔个好歹的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