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84章 跳舞不专业

    胡丽静以为她懂了对方的意思,其实她并没懂这个老谋深算的家伙真正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那个朱副院长这么急功近利出了贪恋胡丽静的美色之外,主要是想通过这件事儿让自己将来拱到院长的位置,而院长的想法则是利用这个机会,给未来的市长物色到他满意的女人,将来他也好入主卫生局,哪怕先去当个常务副局长都行,当然了,一步到位当个卫生局的局长当然更理想了……

    所以,他面对胡丽静所做的一切,包括之前的各种方式的考察,其实都是在模拟自己是那个大人物,也好趁机考察自己费劲巴拉选出的人,一旦面对那个大人物,能否胜任,假如连自己这关都不过了,一旦到了大人物那里,被挑出毛病来,那不蹚这个浑水还糟呢,所以,下尽了功夫,也要从每个细节考察备选的对象……

    昨天的那个带有二分之一俄罗斯血统的姑娘,哪里都好,是稍微运动会散发出一股子特殊的汗味儿,说实话,院长本人对这样的汗味儿还情有独钟,一时间居然沉迷其无法自拔,害得那个护士以为自己一定被选呢,哪成想,院长从各种资料里获悉,那个要被讨好的大人物最烦的是女人身有汗味儿……

    所以,才忍痛割爱,将之前的那个护士给pass了,而且今天再进行第二个筛选考察的时候,增加了诸多大人物才有的习惯——必须先过了他这关,也才会真正讨那个大人物的欢心,大人物高兴了,自己的卫生局长梦也差不多可以实现了……

    因此吧,胡丽静以为自己来到这里,院长对她的各种考察都是院长本人的喜好呢,其实不是那样滴,人家院长在尽心尽力地模仿那个大人物,时时处处都以那个大人物的喜好为标准,来考察衡量眼前的这个年轻护士一旦跟他在一起了,会不会引起反感,如何才能博得他的欢心,甚至让他爱这个年轻的护士,那样的话,自己这张牌才能打赢,否则的话,将功亏一篑,前边的努力全都白费!

    所以,接下来到了床功夫的考察了,院长也并非自己的喜好,从不可告人的地方打探到的关于那个大人物在床的喜好,也成了他考察对方的主要依据……

    胡丽静哪里知道这些暗礁险滩在自己脚下呢,不管不顾直接扑了过去,直接将对方当做一座山,一只老虎,抑或是一个男人来看待了,使出了浑身解数,展示了几乎全部魅力,将对方伺候得欲死欲仙简直不可描述了……

    “好了,你可以回去了,等我消息吧……”海潮退去,风平浪静之后,院长风轻云淡地这样说了一句。

    “院长啊,我到底合不合格呢?”胡丽静则口无遮拦,毫不隐晦地直接这样问道。

    “我都说了,明天给你答复……”院长似乎有点受不了对方如此直接……

    “我哪里有问题,院长可以提出来,我可以加以改进呀,像我的舞跳得不专业,我可以抓紧练习一样,别的方面若是不行的话,也请院长提出来,我回去重点练习,争取彻底改进!”胡丽静索性将不含蓄进行到底……

    “我问你,大学需要几年?”院长有些无奈,只能挑出圈外问别的问题。

    “我没过大学呀!”胡丽静居然又所问非所答了!

    “我只是问你大学需要几年!”院长耐着性子这样强调说。

    “一般都是四年吧……”胡丽静这才回答正题。

    “对呀,假如让你把身的一些习性改掉,需要个大学那么长的时间,你觉得,你临阵磨枪来来得及吗?”院长居然是为了说明这个才铺垫了这样的问题。

    “院长啊,我到底哪里做得不好啊,您直接提出来,别这样绕弯子好不好,人家回去一定睡不好吃不好了呢……”胡丽静居然敢在院长面前撒娇了,因为刚才跟他什么都做过了,以为这样的肌肤之亲可以打消他们之间的所有隔阂,可以这样跟他撒娇说话了呢!

    “没什么好说的,你表现得很好,但现在还不能告诉你,选的是你了,因为明天还要再考察一个人呢,等都考察完毕,才会给你个准确的答复呢……”院长自己都觉得惊讶了——之前有过无数护士跟自己这样之后,这个胡丽静还是头一个敢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的,倒也是个葩,所以,也破例这样解释说。

    “院长啊,我发誓,既然今天跟您都这样了,也算是您的女人了,今后您想我了,只管打个电话给我,我二话不说,马过来让您爽快舒坦——求您了,多考虑考虑我吧,我太需要这个机会了……”胡丽静得寸进尺,蹬鼻子脸地直接这样央求起来。

    “好了,你先回吧,我会慎重考虑的,你放心吧……”院长的脸色有些难看,但还是耐心地忍住了内心的愠怒,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那我回去啦院长……”胡丽静这才算拉倒,变穿衣服边这样说道。

    “回去吧,外边有车在等你……”院长似乎早安排好了胡丽静的回路。

    “再见亲爱的院长……”胡丽静居然没心没肺地给院长来了个飞吻,然后,轻盈愉快地离开了……

    “再见可爱的宝贝儿!”院长完全是逢场作戏地这样回了一句……

    从别墅里出来,果然有一辆黑色的皇冠在等胡丽静,了车才发现,接自己离开的,居然是朱副院长……

    很快到了朱副院长的那套别墅,刚一进门,朱副院长急不可耐地抱住胡丽静要那个,被胡丽静急忙拦住了:“哎呀,您急什么呀,我身还有院长的……”

    “我不在乎,我实在是等不及了……”朱副院长好像是自己的宝贝被别人给拿去玩赏了一阵子终于又回到了自己手里一样,想赶紧尽情地稀罕一番。

    “你属猪的呀,咋连干净埋汰都分不清呢?”跟院长有过亲密接触之后,胡丽静对朱副院长说话的态度都可以如此肆无忌惮了……

    “对呀,你还不知道啊,我是属猪的呀!”朱副院长居然连自嘲都不是,而是直接承认自己是属猪的,而且似乎以此为荣!

    “属猪的也不能别的公猪刚刚下了母猪的身,你直接来吧……”胡丽静居然使用了这样鄙夷的喻……

    “我要的是这个热乎劲儿……”朱副院长原形毕露地将他的丑恶嘴脸暴露无遗!

    “哎呀,讨厌死了,让我洗洗干净不行吗?”被朱副院长给缠磨得快崩溃的胡丽静,简直都要疯掉了……

    “不行,我已经等不急了……”朱副院长说完,直接将胡丽静给扑倒在了沙发……

    当时的胡丽静,最身这个猴急一样折腾,公猪一样龌龊的男人实在是无可奈何到家了,厌烦到了极点,但又不能把他怎么样,没有他的发现,培训还有推荐,大概这辈子,想多跟院长说句话都难,但现在呢,已经跟高高在的院长发生了那样的关系,有过了那么多的对话与交流,而且,话里话外的,十有**选自己去陪那个神秘的大人物去兴城疗养院去执行任务了……

    唉,没办法,都说出污泥而不染,或许自己能出息的话,正是因为又朱副院长这样又脏又臭的污泥做底肥,才让自己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吧……想到这里,也隐忍了他的龌龊,任由他像发情的公猪一样,在自己的身随意折腾……

    “还没来得及问你呢,今天表现咋样啊?”折腾够了,朱副院长才正经八百地问及了这个问题。

    “你光像公猪一样好受了,哪里还管人家的死活呀!”胡丽静被朱副院长弄得如同残花败柳一样,这样撒娇抱怨道。

    “咋了,他直接说你不行了?”朱副院长这才激灵一下子坐了起来,揪住胡丽静问。

    “那倒是没有,不过我还是觉得,我有点悬乎……”胡丽静没听到院长直接的答复,所以,心里始终都没底儿的样子。

    “为什么这么说?”朱副院长似乎也担心起来,不知道胡丽静都在哪些方面表现得不足。

    “首先是我跳舞不专业……”胡丽静回想自己都在哪些方面有欠缺……

    “咱们医院里的护士,哪有专业的舞蹈演员呢?据我所知,跟你竞争的两个里,也都是你这样的业余水平,我估计,这一点你不会输的……”一听是关于跳舞是否专业,朱副院长马这样很有把握地解释说。

    “还有,我只过卫校,没读过大学呀……”胡丽静又想起了院长拿这样的话旁敲侧击自己,想要改变什么,需要重新读个大学,话里话外的,是自己的化水平欠缺呗,也当个毛病说了出来……

    听胡丽静这样说,朱副院长则诡谲地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