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05章 羡慕嫉妒恨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此刻的马到成,刚刚让美奂在双重的快慰疲惫到坚持不住,终于睡着了,他也正要好好休息呢,却忽然听到了短信声,本来不想理睬了,以为是一条野广告之类骚扰短信呢……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第六感却在提醒他,你外边有过那么多的桃花运,你敢保证不是其的一个找你有要紧的事儿?

    所以,马到成立即起身摸到手机,打开一看,居然是唐小欧发来的,而且还说有要事相告,立即直接拨通了唐小欧的手机……

    “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儿?”马到成直接问道。

    “当然有事儿——宝哥哥那边说话是不是方便?”唐小欧还这样问了一句。

    “我在你美奂姐的房间里,她现在睡着了,我是在阳台给你打电话的,有话你只管说吧……”马到成说明了自己这边的情况。

    “那我直说了——常俊杰喝多了,我正在样板房里帮他醒酒呢,却接到了黄副院长打来的电话……”唐小欧开始说事儿了。

    “他又找你干嘛呢?”马到成一听又是黄幼祥找唐小欧,心里咯噔一下,预感到,可能又有什么情况发生了——一种树欲静风不止的感觉油然而生。

    “我也纳闷儿呀,可一听他说的事儿,我觉得很蹊跷很重要,也想第一时间告诉宝哥哥了……”唐小欧表明自己遇到可能与牛得宝有关的情况一定第一时间告知对方的心理。

    “他又披露啥重要消息了?”马到成心里居然有点发慌了——黄幼祥的消息一般都是某一次风暴发生之前,一只蝴蝶煽动的几下翅膀——怕的是蝴蝶效应啊!

    “是关于牛得才的……”

    “他咋了?”

    “听黄副院长说,他突然收到一封匿名的邮件,里边有一份儿他和牛欢牛畅亲子鉴定的报告,边说,牛欢不是他儿子,牛畅却是他亲生女儿,牛得才立即跑到了黄副院长那里,非得逼他连夜给他化验有没有生育能力不可,黄副院长觉得这样的事儿应该较重大,生怕一个人担着,将来出点什么事儿,身长一千张嘴也说不清,所以,必须要让第三个人知道,这才打电话告诉了我,我也想了一阵,觉得这样的信息或许对宝哥哥很有用,也给宝哥哥发了那个短信……”唐小欧一口气将她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哦,谢谢你遇到这样的事儿及时告诉我……”马到成听完唐小欧的讲述,心居然没那么紧张了——原来牛得才混到了这个地步,别的办法招数都使完了,没办法了,知道了牛畅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觉得自己有了生育能力,想通过生儿育女来跟牛得宝进行新的瓜分牛家财富的斗争了——这样的战术可是要经受住时间的考验啊——所以,觉得暂时还没什么太大的危险,但对唐小欧还是给出了这样的肯定和谢意。

    “是不是很重要啊宝哥哥……”唐小欧则要从宝哥哥嘴里听到对此事的判断和评价。

    “嗯,虽然现在还不是很清楚我大哥到底想干啥,但按照常理估计,他一定是想证明自己还有生育能力之后,跟我老爸摊牌,给他再给牛家生儿育女的权利……”马到成只好这样分析给对方听。

    “他现在没这个权利吗?”唐小欧直接提出了质疑。

    “有这个权利,但没这个实力——他讲我老爸给他的好几个亿都败光了,现在差不多身无分了,他哪里还有生儿育女的条件了呢?”马到成说出了自己这样的分析判断。

    “我懂了,只要他能证明他现在还有生育能力,用那份儿亲子鉴定证明了的,牛畅是他亲生的证据,来跟牛爷要一笔钱,再娶个媳妇儿,然后生出牛家的后人来……”唐小欧沿着对方的思路,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嗯,你分析的差不多,应该是整套路子……”马到成这样肯定唐小欧的总结。

    “那咱们现在该咋应对呢?需要我做什么,宝哥哥只管吩咐……”唐小欧知道了牛得才的大概意图,想知道下一步该咋办。

    “我觉得吧,现在最好的办法是按兵不动,千万别让对方感觉到咱们有任何行动和举动,我们一定要做到以不变应万变,这样啥都别做,静观其变……”经过分析之后,马到成的心里较踏实了,感觉牛得才只是单纯地想通过“亲自”生儿育女来跟牛得宝竞争家产,可能要经过漫长的时间考验才行,所以,不是很急,应对的办法最后是按兵不动,让对方在行动,自己露出致命的破绽,然后再采取行动都不迟。

    “好吧,我什么都听宝哥哥的,还是那句话,只要宝哥哥吩咐,让我干啥我都全力以赴在所不辞……”唐小欧跟宝哥哥之间早建立了这样的信赖与关系。

    “好了,这件事儿到此为止吧,没有新情况,不要再提了,对了,你和常俊杰都搬进新房了吧,他感觉咋样?”马到成趁机询问唐小欧现在咋样了。

    “还能咋样,激动得直哭呗,只是今天晚又跟他那几个战友喝大了,醉的不省人事了差不多,一会儿都不敢离开他,生怕这么好的房子被他吐得脏东西给弄得一塌糊涂,所以,黄副院长那么叫我,我都给推辞了……”唐小欧说出了眼下的情况。

    “你不参与是最明智的了,让别人去搞吧,我总觉得,牛得才没什么大腊气,兴许搞不出什么名堂,不攻自破了呢……”马到成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是啊,想想也是后怕,假如我答应黄副院长回到医院去帮他,兴许*的事儿交给我了呢,面对宝哥哥我是一种仰慕和兴奋,可是面对牛得才——哎呀,真是不敢想象会是什么样子了……”唐小欧说出了她这样的心理,能看出她与宝哥哥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

    “所以,你很幸运,躲过了那样无法描述的场面……”马到成也是真心这样说——假如让唐小欧去面对牛得才,也跟他做当初跟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多尴尬,多难受,多不可描述啊!

    黄幼祥挂断唐小欧的手机,立即去到了护士值班室,看见果真是唐小欧说的,值班的两个护士一个是三十多岁的胡丽静,一个是二十多岁的高源源——牛家医院在聘请护士方面真是下了功夫的,不管多大年龄的护士,个顶个都是漂亮好看的美人儿佳丽,这俩不同年龄的女护士当然也不例外……

    “黄副院长,您咋亲自过来了,有什么重要的病人吗?”俩护士同时站起来,也几乎是同时这样说道。

    “不是重要的病人,而是一个需要立即做生育能力检查的男人需要马到*室去采集种子,你们俩商量一下谁去,决定了到我办公室去领人……”黄幼祥简单扼要地说明了具体任务。

    “好的黄副院长,我们俩马商量,很快去领人……”

    看着黄幼祥离开的背影,三十多岁的胡丽静立即对二十多岁的高源源说:“一定是给那个牛家大公子*吧……”

    “你咋知道的?”高源源其实早知道是给谁*的,只不过这样说,会显得自己很“单纯”不让对方发觉自己很灵通……

    “我刚才去7号病房路过黄副院长的办公室,亲眼看见牛家大公子进去的……”胡丽静则直言不讳……

    “哎呀,若是给他*那可算是有机会接触到牛家的核心人物了吧……”高源源这样说的时候,居然是一副脸红心跳兴奋不已的样子。

    “屁吧,这个大公子可不像那个二公子,早被牛爷给嫌弃了,住在一个破旧的小二楼里,病病歪歪的,一副穷困潦倒的样子,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谁都不会相信他居然是林海市首富的大儿子呢!”胡丽静则一边摆弄自己的指甲,边撇嘴这样褒贬说。

    “可是我听说,他之所以穷困潦倒,是因为牛爷给过他几个亿的公司和钱,都让他和他的儿女给败光了,所以,牛爷才断了他们的财路,也才开始穷困潦倒的……”高源源居然连这些都知道,看来才二十多岁的她,也没少了解牛家的情况啊……

    “所以呀,给他*谁愿意去呀,反正我是不去……”胡丽静一副不屑一顾的样子这样说道。

    “你不去我不去,那谁去呀……”高源源本想说——你不去我去,可是为了不让胡丽静看出自己的意图,却问了这样一个性的问题。

    “之前给二公子*的时候,不是唐小欧去的吗,这次还是应该她去……”胡丽静居然提起了这件事儿!

    “你咋还对这事儿耿耿于怀呢?”高源源一听胡丽静这样说,马反问道。

    “我能不耿耿于怀吗,本来应该我给二公子*的,可是阴差阳错却被她给抢了去,结果现在你看看,护士长被她给当了,而且,但凡有点什么好事儿,什么时候落在了咱们的头啊……”胡丽静一副羡慕嫉妒恨的样子……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