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82章 给他个惊喜

    “千万别报警……”郝思佳一看父亲如此义愤填膺,忽然觉得必须把真相告诉父亲才行,不然的话,只是这样简单地说明情况,怕是父亲一时愤怒,做出不理性的决定,可就不好收拾了……

    “他敢如此肆无忌惮地欺骗我的宝贝女儿,难道我不报警抓他接受法律的严惩吗?”郝厅长还是余怒未消——这样的欺骗是无法得到原谅的,特别是骗走了女儿的感情,无论如何都不能饶过他!

    “爸爸千万别冲动,他之所以有老婆孩子外加小姨子,是因为他现在是特殊的双重身份……”郝思佳只好将真相披露出来给愤怒中的父亲听了。

    “双重身份?什么意思,什么概念?”郝厅长一时没反应过来。

    “他原本是个孤儿……”郝思佳就将她知道的,马到成在极其意外情况下,成了林海市首富牛旺天二公子牛得宝替身的事儿说了出来……

    “居然还有这样的事儿?你确定这是真的吗?”郝厅长将信将疑地这样问道。

    “我也不确定,但看样子是真的——他就是因为与林海市首富牛旺天的二儿子长得酷似,所以,才被当作了牛得宝的替身,接受了牛得宝所有的一切,包括老婆孩子还有小姨子……”郝思佳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如果是这样,那就另当别论了……”郝厅长一听,原来这个马到成是因为这样的特殊原因,才有了老婆孩子外加小姨子,也就一下子释然了好像……

    “爸爸这样说是什么意思呢?”一听父亲忽然转变了态度,反倒是郝思佳有点不适应了。

    “既然他是不得已才成了别人的替身,那就意味着,他还有个自己的真实身份,而且你喜欢的并非是那个富二代的牛得宝,而是那个孤儿穷小子马到成,所以,一旦将这两个身份区分开来,你也就知道该如何选择了吧……”郝厅长这样分析说。

    “可是,他既然成了牛得宝的替身,就要履行诸多牛得宝的权利和义务啊——换句话说,他必须拿出时间去陪牛得宝的老婆孩子还有小姨子呀——这样的情况下,我算什么呢?我咋与他相处呢?”郝思佳的意思是,就是因为他有双重身份,所以,必须以牛得宝的名义去应酬牛得宝的老婆孩子还有小姨子呀,那算什么呢,如何面对这些呢?

    “爸爸是这样考虑的,不知道对不对,既然他是因为长相酷似牛得宝,而临时成了富二代的替身,就说明这是暂时的,不会一辈子都以牛得宝的身份活在这个世上,而真正的他,到什么时候也都还是他马到成……”郝厅长又这样分析说。

    “我还是没懂爸爸的意思……”郝思佳还是没懂父亲这样分析是个什么结论。

    “爸爸的意思是,只有你把他当成一支潜力股,在当前的情势下抓到手里不放,将来在他成为绩优股的时候,获得的巨大增值才会真正属于你……换句话说——他小子真实的身份还是一片空白,你趁这样的机会与他建立一种牢不可破的关系,才会在他打回原形成为真正马到成的时候,真正得到他……”父亲在关键时刻,给出了这样高屋建瓴的指点。

    “也就是说,他是替身的时候,做什么我都别在乎,只要在他是马到成的时候,与我相亲相爱,就应该完全接受他?”郝思佳似乎懂了父亲的意思——别管他几重身份,反正你只要抓住他是马到成这一个身份就行了,至于他是牛得宝身份的时候,做些什么,你都要理解包容,因为那都是暂时的,为了维系那个身份才必须那样做的……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吧,不过也要看你自己的选择……”郝厅长虽然明确了女儿该如何做才对,但最后的选择权还是留给了她自己。

    “爸爸呀,我现在还有什么可选择的?本来以为,甩掉了马玉成这个窝囊废,可以好好跟马到成谈情说爱甚至走进婚姻殿堂呢,哪成想,他跟我坦白了他的双重身份,这就让我无法接受了,一赌气,将他给赶走了……”郝思佳说出了她现在与马到成之间的状态。

    “唉,真是糊涂啊,爸爸建议你,趁这个热乎劲儿还没凉下来,赶紧行动,还可以将这个前途无量的家伙给抓到手里……”郝厅长一听,那个马到成已经被女儿给“赶走”了,马上这样埋怨说。

    “哎呀,我已经跟他说过绝情的话了,咋样才能挽回呢?”郝思佳也觉得后悔了。

    “你听爸爸的,你这样……这样……这样就行……”郝厅长立即给女儿出了个主意……

    “真的能行?”郝思佳听了,很是兴奋,但也担心地问道。

    “你是爸爸妈妈的心肝宝贝,给你出的主意一定不会坑害你的……”郝厅长的意思是,爸爸与你同舟共济,绝对不会给出任何坑害你的建议的!

    “那好,那我听爸爸的话,明天就到林海市去……”郝思佳终于下定了回心转意的决心。

    “明天可就来不及了……”郝厅长却又这样提醒说。

    “难道要连夜赶过去?”郝思佳似乎更兴奋了。

    “最好是这样,爸爸这就带你去林海市,先在附近住下来,明天一早你直接去找牛得宝的父亲牛旺天……”郝厅长还真是竭尽全力要帮女儿这个可能决定一生命运的大忙了……

    “好,我听爸爸的安排……”就这样,郝思佳赶在马到成之前,连夜到了林海市,就住在了旺天大厦附近的一个酒店里,第二天一大早就起来,梳洗打扮一番,就直奔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本来陌生人是没办法见到牛旺天的,可是郝思佳亮出了一个特殊的身份——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的女儿——要求见牛旺天……牛旺天得知后,立即让郝思佳到了他的特殊病房……

    牛旺天是什么人物,一听来者是省国土资源厅厅长的女儿,忽然想起了牛得宝这次去省里争取那个批文去的部门就是省国土资源厅,这个时候,突然冒出了这个厅的厅长女儿,老人家一下子就会心地笑了一下——十有**又是冲着二儿子牛得宝来的吧,好啊,来者不拒,多多益善……

    等到郝思佳款款走进牛旺天的特殊病房,莞尔一笑百媚生的瞬间,还没开口说话,牛旺天已经在心里狂喊起来——好你个牛得宝,不但弄回来一个谁都搞不到的批文,而且又搞回一个绝代佳人呀!

    立即热情款待地招呼说:“郝姑娘快坐,是喝茶还是喝饮料?”

    “不用客气牛爷……”郝思佳边坐下,边环顾这个传说中的百亿富翁住的特殊病房装修到了什么程度……

    “郝姑娘认识我们家牛得宝吧……”牛旺天很是喜欢这个亭亭玉立漂漂亮亮的女孩子,就打心里往外喜欢,但不知道与牛得宝之间的关系到了什么程度,也就这样问了一句。

    “当然认识呀,这次他去省里搞批文,还是我介绍他见我父亲的呢……”郝思佳只说了表面现象。

    “哎呀,那你们一定很熟了吧……”牛旺天一听这话,心里一阵说不出的喜悦——牛得宝若是跟这个女孩子好上的话,生出牛家的后人一定不是俊男就是靓妞了……

    “不是很熟,就是因为他长得有点像我的一个同学,所以才认识了……”郝思佳不知道对方的深浅,而且,这次冒险背着马到成来见牛旺天并没有十分的把握,所以,才这样谨慎地回应说。

    “哦,那你这次来林海市,是专程来找他的?”牛旺天一时搞不懂,这个郝姑娘这次来林海市的主要目的是什么。

    “一半儿是来找他的,一半儿是来找您的……”郝思佳还真是会说话。

    “哦,此话怎讲?”牛旺天越发觉得这个郝姑娘值得牛得宝去追求了。

    “找他呢,是想让他帮我在他即将成立的公司里某个职务,因为我父亲说,他拿到批文搞这个项目前途无量,所以,让我从机关大院里出来,到下边锻炼锻炼……”郝思佳说明了这次来林海市找牛得宝的目的。

    “那找我什么事儿呢?”牛旺天越来越喜欢这个声音甜美,身材高挑,气质高贵,满身大家闺秀模样的郝姑娘了……

    “找您就是想先跟您商量一下,您儿子该如何成立这个公司才会开发顺利,才会让利益最大化……”郝思佳说的这些话,都是她父亲教她说的……

    “太好了,我还愁牛得宝一旦拿到了这块地的开发权,成立一个新公司,就耍他一个人玩不转呢,有你加入进来,那一定是如虎添翼,真正让这个项目前途无量了……”牛旺天一听对方居然是带着她父亲的“尚方宝剑”专门来协助牛得宝办好这个开发公司的,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那咱们就趁牛得宝还没回来,先把公司的事儿草拟一下吧……”郝思佳直接就与牛旺天开始谈业务了……

    “等等,我给牛得宝打个电话,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林海市……”牛旺天有点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欢和激动,就想第一时间告诉牛得宝……

    “可以给他打,但不要说我已经到这里了……”郝思佳却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为啥呢?”牛旺天有点疑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