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96章 变化太大了

    蓝莓做好最后一道菜,端桌后,才摘下了围裙,坐在了二公子的身边……

    假如是在从前这样的时候,蓝莓注定是那种喜欢什么都划拉到自己的跟前,然后,如入无人之境般地大快朵颐,尽情饕餮……

    可是今天完全反常,非但没风卷残云地狂吃猛喝,而且还时不时地夹菜给二公子,更让马到成难以置信的是,她居然还要在她的唇试了温度冷热,然后再直接送到他的嘴边,柔情蜜意地说:“尝一口这个吧,食材新鲜,做工精细,人家耗时三个多小时才做好的呢……”

    马到成盛情难却,只好张嘴吃下蓝莓送到嘴边的食物,吃到嘴里,还要边咀嚼品味边看蓝莓的眼睛——咦,真是怪了,之前的那个蓝莓真的不见了,那种霸道的,乖戾的,蛮不讲理的蓝莓好像从来都没有过,而只有眼前这个低头顺目,温柔贤淑,貌似全职太太恭敬回家的夫君一样的好女人了……

    尽管如此,马到成的心还是悬在半空,不知道饭后一旦与蓝莓单独相处的时候,她还会不会这样继续装下去……

    可能是这样的心理驱使吧,马到成居然想把自己给灌醉了,待会儿回到蓝莓房间去的时候,借酒劲儿酣然入睡也不用面对蓝莓的原形毕露了吧……

    然而,蓝景翔给马到成开的这瓶茅台是真正的好酒,虽然喝过了平时的量,居然只有晕晕乎乎的感觉,但神志却依旧保持清醒——这其实让马到成很痛苦,本想喝醉得了,却干喝不醉,只好带着提心吊胆的心情,在蓝莓小心翼翼的搀扶下,进到了她的房间里……

    “你今天——咋变得这么温柔了呢?”马到成忍了又忍,还是把心的疑问问了出来。

    “看你说的,人家什么时候不温柔了?”蓝莓边,边继续之前的那种状态,甚至还说:“你快躺下吧,我这给你打盆洗脚水,让你舒坦,让你解乏醒酒……”

    “不用不用,你做了那么多的好菜,一定也累了吧,还是我给你打洗脚水给你解解乏吧……”马到成哪里承受得起这样的待遇呢,立即从床起身,这样说道。

    “你看你,咋跟我还见外呢,乖,听话,给人家一次伺候你的机会吧……”边说,边将二公子给推倒在床,还趁势哈腰在他的脸颊亲了一口,然后才转身去卫生间里打洗脚水去了……

    什么情况!蓝莓越是不现出原形,马到成的心里也越是没底——蓝莓这是要闹什么幺蛾子呢?这样对老子好,到底是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目的,一旦跟老子亮开底牌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结局呢?

    继续忐忑的时候,蓝莓的洗脚水已经打来了,放在床下马到成的脚边,帮他脱了袜子,亲手将他的两脚放进了温热的水里,然后,居然开始温柔地揉搓起来……

    “你这样对我好,我都有点儿不适应了……”马到成感觉自己的两脚在蓝莓轻柔的搓揉下,痒痒的特别舒服,也情不自禁地这样来了一句。

    “咱俩谁跟谁呀,有啥不能适应的——你整天日理万机的,难得到我这里来,人家心疼你,让你感觉像回家了一样,这有什么不好吗?”蓝莓继续给二公子搓洗两脚,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回应二公子的问题。

    “好是好,总觉得你的变化太大了,我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你是从前的那个蓝莓了……”马到成还是觉得不敢相信,蓝莓会真的变成如此温柔贤惠的女人……

    “从前人家是不懂事嘛,自打我怀了孩子之后,觉得之前的我太任性太刁蛮,太不应该那样对待二公子了,所以,我开始洗心革面,深刻反省,终于知道自己该做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才会让二公子喜欢我的……”蓝莓说这些话的时候,一点都不像是刻意装出来的,好像真是发自内心这样想这样做也才这样说的。

    “于是,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是发自内心心甘情愿的吗?”马到成还是情不自禁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是呀,自从次我去见了牛爷,听说我怀了你的孩子,给了我500万的大红包,我当时下决心了,这辈子,只做二公子的小女人了,再也不在你面前任性发飙惹你生气了,我要把全世界贤妻良母的优点都给学会,一辈子都对二公子这样言听计从温柔体贴……”蓝莓自己说出了转变的根本原因——原来是在牛旺天那里得到了充分的认可,才一下子顿悟了她该以什么姿态来面对二公子了……

    “可是我这辈子也不能给你一个做妻子的名分,也没法尽一个丈夫应尽的义务呀!”马到成还是拿出这样的现状来试探对方的心理接受程度。

    “别的都不用,只要二公子有时间,过来让人家给你做顿可口的饭菜,让人家给你泡一次脚,让人家用身子让二公子尽情舒坦,人家也心满意足了……”蓝莓再次表现出了善解人意温柔贤惠的态度来……

    “想不到,你居然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令我刮目相看了……”马到成到此还真对蓝莓的转变信以为真了。

    “只要二公子喜欢,让人家做什么都心甘情愿……”蓝莓这样说完,居然将头直接靠在了马到成的怀里……

    “其实我很抱歉,不能经常过来看你,要说我对你有什么要求的话,也只能说,无论如何你要处理好与王大力之间的关系,并且与他一直保持夫妻关系,这样才会让你和你的孩子能名正言顺地存活下去……”一看蓝莓如此小鸟依人地依偎在了他的怀里,马到成也只好推心置腹地说出了他的真心话。

    “这个二公子不用多操心了,关于王大力那边我会处理好的……”蓝莓却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他现在咋样了?”马到成立即关心起王大力的现状来。

    “还是老样子呗,脖子以下都失去知觉了,人是醒来了,神志也清醒,是这辈子都没法站起来了,除非……”蓝莓一提到王大力,脸色有些暗淡,声音也一下子变得生硬了一些。

    “除非什么?如果有治愈的途径的话,我可以帮助他……”一听蓝莓说了“除非”马到成还以为,假如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的话,兴许能治愈王大力的高位截瘫呢,这样说了一句。

    “除非是像传说的换头术,找到一个脑死亡且愿意捐献身体的人,然后,给王大力换个身体,不然的话,这辈子怕是再也没法生活自理了……”蓝莓却给出了这样的答案。

    “换头术?国内能做吗?需要多少钱?”马到成着实有点惊异——还是头回听说,彻底治愈王大力这样的高位截瘫最好的办法是换头术呢,也这样问道。

    “前几天看一个报道说,国内要做一例世界第一例换头手术了,但费用至少2000万……”蓝莓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两千万不算多……”马到成现在拿一两千万都不算什么大钱了……

    “是美元……”蓝莓又补充了一句。

    “哦,那对于一般人来说还真是天数字……”马到成一听2000万是美元,也觉得这个数字不是目前自己能驾驭得了的,也这样回答说。

    “关键是,还不一定成功,万一失败,相当于直接砍了王大力的头一样,无论如何他父母都不会同意的……”蓝莓相当于一下子否定了所谓的换头术。

    “嗯,一般人是没这个胆量做这样的换头手术……”马到成也这样附和道。

    “而且吧,我觉得现在王大力这样挺好的,永远都躺在床不会给我招惹任何麻烦,同时,也会乖乖地听从我的安排……”蓝莓居然很认可现在这样的状态。

    “如你父亲刚才跟我说的,你跟他结婚算他是倒插门女婿,你生了孩子可以不姓王,而是姓蓝……”马到成这样接话说。

    “对呀,这也许是王大力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吧……”蓝莓直接这样回答说。

    “我想知道,王大力认可你肚子里的孩子一定是他的吗?”马到成将心的担心提了出来。

    “他敢不认可,当然,前几天我试探过他……”蓝莓的态度忽然出现了从前她有过的那种强势的影子……

    “咋试探的?”马到成想知道更多,这样或许能更加了解这个突然转变的蓝莓到底经历了那些心路历程……

    “那天我俩谈到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我问他,假如我怀的不是你的孩子,你还会认吗?”蓝莓开始说当时的细节了……

    “他咋回答的?”马到成还真是担心这个王大力想不开,给蓝莓出难题!

    “他说——不是我的会是谁的呢?我说,如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独自在街行走,被几个流氓给劫持并且给那个了,兴许怀了他们的孩子呢!”蓝莓这样讲述当时的情景。

    “王大力听了咋回答的?”马到成一听蓝莓居然这样跟王大力说事儿,再次担心王大力没法接受这样的现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