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688章 多待三分钟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别别别,你听我说呀——我之所以听了葛大壮的话来这里单独跟你见面,目的是想充当你娘家人,给你十万块钱作为陪嫁的嫁妆,让你结婚之后不至于一辈子说下句,可是想不到你居然是为了这个目的才叫我来见你的,早知道这样,我不来了……”马到成赶紧把话题给岔开,也许这样的话,会分散对方的注意力,抑或是一听给钱,也没了别的念头,放了老子一马了。 ()

    “你真的要给我十万块钱当陪嫁的嫁妆呀!”胡野萍果然被这样一笔“巨款”给吸引了注意力。

    “对呀,你给我个账户,我用手机银行直接划给你……”马到成一下子轻松了许多。

    “好呀,你往这个账户里打钱吧……”胡野萍居然欣然接受,直接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张卡来递给了马到成。

    “稍等……”马到成麻利地进行了操作,转眼之间,十万块钱已经到了胡野萍的银行卡:“好了,给你的陪嫁钱已经到账了,我来这里的任务也完成了,可以放我走了吧……”

    “想得美,本来你不给我这些钱,我还真想放你走了,可是你居然一下子给了十万块钱当嫁妆,我的亲生父母还疼我爱我,这样的好男人,我无以回报,必须在婚前把身子给你一把才行,不然的话,我现在宣布,这个婚,我不结了……”胡野萍用及其温柔妩媚的口吻,这样威胁对方说。

    “不带这样的吧,你不能耍小孩子脾气吧……”马到成一听对方用不跟葛大壮结婚来胁迫自己,这样来了一句。

    “这不是耍小孩子脾气,这是发自内心的需求,本来在您拯救我的那一刻,打算这辈子不会再跟其他任何人发生关系,这个身子一辈子都属于您了,可是您说您已经有家有业了,我也不再那么想了,而且为了让您放心我,我才答应来找您的这个二师父,而且也答应嫁给他的,可是,本来我要嫁的男人是您呀,您可以不娶我,但不能不给我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机会吧,假如您给了我这个机会,我会在婚后跟他好好过一辈子的,假如您不答应我,信不信,您前脚走,我后脚从后窗逃出去,逃到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然后,一咬牙一闭眼,跟今生今世说再见了……”一口气,胡野萍说出了这么多发自肺腑的话语,表明她的心声。

    “你说你这是何苦呢?”马到成一听不答应对方她将寻死觅活,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只有一个小小的心愿——今生今世能与您**这一次……”胡野萍还是把话扣在了这个主题。

    “唉,你这个人呀,让我说你句什么好呢……”马到成几乎到了无可奈何的程度了。

    “啥都别说了,快点在我身**解馋吧……”胡野萍一听对方这样说,知道火候差不多了,一把将他推到在了新房里的婚床……

    “那好吧,我答应你,但只给你十分钟……”马到成虽然在不得已的情况下答应了对方的请求,但也限定了时间。

    “足够了,兴许连五分钟都不用呢!”胡野萍居然这样回答说。

    “那太好了,我怕时间长了,被他们怀疑咱俩……”马到成说出了自己限定时间的理由。

    “跟您说实话吧,我这方面有特殊技能,一般男人连三分钟都扛不住的……”胡野萍这样说的时候,已经开始行动了。

    “那好,那咱们来个速战速决吧……”马到成一听三五分钟能解决问题,还真是一下子放松下来……

    然而,快速结合在一起之后,才几个回合,马到成忽然感觉到,这样的节奏怕是一两分钟要被吸净榨干吧,所以,眼瞅不行的时候,赶紧暗启动锁阳功,将状态锁定在某个程度,那么一直坚持着……

    胡野萍还真是想利用这十来分钟的宝贵时间,跟二公子连做三把都不在话下呢,想不到,三分钟过去了,居然还是“岿然不动”立即加码升级她的幅度力度强度……

    然而,又是三分钟过去,她都有点扛不住了,可是,二公子居然还是顶天立地无法撼动!

    再接再厉,打算一鼓作气将对方的高地拿下,但足足到了十分钟了,胡野萍已经气喘吁吁香汗淋漓,气不接下气了,二公子居然还是坚如磐石傲然挺立呢!

    大概到了快十五分钟的时候,胡野萍连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还是没能撼动二公子的铜墙铁壁……

    最终败下阵来,“奄奄一息”地说:“你是我……见过的……最极品的男人了,我彻底服你了……”

    “真的服了?”马到成带着胜利者的姿态和口吻这样问道。

    “心服口服哪里都服……”胡野萍真是累到了极限,声音虚弱地这样回答说。

    “不想再要了?”马到成居然有了想逗弄对方的心理。

    “想……是一点儿要的力气都没有了……”胡野萍连抬起胳膊用手来抚摸对方的力气都没有了,可想而知,刚才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将她全部的招法都倾囊而出了才会疲惫不堪到这个程度……

    “那,我可以走了吧……”马到成说完,起身要离开……

    “别……再多待一会儿吧,这可能,是我们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胡野萍居然还是依依不舍。

    “时间长了他们会胡乱猜疑的……”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理由。

    “三分钟,总行吧……”胡野萍可怜兮兮地这样央求说。

    “那好吧,三分钟……”马到成忽然有了某种怜香惜玉的心情,不但答应再留三分钟,而且,还用这三分钟,与胡野萍再次亲密接触,将她从那种极度的疲惫,渐渐地缓了过来……

    从新房里出来,马到成正要去找葛大壮,却通过第六感发现似乎有个人在暗看着他,立即停住脚步,回头去找,却又不见了人影……

    马到成的脑海,立即闪现出各种可能性——在这里能盯梢的可能会有这么几个人,一个是蓝莓——不,她才不会暗盯梢呢,见了老子,肯定咋咋呼呼地直接跳出来,不管不顾扑来连抱带吻的,不是蓝莓……

    能是宋婵娟吗?也不会吧,尽管她次跟踪过牛欢牛畅,但对他本人,没必要这样暗盯梢了吧……

    那剩下一个人了,对,是孟姜楠——可是,她这样鬼鬼祟祟地暗盯梢是为那般呢?按理说,她直接出来跟老子打交道,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呀!

    正在心里胡思乱想呢,葛大壮匆匆忙忙地赶回来了,见了马到成,直接问:“她是不是真的跟你要陪嫁的钱了?”

    “当然要了,不过算是我主动给的……”马到成将刚刚发生的一切都瞬间屏蔽,只留下这样一个说法了。

    “你给了多少?”葛大壮想知道具体数目。

    “十万块,不多也不少吧……”马到成直接说出来具体数目。

    “太多了,其实给个一两万的也足够了……”葛大壮一听,还真给了十万,立即这样高兴地说。

    “得了吧,我现在的身份,给一两万那不是太让人笑话了吗……”

    “那我替她谢谢牛哥了……”

    “还说哪,其实我该叫你大哥的,可是你偏偏要叫我哥,害的我连嫂子都没法叫了……”马到成觉得,不再多说点啥,怕葛大壮怀疑直接进去这半个来小时都干了些啥。

    “千万别叫嫂子……”葛大壮立即这样反馈说。

    “为啥呀?”

    “那样不是显得她年岁大了吗……”葛大壮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她还在乎这个?”马到成忍俊不禁这样问。

    “当然在乎啊,好多小事儿都跟我较真呢?”葛大壮似乎已经领教过胡野萍的各种秉性脾气了。

    “大男人该多让着女人点儿!”一听葛大壮有点埋怨的意思,马到成立即拿出某种姿态来,这样提醒对方说。

    “知道知道,牛哥放心吧,我一定会什么都听她的,一辈子都对她好……”葛大壮听出了对方的意思,马这样保证说。

    “嗯,这还差不多——对了,你之前不是说,在你们的婚礼前,一共有两件事儿吗,给胡野萍陪嫁的事儿已经办完了,另外一件是什么?”马到成生怕再继续说下去,露出什么蛛丝马迹来不好解释,赶紧转移话题说。

    “另外一件说不清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葛大壮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这叫什么话呢,好事儿是好事儿,坏事儿是坏事儿,咋还如此含糊不清呢?”马到成还真觉得有点摸不清头脑了。

    “是这么回事儿……算了,我还是不说,还是带牛哥亲眼去看看吧……”葛大壮似乎有点难以启齿,这样请求说。

    “到底是什么事儿呀?”马到成还真有点担心起来了……

    “哎呀,到了地方你知道了……”葛大壮绝对是生拉硬拽,一直把马到成带到了后院的饲养牛马猪狗的区域……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