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695章 都双喜临门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蓝莓看见二公子出来,来搀扶他,一直到了餐厅,还笑吟吟地对父母说:“爸爸妈妈,你们看谁来了……”

    “是二公子到了呀,光顾了忙活做好吃的给你了,都忘了到门口去迎接你了……”蓝景翔也是这样一幅恭恭敬敬的态度……

    “快坐吧二公子,千万别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吧……”蓝莓的母亲更是热情洋溢地打招呼说。

    “谢谢你们的盛情款待,那我不客气了……”马到成说完,自己径直坐了下来……

    蓝莓一看父亲来跟二公子说话了,她居然特别懂事儿地到厨房去帮母亲弄最后的菜肴去了……

    “本以为明天揭牌仪式的时候才能见到二公子呢,想不到,跟牛爷通话的时候,得知你已经在湖畔镇了,我也厚着脸皮跟牛爷提出了请二公子来家里吃饭的请求,牛爷还答应了,二公子也真的大驾光临了,哎呀,啥叫蓬荜生辉,我今天才算知道了……”蓝景翔解下围裙,这样夸张地表达他的意外惊喜……

    “本来我也是打算明天才来湖畔镇的,可是我的那个养殖场突然出了点状况,不得已才赶过来的……”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说。

    “出啥状况了,需要我帮忙解决吗?今后再遇到什么状况,你都不用亲自过来,直接打电话让我过去帮你解决行了……”蓝景翔很是热情地这样关心说。

    “说是状况,其实算是双喜临门吧……”马到成觉得,不说出具体情况,会让对方产生误解,这样来了一句。

    “双喜临门?”蓝景翔有些意外,不是说出了状况吗,咋又变成双喜临门了呢?

    “是啊,一个是我聘用的那个葛场长今天结婚,邀请我必须过来给他当证婚人,我必须来吧,还有是养殖场有一批濒临死亡的禽畜要做无害化处理,我也必须给出指令他们才敢行事的……”马到成不得不做详细解释。

    “这第二件算什么喜事儿呢?”蓝景翔还真是没听明白……

    “本来第二件也算不什么喜事儿,可是做无害化处理的时候,发现了一份儿猪砂,两份儿牛黄还有三份儿狗宝——您说,这算不算是喜事儿呢?”马到成还是忍不住,把这样的好消息说了出来。

    “哎呀,那可是天大的喜事儿,估计也能值不少钱吧……”蓝景翔知道一旦获得这些禽畜身获得的这些宝贝,立即大感兴趣地这样问道。

    “我告诉我老爸了,他估算找到好的买家,卖个千八百万的不成问题!”马到成觉得,也没必要瞒对方什么,都如实说了出来。

    “哎呀,这可太好了,想不到,你才接手这么短的时间,开始见效益了,说明二公子还真是有魄力有远见,敢于花费百八十万兑下了王三宝的这个几乎废弃的养殖场,换了别人还真是没这个胆量,当然,也不会有这样巨大的效益呢……”蓝景翔解释个赞不绝口。

    “谢谢您的夸奖,其实都是歪打正着,我也想不到会这么快出效益……”马到成趁机又谦虚了一下,显得自己并非因此得意忘形了。

    “还是二公子智勇双全,手段高明,不然的话,根本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大好局面,但愿咱们合作的这个无公害名贵草药养殖基地也会像你的养殖场一样,抬头见喜地来他个开门红……”蓝景翔越看二公子越觉得喜欢,这样的眼神和态度,分明是岳父大人才有的。

    “这还仰仗着咱们的精诚合作,一定也会有突飞猛进好效益的……”马到成感觉到了蓝家父女都有某种特殊的变化,似乎已经把他当成了自家女婿一样亲切热情了。

    “借二公子的吉言,来,今天我开了一瓶尘封十年的茅台,咱爷俩一定来他个一醉方休……”蓝景翔高兴极了,居然拿出了次市长来他家他都没拿出来的好酒来款待二公子了……

    “等蓝莓和伯母桌了咱们再开始吧……”马到成一看蓝景翔倒好了酒,端杯开宴,按照之前来蓝家的惯例,都是大家都坐好了才开始的,今天咋蓝莓和她母亲都没桌开始了呢,换做过去,蓝莓一定挑理急眼吧回头跟他,所以,才这样问了一句。

    “不用不用,她们俩还有些菜肴没做完呢,不等她们了,咱爷俩先开始吧……”蓝景翔却这样回答说。

    “这——不好吧……”马到成似乎还心有余悸,生怕待会儿蓝莓桌挑理,弄得他尴尬没法解释。

    “有什么不好的,女人嘛,天生该好好地伺候好男人,正所谓相夫教子嘛——来来来二公子,咱爷俩先干了这杯!”蓝景翔居然将倒满的酒杯直接伸过来,压低位置碰了二公子迟迟疑疑举起来的酒杯,然后,一饮而尽了……然后,还催促二公子说:“我干了,二公子随意!”

    被蓝景翔这样一逼迫,马到成还真是没法回绝了,也只好举起酒杯,一口抿在了嘴里——还别说,是真茅台,那种酱香绵软瞬间给人醍醐灌顶的感觉,咽下喉咙,更觉得神清气爽——好酒啊!

    这工夫蓝莓端着一盆菜肴桌,她母亲一旁护驾,放在餐桌央,打开了才发现,是甲鱼枸杞靓汤煲……

    “你们也快桌吃饭吧……”马到成很是客气地这样礼让说。

    “妈妈桌,我还有个菜没做完呢……”蓝莓将母亲搀扶着坐在了椅子,她自己居然还系着围裙,继续忙乎下去的样子。

    “还是一起来吃吧……”马到成实在是心里没底,以往娇生惯养即便是在家里,在父母面前从来都是大小姐的脾气,凡事都表现出一身的公主病的暴脾气女孩子,咋突然变成了如此温顺贤淑的贤妻良母模样了呢?这其,不会暗藏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吧,回头跟老子一起秋后算账吧……所以,马到成还是这样礼让蓝莓说。

    “哎呀,你看你,跟我还客气啥,快坐下好好陪我父母一起吃吧,我等菜齐了再桌……”蓝莓居然将站起身来来的二公子给轻轻地按压坐下了,而且,还说出了这样温柔体贴的话语,简直像恩爱多年的夫妻一样,那种温馨体贴,简直让人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是呀二公子,咱们先吃,让她到厨房去忙吧……”连蓝莓的母亲似乎也彻底改变了之前的姿态,之前好像从来不敢这样指使蓝莓的,现在居然像婆婆指使儿媳妇一样了!

    “那你快点弄好尽快一起来吃饭吧……”马到成坐了下来,但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这样来了一句……

    “好好好,我尽快弄好菜肴,陪你喝爸妈吃饭——你们先吃吧……”蓝莓这样轻柔地说完之后,真的又去厨房了……

    蓝莓的手离开马到成肩膀的时候,还顺带轻轻地掐了他一下,那种亲昵暗示了太多的恩爱内容——可是,马到成无论如何搞不懂,他与蓝莓之间什么时候把关系弄得如此融洽,如此温馨了呢?这其到底隐秘着怎样真实的目的呢?马到成的心里越发不托底儿了!

    “来来来二公子,刚才那杯酒,算是为你的养殖场双喜临门喝的,接下来这一杯,则是为我们蓝家的双喜临门喝的……”蓝景翔边边给马到成倒酒。

    “蓝家也——双喜临门?”马到成想象不出蓝家会有什么喜事儿登门了,这样试着问了一句。

    “是啊,明天咋们合作的那个项目要挂牌开业了,这无论如何都算一喜吧,还有我们家蓝莓做了正式检查,真的怀了一个健康的孩子,这无论如何也该算一喜吧……”蓝景翔这样解释他所谓的双喜是哪双喜。

    “哦,还真都算是喜事儿……”马到成一听蓝景翔如此牵强附会地凑出了这个“双喜”也只好顺情说好话,这样回应说。

    “特别是蓝莓怀孕这件事儿,把我和你伯母给乐得都合不拢嘴了……”蓝景翔一脸的喜色……

    “哎呀,恭喜伯父伯母,快做姥爷姥姥了……”马到成赶紧这样道贺说。

    “错了,不是做姥姥姥爷了……”蓝景翔居然直接否定了二公子的说法……

    “那是做什么了?”这让马到成很惊异——不当姥姥姥爷那当什么呢?

    “做爷爷奶奶了呗——蓝莓决定让这个孩子不姓王大力的王,而是姓我们蓝家的蓝,连名字我都给孩子起好了,男孩儿叫蓝天,女孩儿叫蓝兰……”蓝景翔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嗯,名字取得真好听——可是王大力家那边能同意吗?”马到成这样担心地问。

    “有啥不同意的,王大力都那样了,我们家蓝莓不跟他离婚已经不错了,生出个孩子姓我们家的姓,算是王大力倒插门进了蓝家……”蓝莓的母亲这样撇嘴回答说。

    “这样说也不无道理”马到成忽然明白了蓝家为啥对他如此厚待,原来蓝莓怀的孩子他们有了这样的打算——一旦不姓王的话,那性质可变了,这其的道行还真是深不可测呢!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