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07章 才哥别客气

    “高源源,你干嘛呀!信不信我直接挠花你的脸!”一听牛家大公子,居然直接选了突然闯入的高源源,胡丽静突然举得本该属于自己的美差像当年输给唐小欧一样,再次输给年轻貌美的高源源,一下子爆发出来了,直接扑去,开始疯狂地抓挠高源源……

    “住手!你们这是闹啥呢!”黄幼祥一直在忍受牛得才的无耻德行,已经到了几乎要爆炸的程度,一旦被高源源的闯入打破了之前的僵局,本来以为问题这样迎刃而解了呢,哪成想,俩护士自己却又打起来了——至于吗,你们俩这是争啥呢?

    “这个任务本该属于我的,根本轮不她!”胡丽静被黄幼祥给拉住了,眼睛发红地这样气呼呼地说道。

    “可是人家大公子却选择了我呀!”高源源则趁机这样得意洋洋地成心气这个在平时工作,总是压她一头,总是将本该属于她的功劳抢到她名下的胡丽静!

    “高源源,信不信我跟你没完!”胡丽静再次不管不顾地这样威胁说……

    “好呀,我不信你还能吃了我……”高源源从来没敢跟胡丽静这样对峙过,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居然拿出了这样的勇气,与之针锋相对,毫不示弱!

    “我看你是活腻味了……”胡丽静的眼底布满了血丝,好像一直为了争夺某种利益的母兽一样,恨不能一口将对方的脖颈给咬断的架势!

    “你们俩都住嘴,还有没有最起码的职业道德了?这样在患者面前发生争执,你们不怕患者投诉你们,闹到牛爷那里丢了你们的工作吗?”黄幼祥还试图这样规劝这俩为了一个牛得才争执到这个份儿的傻护士……

    “我不怕,大不了辞职不干!”胡丽静咬牙切齿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我也不怕,大不了与她同归于尽!”高源源居然也做出了这样的反应!

    “好了好了,我倒是有个好办法可以一下子解决矛盾……”一看事态发展有点失控,牛得才居然拿出一副解决问题的口吻这样说道……

    黄幼祥和俩护士一下子把目光聚焦在了牛得才的身,倒要听听他想出了什么解决问题的办法……

    “让她们俩都帮我采精好了……”牛得才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这不行吧!”高源源先这样回应说。

    “是啊,我们俩一起去,那成什么了!”胡丽静也表示不同意。

    “我看这样吧……”关键时刻,还是黄幼祥给拿了一个大主意:“为了检验结果更精准更明确,我打算采集两份样本,也是说,先派胡丽静采集一份儿,然后,再派高源源采集一份,这样的话,大家都没意见了吧?”

    听黄幼祥这样说完,牛得才去看俩护士,俩护士相互看,然后大家又相互看,正所谓面面相觑了几秒钟之后,才都点头表示同意了……

    “那抓紧时间吧,再不开始,真半夜了……”黄幼祥一看棘手的问题终于解决了,马这样催促说……

    假如没有同事高源源这样急功近利地与她争这个差事,估计胡丽静带着牛得才进到采精室之后,还要多少矜持一下,拿他一把,可是被高源源这样一搅合,忽然感觉到,别看这么一个落魄的牛家大公子,一旦有了跟他接触的机会,连高源源这样才二十出头的小丫头片子都知道这样不顾羞耻脸面地直接扑来要争这个差事,这说明啥,说明俗话说的对,瘦死的骆驼马大,虽然暂时牛家大公子落魄成这样了,可一旦翻身,谁知道会不会牛逼天呀!这若是趁机抓住了他的心,回头跟他挂关系,还不一步登天彻底改变一辈子当个小破护士的命运?

    于是,进到采精室,胡丽静彻底放下了矜持,除了之前当着大家的面儿,放出的那些电,一旦跟牛得才单独在一起了,放的可不是电了,放的可是浪了……

    “才叔不用自己动手,全交给我好了……”胡丽静这样热情洋溢外加妩媚动人地说道。

    “你叫我什么?”牛得才忽然感觉到今天这俩护士对自己的态度很怪,不像之前自己在这里住院的时候,她们一个一个的,都一本正经不卑不亢的样子,今天突然有了这样的变化,到底是因为啥呢?

    “叫您才叔啊!”胡丽静搔首弄姿地这样回答说。

    “那——你们叫我弟弟牛得宝什么呢?”牛得才却直接这样问。

    “当然是叫宝哥呗……”胡丽静也直言不讳这样回答。

    “那为啥叫我才叔呢?”牛得才明显是挑理了。

    “您这样的年纪,差不多跟我父亲一样了,叫您才哥的话,您还不挑理呀!”胡丽静还真会说话。

    “不挑理不挑理,从现在起,你叫我才哥吧……”牛得才马这样要求说。

    “好好好,叫您才哥吧——才哥!”胡丽静十分肉麻地嗲声叫了一声才哥。

    “哎,这听起来多舒服呢!”牛得才则十分受用的样子。

    “那我想问才哥一个问题……”一看牛得才有点得意忘形的样子,胡丽静则趁机立即这样说道。

    “这里咱俩,有啥话只管问。”牛得才还真让对方的样子给弄得有点神魂颠倒。

    “咋突然要检查这个能力了呢?”胡丽静直接问道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很简单呀,是查一查我这把年纪了,还有没有生育能力了呗……”牛得才不知道对方为啥要问这样的问题,所以,不假思索,直接实话实说出来了。

    “假如查出了有生育能力,才哥又作何打算呢?”胡丽静又这样跟了一句。

    “很简单呀,尽快找个女人赶紧给牛家生儿育女呗……”牛得才还是口无遮拦,将自己的真实目的直接说了出来……

    “话说,这样的事儿还用费这样的劲儿来检查呀……”胡丽静则一下子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不这样,咋能检查出来呢?”牛得才还是没懂对方为啥这样问。

    “直接到地里去播撒种子,十天半月见分晓了呗……”胡丽静则给出了这样明确的暗示。

    “说得也是,可惜才哥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地来播种……”牛得才预感到这个浪不溜丢的护士话里话外的是在撩拨自己她的道儿,但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喜欢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

    “那——才哥觉得什么样的地才适合播种呢?”胡丽静差不多已经将自己的地头地脑都展露在了对方的面前……

    “这个得具体看,也不是什么地都适合播种的……”牛得才有点保持不住了,但还是提出了更多要求。

    “那才哥快看看,我这块地适不适合才哥播种呢?”胡丽静索性将她的全部都敞开了给对方看。

    “嗯,看去像一块风水宝地,是不知道种下了种子,能不能生出根来,发出芽来,结出果来……”牛得才还真是仔仔细细地大量了好一阵,才这样说道。

    “才哥不试试,咋知道生不出根儿来,发不出芽儿来,结不出果儿来呢!”胡丽静相当于直接发出了盛情邀请。

    “你心甘情愿让白种你这块地?”牛得才还这样问了一句。

    “那当然了,已经朝才哥大敞大开了,才哥随便种吧……”胡丽静边说,边做出了一个十分便于播种的姿态来朝向对方。

    “那黄副院长要化验的样本咋办呢?”牛得才关键时刻还担心这个。

    “才哥放心吧,待会儿我自己往套子里装一些行了……”胡丽静似乎早有预案。

    “那我可真种了……”牛得才已经披挂阵……

    “才哥别客气!”胡丽静甚至帮助对方提枪马,一蹴而……

    差不多过了个把小时,一直等在黄幼祥办公室的高源源有点儿等不及了,问道:“她们在搞什么名堂啊,咋用了这么长时间呢?”

    “我说小高啊,急啥呢,时间长一定有时间长的道理……”黄幼祥边翻阅办公桌的医学献,边慢条斯理地这样安慰道……

    “啥道理呀,一定是那个狐狸精给大公子给迷住了,忘了进去的宗旨是干嘛了……”高源源气呼呼地这样埋怨说。

    “假如换了你,你会用多长时间呢?”黄幼祥一听高源源的情绪,知道她的心里在想啥——唉,没办法,攀附权势,见利忘义,早已是司空见惯了!

    “我当然是……”高源源忽然发现,自己这样跟黄副院长讨论下去会把自己的意图全部暴露出去,所以,立即打住说:“黄副院长,您以为,我跟胡丽静是一样势利的女孩子吗?”

    “看你今天跟她争执的样子,你俩应该属于一类人……”黄幼祥直言不讳,直接这样评价说。

    “才不是呢……”高源源居然有点急赤白脸了。

    “有什么差别吗?”黄幼祥还真不怕得罪眼前的这个才二十出头,如此趋炎附势的护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