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85章 遭遇小鲜肉

    “这你不懂了吧,只要是护士,一般情况下,都是护校这样的专毕业,有个别大专的,但你们几个都是专的,这个你也不是弱项……”朱副院长又一次给出了“权威”的解释……

    “还有啊,在洗澡讲故事的时候,我讲出的成人笑话院长几乎都没笑!”胡丽静连这个都担心了。

    “他那个人,笑点是高,别说是你,连我们几个副院长讲这样的笑话给他听,十有**他都会无动于衷的——这个也未必是淘汰你的理由……”看来朱副院长对院长很是了解,直接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还有,是他第一次居然坚持了三十多分钟,我都差点儿累抽了,他居然还是岿然不动,是不是我的技术太差了,为啥在他身跃马扬鞭了那么久,他是金腔不倒呢?”胡丽静最担心的,怕是这个了……

    “你真的半个小时才完成第一次?”朱副院长似乎有点不信的样子……

    “对呀,没有半个小时也有二十五六分钟,反正我都快累散架了,才采集到了第一桶金……”胡丽静这样回答说。

    “原来是这样啊……”朱副院长居然是一脸的窃喜……

    “是不是我这方面太差了呀……”胡丽静以为朱副院长的脸是一脸的苦笑呢,这样担心地问道。

    “非但不差,反而再次印证了一件事儿……”朱副院长却又这样说。

    “印证了什么事儿呢?”胡丽静一脸的懵懂,这样问道。

    “我们院长自己研制了一种特殊的药丸子,服用之后,再邪乎的女人身也能坚持半个小时以,你能半个小时以内完成一次,已经算是不简单了,也算是我没白培训你这三天三夜呢!”朱副院长居然披露出了院长这样一个特殊的秘密……

    “也是说,我这方面也算没问题了?”胡丽静忽然从压抑解脱出来了一样!

    “理论是,我问你,临别的时候,他跟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啥吧……”朱副院长并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结论,反而这样问了一句。

    “我想想啊——我最后说的是,再见亲爱的院长……院长回答我的是——再见可爱的宝贝儿!”胡丽静想了想,终于想起了临别的时候,院长和她都说了些什么。

    “哎呀,我敢打赌,这个任务真的非你莫属了!”朱副院长兴奋得一下子将胡丽静给拦腰抱了起来……

    “为啥这样说呢?”胡丽静不知道朱副院长这话到底意味着什么,边挣脱对方边问。

    “我们这个冷面院长,轻易不会对谁说可爱的宝贝的,唯一听在五年前对一个护士说过一次,没几天,这个护士被调到省里去给一个副省长当贴身护士,没过两年,那个贴身护士摇身一变,成了省里一家权威医院最年轻的护士长了……”朱副院长一直紧紧抱着胡丽静这样解释说。

    “真的呀,那我岂不是可以提前庆祝成功了?”胡丽静一听朱副院长举出了这样的实际例子说明被院长叫了“宝贝”的人会有什么样的美好未来,立即高兴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是啊,我觉得百分之百是你了……所以,让我们在来一次,算是提前庆祝成功了吧……”朱副院长趁机将胡丽静再次放倒在了沙发……

    “哎呀,这里都臭死了,你咋还要弄呢?”胡丽静一直想去洗个澡,将身体的里里外外都冲洗干净的,可是,想不到,这个朱副院长却完全没有脏臭的概念,好像给他个猪窝,只要有他喜欢的母猪,他都不会在乎,直接扑到猪圈去跟母猪拱在一起的……

    “属猪嘛,哪里还分香臭呢……”朱副院长说完,不由分说,又学猪八戒,一连拱了胡丽静那一亩三分地好几个来回儿直到筋疲力尽像死猪一样呼呼睡去才拉倒……

    胡丽静这才得空,托着疲惫的身子独自到卫生间去冲洗自己一身的污浊……

    洗干净了自己,胡丽静回到卧室想好好睡一觉,可是朱副院长可能是过于疲惫,所以,打出的鼾声真的有点像头猪了——躺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心想,这么大个别墅,一定还有别的房间可以睡觉吧,实在没有,到沙发去也听一头猪像火车一样呼哧呼哧地捯气儿强多了……

    从卧室出来,寻找别的卧室,可惜的是,二楼其他房间不是书房是健身房抑或是娱乐室,也是没有睡觉的地方,索性爬到三楼,这里不能一间睡觉的地方都没有吧,推开一间,是仓库,堆放很多杂物,又推开一间,还不是,里边与露天连接,养了许多花花草草,剩下里边最后一间了,若是没有,只好到一楼去睡客厅的沙发了……

    然而,推开最后一扇门,居然听见里边有动静,偷偷一看,居然有个小伙儿在透明的卫生间里冲淋浴呢!

    怪了,这个别墅里,咋会突然冒出一个看去也十七八岁的小伙儿呢?

    难道他是朱副院长的儿子?不不不,儿子不会到这里来吧!

    那是他的私生子?可是,看朱副院长的长相,也生不出这么帅气的儿子呀!

    那他会是谁呢?

    管他是谁,先偷偷看他洗澡也是一种视觉享受吧!

    而且吧,这个小伙边冲澡,还边做一些不可描述的动作,弄得胡丽静心里痒痒的,好像之前吃的东西太油太腻了,现在突然看见了小鲜肉一样,胃口大开,却只能干眼馋,吃不到嘴里去……

    贸然闯进去?直接与他来个萍水相逢一见钟情?

    未必行吧,谁知道这个小伙啥来头啥性格呀,弄不好,再把自己给撅了,弄得满城风雨的可是颜面扫地,再也没法见朱副院长和其他人了吧……

    既然没法冒险去接触他,那暂且这样偷窥一番,赏心悦目也是一种眼福嘛……

    看他那已经成熟的身材,看他那光洁的皮肤和健壮的肌肉,看他那劲头十足的各种动作,哎呀,胡丽静简直都有点不能自已保持不住了——跟朱副院长那样又老又秃的男人起来,真的是天壤之别,不能同日而语啊,这样的小鲜肉吃一口——像俗话说的那样,宁吃鲜桃一口,不吃烂杏一筐——朱副院长那样的烂杏不吃也罢,吃了也是万不得已才吃的,可是这个鲜桃为啥藏在这里不为人知,为啥不能让小姑奶奶我吃一口呢!

    那种眼馋,那种心动,简直无法自拔无法遏制!

    哪成想,正看得心猿意马陶醉其呢,突然有人一下子抓住了她的肩膀,差点儿把她的魂儿给吓掉了!

    回头定睛一看,居然是穿好衣裳的朱副院长!

    胡丽静窘迫极了,正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呢,却被朱副院长拉着一直到了一楼大厅,对她说:“我接了个院里的电话,说有个重要病人需要专家紧急会诊,需要我召集并且现场督战,所以,必须离开这里……”

    “那我呢?”胡丽静直接问道了自己的去留……

    “你这几天也别班了,在这里等消息吧,一旦有了确切消息,可以直接从这里出发去兴城疗养院了……”朱副院长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您是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里?”假如胡丽静刚才没看到三楼的那个冲澡少年,也许不会这样问,但现在问题复杂了,这里已经不是她一个人了,还有个陌生的,看去很是生猛的少年在三楼喘气存在呢,所以,立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你也看到了,不是你一个人……”朱副院长这才算提到了刚才在三楼看到的那个人。

    “对了,那个小伙是谁呢?”胡丽静一听朱副院长一点儿责备的意思都没有,索性也这样问了一句。

    “他是我表弟,叫侯小虎,但我们都叫他猴子,今年刚满十八岁……”朱副院长这样介绍说。

    “您表弟?跟您差了有三十岁吧,咋会是您表弟呢?”胡丽静难以置信,这样的年龄差,居然是兄弟而不是父子叔侄之类的关系!

    “那你以为他是谁呢?”朱副院长笑着这样问。

    “我以为,不是您儿子,是您的侄儿外甥之类的,咋会是表弟呢?”胡丽静说出了一般情况下,理所应当是个什么关系。

    “是啊,我也觉得不公平啊,可是没办法,他父亲跟我是表亲,还我小五岁呢,但我必须叫他父亲一声表叔……”朱副院长也这样抱怨说。

    “哦,那这个猴子为啥来这里呢?之前没听您提起过呀!”胡丽静开始关注这个帅小伙本身了……

    “这个小子是个问题少年,从小学起,总是惹是生非,到了初更是每一天消停的,惹了事儿还不知道逃避,好几次都被搂进去,若不是我和他父亲下了大本钱捞出他来,怕是早进了少管所了……”朱副院长这样简要地介绍说,居然一点儿都不粉饰这个猴子的劣迹和问题,直接说了出来。

    “那他现在算是来这里躲避灾祸的?”胡丽静似乎有了某种特殊的预感——这个小鲜肉绝对不是一般战士,肯定大有来头,所以这样试探着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