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91章 怕夜长梦多

    “哎呀,反正不管咱俩过去是什么关系,现在是什么关系,将来也注定不会有你说的那种关系……”马到成差不多将所有的路都给堵死了。

    “为啥不能啊,牛老师跟那个胡野萍都能好成那样,跟我咋不行呢?”孟姜楠却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个牛老师可以跟胡野萍那样的女人好成那样,跟自己却不能,这是为什么呢?

    “我跟胡野萍有特殊隐情,所以,才会有那样的关系,跟你却要另当别论……”马到成只好这样解释了。

    “我不管,反正我也要像牛老师跟胡野萍好的那样跟我好,不然的话,别怪我翻脸不认人……”孟姜楠突然严肃起来,说出了这样的狠话!

    “你想怎样?”马到成还真是怕这个从来都是天不怕丢不怕的野丫头,脑袋一热,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回头弄得满城风雨,让他无地自容……

    “假如牛老师不答应人家这个心愿的话,那人家……”

    “好,我答应你……”马到成知道孟姜楠这样性格的野丫头犯起倔来八匹马都拦不住,所以,还没等她说出口,直接答应了……

    “真的呀——我知道牛老师能答应人家嘛……”孟姜楠激动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答应归答应,我也有个条件在先,你答应我,我答应你……”马到成趁机也想提一个对方轻易不会答应的条件,这样或许答应她的愿望也算是“物有所值”了!

    “行行行,别说一个条件,牛老师是提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条件我都答应牛老师!”孟姜楠的意思是,只要牛老师答应跟我像跟胡野萍那样好,什么条件都答应你!

    “不是一万个,也不是一千个一百个,只有一个条件……”马到成却这样回答说。

    “啥条件,您快说吧……”孟姜楠喜滋滋地这样问。

    “是这些濒临死亡的猫狗,要交给葛场长他们做无害化处理……”马到成居然是把这个作为交换条件提了出来。

    “哎呀,全世界,任何条件我都能答应,唯独这个我不能答应啊……”孟姜楠却突然从极度的热切变成了冰冷的严肃!

    “为啥呀?”反倒是马到成觉得不可思议了——这个条件难道不足以和你做那个交换?

    “因为我答应过我妈妈的在天之灵,猫在狗在我在,无论这些猫狗死活,我都将跟它们在一起!”孟姜楠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可是这些濒临死亡的猫狗不做无害化处理,会出很多问题,如传染病,如臭气熏天,如……”马到成说出了诸多弊端。

    “不用如了,什么条件我都能答应您,唯独这一条我不能答应,一旦答应了,我妈妈的在天之灵肯定饶不了我……”孟姜楠居然也有个怕字。

    “真是这样?”

    “真是这样!”

    “那你刚才跟我提的那个愿望也撤销了?”马到成试着这样问。

    “没办法,我必须这样选择了……”孟姜楠居然可以放弃之前的那个志在必得的愿望了。

    “其实吧,你不提你母亲也罢,提起你的母亲我反倒有话说了……”马到成忽然发现,孟姜楠口口声声都在借她母亲来说话,那好吧,我也那你母亲开始说事儿。

    “您想说什么?”

    “第一,我想问你,你母亲为啥把你与猫狗关在一个笼子里?”马到成跳跃式地先提了这样一个问题。

    “那是她对天下所有男人都信不过,生怕把我放出去,被坏男人给祸害了……”孟姜楠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好,第二,我想问你,你母亲为什么要割下大腿的肉来喂这些猫狗?”马到成的问题还真是来得快,马又这样问。

    “那是因为眼瞅弹尽粮绝这些猫狗都快饿死了,像我妈妈那样爱猫狗如命的人,宁可舍出自己的性命也不能让她心肝宝贝的猫狗死掉的呀……”孟姜楠又说出了其的缘由。

    “第三,你母亲临终的时候,对你说了什么话?”

    “我妈妈说了好多话呀……”

    “是关于咱俩的话……”马到成这样提示说。

    “我妈妈把我托付给牛老师了呀,假如牛老师没结婚的话,该娶我为妻的呀……”孟姜楠居然还都记得这些。

    “好了,我的三个问题问完了,总结起来是,你妈妈是为了你这个宝贝女儿还有这些猫狗才奉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而在她生命即将结束之际,将你和这些猫狗都托付给了我,那我这个被托付的人,担当起了对你和这些猫狗负责到底的责任和义务,那为了这些猫狗,更是为了你的健康和性命,我必须在关键时刻做出关键的决定……”马到成算是做了总结发言。

    “您做什么决定都行,是不能让我和这些猫狗分开,无论死活,都不能让它们离开我的视线……”孟姜楠还在固执己见。

    “那我问,假如眼前一边是你母亲,一边是这些猫狗,让你选一边,你觉得那边更重要……”马到成开始给对方下套了。

    “不用说呀,肯定是我母亲这些猫狗更重要啊,毕竟是她生养了我嘛……”孟姜楠果然开始道了。

    “那好,假如现在你面前一边摆放着你母亲的尸体,一边摆放着猫狗的尸体,让你留下一边,你选择留谁的?”马到成的套子开始收紧了。

    “当然还是我母亲呀……您问这些干嘛呢?”孟姜楠果然套了。

    “你确定选你母亲吗?”

    “当然啊,毕竟是……”

    “那好,那我问你,现在你母亲在哪里?”马到成开始反攻了。

    “火化了呀,骨灰在骨灰盒里呀,放在我睡觉的地方呀!从来没离开过我的视线呀!”孟姜楠还没发现已经了对方的圈套呢。

    “我要说的关键之处在这里,在你心目,猫狗都重要的母亲,你都舍得火化她,然后将她的骨灰安放在你的视线之内,那么,换了这些猫狗,你为什么只守着它们的尸体做这些无谓的、愚昧的守候呢,假如能像你母亲那样,先做无害化的处理之后,再放在你的视线之内,你觉得,你母亲的在天之灵还会怪罪你吗?假如她真的怪罪的话,那么连她自己都被你给火化了,她为啥到现在都没来找你麻烦呢?”马到成终于将对方彻底套牢在自己设计的圈套里了。

    “您是说,我这些无可救药的猫狗也可以安乐死之后,火化它们,然后,把它们的骨灰放进一个盒子里,不离开我的视线?”孟姜楠这样反问道。

    “对呀,这是无害化处理呀……”马到成知道,自己基本大功告成了。

    “要是这样的话,我同意您的这个条件了——可是,我到了这个时候才同意您的条件,我之前的那个愿望还算数吗?”孟姜楠终于妥协同意了,同时,又担心自己刚才这样矫情了一下,牛老师会不会反悔了,不答应之前的那个心愿请求了呢?

    “除非你不坚持了……”马到成很是痛快地回应说。

    “我坚持我坚持,谁说我不坚持了……”孟姜楠当然喜出望外,一下子又像之前那样兴高采烈起来……

    “那好吧,我的条件你同意了,你的愿望也达成了……”马到成生怕对方反悔了,才又这样来了一句。

    “真的呀,牛老师你真好,您是我见过的最好最好的好男人了……”孟姜楠一下子扑过来,紧紧抱住了牛老师不放。

    “可是在你母亲眼里,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所以,才把你关进狗笼子的……”马到成这个时候,居然还有闲情逸致调侃一下。

    “可是,我母亲临终前,还是把我托付给了您这个世界唯一可以信赖的好男人呀……”孟姜楠很是聪明,立即这样回应说。

    “看来你母亲的眼光很独到啊,一眼看出我是这个世界唯一的好男人了……”马到成这样自夸一下,还真是不无快感。

    “是啊,这样好的男人,我咋能放过您呢……”孟姜楠把牛老师抱得更紧了……

    “可是,我已经是有老婆孩子,而且,刚才你也知道了,我还跟其他女人有各种瓜葛和关系,你能容忍这些吗?”马到成趁机想探视一下对方的心理底线是什么样的。

    “这些我都无法改变,所以,也都视而不见,只要牛老师能答应跟我好,牛老师跟其他女人做什么我都不介意不在乎……”孟姜楠还真有自知之明。

    “嗯,你能这么想,我放心了……”马到成一听孟姜楠是这样的态度,还真是放心了。

    “那,牛老师什么时候跟我好呢?”孟姜楠已经进入情况了,直接这样问道。

    “等葛场长和胡野萍的婚礼之后吧,因为之前还要指挥大肉头他们对几匹马几头牛还有你这里的一些濒临死亡的猫狗进行无害化处理,所以……”马到成说出了这样一些理由来。

    “不行,我一刻都等不了了,现在吧,我怕夜长梦多,牛老师一旦忙起来,哪里还有时间达成我的心愿呀……”孟姜楠紧紧抓住牛老师不放,一副死活都不依不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