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85章 晚上也不行

    “因为一旦回到了林海市,我从马到成变成了牛得宝,你想啊,你到林海市能找到你想要的马到成吗?”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是知道找不到,所以,才直接去找了牛得宝,而且是直接去找了他父亲呢……”郝思佳撇撇嘴,这样说道。

    “要不咋说你聪明过人呢,我佩服你佩服这一点——当时都把我吓傻了,以为你是找牛旺天揭穿我老底的呢,想不到,你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才来林海市的——对了,你来林海市,征得你父母的同意了吗?”马到成才想起这样一个问题,直接问。

    “我也不瞒你了,其实,我昨天夜里都快崩溃了,跑到街去一个人游荡,真的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那个时候随便跑出一个男人来,拉我到任何一个地方,对我做任何一件事儿,我大概都不会反抗回绝——一句话,我像丢了魂儿一样……”郝思佳此刻,也不想再隐瞒自己昨天夜里的心路历程了……

    “那你的魂儿后来是咋回来的呢?”听郝思佳讲述这些的时候,马到成完全是在欣赏对方,顺带这样问了一句。

    “正当我漫无目的游荡的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郝思佳还真是会讲故事,居然还有这样的悬念!

    “真的出现了?”马到成的心头还真是一惊!

    “是啊,这个男人对于我来说,世界任何一个男人都重要……”郝思佳喜欢马到成这样关注她故事的人物。

    “也包括我在内?”

    “那当然了……”

    “那我知道你说的这个男人是谁了?”马到成心里马猜到郝思佳说的男人是谁了。

    “你猜到了?”

    “是啊,这个男人不但给了你生命,还抚养你长大成人,又在你无法选择人生方向的时候,再次出现在了你的面前,为你撑起一盏茫茫人海的指路明灯……”马到成虽然没说出具体是谁,但所指的人已经十分明确了。

    “谢谢你这样评价我父亲——正是我父亲及时出现了,才为我高屋建瓴拨云见日地指出了一条通往此刻幸福的康庄大道……”郝思佳直接给父亲这么高的评价。

    “你父亲具体咋说的?”马到成很感兴趣地问。

    “他也没多说,只告诉我,只要马到成的名义下没结婚,你应该牢牢地抓住他不放,咋能放他走呢?至于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因为他身不由己,一旦他真的强大起来,可以不用做别人替身的时候,以马到成的身份傲立于人世间的时候,怕是你那个时候再去找他,连理都不稀罕理你哩……”郝思佳换成了自己的话,复述了父亲的意思。

    “于是,你连夜赶到了林海市?”马到成终于知道郝思佳实现转变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了。

    “哪里呀,我还想好好睡一觉,第二天一大早过来呢,我父亲却给我出主意说,必须连夜出发,赶在你前边见到牛旺天才行——结果,还真让我父亲猜到了,我先见了牛旺天,才让我这次反悔变得如此精彩了……”郝思佳说出了后来的事儿。

    “恩,很是佩服你父亲的智慧,也很是佩服你本人的勇敢,你现在获得的一切,都是实至名归应该得到的报偿……”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其实吧,任何物质的东西,如说这幢别墅以及豪华家居和豪车等等我都不在意,唯一在意的,是能获得自由身,然后,按照自己的意愿与你在一起……”郝思佳再次表达出了她对马到成热爱的程度。

    “这也是我梦寐以求求之不得的呀……”马到成也趁机表达他对郝思佳的爱恋……

    “那——咱们也谈点具体的,你打算什么时候跟我登记结婚呢?看,我连户口本都带来了……”郝思佳终于开始谈具体问题了。

    “随时随地都可以呀……”马到成到时一副来者不拒的态度。

    “那咱俩现在去登记领证吧……”郝思佳还真是急于求成。

    “现在可不行……”马到成却又阻止了。

    “为什么呀,难道你还在犹豫什么?”郝思佳以为马到成的心里还有什么芥蒂没有清除呢,这样问。

    “不是犹豫什么,而是在林海市这个地界,咱俩不能公开去领证登记结婚的……”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情况。

    “为什么呀?”郝思佳更加不懂了好像。

    “很简单呀,一旦咱俩出现在民政局的大厅里,差不多很快会被人认出我是牛得宝,而我掏出马到成的身份证明来跟你办理登记结婚手续,岂不是会现场穿帮露陷让我无法收场了吗?”马到成说出了可能发生的实际情况。

    “哎呀,那咋办呀,我父亲说一定要尽快跟你把生米煮成熟饭的……”郝思佳说出了这样的担心。

    “我们生米不是已经煮熟了,而且还反复煮了好多遍吗?”马到成却这样幽默地回答说。

    “讨厌,明知道人家说的不是那个意思嘛——那咱们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能登记领证呢?”郝思佳用拳头打了马到成肩膀一下,这样娇嗔地问道。

    “我觉得等咱们的新公司成立之后,稍有休闲,咱俩一起去省里,到你的户籍地去登记领证,也谁都认不出我是谁了……”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对呀,这样也好——不过,你可要答应我,这期间,再出现任何情况,哪怕是海枯石烂山崩地裂你都不许反悔了……”郝思佳似乎已经将人生的宝都押在了马到成身,所以,才这样强调说。

    “只有你反悔的权利,没有我反悔的余地,这总行了吧……”马到成也给出了实实在在地回应。

    “我才不会反悔呢,这辈子,死也要跟你死在一起……”郝思佳再次表达出,她对马到成的忠贞不二。

    “好好的,咱不提死好不好,咱俩今生今世还要白头偕老长命百岁呢……”马到成又这样来了一句。

    “对对对,像那首歌里唱到的——这样慢慢和你一起变老,你还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郝思佳边说,还边唱出了这句歌词。

    “你永远是我手心儿里的宝……”马到成边说,边又在不知不觉,与郝思佳结合在了一起,这次他用那种功夫控制了自己,所以,让郝思佳第一次品尝到了什么叫持续的**荡魄,什么叫真正的欲死欲仙……

    若不是葛大壮打来电话,催问马到成何时能参加他和胡野萍的婚礼,估计二人指不定要**多久呢……

    “葛大壮是谁呀?”一听马到成执意要去参加一个陌生人的婚礼,意犹未尽的郝思佳这样问道。

    “他是我二师父?”马到成边穿衣服边这样回答说。

    “二师父是什么意思呢?”郝思佳很是好地问。

    “还记得我们相识的过程,我用过的那几样功夫吧……”马到成却跳跃式地这样问。

    “记得呀,你跑得特别快,跳得特别高,投掷东西打得特别准——是这三样功夫吧?”郝思佳还真把马到成身的几样功夫都给总结出来了。

    “对,是这三样,当年我偷了爷爷的一万块养老金,跑到山里去跟肖老道学功夫,若是没有这个葛大壮暗帮助,我怕是一个功夫也学不会呢——所以,我才叫他二师父,现在他要结婚了,虽然是二婚,但我这个徒弟也不能不参加吧……”马到成说明了为什么一定要去参加这个二师父婚礼的理由。

    “那我这个徒弟的女人,是不是也要去参加呀?”郝思佳很是幽默地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你算了……”马到成不假思索,直接否决。

    “为什么不让我去参加呀?”郝思佳却觉得理应才加的,这样问。

    “不为别的,因为你长得太倾国倾城绝代风华了,我要去的是个乡下的养殖场,到处都是牛啊,马呀,猪啊,狗的,你这样娇贵的身子,万一冒出个蚊子跳蚤之类的咬伤了你,我这心有多疼啊……”马到成还真会找理由阻止对方跟自己去——其实马到成怕的是到了养殖场,遇到孟姜楠蓝莓或者宋婵娟之类的女人与自己有亲密关系的时候没法跟她解释……

    “算你会说,那我不跟你去凑热闹了——不过你得告诉我一件事儿……”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马到成。

    “啥事儿呀?你不会以为我在养殖场有个相好的,趁机去私会她吧?”马到成还真有点心虚了,生怕郝思佳要在这个方面给自己设定什么约束,索性率先提了出来。

    “看你说的,我是那样小心眼儿的女人吗?”郝思佳居然否认她是这个意思。

    “那你要问什么呢?”马到成忽然觉得也许是直接小心眼儿了!

    “我想知道,刚才咱俩好的时候,你是不是也用了一种特殊的功夫,不然的话,咋坚持那么久一点儿都没动摇呢?”原来郝思佳是对这个神的表现感兴趣,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