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86章 欣然接受了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他家在千里之外,最近因为连续骚扰堵截女同学,强迫对方跟他搞对象,弄得好几个女同学的家长告到学校,学校则找猴子的家长谈话,说要么自动退学,要么勒令退学,自己选,结果,猴子的家长选择了自动退学,这样面子好看,但退学之后把猴子放在哪里都不放心,生怕他那天蹽出去,祸害了那些告发他的家长和女同学,他父亲急得没办法,听说我这里有个别墅,而且距离他家千里之外,才跟我商量,能不能送他到这里来待一段时间,让他闭门思过,什么时候痛改前非决心重新做人了,什么时候再放他出去……”朱副院长算是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都给说了出来……

    “可是这里的门都是敞开的呀,他随时随地可以逃走啊……”胡丽静一点儿都没觉得,这个猴子是被家长和朱副院长给“囚禁”抑或是“软禁”起来了,刚才推他房门的时候,连个锁都没,说明他进出这里,应该是自由的吧,所以,不可思议地这样问道。

    “往哪里逃啊,他小子可聪明了,这里有吃有喝有人伺候,而且不用学习整天过着公子哥般的生活,一旦逃走,身无分,那样的苦日子,他可受不了……”朱副院长则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听您这样说,我有点害怕了,您把这样一个问题少年跟我放在一个别墅里,离开之后放心了?”胡丽静心里一点儿害怕的感觉都没有,但嘴却要这样说,以此显示她的某种态度,也是想用这样的说法来试探朱副院长的态度……

    “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反倒觉得,只有你能归拢他的行为,收了他的心呢……”朱副院长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复。

    “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呢?”胡丽静忽然觉得,这或许是这个老家伙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阴谋吧,是要利用自己现在这样求他依赖他,顺带也把他棘手的难题丢给我来帮他给解决掉吧,但胡丽静还是假装没懂对方的意思,这样问了一句。

    “你刚才偷看他的眼神已经说明你喜欢这样的小鲜肉,这是个良好的动机和前提,假如再给你提供各种方便的话,利用你自身的优势,和大胆漂亮的引导,很可能让这个不知道自己未来人生何去何从的小伙找到真正的人生方向呢……”朱副院长索性将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了……

    “说白了,您是让我去勾引他,让他找到宣泄的出口,将那些压抑已久却得不到释放的能量都在我这里开闸放水,这样才会让他得到这方面的启蒙,从而不再出去惹是生非了?”胡丽静倒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根据她的理解,这样试探着问。

    “要不咋说在百年轻护士,我选你来竞争那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呢,冲的是你的这股子不用点拨自己能领悟的机灵劲儿——你刚才说的正是我要对你说的,只要你肯放下身段,稍微使出点个人魅力,可能会让这个没有刹车的问题少年找到一个停下来的港湾,在这里得到他梦寐以求却总是求之不得的一切,也不再那么好,那么迷茫,那么跃跃欲试,那么游走在犯罪的边缘了……”朱副院长似乎已经感觉到了对方没有回绝的理由和意思,所以,才进一步阐释了他的想法和要求……

    “这么说,我这样做,还算是在积德行善,挽救问题少年了?”胡丽静的心里居然开始涟漪泛起,荡漾不已了,但嘴还是要找到一个冠冕堂皇的说法,才会让自己高尚一些。

    “当然算了,假如成功的话,我可以跟他父亲索要一笔钱来奖励呢,少说也得十万块吧……”朱副院长一听对方差不多已经答应,并且还赋予了这样一个好说又好听的理由,也想再加一把火,让这件事儿彻底坐实。

    “十万块钱?嗯,似乎谁单生意很值得做呢……”胡丽静一听,收了这个帅小伙,自己享用一番不说,还能顺带赚到十万块钱,还真是一单好生意呢,也这样来了一句。

    “不是生意,是在治病救人,你身为护士,遇到病人有救死扶伤的责任和义务,虽然猴子不是传统意义的病人,但他现在面临的问题,真正的病人还严重呢,假如能在你这里得到了缓解和治愈,那他的家长会高兴成啥样呢,让他们掏十万块钱奖励你,一定心甘情愿马兑现……”朱副院长则这样解释说。

    “咱可说好了,我可不是冲钱去的,也不是唱高调为了治病救人之类的,我只是为朱副院长这次能选我来竞争那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而且还这样尽心尽力地辅导和鼓励我,让我可能一步登天彻底改变命运——所以,您开口求我这事儿,我才答应的……”胡丽静则要厘清自己答应这样做,不是冲钱去的,都是为了答谢你这个大恩人的……

    “行行行,都是冲我行了吧,不管咋说,只要你肯启蒙和开化他,让他过了那个好和冲动的劲儿,将他身的兽性给弱化甚至驯化成正常男孩子的心理,那是我求你达到的终极目标啊……”朱副院长特别愿意听胡丽静说话,知道她是那种冰雪聪明的女孩子,遇到什么事儿,一点透,根本不用多费口舌!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了,反正我这几天等待也很闹心,顺带帮您了却一块心病也是责无旁贷的……”胡丽静有点忘乎所以,所以,将自己的实际情况也说了出来……

    “喜欢你这样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好了,我必须出发了,这里交给你了,对了,在卧室的抽屉里有一万钱的零花钱,需要买什么,需要付现金,只管花……”朱副院长还这样叮嘱说。

    “那您快走吧,这里交给我您一百个放心吧……”胡丽静一听对方这样信赖自己,似乎心里更有谱了……

    “那好,那我走了,有事儿解决不了,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给你当坚强的后盾……”朱副院长临行前,还给了这样一个底儿让胡丽静心里踏实……

    “您快走吧,我能应付得来的,再见……”胡丽静居然不想再跟朱副院长磨叽,让他快点离开,剩下自己的时候,也好尽快开始自己与这个小鲜肉之间的来往和发展……

    “再见……”朱副院长似乎也喜出望外——压在心头的一块石头,终于快要落地了——这个小兔崽子一直是大家的一块心病,但遇到了胡丽静这味解药,或许真的能卤水点豆腐,将他降住吧……

    怀着这样的心情,朱副院长很是轻松地与胡丽静道别,离开别墅,去市里医院做他的事情去了……

    剩下胡丽静一个人在客厅里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仿佛成了这幢别墅的女主人一样,定了定神,本想直奔三楼猴子住的房间但转念一想,着什么急呢,是自己的菜,迟早都会到自己的碗里来,何必猴急地去找他呢,小姑奶奶我累极了困极了,先睡一觉再说不行啊!

    此刻的胡丽静还真是觉得身体极度疲惫,接受院长考察的时候,使出了浑身解数展现自己的魅力已经差不多筋疲力尽了,回来之后又被朱副院长不知道怜香惜玉地搞了好几个来回儿,钢筋铁骨做的女人也架不住这么折腾呀,所以,忙里偷闲,一定要放自己一个小假,美美地睡一觉再说!

    回到二楼的卧室,想起朱副院长说的话,打开抽屉,居然真的有一万块钱在一个信封袋里,心里一下子暖了许多——别管这个朱副院长是不是一头彻头彻尾的公猪,也别管他的样子和行为有多猥琐多龌龊多令人讨厌,单从他对自己这么提拔这么信赖,极有可能很快一步登天彻底改变自己的命运看,他还真得算是自己的贵人了,既然是贵人,也相当于是恩人,既然是恩人,也别挑三拣四怨天尤人了……

    而且,作为补偿,不是有个小鲜肉在三楼的某个房间里“嗷嗷待哺”地等着小姑奶奶我去收割擒获招降纳叛吗,想到这里,身心有某种说不出的愉悦,躺在床,居然很快舒舒服服地睡着了……

    可是睡了不到俩小时吧,忽然被一阵难听刺耳的猫叫声给弄醒了……

    竖起耳朵听了一阵,这也不是猫叫央子的声音呀,这样的惨叫只能是被无情殴打才会发出的呀,这是咋回事儿呢?

    胡丽静赶紧起来,穿简单的衣服,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找来找去的,居然找到了三楼,而且是之前偷窥过猴子洗澡的那个房间!

    难道这个小家伙在虐猫?

    难道他正在一只可怜的猫咪身宣泄他对社会的报复?抑或是别的不良情绪?

    提着心吊着胆,一步一步靠近了三楼猴子住的房间,到了门口,那种声音越发强烈刺耳起来,悄悄推开房门,往里一看,天哪,胡丽静差点没窒息过去……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