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00章 淡淡的忧伤

    “我不担心别的,我只担心对老爷子如何解释和交代,假如他听说美奂是跟一个叫马到成的男人结婚了,生下的孩子不姓牛而姓马,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吧……或许,调查起来,很快会查出马到成是何许人也,我也穿帮露陷了吧……”马到成的反应倒是快,居然立即从这样的角度想出了自己否决美仑提议的充分理由。

    “难道只有咱俩离婚,然后你再跟美奂结婚这一条路可走了?”美仑其实早跟马到成商量过,一旦需要给美奂肚子里的孩子一个名分的话,采取这样的办法,可是到了“动真格”的时候,她还是觉得,但凡有别的办法,都不情愿跟牛得宝离婚,一旦离婚,可能面临很多风险……

    “或许这是唯一可行,也唯一会被牛旺天认可的一条路了,只有这样生出的孩子才可以名正言顺地姓牛,也才会被牛旺天认作是牛家的孙子孙女,只是苦了你一个人,要承担离婚带来的精神压力……”马到成很是理解徐美仑的担心,但也这样规劝她要面对现实……

    “我倒是没啥,只要美奂和孩子能有个真正的名分好了……”美仑似乎也只好接受这样的现实了……

    “我只是担心,假如跟你离婚之后,跟美奂结婚没多久,你有怀了,这个时候我该咋办……”马到成倒是想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性,也一并借此提出来俩人好讨论如何解决。

    “这个其实美奂怀孕简单多了……”美仑则这样回答说。

    “咋简单呢?”马到成则没懂美仑这话是什么意思。

    “谁不知道我原本是牛得宝的媳妇儿呀,所以,即便是离婚了,坏了孩子也理所应当是牛得宝的呀,只不过,是离婚之后才发现的,这样的话,给孩子姓牛的户口也是没问题的,实在不行,等美奂的孩子生完之后,稳定下来,你们俩再离婚,然后,再跟我结婚,这样的话,我的孩子不是也有名分户口了吗?”徐美仑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嗯,经你这么一说,我觉得问题应该得到解决了……”马到成一听,还真觉得美仑说得有道理,也一块石头落了地……

    “是啊,最近不是很忙的时候,咱俩去办理离婚手续吧,然后,过些天,你再去跟美奂办理结婚手续……”美仑直接将这件事儿提到日程来……

    “好的,一有空闲时间马办……”马到成直接这样回应了美仑的提议。

    只是马到成一直搞不明白,为什么别的跟自己好过的女人都纷纷怀了孩子,如美奂,如蓝莓和宋婵娟,甚至包括何盼娣和唐小欧——也许别的女人也怀了,但现在没得到证实而已,但为什么唯独最应该怀的徐美仑,却一直都没怀呢?

    按说在她的沃土,也没少播撒种子呀,为啥千顷良田却依旧不见一颗种子生根开花结果呢?这到底是天意,还是美仑真的这方面有问题,跟牛得宝结婚六年都一直没孩子,现在换了我这个冒牌的牛得宝,依旧延续之前的“习惯”还是怀不?

    抑或在牛得宝的冤魂在这周围打转转呢,冥冥之是不想让徐美仑怀我马到成的孩子?

    这样一想,有些毛骨悚然,因为毕竟那个被牛得才和牛欢他们害死的牛得宝躺在隔壁那间双室的冰柜里死不瞑目呢,所以,只要想到真的牛得宝,马到成的心也往下沉,总觉得,自己的肩似乎还有很重的担子,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现在看,美仑暂时怀不孩子对于美奂来说倒是一个利好消息,至少,这样与美仑离婚,与美奂结婚,没有法律与道德的障碍,可以顺理成章地离成结成,这样看来,美仑怀不孩子或许是天意安排——一旦美奂生完了孩子,给孩子了“牛家后人”的户口,得到了牛旺天的认可之后,假如这个时候,美仑恰到好处地怀了,也可以跟美奂离婚,然后再跟美仑复婚了……

    唉,事情有点复杂,但总算找到了一条解决问题的路径,尽管多少感觉到了美仑因为没怀孩子而有的某种淡淡的忧伤,可是目前看来,对于她们姐妹俩来说,形势算是最好的了……

    那暂时不想与美仑离婚,与美奂结婚的事儿了,回头可能是分别陪她们俩去趟民政局,签个字,办个证,也算履行完了手续——跟美仑办离婚的时候,只需承认跟小姨子徐美奂有一腿且已经怀了孩子,所以,原配夫人的徐美仑,自己只好跟牛得宝离婚,让他净身出户地跟自己的妹妹结婚了——理由很充分,谁都没话说……

    “对了,想起来了,牛旺天说,那个温泉水的开发项目明天要揭牌试运行了,咱俩必须出席那个仪式呢,因为你是董事长嘛,必须参加才行呢……”马到成想完了关于跟美仑离婚跟美奂结婚的事儿之后,又想起了这样一件事儿。

    “没问题,你们安排好日程,我安排好牛牛和家里的事儿可以去参加了……”美仑一点儿反对意见都没有。

    “那你也该打扮打扮吧……”马到成的脑海,忽然想起了今天在无公害名贵草药项目的揭牌仪式,打扮成两道靓丽风景线的蓝莓和宋婵娟,觉得明天徐美仑出席牛家这样一个全新的朝阳项目揭牌的仪式,也应该好好打扮一番吧……

    “打扮啥呀,越朴素大方越好,无论如何都会成为众人焦点的,所以,打扮得太靓丽,可能会很刺眼,还不如普普通通的,让谁都说不出什么来……”美仑却是这样一个主张。

    “哦,这个是你自己的选择和权利,我只是提醒你,明天的场合很重要,你要给众人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才好……”马到成知道美仑有自己的主意,也这样回应说。

    “这个你放心吧,我保证不会当众出丑的——好了,你也该去美奂房间去看看她了,她若是喜欢的话,你在那里过夜吧,我刚才太好受导致太累了,明天还要参加揭牌仪式,得好好睡一觉,你在这里,我总是还想要……”美仑这样对马到成说。

    “要不我再跟你好一把,然后再去见美奂?”马到成以为美仑是这个意思,这样问了一句。

    “别再跟我好了,一个是我太累了,再是,咋地也得留点精力给美奂吧……”美仑这样劝导马到成说。

    “那好,那我这去美奂的房间……”马到成心想,美仑总是这样,自己满足后,一定会想到妹妹美奂的,不像美奂,只管自己好受,从来都不念及她姐姐是否需要男人的……

    答应了美仑之后,马到成穿简单的睡衣,要出门的时候,却又听美仑说:“你跟美奂也别弄得时间太长次数太多,你要主动克制她的欲念,差不多见好收,要让她休息好……”

    “放心吧,我会把握火候的……”马到成心说,现在老子早已不是之前那个任由女人随意饕餮开采的生瓜蛋子了,遇到任何情况,都可以如鱼得水般地应对自如,十有**都可以以逸待劳了,所以,你没必要再担心了……

    马到成这样安抚完美仑,出了她的房间,直奔了三楼美奂的卧室……

    刚到门口,却看见罗曼罗兰刚好从美奂的房间里出来,一看男主人牛得宝正朝这边走,竟竖起了一根食指,表示千万不要出声……

    “这是什么情况?”马到成没懂这俩姐妹为啥这个时候从美奂的房间里出来了,又为什么做出了别出声的手势,这样轻声问道。

    “美奂姐打了一天游戏累了,我们刚刚伺候她刚刚睡着,所以,请牛老师不要打扰美奂姐……”罗曼罗兰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哦,那我回你们的美仑姐房间了……”马到成一听美奂睡着了,觉得自己最该回的该是美仑的房间吧,这样来了一句。

    “牛老师还是先到我们的房间去吧……”罗曼罗兰相互看了一眼,似乎心里立即有了某种默契的主意,几乎同时这样提议说。

    “为啥去你们的房间?”马到成一看这俩热情洋溢的姐妹花这样邀请自己去隔壁的她们俩的房间,心里荡了一下——这俩丫头片子又要耍什么花样给老子看呢?这样问了一句。

    “因为美奂姐可能随时随地叫我们过去呢,所以,一旦美奂姐醒了,牛老师岂不是可以直接到隔壁去见美奂姐了吗?”罗曼罗兰却直接给出了这样的“正当”理由说明为啥要到她们俩的房间去等……

    “哦,那好吧,先到你们的房间去等一会儿吧……”马到成心说,你们还真是会找借口,那老子应了你们的盛情邀请吧……

    于是,被罗曼罗兰一左一右地簇拥着,进了美奂卧房的隔壁——专门给罗曼罗兰休息的那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