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703章 一刻不能等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夜里十点多突然接到了牛得才的电话,黄幼祥当然心惊肉跳,这个家伙又找自己干啥哩,十有**没啥好事儿!

    “是黄副院长吧……”立即传来牛得才的声音。

    “我是,您找我有事儿?”黄幼祥的心情很是紧张,不知道这个牛家大公子这么晚了找他,到底又要出什么幺蛾子来坑害他……但还是要硬着头皮应承道。

    “必须立刻见面谈,说吧,你在哪里?”牛得才急切地说。

    “我在……”黄幼祥此刻正在家里与小馒头缠绵,所以,哪里敢说自己在家里,那样的话,牛得才到了这里,看见自己藏了这样一个小美女,一定会……所以,立即撒谎说,我正在值班呢……

    “那好,我马到医院去找你,必须等我,我的事儿很重要……”牛得才再次强调说。

    “那好,我在我办公室里等您……”黄幼祥挂断牛得才的电话,立即对意犹未尽的小馒头说:“我班有事儿了,必须立即去,你把门锁好了,谁叫门都别开,记住了吗?”

    “记住了……”小馒头身的伤早痊愈了,她被牛畅秘密隐藏在了这个高级医学教授的家里,受到了高规格的治疗和照料,所以,才得以恢复健康,但一来二去的,也跟用身体来报答这个好心收留她的男人了……当天,她自己也从获得了从未有过的幸福快慰……

    黄幼祥赶紧穿好衣服,还好,这里距离牛家医院只是隔了一两层的楼梯而已,所以,牛得才再快,也快不过黄幼祥抵达办公室的速度,所以,等牛得才到达的时候,黄幼祥早已坐在办公室里,安安静静地等他了……

    “您找我有事儿?”黄幼祥对这个给自己招惹过无数麻烦的,牛家的大公子很是头疼,不理他不行,理他吧,每次都给自己带来几乎是灭顶之灾!

    “快帮我看看这个……”牛得才开门见山也不啰嗦,直接将那个差不多是匿名寄给他的特快专递里的那份儿亲子鉴定报告递到了黄幼祥的手……

    “亲子鉴定报告?”

    “对呀,刚刚收到的,不知道是什么人寄给我的,我怀疑其真实性,本想直接到省亲子鉴定心去查一下内容是否真实,可是我太急于知道真伪了,想起了你是这方面的专家,也立即给你打了电话,假如你在家里,我也不麻烦你了,可是一听你在办公室值班呢,马赶来了……”牛得才哪里是这样的人呢,即便是黄幼祥在家里,他也会不依不饶到人家里去找的!

    “哦,您想让我证明什么呢?”黄幼祥一看这样的亲子鉴定报告,心里开始打怵,之前在这些方面,没少受到牵连,现在又是这样的报告拿在手里,真是不知道这次又会被牵连。

    “这面说的内容令我很震惊,原本都说我没有生育能力,我家的牛欢牛畅都是野种,可是这份儿亲子鉴定报告却说,牛欢确实不是我的种,但牛畅却是我生物学的女儿——这让我激动不已……”牛得才说出了自己此刻的激动心情。

    “我是想问您,您来找我到底是干嘛呢?”黄幼祥才不会对牛得才是否因此激动感兴趣呢,只想知道他的终极目的是什么。

    “我是想知道,这样的鉴定结果可信度有多少,是不是有人怀着不可告人的目的,又在跟我开什么玩笑,扰乱我的视线,让我做出错误的决定……”牛得才说出了自己述求。

    “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的权威机构搞出的鉴定报告几乎没法做手脚,差不多都是真实可信的……”黄幼祥很是认真地这样回答说。

    “这么说,牛畅真的是我亲生女儿?”牛得才这样问道。

    “根据这个亲子鉴定报告的阐释,应该是!”黄幼祥拿着那份儿亲子鉴定报告,这样审慎地回答说。

    “那是不是可以说,我现在还有生育能力呢?”牛得才则立即问出了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这个可不好说……”

    “为什么不好说呢?”

    “人的身体,尤其是生育能力是随着年龄、环境甚至包括饮食和生活习惯的改变而发生不同变化的……如一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可能因为一段时间里,经常骑自行车,或者长期驾驶,可能导致他在一段时间内丧失生育能力……”黄幼祥很是专业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我也没骑车,也没开车呀……”牛得才居然这样接茬说。

    “我只是举个例子说明而已,您现在的身体表面看很是虚弱的样子,我估计这方面的能力不会很强了……您这么大年龄了,干嘛还在乎这个能力呢?”黄幼祥一听牛得才这样接话,浅浅地笑了一下——什么脑子啊,居然能问出这样的问题,但还是要认认真真地回答他。

    “难道你看不出来?”牛得才以为,眼前的这个高级医学教授能看出自己为啥很在乎这个呢。

    “看出什么来,我只管给患者看好病,别的我什么都看不出来……”黄幼祥其实早看出了牛得才在乎这个的真正目的,但却假装糊涂地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我家的情况特殊,别的补缺,是缺少富三代,是由于我父亲一直以为我生的俩孩子都不是我的种,所以,才不肯让我来继承他的家业,因为害怕我把家业继承过来,将来都给了那些野种,正是这样的原因,我父亲才鼓励我弟弟牛得宝,见到女人可以生娃,生下来他认——我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牛得宝四处风流到处留种,可是自己却一点儿作为也没有……可是看了这个亲子鉴定报告后,我突然发现,我不是没有生育能力,既然牛畅是我亲生的,那我还能再生出别的孩子,特别是男孩儿吧……”牛得才则立即这样滔滔不绝地将他面临的现状和内心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我已经说过了,也许十几二十年前您曾经有过生育能力,但随着年龄的增大,环境的变化,也许您的生育能力渐渐消失了呢,不然的话,当初为啥不让瞿凤霞直接怀你的种,生下的牛牛成为你的骨血呢?”黄幼祥又拿这件他经历过的事儿来证明他的论点。

    “这些都不必再提了,我是想知道,这个鉴定报告可不可信……”牛得才一听黄幼祥提到了瞿凤霞,心里添堵,所以,马避开了,又这样问。

    “当然可信……”

    “可信证明牛畅是我亲生女儿,也证明我有生育能力……”牛得才则一下子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可以证明牛畅是您亲生的女儿,但未必证明您现在还有生育能力。”黄幼祥厘清了之间的关系。

    “那要如何才能证明有没有这个能力呢?”牛得才的额头都急出汗来起来了。

    “其实也很简单,只要采集您的一些*化验一下,很快能知道结果了……”黄幼祥还是从专业的角度来回答对方说。

    “那好,刻不容缓,我立即要做这样的化验,你立即帮我安排……”牛得才居然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现在是夜里十点半了,人都下班了,我咋安排你做这样的检查呢?”黄幼祥心说,你可真是个急猴脾气,这都三更半夜了,谁还帮你化验你的种子是否还能生根开花结果呢!

    “都下班了,不是还有你值班吗,不行,我是绝对等不到明天的!”牛得才是笃定一刻都等了。

    “可是……”黄幼祥很是为难……

    “没有可是,必须帮我检查,假如我真的具备生育能力的话,找个女人生出孩子来,会东山再起,再次被老爷子重视,不说把全部江山都给我和我未来的孩子,总会认下牛家的后代吧,求你了,必须立即给我做检查,有了结果,明天早我去跟老爷子摊牌,改变我现在的处境,让我起死回生,为牛家传宗接代做出我的贡献,也等到相应的回报……”牛得才再次强调他是否有生育能力,对于他自己是多么的重要,对于牛家也十分重要的道理……

    “我是说这么晚了,采集种子的护士都下班了,化验的科室也都没人了,你让我……”黄幼祥其实还是有点担心,这件事儿不跟牛爷汇报的话,擅自行动,将来出了问题,倒霉的还不是我吗?

    “我让你全程帮忙,没有护士你亲自动手帮我做这些,也必须今夜见分晓!”牛得才之所以如此急切,关键是他使出浑身解数一心要弄死那个他认定是假牛得宝的家伙,可是每次都花光了他刚刚从牛旺天那里弄来的钱,却总是越弄这个假牛得宝越得到牛旺天的信赖,越左右逢源,财色兼收,弄得他没加害与他之前还要风生水起,如日天,这让他的计划一败涂地,最后到了山穷水尽奄奄一息的程度了!

    所以,一旦抓住了这根儿救命稻草,他哪里会放松,哪里会不急于求成知道结果,然后去牛旺天那里去摊牌,去要回属于他的那份儿待遇呢?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