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10章 灵犀一点通

    “我帮你出的主意是……”高源源刚要说出自己帮胡丽静拿的主意,却忽然被直接推门进来的黄幼祥给打断了……

    “太好了,你还在……”黄幼祥这样说完,直奔躺在休息床的胡丽静走了过去……

    到了胡丽静跟前,黄幼祥直接说:“快给我吧……”

    “给您什么?”胡丽静还有点发蒙……

    “牛得才的种子啊——你可别说你没得到……”黄幼祥这样强调说。

    “我是得到了,可是现在没有了……”胡丽静的心里已经被牛得才的表现弄得严重扭曲,所以,这个时候黄幼祥来跟她要种子,她真的不情愿配合了……

    “怎么会没有了呢——牛得才可是在病房等着检查结果哩!”黄幼祥说得都是实情,他之所以亲自来护士值班室找胡丽静要牛得才的种子,是因为牛得才刚刚醒来,给了他一个强硬的指令……

    原来,病房里剩下黄幼祥和牛得才的时候,过了一阵牛得才醒过来,第一句话居然是:“化验结果出来没?”

    黄幼祥苦笑着说:“您都这样了,还要什么检查结果呀!”

    “必须要,一定要,即便是我这样死八回,这个检查结果我也要!”牛得才的气力十分虚弱,但表达出的意图却十分坚定。

    “可是您让我拿什么做检查化验呢?”黄幼祥的意思是,您跟胡丽静去采精室是以失败告终的,所以,这个鉴定结果从何谈起呢?

    “去找胡丽静啊,我在她里边连种三把总会留下种子吧……”牛得才直接披露出了这样的细节——老子舍命播撒了三次种,咋回头连个化验的种子都搞不到了呢?

    “是不知道她是不是被您给吓坏了,不肯配合了……”黄幼祥这样预判现在去找胡丽静会是个什么结果。

    “她敢不配合,她不配合回头我找人直接弄死她!”牛得才居然说出了这样的狠话,说明他绝对不是什么好人,而且之前也没少弄死妨碍过他的人!

    “您别动气,好好歇着,将养身体,我这去找她问问,看看能不能配合我帮您提取到种子,然后做出这个检查……”黄幼祥一听牛得才这样说,生怕事情真的闹僵了,真的出了人命,他的良心也过意不去,毕竟,胡丽静帮牛得才采精是他布置的任务,所以,才耐着性子这样劝慰对方说。

    “你见了她不用客气,她若是执拗不配合,直接告诉她,不想活的话,跟老子做对,回头毁她容,让她生活不能自理!”牛得才再次咬牙切齿地这样赌咒发誓地威胁道。

    “好好好,我这找她商量去……”黄幼祥天生的懦弱胆小,生怕这个曾经干过无数坏事儿的牛家大公子真的发起狠来,事情无法收场,赶紧这样答应了对方……

    “不是商量,是命令她必须配合!”牛得才再次这样强调说。

    “好好好,我一定把您的意思传递给她……”黄幼祥这样答应着,离开了牛得才的并非,到了护士值班室一看,胡丽静和高源源俩人都在,觉得心里踏实了一些——有高源源在场,胡丽静似乎还好对付一些吧……

    可是说明了来意,胡丽静居然真的不情愿配合了,黄幼祥又不能真的将牛得才那些威胁和侮辱性的语言直接告诉胡丽静,所以,只好耐心地继续做她的思想工作。

    “让他等去吧,反正我现在早把他糟蹋我的那些东西都洗干净了……”胡丽静听黄副院长说——牛得才在病房等待检查结果呢,直接这样回应黄幼祥说。

    “只要一滴够了……”黄幼祥心说,不可能一滴种子都没剩下吧,这样妥协说。

    “一滴都没有,而且我还吃了避孕药……”胡丽静是成心不配合,所以,把做的和没做的,都说出来痛快痛快嘴了……

    “哎呀,这可咋办呢?”黄幼祥还真是为难到家了……

    “让高源源再帮他采一次精呗……”胡丽静似乎觉得高源源躲过了一劫还幸灾乐祸她,心里极度不平衡,所以,直接这样提议,意思是说:也该她被糟蹋一回了吧!

    “现在大公子的身体状态,完全没可能再做那样的致命采集了,所以,只能寄希望在你身了……”黄幼祥直接将胡丽静的提议给否定了。

    “我这里别指望了,我说过了,第一是我彻底清洗过了,第二是我吃了足够量的避孕药,即便里边有,这工夫也都被杀死了吧!”胡丽静是想彻底断了黄幼祥的念头,所以,才说出了这样决绝的话。

    “哎呀,若是这样的话,我回去只好如实告诉牛得才了……”黄幼祥一看胡丽静真的不配合,在心里琢磨着如何对付她了。

    “最好是把我原话都告诉他,让他彻底断了从我这里得到化验种子的念头最好!”胡丽静此刻的心理极度扭曲,所以,说话的时候,眼底发红,嘴唇发紫,整个人都处在崩溃的边缘一样……

    “那好,那我如实汇报情况给大公子了……”黄幼祥说着,回头往外走,有意无意间,看了一眼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的高源源,却从她的眼神里看到了一种特殊的东西,特别是伴随着她轻轻地摇了一下头……

    黄幼祥直接理解为,高源源这是在暗示自己,这个胡丽静没说实话,是带着情绪来顽强抵触呢,所以,人都走到门口了,却转回身来,对胡丽静说:“不过我要事先提醒你,假如我没能把牛家大公子要的种子带回去化验的话,估计他一定大发雷霆,不依不饶……”

    “是他糟蹋了我,他还能把我怎样?”胡丽静还这样强调说。

    “也不会怎么样,顶多说你违反了护士的职业准则,特别是违背了为患者采精的规定条例,不该与患者直接发生关系,而且是连续发生了三次都没回绝患者,甚至导致患者几乎猝死,一旦院里认定了这样的情况,会定性为一次医疗事故,估计你的这个职位保不住了……”黄幼祥的语调很是平和,但说出的内容,却是那么的铿锵有力……

    “我是受害者,难道还要开除我?”胡丽静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像被马蜂给蛰了一样,大声叫嚷说!

    “开除都是最好的结果,根据我对这个大公子的了解,一旦谁得罪了他,后果不是生活不能自理,是人间蒸发,反正没一个有好结果的……”黄幼祥一看胡丽静这样性格的女孩子,不给她下猛料,是无法镇住她,从而配合自己完成这项本来棘手的任务的。所以,才将牛得才的真正意图通过这样的方式传递给了对方。

    “您别吓唬我,信不信我现在报警,说我是被他糟蹋的受害者,告他强间我!让警方逮捕他……”胡丽静一看自己几乎没退路了,居然亮出了这样的底牌,试图负隅顽抗。

    “你说他强间你,有什么证据吗?”黄幼祥则像是一下子抓住了话柄一样,直接问道。

    “当然有啊——他在我里边连喷三把呢……”胡丽静正处在激动,完全没意识到对方是在设置语言圈套,直接这样回答说。

    “你不是说都清洗干净了吗,而且还吃了避孕药……”黄幼祥立即收了。

    “我……”胡丽静这才意识到,自己为了说这事儿却把自己刚才的话给自己推翻了,所以,一下子语塞了……

    “小胡护士听我一句劝,这里是牛家医院,你觉得警方来了会向着你?而且你自己说的话多处都是自相矛盾,假如是他糟蹋你的话,为什么糟蹋了三次你都没反抗?还有,既然是他糟蹋你,为什么死过去的居然是他?听我一句劝,赶紧配合一下,让我快点满足他的要求,把化验结果给到他手里,他也没什么火气来整治你差点儿害死他了,而且我保证,只要你配合的话,工作能保住不说,这件事儿也会严格保密,到了年底,还要从我的角度提名给你增加年终奖……”黄幼祥语重心长地给出了这样一番劝导,而且还说出了一个令对方满意的结果……

    “黄副院长……”胡丽静终于卸下了抵触的盔甲,一下子哭了出来……

    “抓紧时间吧,检查结果出来的越快,对咱们大家越有利……小高护士,快点过来帮她忙吧……”黄幼祥故意用这样的法子来催促胡丽静……

    “不用不用,我谁都不用,黄副院长在这里等我好了,我很快把化验需要的种子给到您手里……”果然,胡丽静一听黄副院长让高源源帮她忙,立即敏感地从休息床跳下来,生怕高源源因此继续对她幸灾乐祸,所以,直接冲进里间屋,去她的身体深处收集那些还留存在她体内的种子去了……

    这个时候,黄幼祥和高源源有了一个默默的对视,而且相互都点了点头,居然都心照不宣地懂了对方的意思——看来,俩人还真有了某种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感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