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680章 问题的要害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挂断葛大壮的手机,常俊杰却问了一句:“你们说的这个女人,是不是是昨天坑我的那个女人呀……”

    “对呀,我看她没地方可去,介绍给了我二师父,俩人只谈了一宿恋爱,今天要闪婚了……”马到成直接回答说。 ()

    “那样的女孩子,靠得住吗?”常俊杰一旦知道那个二师父要娶的女孩子是昨天坑他的那个放*人,立即这样担心地问道。

    “都说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看来这个胡野萍与我二师父还真能成为一对儿欢喜夫妻呢……”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是……那是……”常俊杰听二公子这样说,脑子里想起了这个胡野萍在快捷酒店讹自己的时候,那些风浪妖媚的样子,居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样的女人对于他是毒蛇,可是对于别的男人居然是宝贝了,这人与人之间的感觉差异还真是天壤之别呢!

    而马到成一想起胡野萍的风情,心里也有些不适滋味,倒不是这个妖媚放浪的女孩子对他投怀送抱的时候放弃了领略她的风情而遗憾,而是慨叹自己遇到了郝思佳这样的女孩子,却不能像葛大壮那样,来个快刀斩乱麻式的闪电结婚,反而因为自己的双重身份而瞬间崩塌,心里的那种失落,只有他自己心里才能感受到,没谁能帮他缓解和安抚……

    终于回到了林海市,虽然才离开几天,但却有了恍如隔世的感觉……

    常俊杰带着欢天喜地的心情去见他的几个战友,打算好好庆贺一番了,马到成则带着遗憾和失落的心理,通过特殊通道,去到了牛旺天的特殊病房……

    进门之前,马到成正琢磨着见了牛旺天,如何跟他汇报这次搞到批的过程,以及如何与他谈及成立一个全新的开发公司来开发那块地的各种事宜呢,哪成想,一进门,居然看见郝思佳正风姿绰约楚楚动人地坐在牛旺天的对面有说有笑呢!

    什么情况!马到成的心突突乱跳,一下子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是郝思佳出于报复心理,直接跑到牛旺天这里来揭穿老子的双重身份了?还是这个丫头片子想开了,接受了老子的双重身份,直接到老爷子这里来“讨喜”来了?

    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郝思佳了呢,哪成想,她居然老子还快,捷足先登已经见了牛旺天,看那欢声笑语愉快的样子,好像已经与牛旺天混得很熟了——马到成心里七八下忐忑不安,真不知道郝思佳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了牛旺天的面前,到底出于什么目的,接下来,自己的小命到底面临什么样的考验!

    “得宝啊,不用我介绍她是谁了吧……”牛旺天看见二儿子牛得宝进来了,开口这样来了一句。

    “不用介绍,我们已经很熟了……”一听牛旺天开口这样问,马到成知道郝思佳或多或少已经向老爷子说了自己与郝思佳之间的某些关系,所以,只能硬着头皮这样回答说。

    “很熟了好,快点坐下来吧,人家郝姑娘已经帮咱们把开发公司的名字都想好了,等你来一锤子定音呢……”牛旺天一副喜眉梢的样子,这样说道。

    “是嘛,那快说说看……”马到成一听,郝思佳来这里是直接参与开发公司事宜的,心里多少有些踏实了——不是来兴师问罪揭穿老子双重身份的先ok,至于她来这里的其他目的,老子也一概不怕了……

    “郝姑娘,那你亲自告诉他,你给这个开发公司想出的名字吧……”牛旺天笑眯眯地自己不说,反倒让郝思佳自己说,分明是想亲眼看看,这个郝姑娘与自己的二儿子关系到了什么程度……

    “其实我的想法也不是很成熟,先说出来,仅供二公子和牛爷参考吧……”郝思佳居然还这样谦逊地来了一句。

    “快说吧,我还真是很期待呢!”一听郝思佳叫自己“二公子”马到成的心里一下子彻底踏实了——这个郝思佳,一定是在老爷子面前只字未提马到成是何许人也,而是以郝厅长的千金的名义,跑到这里来跟牛得宝的亿万富豪父亲谈及关于新的开发公司成立的事宜了——至于她这次来林海市的真正目的,估计只能单独跟老子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暴露出来,而在牛旺天面前还处在保密状态吧!

    这好,这好,假如你真是那种冰雪聪明的女孩子,一定不会让老子这么轻易穿帮露馅大家都不好过吧……所以,马到成直接这样回应说。

    “其实也很简单,是把二公子的名字和我的名字组合在一起,算是这个开发公司的名字了……”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两只迷人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马到成。

    “你是说,这个新的开发公司叫——林海市思佳得宝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马到成还真是有点受不了郝思佳那种火辣辣的眼神,边避开,边这样问了一句。

    “差不多,但顺序是——林海市得宝思佳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郝思佳还特地这样修正说。

    “你的意思是,你也要加入到这个公司来?”马到成忽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这个丫头片子将她的名字都镶嵌在了新公司的名字,说明她有一个很大的“企图”啊,她这样做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怎么,不欢迎啊!”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再次投来火辣辣的眼神……

    “欢迎欢迎——只是你在省里的工作?”马到成还是不敢直视郝思佳的火辣眼神,直接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已经辞掉了,专门来林海市,协助你办好这个开发公司的……”郝思佳直言不讳。

    “那么好的工作——你辞掉了?”马到成真有点不可思议了!

    “也不算彻底辞掉了,我办理的是停薪留职……”郝思佳又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你父母——同意了?”马到成无论如何都想不到,郝思佳会以这样的姿态,放弃那么安逸体面的工作,特地跑到林海市来,参加这个新公司的成立……

    “是我父母鼓励我这样做的……”郝思佳居然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这样啊,那太好了,新公司起这个名字我同意……”马到成一下子没话可说了——看来,郝思佳这次是铁了心要来林海市参与这个新公司了,但她心里究竟是咋想的,参与公司的目的到底是啥,一时还是不能完全搞清楚啊!

    原来,昨天夜里,当马到成将自己双重身份的真相告诉郝思佳之后,她还真是一时难以接受,将马到成“驱赶”出了那幢小洋楼,独自在房间里辗转反侧了好一阵,实在是太压抑,太想不开了,偷偷从小洋楼溜出来,漫无目的地在大街行走……

    夜里的风有点凉,让她浑身不住地打寒噤,想起了马到成的各种温暖,想象着这个时候若是马到成在身边的话,一定会用他的热情来温暖自己这颗差不多跌入冰点的芳心吧!

    正在漫无目的地在街游荡的时候,忽然一辆车子朝她驶来,灯光晃得她睁不开眼睛,但她居然没有丝毫的惧怕——假如这个时候遇到歹徒,也都由他们糟蹋吧,反正自己是个没人要的女孩子了……

    正想自甘堕落,破罐子破摔呢,车子却停了下来,走下一个熟悉的男人,边朝她走过来,边急切地说道:“快跟爸爸回家,你妈妈急坏了……”

    “爸爸咋知道我在街?”郝思佳很惊异,自己独自一人在街游荡为什么被父亲如此准确地给逮住了……

    “你大表舅发现你夜里独自出来,偷偷给我打了电话——你这是犯什么毛病了,咋敢一个人深更半夜到街来游荡呢?”郝厅长这样反问道。

    “没什么,我是有点郁闷,想出来凉快凉快……”郝思佳当然避重轻,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没见过你这样出来凉快的,啥都别说了,快点跟我回家吧……”郝厅长边说,边不再征求女儿的意见,直接将她拉回到了车里,然后,开车回家,车子路之后,郝厅长直接问:“是跟那个学长闹矛盾了吧……”

    郝思佳一听父亲直接揭开了自己的疮疤,居然一下子哭了起来……

    “别哭鼻子,出了什么问题,只管跟爸爸说,爸爸帮你分析帮你解决……”郝厅长立即拿出了父亲慈祥的态度这样劝慰女儿说。

    “他原来……”郝思佳真不知道该如何告诉父亲,这个马到成究竟算是个什么人物了。

    “你没法接受他的过去?”郝思佳欲言又止的样子,让父亲一下子猜到了问题的症结。

    “是啊,直到刚才他才告诉我,他有老婆孩子,而且,还让小姨子怀了他的孩子!”郝思佳直接说出了问题的要害。

    “怎么会这样呢,这是公开的欺骗呀!如果真是这样,爸爸这报警!有他的好果子吃!”郝厅长一听,这个马到成居然是个有妇之夫,居然还敢欺骗女儿的感情,是可忍孰不可忍,这样愤怒地说道……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