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08章 他快不行了

    “本来您到护士值班室去让我们执行任务的时候,她是不愿意接这个任务的,可是一看我愿意,她忽然意识到了什么,马说我没这个资格跟她抢,还恶语相向地说了不少难听的话,我也是放弃了跟她争什么,可是我路过您的办公室,听到了大公子那样说,觉得是对她不是很满意,所以,心里一下子想起了您平时教我们的,顾客至,患者第一的教诲,也才直接闯进了您的办公室……”

    高源源为了表明她和胡丽静不是一类女孩子,给出了这么多的解释。

    “哦,既然是这样,你又着的什么急呢?”黄幼祥的眼神是从眼镜框的沿儿看过去的……

    “我不是急别的,我是急他们这样磨磨蹭蹭的,耽误的可是大家的时间,尤其是您这样的高级医学教授,时间多宝贵呀,这样眼巴巴在办公室里等他俩出来,这也太不像话了吧……”高源源还真是会溜须拍马,趁机将她着急的原因给归结到了这个说法……

    “我可不是眼巴巴地干等他们,我是在研读最新的医学献呢……”黄幼祥却这样回应说。

    “那我呢,我的时间不是时间呀!”高源源居然是一副抓心挠肝的样子,好像过过去一分钟,胡丽静多占了一分钟属于她的时间一样,那种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无形剥夺的感受,让她越来越无法忍受了好像……

    “小高呀,等待也是一种学问呢,学学我,只要在等待什么,学会趁机搞一点儿自己平时没时间搞的事情,这样的话,既能平静自己的心情,又能不浪费时间,两全其美,何乐而不为呢?”黄幼祥还拿出一副好为人师且诲人不倦的学者风范来这样劝慰高源源。

    “我哪有您这样的境界呢……”高源源一看黄幼祥那个范儿,居然有些嗤之以鼻。

    “小高啊,我说句话你未必信……”黄幼祥知道对方心里咋想他,但还在谆谆教诲对方。

    “您是高级医学教授,您说的话,我哪敢不信呀!”高源源的话里话外还带有一定的揶揄成分。

    “听你这样的口气不是成心想听我说什么……”黄幼祥当然听出了对方一点儿诚意都没有。

    “您一定是要批评我不能平心静气地继续等下去是一种世俗的浮躁与贪婪……”高源源这样猜度对方可能会批评她什么。

    “我想说的是,或许,你等的时间越长,对你越有利,你信不?”黄幼祥则一下子将高深的到底,如此浅显地说了出来。

    “这是什么道理呢?”高源源倒是一下子听不懂了,这样问道。

    “道理必须你自己领悟,没人能直接告诉你……”黄幼祥却忽然不往下解释了。

    “您可真是的,开了头,吊足了胃口,结果却不说出结论,您这是什么样的心理呢?”高源源则一下子挑起理来!

    “你这样的女护士我见的多了,但我总觉得你这样的女护士应该不同于那些急功近利最后吃亏当的女孩子,或许让你等待是帝是意思,或许是给你足够的时间来反思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需要重置,需要调整,需要趁机改变……”黄幼祥在牛家医院的这些女护士,最看好和信赖的是唐小欧,除了唐小欧,再是这个高源源了,所以,才会如此耐心细致地来开导劝慰她……

    “您的意思是,我本来不该跟胡丽静争这样的差事,该任由她一个人独吞块蛋糕?我在一边干眼馋?”高源源则还沉浸在之前的那种争风吃醋境地里无法自拔。

    “假如是一块毒蛋糕,你晚来一步没吃到,你是庆幸自己来晚了,还是后悔自己没早到呢?”黄幼祥没办法了,只好用了这样的形容喻来开导对方……

    “您的意思是,牛得才这块蛋糕有剧毒?”高源源听到对方给出了这样的喻,才算是一下子冷静下来,有点恐惧地这样问了一句。

    “我可没这么说……”黄幼祥哪里敢承认自己是这个意思呢!

    “可是明明您是这个意思呀……”高源源居然还要较真!

    “我只是打个方,至于你能领悟多少,看造化了……”黄幼祥尽可能地将自己的责任都摘出来,省得日后产生纠葛把自己也牵连进去……

    正说到这里,胡丽静忽然跌跌撞撞地闯进了黄幼祥的办公室,慌里慌张,气不接下气,进了门,差点儿没一下子瘫倒在地……

    “你这是咋了?”黄幼祥放下医学献,起身这样问道。

    “快,快,快去看看他吧……”胡丽静头发凌乱,衣衫不整,整个人都像是刚刚崩溃过了一样……

    “他咋了?”黄幼祥一下子紧张起来……

    “他……他……他快不行了……”胡丽静气不接下气地这样回答说。

    “咋快不行了呢?”黄幼祥其实是想问清到底是因为什么人不行了……

    “我也……说不清啊!”胡丽静哪里肯直接说出真相呢!

    “哦,我去看看……”黄幼祥边往外走,边用眼睛去看已经傻掉的高源源……

    “需要我跟您一起去吗?”高源源一时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刚才还跟黄副院长争执理论呢,下一秒情况发生了这样急转直下的变化,这说明啥呢?是黄副院长有预测未来的能力,还是自己躲过了一劫?

    “当然需要……”黄幼祥这样说着,人已经出了办公室,直奔采精室而去……

    高源源则紧随其后,一路小跑,丢下胡丽静一个人,一下子瘫坐在了黄幼祥办公室的凳子,两眼发直,大口地喘着粗气……

    原来,胡丽静一旦得手,哪里会给高源源留下可以继续播种的种子呢,所以,恨不能一口气将牛得才的全部都饕餮干净,连“残羹剩饭”都不给对方留!

    而被女人亏空了很久的牛得才,忽然有了这样的机会,也十分贪恋,居然不顾自己身体虚弱,全身心地跟着对方的节奏玩了命地折腾……

    一个回合还能坚持,两个回合有些力不从心,到了三个回合,忽然觉得心力憔悴,但还在贪恋还在挣扎,末了,忽然一个急停,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快点动啊,你咋不动了嗫!”胡丽静开始还没发觉对方这是完犊子了,还想快马再加一鞭呢,可是叫了十来声都没听到动静,这才回头一看,娘啊,咋嘴吐白沫直翻白眼了呢!

    脱身之后,吓了个半死,这要是出了人命,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吧……吓得胡丽静完全傻掉了,缓了足有一分来钟,才忽然想起来,这是医院,应该还有抢救过来的机会,所以,才赶紧囫囵穿好了一副,跑到了黄幼祥的办公室,说出了真相……

    黄幼祥带着高源源跑到了采精室,看见黄幼祥真的停止了呼吸,但还有心跳,立即命令高源源地抢救……

    “您让我——给他做人工呼吸?”高源源完全想不到到了现场是这样的格局,很是惊异地问道。

    “想什么那,这是救命,不是谈情说爱!”黄幼祥直接这样劈头盖脸地批评说。

    “要不,叫胡丽静来吧!”高源源显然是十分不情愿的样子——因为看到牛得才死翘翘的样子,心里十分厌恶,加这是被自己的“情敌”胡丽静给搞成这样的,收拾残局的时候却让自己来,这公平吗?

    “你刚才不是还竭力跟她争抢吗,现在轮到救人了,为啥还推脱了呢!”黄幼祥则抓住了对方的把柄这样揶揄说。

    “我是觉得,人家把驴偷走了,我这样做是不是来拔橛子了呢?”高源源用了这样的喻来说出自己的心理……

    “为什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没懂我刚才在办公室里说的那些话呢?”黄幼祥真有点受不了这个年龄段的护士的反应迟钝了……

    “您都跟我说什么了呢?”高源源居然完全不记得黄幼祥都跟她说过些什么了……

    “别废话,现在是单纯的救人,听我的,救命要紧……”黄幼祥真觉得没时间可以浪费了,必须立即抢救,或许能将牛家大公子给救活了!

    “可要是救不活呢?”高源源居然问出了这样惊天地泣鬼神的问题来!

    “救不活算我的,救活了算你的!”黄幼祥索性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这可是您说的!”一听黄幼祥这样说,高源源才觉得,自己豁出去一个女孩子的吻,来救这么一个讨厌恶心的家伙物有所值……

    “是我说的,快开始吧,不然来不及了……”黄幼祥再次催促说……

    高源源这才放下身段,拿出了一个专业护士的手段,开始配合黄幼祥来拯救濒临死亡的牛得才……

    而此时此刻,胡丽静从黄幼祥办公室里出来,到了采精室的门口,看见高源源正在给牛得才做人工呼吸,忽然感觉一阵恶心——这个丫头片子,人都这样了还跟我争?

    争争吧,这样不用的老东西,老娘已经不稀罕了,让给你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