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11章 谁碰谁倒霉

    黄幼祥顺利地拿到了牛得才的种子,急忙去化验室做检验去了,护士值班室里剩下胡丽静和高源源的时候,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说吧,你为啥要出卖我?”胡丽静居然咄咄逼人直接这样问了一句……

    “我啥时候出卖你了?我一句话都没说呀!”高源源心里也发慌,该不会自己朝黄副院长使眼色的时候,被胡丽静给发现了?

    “在黄副院长逼我的时候,你朝他轻轻摇头来着——你敢说你不是在暗示他,我没清理下身,也没吃避孕药?”胡丽静还真是敏感,连这个都看出来了……

    “瞎说啥呢,我为啥要暗示黄副院长啊,他后来说出了那么多话,证明,人家什么都不用,只用开除你这一条儿,会让你服服帖帖地配合他们的,哪里需要我暗示他什么呢?”

    “不对,假如没有你暗示他我是在撒谎的话,他才不会说出那么多吓唬我的话呢……”胡丽静继续认定是高源源出卖了她。

    “你爱咋想咋想吧,反正我从头至尾一句话都没说,这你也怀疑我,我也没话可说了,从今往后,咱们彻底分道扬镳,井水不犯河水,各走各的阳关道,这总行了吧……”高源源实在是受不了胡丽静这样狐疑的性格了,也说出了这样分手的话!

    “你看你,开个玩笑都受不起了——咱俩应该算是一根藤的两个苦瓜,若是不团结,指不定被他们这些臭男人欺负到什么程度呢——好了好了,都是姐姐之前怪罪你了,现在事情都过去了,咱俩千万别因此闹掰了,那样的结果,一定是亲者痛仇者快,你我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吧……”胡丽静一看高源源真的要跟自己闹掰了,忽然转变了态度,这样套近乎地说道。

    “你若是不那么怀疑我,我能跟你说出那样的话吗……”高源源其实也不想与胡丽静公开为敌,虽然心里早打定了主意,再也不与胡丽静这样的女人同流合污了,但表面,还是要假装不跟她闹掰,还继续保持从前的“姐妹”关系……

    “好了好了,算是姐姐错怪你了……这样吧,说好了,从明天起,一个星期的饭钱我掏了,算是给你的补偿……”胡丽静生怕这个唯一的朋友因此背弃她,所以,赶紧这样拉拢道……

    “一个星期的饭钱想收买我呀……”高源源的心里完全没有与胡丽静和好的意愿,但嘴还在跟对方开这样的玩笑。

    “咋了,难道你还要一个月白吃白喝我的呀!”胡丽静以为用这样的小恩小惠能收买对方呢,但想让她出更多的血来换取对方的友谊,她还真是心疼!

    “其实也可以……”高源源是想要趁机勒对方一下大脖子,让她出点血,所以,马这样回应说。

    “什么可以呀,我每个月只你多挣三五百的,若是管你一个月的饭票的话,我可是一分钱都攒不下了呢!”胡丽静很是认真地跟对方算细账……

    “你还需要攒钱吗?”高源源一看胡丽静那股子吝啬劲儿又来了,本来都不想再跟她说什么了,但为了顾全眼下的面子,不与对方树敌太深,这样来了一句。

    “这话啥意思呢?”胡丽静居然没听懂。

    “假如你真的怀了牛家的孩子,那可是怀了金娃娃,不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也一定会不愁吃不愁穿,一辈子都荣华富贵了呢……”高源源心里头在不停地诅咒胡丽静永远都怀不牛家的孩子,但嘴却说出了这样令人心旷神怡的话来。

    “你真这么觉得?”胡丽静有点怀疑对方的动机用意。

    “那是呀,谁不知道牛家现在最缺的是富三代呀,假如你能怀大公子的孩子的话,那一定会一步登天成了牛家的功臣,到了那个时候,你管我一辈子的饭票都没问题吧……”高源源知道,自己一旦说出了这样的话题,要自圆其说,不能途换了调子,所以,继续这样渲染说。

    “你的意思是,我不吃避孕药了?而且还要多吃可以促使怀孩子的药物呗?”胡丽静使劲儿眨巴眼睛,努力辨析对方这话到底是对自己有利还是诚心要坑害自己。

    “还是那句话,大主意自己拿,这样的事儿,可不是小事儿,我只不过是个旁观者,局外人,至于你做什么选择,完全是你自己的事儿,可别到时候选错了,再怪罪到我的头来……”高源源则趁机把自己的责任都给摘得溜干净,省得将来落埋怨……

    “不会不会的,我也一下子想开了,假如真能怀的话,即便是牛得才突然嗝屁潮凉一命呜呼了,我也可以凭借肚子里的孩子,跟牛家要个说法,讨个名分吧……”胡丽静则真的被高源源的话给醍醐灌顶般地开了窍,想到了这样一个美好的前景!

    “是啊,只要孩子真是牛得才的,即便是他没了,不是还可以想瞿凤霞生的牛牛那样,跟牛爷做个亲缘鉴定来证明是他孙子,然后被牛家二公子给收养了吗!”高源源的心里在痛骂自己给对方出了这么好的一个主意,但嘴却依旧要延续之前的说法,再次这样给对方描述可能出现的美好前景……

    “我可不会像瞿凤霞那么傻,自己的命没了,留下个牛牛让别人收养……”胡丽静一听高源源提到了之前的护士长瞿凤霞和她偷偷用了二公子的种子让自己生下了牛家后代的事儿,马这样跟了一句,表明她不想做瞿凤霞第二。

    “是啊,谁生的孩子喜欢让别人去养啊,后妈永远都没有亲妈好吧……”高源源心里骂道,你以为你有瞿凤霞那两下子,会怀和生出牛家的孩子呀,别做梦了——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附和对方的意思,听起来很顺耳的……

    “那好,那我决定了……”胡丽静一下子严肃起来。

    “决定啥了?”高源源此刻忽然觉得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这不该给这个白脸狼一样的女人出这样的主意呀,她一旦决定这么干了,岂不是让她有了一步登天的机会吗,后悔呀,但似乎已经来不及了……

    “决定全力以赴地怀牛家大公子的孩子呀……”胡丽静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这样的事儿,咋全力以赴呢?”高源源都快恨死自己了,但还是强忍着这样问。

    “像你说的,我把避孕药丢到垃圾筐里,趁大公子的种子还存活在我的体内,立即服用促排卵的药,若是能一下子怀多胞胎,岂不是更会被牛家重视了吗?”胡丽静居然还有这样的狼子野心!

    “应该是吧……”高源源真有点快要窒息的感觉,唉,真是后悔给她出了这样一个主意啊!

    黄幼祥还真是恪尽职守,一直熬到天亮才把牛得才是否还有生育能力的检车报告给搞出来,回到办公室,刚刚喝了口水,打算稍微休息一下再把结果告诉牛得才,却忽然接到了牛爷亲自打来的电话:“来我特殊病房一趟,有话说……”

    黄幼祥的心头一紧——什么情况,难道老爷子发现自己在偷偷地帮牛得才搞这样的检测,生我气了,要去当面说个明白,然后给个意想不到的处罚?

    说一旦沾牛得才会倒霉嘛,十有**是凶多吉少啊!

    可是,在这所私立医院里,谁的召唤他都可以怠慢甚至不理不睬,唯独能掌控他命运的牛旺天找他,他必须无条件立马出现在他的眼前……

    边往牛旺天的特殊病房走,边在心里一个劲儿地嘀咕:这样的情况一旦被牛旺天知道了,咋向他解释呢?

    说牛得才逼自己这么干的?这样说肯定不行,即便是牛得才逼你干的,途你有的是时间和机会向老爷子汇报情况嘛,为啥等到检测报告都出来了,被动叫去才说呢?

    哎呀,这下麻烦一定不小,或许当初瞿凤霞的那次风波还要邪乎吧!

    别的事儿还都好说,一旦牵扯到了牛家传宗接代的重大事情,怕是一旦沾边有不堪设想的后果吧!

    要不然,矢口否认自己做过的一切?权当牛得才根本没来找过自己?赶紧告诉牛得才,说他父亲要他过去说明情况,所以,俩人攻守同盟,将真相隐瞒下来?

    但黄幼祥对牛得才的人品实在是不敢恭维,假如换了二公子,咋说咋好,即便是出了再大的问题,也会恰到好处地解决掉,可是现在面对的不是二公子,而是这个败家的大公子,尤其是这次采精化验居然还闹出了“用力过猛”差点儿经尽人亡的恶**件,再次说明,这个大公子不是个好东西,谁沾谁倒霉呀!

    但事已至此,又不可能不对牛旺天说实话,可一旦说了实话,可能自己又要面临灭顶之灾了吧!

    一筹莫展,但又必须刻不容缓地去见牛旺天,黄幼祥再次体验到了,什么叫抓心挠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