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689章 大肉头告状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到了马厩,葛大壮指着三匹“卧槽”的老马对二公子说:“这三匹马这几天几乎不吃不喝了,全靠人工喂食才勉强活到现在……”

    “哎呀,你咋不早点告诉我……”马到成直接到了几匹老马的跟前,蹲下来查看它们的各种症状,立即调动他当初从这个养殖场的主人王三宝那里学到的各种判断牲畜是否身长了“宝贝”的秘籍,进行对查看……

    “牛哥日理万机的,那里敢打扰牛哥呀,所以,才借着我要和胡野萍举办婚礼这个理由,将牛哥给提前几个小时骗过来,是想让牛哥给个指令,如何处置这些奄奄一息的病畜……”葛大壮趁机这样解释说。

    “还能咋处理,必须做无害化处理呗……”马到成直接给出了这样的指令。

    “对了牛哥,除了这几匹马,还有两头老牛也快不行了……”葛大壮又说出了新情况。

    “真的吗,快带我去看看……”马到成刚刚看过了几匹“死到临头”的老马,估计其肯定身能出宝贝,又听葛大壮说,还有老牛也快不行了,心里居然很是兴奋,假如都能杀出马宝牛黄之类的,那这个养殖场可开始盈利了!

    葛大壮答应着,带着马到成到了牛栏那边,看见两头瘦的“皮包骨”的老牛趴在地半死不活的样子,赶紧去过,进行仔细观察,似乎看刚才那三匹老马更兴奋,只不过没当着葛大壮的面儿表现出来而已……

    “牛哥说吧,咋处理这些濒临死亡的病畜呢?”葛大壮再次这样问。

    “我都说了要做无害化处理……”马到成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这个特殊养殖场之所以收养这些老弱病残的禽畜,目的是要用最好的关怀和饲养,让它们度过这段痛苦的时光,等到它们的生命即将终结的时候,对它们进行无害化处理之前,从它们身得到哪些也许价值连城的宝贝,获得经济效益之后,再将更多这样的病畜集到这里来善待饲养……

    “具体咋处理,也请牛哥指示……”葛大壮算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情况,所以,具体咋办也要听主人的指令。

    “很简单,找个专业的屠夫,按照咱们的指令,让这些禽畜用安乐死的方式让它们尽快结束痛苦,同时,也利用他们的手艺,从这些病畜的内里获得咱们想要的东西……”马到成算是明确了自己的指令。

    “请专业的屠夫?”葛大壮提出了质疑。

    “对呀,难道你还要亲自动手啊!”马到成知道葛大壮也干过屠夫这样的差事,这样问了一句。

    “我倒是有这两下子,牛哥信得过我,去亲自操刀……”葛大壮还真接招了。

    “不行,你今天是新郎,哪能干这个呢,还是请个专业的屠夫过来吧……”马到成马否定说。

    “我不行的话,也不用到外边去请什么专业的屠夫……”葛大壮又这样说。

    “咋了,难道你让我亲自动手啊!”马到成以为葛大壮是这个意思。

    “这样的事儿哪能让牛哥亲自动手呢……”葛大壮却又这样说。

    “那你让谁动手呢?”马到成有点搞不懂葛大壮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还记得孟姜楠手下的那几个家伙吧,那个大肉头和几个手下曾经干过屠宰工作,这方面很有经验的……”葛大壮提及了这样的线索。

    “他们几个现在表现这样,可靠吗?”一听大肉头也干过屠宰这一行,马到成这样问。

    “这个牛哥放心,早被孟姜楠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整天连大气儿都不敢喘,乖乖地听从孟姜楠的指使和命令呢……”葛大壮这样解释说。

    “那好,那找他们几个,按照咱们的意图来处置这些濒死的病畜吧……”马到成也觉得,量大肉头他们几个现在也不敢闹什么花样,也到了该试试他们忠诚度的时候了,这样吩咐说。

    “那好,那这么定了,不过,还有一件事儿不知道该不该告诉牛哥……”葛大壮像挤牙膏一样,到了这个时候,又冒出一个新问题来。

    “你咋突然变得婆婆妈妈的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马到成跟葛大壮还真是不惜外,不让不会这样跟他说话的。

    “这件事儿是——孟姜楠单独管理的那些猫狗,也有一些——大概有七八只也都快不行了,我知道了,劝她进行隔离,省得其有传染源殃及到别的猫狗,可是孟姜楠却谁都不让碰,把那些无可救药的猫狗放在她的眼前,整天守着——不知道牛哥能不能劝劝她,能跟这些牛马一起,都做无害化处理,让养殖场排除潜在的闹瘟疫的可能性……”葛大壮又说出了这样的新情况。

    “那好,那我这过去跟她谈,你也别闲着,赶紧通知大肉头他们做好准备……”马到成边边朝孟姜楠独立设置的猫狗区走,边这样吩咐葛大壮说。

    “这个——不用我通知……”

    “为啥呀?”

    “牛哥不是这去见孟姜楠吗,大肉头他们跟孟姜楠在一起呢,牛哥直接给他们下达命令我找他们管用多了……”葛大壮这样解释说。

    “也好,我直接给他们下命令……”马到成一听觉得有道理,也答应了……

    快到孟姜楠划定的专区了,马到成忽然想起了什么,对葛大壮说:“你别跟着我了,快去多找几个人,到后墙里去挖几个深坑,等深埋了那些禽畜之后,再种几颗树苗……”

    “树苗是现成的,是现在人手不够,原先这样的活儿都是大肉头带着他的手下干的,可是刚才说让他们做屠夫……”葛大壮这样回答说。

    “那派人到镇去找几个力工来挖,越快越好!”马到成又这样吩咐说。

    “那好,那我这去办——牛哥注意,这个孟姜楠这几天有点脾气大……”葛大壮边答应还边提醒。

    “放心吧,我有办法对付她……”马到成一听葛大壮这样提醒,会心地一笑。

    “那好,那我不跟你去了,这派人到镇去找力工了……”葛大壮说完,转身离开……

    剩下马到成一个人,独自朝孟姜楠圈定的专门饲养猫狗外加那头外号“钢钉”的巨大狗熊领地走了过来……

    “牛哥来了……”倒是被大肉头第一个发现了,毕恭毕敬地过来跟二公子打招呼。

    “来了,是找你的……”马到成直接这样回答说。

    “牛哥,我和我的几个兄弟最近表现可好了,没犯什么毛病吧……”一看二公子一脸的严肃,吓得大肉头心惊肉跳地这样问了一句。

    “谁说你犯毛病了?放心吧,我不是来兴师问罪的……”马到成赶紧安慰说。

    “吓了小弟一脑袋头发,我还以为孟姜楠又告状了呢……”大肉头边擦拭头的白毛汗,边这样如释重负地回答说。

    “你们没犯事儿,为啥怕她告状呢?”

    “她的脾气孙猴子变得还快,谁知道那句话那个动作没对劲儿,惹到了她,她会告我们几个的玉状啊……”大肉头这样解释说。

    “都说来说是非者,必是是非人——现在孟姜楠什么状都没告你的,反倒是你先告了她的玉状——不是吗?”马到成直接这样质疑说。

    “看牛哥说的,我哪里敢告她的玉状呢,这不是突然看见牛哥来了,想提前给您提个醒,她这几天脾气坏透了,无论我们哥几个表现多么好,她都不满意……”大肉头赶紧这样解释。

    “她到底是咋了?”马到成倒要从大肉头的嘴里知道这个孟姜楠到底是怎么了。

    “谁知道啊,也许,是来大姨妈了——她几乎一点儿女人味儿都没有了,哪里还会来大姨妈呀……”大肉头嬉皮笑脸地这样猜测说。

    “别没正经的,快说到底是因为什么?”马到成立即制止他胡说八道。

    “我还真是不好说,也许是因为有几条跟了她好几年的猫狗最近快死了,才弄得她脾气古怪,整天闷闷不乐的吧——对了,应该是因为这个,她跟葛场长有点矛盾……”大肉头这才说出了一些有价值的信息。

    “啥矛盾?”

    “这个……”

    “痛快说!”

    “我说我说——可能是葛场长看见快病死的猫狗想集处理,可是孟姜楠却死活都不许任何人动她的猫狗,哪怕是成了死猫死狗,她也不许任何人触碰,那么一直搁在身边守候着,害的葛场长一点辙都没有,当然会跟她产生矛盾了……”大肉头说出了究竟为啥葛大壮与孟姜楠产生了矛盾。

    “哦,我知道情况了,这样吧,我来找你是听说你和你的几个兄弟之前做过屠宰工作?”马到成基本了解了情况,也停止了这个话题,转而这样问。

    “牛哥啊,我们早洗手不干那些伤天害理的勾当了……”大肉头又心惊肉跳了,以为牛哥又要拿他们不光彩的过去说事儿呢……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