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02章 救命的稻草

    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正当马到成以牛得宝的名义事业连连捷报频传,桃运处处开花结果,差不多每时每刻都沉浸在软玉温香,美女环绕的氛围,心旷神怡,自在逍遥的时候,牛旺天的大儿子牛得才却郁郁寡欢病病歪歪到了奄奄一息的程度……

    自打牛得才把最后一笔钱,孤注一掷地给牛欢,让他指使牛畅无论如何都要毒死他认定的假牛得宝,然后让牛畅暂避风头,消失一段时间,但牛畅却没能完成任务,但人也务必暂时不能回到林海市了——牛得才住的那个破旧的小二楼,只剩下了他和牛欢,由于牛得才再也没钱来指使他做任何事情了,所以,俩人形同陌路一般,谁都不再理谁了……

    而越是听到看到这个他认定的,假的牛得宝,在事业如日天,在艳遇左右逢源,被牛旺天差不多给宠天,牛得才越是羡慕嫉妒恨到了极点,然而,手头没钱,别说再派牛欢去破坏假牛得宝的好事儿,连自己的日常生活质量都下降到了可怜巴巴的程度,居然跟偶尔来给他当“保镖”的田龙邸虎蹭盒饭吃,精神的抑郁加营养的匮乏,加年龄的增加,牛得才的身体也每况愈下……

    他总觉得,他还不到五十多岁的身体,简直连他八十多的老爸牛旺天的都不如了!

    有时候他都想直接弄点东西,过量一把,在飘飘欲仙死掉算了……

    然而,想弄到能让自己过量一把的钱都凑不齐了——唉,想死都死不爽了!

    后来又想了很多死法,可是站在电门面前,想象着一旦触电,身体剧烈抖动,头发被烧焦,脚底被打出黑洞的情景,失去了触电身亡的勇气……

    又想去到林海大桥,从边一头栽下去,可是想起从前见过的,在下游捞来的,被河水泡得完全没了人形的尸体,顿时恶心起来——死也不能死得这么难看吧!

    于是,又想别的死法,但都是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想起自己死后的惨样,没有勇气去面对,所以,都放弃了,只能这么死气沉沉,奄奄一息地待在小二楼潮湿脏乱的卧室里,混吃等死了……

    而牛欢看到牛得才这个死样子,更是打心里往外嫌弃厌恶甚至鄙视抵触这个名义的父亲了,总是找个理由逃避对他的任何照顾和帮助,所以,假如牛得才在一楼潮湿破旧的房间里病倒了,估计连喝口水都没人帮他倒了吧……

    田龙邸虎只是在老爷子叫他有事儿的时候,才象征性地过来,以贴身保镖的名义护佑在他左右,其实是生怕他趁机去做别的勾当,才要专程来接他,然后再专程送他回家,完事儿,说牛爷那边还有事儿,再次不再理睬他了……

    唉,一个百亿富豪家的大公子,居然混到了这个份儿,真是令人不可思议,牛得才自己更是心灰意冷,大有穷困潦倒,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心里总是琢磨着,给自己找个什么样的死法,才能死得体面一些,死得爽快一些……

    然而,再次寻觅了好多种死法,但最终都因为惧怕“死得很难看”而放弃了……

    正当牛得才觉得自己山穷水尽,几乎是走投无路,连个好的死法都找不到的时候,忽然来了一个送快递的,本以为是给牛欢送什么购的东西呢,却意外地让他本人签收——我也没在订购什么呀,为啥给我寄东西呢?

    一看是个特快专递的大信封,更觉得怪了,几乎跟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人联系了,谁会寄给我信件呢?

    签收了之后,牛得才仔细看这封特快专递信皮儿的邮寄地址和姓名,也好知道到底是谁寄来的……

    可是怪呀,除了他现在住的地址,对方的地址和姓名很是模糊,辨认了半天也看不出个具体信息来!

    牛得才有些害怕,自己做过那么多的孽,谁知道是那个冤家现在想出了这样的一个办法来想害死我,在这封特快专递的信封里,放置了传说的毒药或者是炸弹之类的吧!

    吧唧一下子给丢到了地,心里怦怦乱跳着躲出了老远……

    若不是听到了牛欢回来的声音,生怕这封特快专递被他发现了,又要借题发挥讹点什么去,牛得才还真不会再捡起这封特快专递的信封了……

    回到自己的屋里,将这个信封随手放进了一个夹缝,心说,假如里边有害死自己的东西,也让它这样自生自灭地消失所有的功能吧……

    然而,人类的通病是好,特别是牛得才这样差不多有好多年没收到谁给他寄信来了好像,所以,对这封信到底是谁寄来的,里边到底装了什么,越来越产生了好,所以,到了三更半夜实在折磨得受不了了,末了还是一咬牙一跺脚,起身从夹缝里找出那封特快专递的大信封,用剪刀小心翼翼地剪开了,轻轻地压出个缝隙往里边看,假如有什么毒药或者炸弹之类的,这样小心也会没事儿的吧……

    然而,看了半天,里边空空荡荡的,除了几张复印的a4纸,再也没有其他可以“毒杀”他的东西了……

    也许是一封普通的信件?

    可是谁会给我寄这样的信件呢?

    还是出于好之心,才抽出一张来看——却看不明白边写的都是些什么!

    索性全部抽了出来,才看到了第一页写的《亲子鉴定报告》

    见到这几个字,特别是报告的题头有“省亲子鉴定心”的字样之火,牛得才的心抖了一下——之前没少在这个问题下功夫,可是结果却一次又一次地让他失望,特别是那次被牛欢牛畅绑起来,强行获得血液样本,非要到省城去做什么亲子鉴定,搞清楚到底大家是不是亲生的那次——结果,回来之后,得到的消息却是:省亲子鉴定心,因为材料不充分,没给做这个亲子鉴定!

    当时牛得才觉得,鉴定结果一定对牛欢牛畅不利,所以,他们才玩了这样一个把戏,当时也进行了各种猜测,但都是一无所获,索性,权当是牛欢牛畅都不是自己亲生的,心里也坦然了,好受了……

    后来的种种迹象也表明,这俩小兔崽子假如是自己亲生的话,哪能那样对待亲生父亲呢!也更加笃信,真的亲子鉴定结果,一定检测出了自己和这俩小兔崽子不是生物学的父子父女关系,从此,对他们俩也只能花钱雇佣他们帮自己除掉那个假牛得宝,而从来不管他们俩的死活,因此将来会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了……

    然而,时隔这么久,早已对这些再也没有什么纠结和想法的时候,为啥有人突然把这样一份儿亲子鉴定报告寄到了我的名下呢?牛得才的好之心一下子升级了不知道多少倍,立即去看后边的结论……

    不看还好,这一看,牛得才一屁股坐在了冰凉的地,呼哧呼哧地喘了半天的气儿,才算是缓过来那口气,再仔细看了好几遍,才最后确认了其的内容——牛得才不是牛欢生物学的父亲;但牛畅是牛得才生物学的女儿!

    天哪,这是真的吗?

    不会是牛欢这小子又耍什么花样,用这样的法子来作弄老子了吧!

    假如真是这样的话,那之前做过的几乎所有事情都将推倒重来,重新定义了呀!

    至少不该那样使用牛畅去干那些冒着生命危险的刺杀勾当吧,假如他是我亲生女儿的话!

    至少,你牛旺天不能再怀疑我牛得才没有生育能力了吧!

    至少,那个被我诅咒死的老婆还真的给我生出了一个亲生骨肉吧!

    至少,我又有理由去找牛旺天,对他理直气壮地说,别再像从前那样对我了吧,至少,我还跟你生出个纯正的孙女儿呢!

    但前提是,这个鉴定证书务必是真的呀!

    如何才能证明是真的呢?

    对了,既然边有我的名字,那带着我的身份证到省亲子鉴定心去查验,应该能得到正式的答复吧,至少,可以验证,寄到自己手里的这份儿亲子鉴定证书的真伪吧!

    想到这里,牛得才亢奋不已,倒在肮脏龌龊凌乱的床兴奋地想,假如真的查出这份儿亲子鉴定的内容是真的,那老子可算在濒临绝望之际,再次抓到了救命稻草……

    只是牛得才此刻已经到了去省城去查验这份儿亲子鉴定真伪的费用都凑不齐了,思来想去,忽然想起一个人,对呀,他这方面的经验丰富,而且去过省里的亲子鉴定心,先让他鉴别一下这份儿亲子鉴定的真伪,或许能得出结论吧!

    一旦有了这个灵感,牛得才刻不容缓,穿又脏又旧好久都没洗熨过的衣服,匆匆忙忙地带着那份儿亲子鉴定报告出了那套几乎绝望死在里边的小二楼,直奔了旺天大厦的牛家医院——他要找的人不是别人,是牛家医院的副院长黄幼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