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8章 跌入了谷底

    这样的情况下,郝厅长似乎更加欣慰了——女儿该跟那个与马玉成差一个字的马到成成为一对儿——他们一旦结合,将有多少幸福美满的日子等着他们呀!

    本来想带女儿回家好好庆贺一番,却听郝思佳说:“庆贺留到明天吧,我今晚必须去见一个人……”

    “是那个马到成吧……”郝厅长一下子猜到了……

    “嗯,他一定在等我的消息呢……”郝思佳一听父亲猜到了,也不再隐晦了。

    “那好,那你说具体地点,爸爸这送你过去……”郝厅长居然甘愿做护送司机了。

    “在——不用了爸爸,把我放在路边,他马会来接我的……”郝思佳早已将短信发给了马到成,说事情已经成功,快到指定地点接我……

    “等等,你俩在说谁那,咋把我弄得像个局外人呢!”母亲这样询问道。

    “你宝贝女儿的一个学长,今天省厅刚刚给他们批复了一个项目的批,说好要跟郝思佳庆贺一下的,结果,却赶了郝思佳要跟那个窝囊废订婚和圆房——现在女儿身心自由了,当然要第一时间去见她的学哥了……爸爸说得对吧思佳……”郝厅长只好这样帮女儿解释说。

    “爸爸真是太知我懂我了,回头一定给爸爸带个老大的礼物回家!”郝思佳边准备下车,边这样感激父亲说。

    “什么礼物都不用,只要你把他带回家里,叫我一声爸爸,叫你母亲一声妈妈,是我跟你妈这辈子最好最大的礼物了!”郝厅长还真是满心欢喜女儿能找到自己的真爱。

    “我知道爸爸会支持我嘛,太好了,我这把爸爸的意思全都告诉他!”郝思佳满脸的幸福,这样回答说。

    “快去吧,今晚可以不回家了……”郝厅长甚至还给出了这样的特许!

    “你们这是说什么那,我咋一句都没听懂呢!”郝思佳的母亲完全被这对父女俩的对方给弄得彻底糊涂了。

    “别婆婆妈妈的了,等思佳下车去见学长,我回家慢慢跟你说……”郝厅长开门让郝思佳下车了。

    “那思佳你可当心呀……”母亲这样叮嘱说。

    “别担心了,你宝贝女儿的那个学长还会好几种功夫呢,保护你宝贝女儿绰绰有余的……”关车门,郝厅长这样对妻子说。

    “你们说的不会是思佳离开了马玉成,马去跟她的学长去约会了吧?”母亲终于有点开窍了……

    “我看不止是约会吧,也许今天夜里真正跟你宝贝女儿圆房的,应该是那个学哥了吧……”郝厅长居然连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

    “天哪,这样的事儿咋能这样随随便便呢?”郝思佳的母亲当然大惊小怪地这样问道。

    “这可不是随随便便的,这是蓄谋已久,水到渠成,瓜熟蒂落,才会一蹴而的——别磨叽了,咱们赶紧回家去吧……”郝厅长真是彻底理解女儿了。

    “不行,我要等那个什么学长接到女儿了车,我才放心回家呢……”郝思佳的母亲心有不甘,这样请求说。

    “好好好,你看,那不是已经来了吗?”郝厅长这样说的时候,还真看见一辆宝马越野开了过来,郝思佳很是惊喜地开门了车……

    “天哪,你跟郝思佳一定是商量好的瞒着我,等回家你要是不把全过程都告诉我,我可饶不了呢!”郝思佳的母亲越发觉得自己成了局外人了……

    “老婆大人息怒,听我慢慢道来……”郝厅长边开车往家的方向走,边这样说了一句。

    郝思佳了马到成的宝马x5,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感激与狂喜,直接揽住马到成的脖子边亲吻边喜极而泣……

    “快去我家小洋楼吧……”郝思佳吻了一阵松开马到成立刻这样说。

    “好的,我们这去……”马到成知道郝思佳这是要好好的狂欢一番,直接答应说。

    狂欢之后,郝思佳依偎在马到成的怀里,热切地说:“好了,现在我自由了,你可以娶我了……”

    “这个……”马到成忽然觉得,有些话必须告诉郝思佳才行,因为自己的身份现在太特殊了。

    “咋了,你可别说你反悔不要我了,那样的话,我可没活路了……”郝思佳一听马到成有些犹豫,立即担惊受怕起来,生怕对方又亮出之前因为特殊情况,不能跟她结婚的论调来……

    “不是我要反悔,而是有些话,我必须说给你听……”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你要跟我提条件,还是要约法三章之类的?”郝思佳以为,虽然她已经与马玉成解除了婚约,但可能还会有后续的麻烦吧,马到成也许担心这些,要跟自己提及一些相关的问题吧,也这样问。

    “不是提条件,也不是约法三章……”马到成还在心里掂量,如何说明自己现在的特殊身份才好……

    “那你这么严肃地要跟我说什么呀,怪吓人的……”郝思佳还从未见过马到成这样严肃地要告诉她什么事儿,这样回应说。

    “我想问你,刚才我接你的时候,开着那么好的宝马越野车,你咋不问我是哪里来的呢?”马到成不知道从何说起,也先提出了这样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我还真想问你来的,可是刚才太激动了,急于跟你到小洋楼来痛痛快快地好一把,也没腾出工夫来问——你们几个战友不是只筹集到了百八十万想搞这个项目吗,哪来的这么豪华的名贵车辆呢?”郝思佳突然被提醒了,这样问道。

    “对呀,这是一个问题吧,还有,我今天拿到批之前,通过一张特殊的银行卡,直接将一个亿划入到了指定的银行账户——这样的大手笔,你不觉得我不是一般战士吗?”马到成又提及了一个几乎是常人无法企及的具体行为。

    “这个问题我也想过,你们几个战友口口声声说只能筹集到百八十万的钱来搞这个项目,可是到了真格的时候,咋这么痛快弄来一个亿呢?你们的本事还真是大呢,但也是还没来得及问你到底是从哪里搞到的钱呢……”

    郝思佳再次被提醒了——对呀,这个马到成除了智勇双全之外,哪里还有这样的本事呢?心里还真是画过一个问号,也是一直没得空问问对方呢,经对方一提醒,这才觉得还真是个大问题呢!

    “我说我是从我老爸的卡里直接划出来的,你信吗?”马到成直接这样问。

    “你老爸?很有钱吗?”郝思佳似乎更加惊异了。

    “不是很有钱,身家也百十个亿,在林海市算作首富……”马到成觉得,不该对郝思佳有任何隐瞒了,必须告诉她真相才行——郝思佳不同于其他女人,除了徐美仑徐美奂是当事人,其他与马到成发生关系的女人似乎都没必要解释这些,唯独郝思佳特殊,因为已经牵扯到了谈婚论嫁的问题,但必须让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双重身份,不然的话,她是无法理解这些令人匪夷所思的情况的……

    “不是吧,我托人查过你的底细,你明明是个孤儿呀,而且毕业之后一直没有稳定工作,生活差不多处在饥寒交迫的边缘,咋突然冒出个身家百亿的老爸呢?”郝思佳一时无法接受马到成的说法,还这样强调说。

    “对呀,连我自己都想不到,居然会一夜之间,咸鱼翻身,脱胎换骨,让我一步登天成了林海市首富牛旺天的二儿子牛得宝,一夜之间拥有了我梦寐以求都求之不得的一切!”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到底是咋回事儿呀,我咋觉得你在跟我说天方夜谭呢!”郝思佳却是有点蒙圈了——不是吧,你在我心目已经是个极品男人了,没必要再给自己的身加光环了吧,我对你是否有钱是否有家庭背景完全不在乎啊,你没必要再编造出一个离的故事来粉饰你的身世了吧……

    “表面看,绝对是天方夜谭,但现实,却真真切切实实在在地发生了……”马到成知道对方不会轻易相信的……

    “怎么可能呢,难道是林海市那个首富看你人品好,本事大,认你做了他的干儿子?”郝思佳只能最大限度地这样猜测说。

    “不是干儿子,而是亲儿子……”马到成这样纠正说。

    “不是吧,难道你是那个首富多年前的一个私生子?现在终于找到了你,与你相认了?”听马到成这样说,郝思佳只能这样猜测了。

    “说实话吧,我与牛旺天没有一毛钱的血亲关系,而且之前完全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马到成却十分肯定地这样强调说。

    “那你到底因为什么成了他的儿子呢,你动用了什么手段,采取了什么行动才做到这一点呢?”郝思佳更加难以置信不可思议了……

    “说来话长,所以,我必须在咱俩确定婚约之前,把我的这段经历讲给你听,听完之后,再决定咱俩的未来和婚约才妥当……”马到成这才扣回到了刚才要说的主题……

    “不管你说出什么故事来,我这辈子都跟定你了……”郝思佳生怕马到成误解她,会因为他说出了这么意想不到的故事,而与他解除现在的关系呢,先给对方吃了一颗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