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87章 明知山有虎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原来,这个叫猴子的不良少年,居然真的在他的房间里吊打一只花猫——用一根绳子将花猫拴住尾巴,挂在了窗口方的窗帘横杆——而且已经打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除了惨叫再也没有挣扎能力的程度了……

    胡丽静的心跳加速,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是悄悄退回二楼给朱副院长打电话,问他遇到这样的情况该咋办,还是硬着头皮进去跟他直接交流?

    给朱副院长打电话的话,万一他直接打电话来呵斥猴子的话,那一定知道是我告的密,回头迁怒与我,岂不是会像这只花猫一样的下场吗?

    但若是自己直接闯进去,用自己的法子跟他交流,让他放弃虐猫,他能接受吗?万一直接恼羞成怒地扑过来,将自己也给吊起来这样毒打的话,可是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语,直接像这只花猫一样,只能惨叫但无法逃脱这个家伙的吊打了呀!

    矛盾纠结了好一阵,眼瞅那只被吊打的花猫奄奄一息快不行了,胡丽静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使命——朱副院长跟自己说了半天不是一个意思吗——用你的手段收了这个问题少年,回头还有十万块钱的奖金可拿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在回答院长提出的前两个问题的时候,自己不是曾经说过,遇到高山你别强行翻越,仔细寻找,一定有可以过去的道路,还有,遇到了老虎,你当时不是说过,假如是假老虎,那过去跟它合影留念,然后过去,假如是真老虎,备足了肉食,喂饱它,让他见了你,也没有吃掉你的想法,放你过去了吗?

    虽然现在自己面对的只是一只小小的“猴子”但暂且把他当成一只真老虎吧,那想要喂饱这个正在发威的猴子,唯一的食物也许是自己的美色吧!

    像院长那样的大老虎,一旦吃到自己的美色不也是从一直不怒自威的大老虎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男人吗?

    还有朱副院长,这次事情之前,在的心目,简直是一个神圣不可侵犯的大领导,想跟他说句话,小腿肚子都发抖,现在呢,一旦他想要你的时候,那个样子简直连二师兄都不如了……

    看来,无论他是什么样的男人,只要自己舍得自己的身体美色,没有过不了的崇山峻岭,没有打不倒的大老虎!

    小小的一只猴子,即便他正在发威,正在虐打一直无辜的猫咪,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旦有了这样的想法,胡丽静也镇定下来,稍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然后,将房门一下子给推开了……

    “你在干嘛?”胡丽静进到屋里,直接这样问。

    “长眼睛自己看……”猴子对进来的美女视而不见,继续用树*抽打那只奄奄一息的花猫……

    “你跟这只花猫有仇吗?”胡丽静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只好这样问。

    “之前没仇,可是今天夜里它在我窗外叫个不停,害得我睡不着觉,赶它离开它也不离开,一气之下,只能这样教训它一番了……”猴子这样回答说。

    “这样吧,你放了花猫,我有办法让你很快睡个好觉……”胡丽静不能再直接了,只能这样含着骨头露着肉地来了一句……

    “你有啥办法?”猴子这才停止抽打那只花猫,转过身来,看这个“送门儿”来的漂亮姐姐!

    “啥办法你别管,只要你放了花猫,我用我的办法包你满意……”胡丽静一看猴子的眼神跟自己的眼神对了,立即在抛媚眼的同时,这样来了一句……

    “那不行,你必须告诉我什么办法,我觉得行,才能信你,也才能放了这只花猫……”猴子居然是一种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架势……

    “我的办法是陪你一起睡觉啊……”胡丽静这样说的时候,直接去用自己的一只纤纤玉手搭在了猴子的肩膀——嗯,一股子小鲜肉的味道十分鲜美地萦绕在了自己的呼吸之间,半个身子都跟着酥麻起来……

    “那不可能……”猴子居然一个跳步躲闪到了一边,还这样说道。

    “怎么不可能?”听猴子这样回答,胡丽静有点惊异,按说这个小伙儿见了女人应该立即有扑去直接拿下的冲动才对呀,咋对自己如此无动于衷,而且还如此冷淡地这样说呢?

    “你是我大表哥的女人,咋会陪我一起睡觉呢……”猴子一言以蔽之,原来在他的心目,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是大表哥的女人,他寄人篱下来到这里,别的女人都可以冲动可以想入非非,唯独给他栖身之地的大表哥的女人他不能乱碰——他居然还有这样的底线!

    “谁说我是你大表哥的人了?”胡丽静一听对方这样说,浪不溜丢地一笑,然后抠着自己的指甲,搔首弄姿地这样回应说。

    “不是我大表哥的女人,为啥跟他好成那样……”猴子这样说,意味着胡丽静来到这里,跟朱副院长做的那些好事儿都被这个家伙给知道甚至听到亲眼看到了!

    “好成啥样了?”胡丽静一听对方这样说,忽然觉得有话可以跟他沟通了,立即抛个媚眼过去,这样问道。

    “好成——不可描述的程度了呗……”呵呵,猴子居然给了这样的神回复!

    “不可描述是什么程度?”胡丽静还试图放大这个说法,倒要听听,这个小伙说的不可描述是个什么情境……

    “不可描述是儿童不宜……”猴子居然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既然是儿童不宜,你是咋知道的不可描述呢?”胡丽静似乎抓住了话柄,这样问道。

    “我是无意间撞到的,看你们十分投入,根本没发现我,我也多看了一会儿,后来觉得看腻了,也悄悄地离开了……”猴子直言不讳,承认自己是如何看到那些不可描述场面的……

    “咯咯咯,你可真逗,知道吗,我跟你大表哥不是在乱搞男女关系,而是在完成一项重要的工作任务……”胡丽静一听这个小伙居然这样回答,马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子,你觉得能骗得了我吗?”猴子才不相信,眼前的这个漂亮姐姐,跟自己大表哥做出的那些好事儿是在完成一项什么工作呢,那纯粹是男欢女爱,跟工作扯关系,纯属骗人!

    “信不信由你,表面看我跟你大表哥好得像夫妻,其实我们是在逢场作戏,排练好了给院长看的,现在呢,你大表哥有事儿已经回市里的医院去了,明确告诉我,今天夜里不回来了——我这算把真相告诉你了,也恳请你放了花猫,然后到二楼的卧室去跟我一起睡觉,你觉得这个好事儿千载难逢百年不遇,赶紧按我说的做,假如你觉得这一切都不可信,那继续吊打这只花猫,直到打死为止……好了,我回二楼卧室去了,门给你留着,你爱来不来……”

    胡丽静觉得,对待这样的小兔崽子,你必须用这样的办法来吊他胃口,然后,尽快离开,给他自己一个思考的空间,假如他聪明,一定会钩,假如是傻瓜,也爱咋咋地,由他去吧……

    所以,胡丽静说完,一个漂亮的转身,离开了猴子的房间,然后,款步朝楼下走去……

    丢下猴子一个人在房间里,一下子呆住了——这个漂亮姐姐说的话虽然他不敢相信,但给他留下的印象却已经到了蚀骨铭心的程度——偷看她和大表哥在一起的时候那些不可描述的情景,早梦想着有一天也找个这样的女人好好宣泄一下自己火山喷发一样的热情那该多好啊!

    可是偏偏她是大表哥的女人,也遏制自己,断了对她想入非非的念头……

    但令他万万想不到的是,这个貌似大表哥的女人,为啥趁大表哥离开了,跑来阻止自己虐猫,还乱抛媚眼地反复暗示,她不是大表哥的女人,而且,还可以跟她一起睡觉呢?

    心里的那头野兽已经奔腾咆哮按捺不住,但理性还在的猴子却还在犹豫——去还是不去,这是一道分水岭,去了,可能万劫不归,不去,可能追悔莫及,两难选择,猴子居然将奄奄一息的花猫给放开了,本想从三楼窗口直接丢下去,又怕被大表哥发现了,回头埋怨自己,于是,将花猫放到了露台,还给了它一些水和猫粮,心说,只要你别再叫秧子叫得我闹心死了,我也放你一条生路……

    解决完了花猫的问题,回到屋里,猴子觉得自己身溅到了花猫身的血迹,所以,立即又去冲洗自己的身体……

    一旦被莲蓬花洒下的瀑雨给淋湿头顶,猴子的眼前突然一亮——又不是我主动去找她的,而是她主动来找我的,我怕啥呢!

    这样想着,居然直接从淋浴间里出来,什么都没穿,冲出他三楼的房间,一身的水珠儿,湿漉漉地直奔了二楼大表哥的卧室……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