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12章 屡试不爽啊

    牛旺天早起来,感觉特别好,这跟近一个时期二儿子牛得宝捷报频传好事不断有直接关系……

    从那个不起眼的养殖场里,一下子收获了那么多的牛黄猪砂狗宝,已经看过照片,并且联系了买家,居然达成了千万的购买意向!

    再是牛得宝和美仑发现的那个天坑下的温泉水,经过化验,成分附和直接饮用标准,且各种微量元素完全达到了国际标准,据孙广义的估算,每年的净效益应该都在亿元啊!

    特别是刚刚从省里拿下的那个价值二三十个亿的开发项目,顺带还把市国土资源厅厅长的女儿给拿下了,看到那个叫郝思佳的女孩子,脸泛起的桃花晕,牛旺天知道,一定是跟牛得宝已经不止一次有过亲密接触了,喜欢得让他讲一幢价值几千万的豪华别墅,连同里边的豪车和所有家具摆设全部送给了这个郝姑娘!

    而且,这件事儿还令老爷子兴奋得好像自己都年轻了十几二十岁一样,那种打心里往外的喜悦,不是谁都能体验到的……

    起来之后,自己做了一套专职保健医生给为他量身定制的保健操,无非是搓搓耳朵,挠挠头皮,揉揉肚腹,抻抻懒腰之类力所能及的动作……

    做完了这些,牛旺天才起身,按响了值班护士来伺候他起床的按钮……

    可是按了半天,居然没人来,牛旺天有点儿蹊跷——这帮护士,怠慢别的患者都会受到惩治,怠慢了这里的老大,他们这碗饭还想不想吃了,正要打电话给值班医生呢,却看见有个漂亮的年轻护士进来了,也消气儿了。

    但让牛旺天有所不解的是,今天这个年轻护士为啥自己不认识,之前认识的那个为啥没来,认定这其肯定有什么变故了,不然不会来得这么迟,也不会来个这么陌生的漂亮面孔……

    但也不动声色,等对方协助自己把衣服穿好了,头脸也都洗过,洗漱完毕,看她开始收拾室内卫生的时候,突然猛地拍了一下眼前的桌子,大声喝道:“别以为我不知道!”

    牛旺天这一招儿时不时用一把,其实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可是每次这样一拍桌子,一叫骂,十有**会“诈出”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来,还真是屡试不爽!

    进来的年轻护士不是别人,正是高源源,本来她没资格进到特殊病房来伺候牛旺天的,可是刚才在护士值班室的时候,看见本该来这里的胡丽静,听了半天这里的铃声都没醒来,睡得像死狗一样,甚至扒拉她说,特殊病房叫你去了,她都赖床不起地说:“别碰我,再让我睡一会儿”高源源生怕头怪罪下来,决定替代胡丽静到特殊病房完成牛旺天的起床任务……

    还是第一次进到这里来,也是第一次伺候牛旺天这样传说的百亿富翁起床穿衣洗漱,还算顺利,很快都完成了,差收拾一下室内的卫生,可以退出,算完成了本该胡丽静完成的任务了……

    可是正专心致志地收拾卫生呢,却忽然听到牛旺天使劲儿拍了一下桌子,然后还大声喊了那句:“别以为我不知道!”顿时高源源像被吓得魂飞魄散了一样,膝盖一软,扑通一下跪在了地:“牛爷息怒,我不是刻意隐瞒……”

    “那快说实话……”牛旺天心里头这个乐呀,每次这样“无生有”地拍一下桌子,在这样叫一声,准你有意外的收获——这不,又是这样,看来今天又会有新的收获呢!

    “我承认我没资格来这里伺候您,可是应该来的胡护士身体欠佳,刚才您按铃的时候,一时来不了,我冒名顶替她来伺候您起床了,您要打要罚我都认,都是我的错……”高源源赶紧这样跪地求饶说。

    “我说的不是这些!”牛旺天一听,被诈出来的是这点儿“毛病”有啥值得大惊小怪的呢,这样的冒名顶替又有什么可挑理的呢?所以,想诈出点儿“意外”来,也这样来了一句。

    “对不起牛爷,这些了,我说的可都是实话呀!”高源源以为牛旺天挑的是自己冒名顶替来这里伺候他起床这一件事儿呢,这样争辩说。

    “不可能——现在说实话,还来得及!”牛旺天觉得,既然要诈,一定要诈出点有价值的东西吧,所以,有点停不下来的意思了……

    “真的没别的了……”高源源还搜肠刮肚地琢磨,自己还在什么地方做错了……

    “那好,那你起来吧……”牛旺天一听对方似乎真的诈不出什么“油水”了,也想放了她了。

    “牛爷——这原谅我了?”高源源边说,边站了起来……

    “对你这样不说实话的护士,无所谓原谅不原谅吧……”牛旺天心说,我不信诈不出点新鲜事儿来——哪怕是你丫跟谁偷鸡摸狗的好事儿,老子听了也会爽一阵吧,也没这么轻易放了这个年轻的护士,也这样来了一句。

    “牛爷饶命,我说我说我全说……”高源源一下子又跪下了……

    “你不是没什么对我说了吗?”牛旺天的心里好生高兴——果然诈出效果了,嘿嘿!

    “没有没有,我还有好多要告诉牛爷的呢……”高源源忽然明白了牛旺天想知道的是什么了——昨天夜里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一定都是他想知道的吧,那可是关乎到他大儿子是否有生育能力的大事儿呀,一定是他想从我这里,知道其的各种经过和细节吧,所以,一听牛爷这样“敲山震虎”立马再次跪下,并且边磕头边这样说。

    “那快说吧,趁我还没开除你……”牛旺天心里这个乐呀,终于可以炸出点儿“真材实料”了吧,所以,趁机再次吓唬这个年轻漂亮的护士说……

    “昨天夜里,我和胡丽静一起值班,黄副院长突然去找我们……”高源源如实地将昨天半夜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都讲给牛旺天听了……

    “哦,原来发生了这么多的事儿啊……”牛旺天眯缝着眼睛,仔仔细细地听着这个声音特别好听的年轻护士,把大儿子牛得才昨天来医院的各种表现听得了如指掌了……

    “牛爷原谅我,本来以为这些牛爷都知道,不需要我汇报了呢,所以,才没及时告诉牛爷的……”高源源诚惶诚恐地这样解释说。

    “好了,你起来吧,这里没你事儿了……”牛旺天听了关于大儿子昨天夜里来医院闹出的这么多糗事,心里说不清是高兴还是沮丧,但对于说出实情的这个年轻护士,却给了他一个良好的印象,一个是她的长相很好看,身材也苗条,加声音还好听,这让牛旺天没有一点儿想责难她的意思了……

    “牛爷真的不怪罪我了?”高源源不敢站起来,这样问。

    “你说了实话,我咋还能怪罪你呢,快回值班室吧——对了,你叫啥名字?”牛旺天连这个年轻护士的名字都不知道呢。

    “我叫高源源……”高源源不知道对方为啥这样问自己的名字。只能如实回答。

    “今年几岁了?”牛旺天继续问。

    “21岁……”高源源有点紧张了。

    “有婆家了吗?”牛旺天一不做二不休,居然连这个都问。

    “谢谢牛爷关心,一心扑在工作,现在还没对象呢……”一听牛爷问了名字问年龄,问了年龄又问有没有嫁人,心里的小鹿乱跳不止,还好,反应较快,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好了,这里没你事儿了,快回到你的工作岗位去吧……”听了这个叫高源源的年轻护士简单的情况,牛旺天居然有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想法,笑眯眯地这样吩咐她说。

    “谢谢牛爷宽宏大量,日后一定倍加努力,好好工作,来报答牛爷的不杀之恩……”高源源边从地站起来,边连连给牛旺天行礼致谢……

    “玩笑话,快去吧,别跟别人说你到我这里来过,也别说你对我说了什么,记住了吗?”牛旺天又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记住了牛爷,打死都不说……”高源源则信誓旦旦地这样表示……

    “好吧,走吧……”牛旺天似乎更加喜欢这个叫高源源的年轻护士了……

    “多谢牛爷,再见牛爷……”高源源忽然觉得自己像被解放了一样,转身,轻盈地离开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看着高源源离开了自己的特殊病房,牛旺天立即拨通了黄幼祥的电话,让他立即到他的特殊病房来一趟,有话跟他说……

    黄幼祥则带着忐忑不安的心理,一路朝这边走,一路琢磨着如何向牛旺天解释这件事儿——那种心情糟透了,再次在心里骂道——这个牛得才啊,除非不碰你,碰你倒霉,而且是倒了血霉呀!

    没办法,硬着头皮,带着刚刚检测完的牛得才种子的化验结果,敲开了牛旺天特殊病房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