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87章 天上掉仙女

    “这个不会吧,你们俩是亲属关系,单独在一起也不会引起任何怀疑吧,至少我什么怀疑都没有……”葛大壮却是这样认定二公子和胡野萍关系的。

    “可也是,你若是有什么怀疑的话,那反倒显得你心理龌龊了……”马到成一听葛大壮这样说,马上这样来了一句。

    “那牛哥是答应跟她单独见面了?”葛大壮似乎很急于让二公子与胡野萍见面,这样他们的婚礼似乎才能顺利进行。

    “不答应不行啊,你不是说我不答应单独见她,她就不跟你结这个婚吗!”马到成表现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那太谢谢牛哥了,快点去见她吧,最好是她提什么要求你都答应,千万别在婚礼前节外生枝……”葛大壮又这样央求说。

    “那她若是开口跟我要十万块钱的陪嫁,我答不答应给她呢?”马到成这样问,是想知道,在葛大壮的心目中,给胡野萍多少嫁妆比较合适。

    “答应,一定答应,就算是我借牛哥的,回头从我的年薪里扣除就行了……”葛大壮一听二公子要给十万做胡野萍的嫁妆,当然高兴啊,只要结了婚,胡野萍的钱也是我葛大壮的钱呀,干嘛不要呢!

    “恩,看得出来,你还真是迷恋上她,这辈子,非她莫娶了……”马到成还真是从葛大壮的各种神情态度上,看出了他对胡野萍有多么的迷恋和看中。

    “那是当然啊,牛哥给我介绍了这么好的一个女人,简直就像天上掉下来的仙女一样,我能不喜欢能不着急能不竭尽全力娶了她吗!”葛大壮就差美出鼻涕泡了!

    “嗯,你是够可以的,听说过结识一周就闪婚的,但还没听说昨天认识今天就闪婚的,这有点太神速了吧……”马到成马上这样揶揄了葛大壮一句。

    “一见钟情,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我现在简直都爱死她了,假如现在谁说我不能娶她为妻了,我连活下去的意思都没有了……”葛大壮简直无法掩饰他对胡野萍的爱恋痴迷了。

    “好了,别废话了,我这就去见她,提啥条件我都答应——说好了,都算你借我的,将来是要还的哦!”马到成这样说,是成心作弄葛大壮的,别说十万块,现在对于他来说,百八十万算个什么呢?

    “算我借的,回头我都还……”葛大壮立即屁颠屁颠地答应说……

    “那你带我去见她吧……”马到成似乎也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

    “跟我来吧牛哥……”葛大壮边上,边将马到成带到了已经布置好的新房,敲敲门对里边喊:“野萍啊,二公子来了,可以进去吗?”

    “可以,你让他单独进来吧……”里边传来了胡野萍娇媚的声音。

    “进去吧牛哥,我到前边张罗婚礼的事儿去了……”葛大壮亲手把门推开,对马到成这样说了一句。

    “你去吧,我尽快结束跟她的单独见面……”马到成这样来了一句。

    “不着急,一定让她满意的才行……”葛大壮话里话外的是在暗示,你二公子的手稍微大方一点儿,胡野萍就会满意的……

    “放心吧,我会让她满意的……”马到成这样的回应里,也仅仅是这层意思……

    于是,马到成一脚迈进了新房,葛大壮亲手把房门关好了,然后转身离开,心里盘算着,最终二公子究竟会给胡野萍多少“陪嫁钱”……而完全想不到,一旦二公子进了新房,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马到成也无法预料一旦“单独”与胡野萍见面的话,凭借她的身世和性格,会提出什么要求,做出什么勾当来,但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果然让马到成大跌眼镜了——看见他进了新房,胡野萍身上的那些新娘子的衣服居然一下子都脱落了,整个身体就都刺眼地亮在了马到成的眼前……

    “你这是要干嘛!”马到成赶紧回避着,这样局促的问。

    “不干啥!”胡野萍边说,边靠近马到成。

    “不干啥这是干啥?”马到成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躲避逼近的胡野萍。

    “这还看不出来呀!”胡野萍妩媚地这样说道。

    “别过来,我可跟你说,虽然现在葛大壮叫我牛哥,其实他比我大,我该叫他大哥才对,我叫他大哥的话,就该叫你嫂子了,你可千万别想别的,我永远都不会碰大哥的女人的!”马到成接力克制自己的紧张局促,说出了这样的话来阻止对方的进一步行动。

    “谁说我是他的女人了?”胡野萍却这样来了一句。

    “你不是马上就与他结婚了吗?”马到成立即这样反问道。

    “是啊,但现在,此刻,不是还没结婚呢吗?”胡野萍却要这样强调说。

    “那也不行,再过一俩小时你就要与他举行婚礼了,这样的时候你可千万别做冲动的事儿……”马到成已经被逼到了墙角,但面对热情似火的胡野萍,还在接力阻止她的行动。

    “我可不是冲动,我这是深思熟虑……”胡野萍这个时候已经到了马到成的跟前,展开她的双臂来勾住马到成的脖子,这样说道。

    “你到底想干什么吧!”马到成知道对方是要与他那个,但具体是啥目的,还不是很清楚。就这样问。

    “很简单呀,就是想趁我还没跟你这个大哥结婚之前,跟你好一把,让你过过瘾,解解馋……”胡野萍这样说的时候,散发出的那种勾魂摄魄的气场,换了任何男人都难以招架的。

    “实话告诉你吧,可以让我过瘾解馋的女人多了去了……”马到成此刻其实也已经就快扛不住了,但还是凭借理性这样来了一句。

    “对呀,那就更不差多我这一个了……”马到成的话反倒被对方抓住了话柄,立即这样来了一句。

    “我不是那个意思……”马到成忽然发现,自己在言辞方面不是对方的对手了,这个女人还真是会抓话柄呢!

    “那您是什么意思呢?”胡野萍及其妖娆地这样问了一句。

    “干脆说吧,我对你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这总行了吧……”明明此刻马到成已经对胡野萍散发出的万种风情给弄得有点神魂颠倒了,但就是为了某种说法,他居然说出了这样“绝情”的话,来阻止几乎无法阻止的情况发生了。

    “不可能,昨天您看见我这里的时候,喉咙就动了一下,估计是往下咽吐沫吧,我听人说过,但凡男人有了这样的动作,就说明他很眼馋这个女人了,很想跟她过瘾**了……”胡野萍却举出了具体的例子来说明,你并非对人家一点儿都没动心,只不过没直接表露出来而已。

    “不可能,我绝对不是你说的那样的男人……”马到成越是这样强化,心里就越是发虚,声音居然有些发颤了。

    “真的吗?要不要试一试?”胡野萍倒像是情场上的高手,居然这样来了一句。

    “咋试呀?”马到成反倒有些发蒙了,不知道对方说的试一试是个什么概念。

    “我像昨天那样敞开了让你看一分钟,假如你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连咽口水的动作都没有,那才能说明你对我没感觉呢……”胡野萍边说,边一下子敞开了自己,就像昨天第一次见到马到成的时候那样,看他此刻会是个什么反应!

    “我才不试呢!”马到成只瞄了一眼,就感觉自己像是要流鼻血的感觉了,所以,立即这样回绝说。

    “咋了,怕了吧,我就说你对我不是一般的感兴趣吧,可能昨天夜里做梦的时候,都梦见跟我好了吧,那我现在就给你个梦想成真的机会——这辈子,可就这一次机会,一旦我跟葛场长结婚之后,你逼我我都不会再跟你好的……”胡野萍居然还用这样的话来将对方的军!

    “放心吧,我永远都不会逼你跟我做那种事儿的,包括现在……”马到成索性硬着头皮将口是心非坚持到底了。

    “现在不是你逼我,是我逼你这个救命恩人跟我好一把,还了你的恩情,这总行了吧……”胡野萍忽然又改变了打发……

    “其实我没对你做什么,只不过帮你介绍了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而已……只要你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也就算我帮过你一个忙而已,不必采取这样的办法来报恩,对于我来说,真的不需要……”马到成也趁机说明了自己救她并非有什么意图,都是人之常情理所应当而已。

    “不可能不需要——假如真的不需要的话,这里为什么变成这样了?”胡野萍边说,边一把抓住了马到成的要害,用“硬”道理来说话。

    “这里……可能是我某种非理性的本能反应吧,这不能代表我的主观意向吧……”马到成十分窘迫,只好这样回答说。

    “那好,那从现在起,我只跟本能反应的那个你交往了,跟你那个理性的你没关系了……”胡野萍边说边亲自动手,解开马到成的裤袋,就要开始行事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