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7章 必须告诉她

    马玉成虽然大脑愚笨,性格窝囊,但在这样的问题面前,还是能分辨出哪头大哪头小,出事儿之前的种种迹象表明,郝思佳完全是被迫答应跟他圆房的,不止一次夸赞韩春萌多么多么适合他,也反复强调,得了她的身,但得不到她的心……

    这些明示也好,暗示也罢,都说明了一件事儿——即便是真的与郝思佳圆房了,甚至结婚了,这辈子也没什么好日子过——或许,真的像今天与郝思佳接触的时候那样,这辈子都是只许她碰他,不许他碰她——这叫什么夫妻呢?形同虚设,还不如没有!

    现在好,不管是她们俩成心设计的,还是阴差阳错让自己给赶了,反正已经跟韩春萌这样了,不选与她结婚的话,自己兴许真的要被她报警,抓进去即便不坐牢,这辈子的名声也一下子坍塌毁掉了——何必呢,得到的你不要,得不到的你要强求,傻子都不会那么做吧,尽管自己是个大傻子!

    马玉成感觉大势已去,哪里还有脸继续跟郝思佳保持之前的关系呢?也只好认命了。

    “事已至此,都是我的错,我没别的选择,我只能……”马玉成真的开始表态了。

    “马玉成,你可想好了,一旦选择,可没法更改了!”姑姑生怕马玉成选择了韩春萌,这样恫吓说。

    “你别逼他了,让他自己选择吧……”马玉成的母亲心疼儿子,这样劝小姑子说。

    “爸爸、妈妈、姑姑;郝伯父、郝伯母,今天发生的事儿都怪我一时冲动做错了事儿,我要为此承担责任,我决定跟郝思佳退婚,与韩春萌订婚……”马玉成终于说出了他的选择。

    “哎呀你个傻瓜蛋,你咋能娶这个没身份没背景的丫头片子呢!”姑姑一听马玉成做出了这样的选择,立刻这样训斥他说。

    “我将来要娶的是一个能一心一意跟我过日子的女孩子,不是娶一个有身份有背景但却与我貌合神离形同虚设的妻子——反正你们让我选择,我这样选择了……”马玉成明确地表达了他内心真实想法。

    “你觉得你这样选择了行了?我问你,刚刚跟你订婚的郝思佳怎么办?”姑姑没话可说了,但还是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对呀,你选了韩春萌,郝思佳怎么办呀?”郝思佳的母亲居然也跟着担心起来……

    “怎么办,谁都说了不算,还是听听思佳自己怎么选择吧!”最理解郝思佳的,莫过于她的父亲郝厅长,所以,在这样关键的时候,他提出了这样的建议。

    “对呀,假如郝思佳不认可马玉成的选择,我们还有别的办法解决问题!”姑姑好像看到了一线翻盘的希望……

    “那你快点说出自己的想法吧……”郝思佳的母亲这样对女儿说。

    “事情都这样了,我还能说啥呀,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马玉成有牢狱之灾吧,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我最好的闺蜜被破了身,名声坏了将来嫁不出去了吧……”郝思佳哭哭啼啼地这样说道。

    “那你到底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了呢?”姑姑急于知道郝思佳最好的决定。

    “那我只好退出了,这样对大家都好……”郝思佳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决定……

    “天哪,那你不怕已经跟我家马玉成订过婚还入过洞房自己的名声坏了,将来嫁不出去了?”姑姑又抓到了这样一根儿稻草想逼郝思佳反悔。

    “我宁可一辈子嫁不出去,也不能看着马玉成去坐牢吧……”郝思佳还是拿这个说事儿……

    “天哪,事情咋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我不管了,你们爱咋地咋地吧……”姑姑忽然觉得自己的努力全白费了,索性直接撂挑子不干了……

    “这样的话,我们这带郝思佳回家了……”郝思佳的父亲这样说。

    “这是你家给的那二十万订婚彩礼,退给你家——还有,郝思佳脖子的这个钻石项链……都退还给你家吧……”郝思佳的母亲边说,边从兜里掏出了那张银行卡,还亲手从郝思佳的脖子,摘下了那个钻石项链,一并都交到了马玉成母亲的手里……

    “真是对不起呀,发生了这样的事儿,谁都想不到啊……但愿咱们两家不会因此结下什么仇怨……”马玉成的母亲接过东西还这样抱歉地说。

    “没关系,只要马家不对郝佳因此有什么仇怨好了——我们走吧……”郝思佳的父亲这样来了一句……

    “不会的不会的,今天的事儿,算我们马家欠你们郝佳的……”马玉成的母亲这样回应说。

    回家的路,郝思佳还在一个劲儿地哭泣,母亲愁眉苦脸地问郝厅长:“成全了那个蠢萌丫头,剩下思佳将来可咋办呀!”

    “好办,也许这是最好的结果……”郝厅长居然笑着这样回应说。

    “都这个时候了,你咋连句安慰话都没有,还这样跟女儿说话呢?”郝思佳的母亲这样埋怨说。

    “别哭了思佳,你现在应该大声笑才对吧!”郝厅长又这样直接对女儿说。

    “你这是咋了,也被他们给气糊涂啦?”郝思佳的母亲对丈夫这样的说法一时摸不着头脑。

    “谁都不糊涂,你糊涂!”郝厅长却这样来了一句。

    “我咋糊涂了?咱家思佳这么被甩了,连个说法都没有,将来思佳还咋嫁人呀!”母亲这样担心女儿的未来前途。

    “这个你不用犯愁了,咱们女儿心里早有数了……”郝厅长似乎看透了女儿的心事,甚至感觉到,这样的结果也许都是女儿亲自导演的一出好戏而已,现在这出好戏有了理想的结局,谢幕下台之后,也该好好庆贺,而不是在角色里,继续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甚至哭泣了吧!

    “你说啥话呢,刚刚被甩了,心里能有啥数啊——我这心里呀,七八下的,总觉得思佳这下子彻底让他们老马家给毁了……”母亲却完全没懂丈夫的意思,还是这样继续埋怨说。

    “不是毁了,是成全了……”郝厅长继续自己的那个判断和想法。

    “你咋还说这样的话呢?你的脑子是不是一下子坏掉了呀!”母亲真的搞不懂,这个一向头脑清醒思路敏捷的丈夫今天这是咋了。

    “我的脑子清醒着哩……”郝厅长乐呵呵地这样回答说。

    “那你咋还能说出这样的话呢?”妻子当然无法立即这其的奥妙了!

    “这个别问我……”郝厅长似乎更加笃定自己的判断了。

    “那问谁呀?”郝思佳的母亲这样问。

    “问你自己的宝贝女儿呗……”郝厅长所以敢这样肯定,是因为他刚才说了那么多的话,女儿一句都没反对和辩驳,说明,他与女儿已经心照不宣,已经知道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在女儿身发生了。

    “我咋越来越糊涂了呢?”郝思佳的母亲还真是越来越发懵了,明明是女儿受到了空前绝后的耻大辱,咋还说成是好事儿,还要兴高采烈地庆祝一番呢?

    “你本来糊涂嘛……”郝厅长趁机揶揄了妻子一句。

    “思佳呀,你爸这样说,你不会更加伤心难过吧……”郝思佳的母亲只好在郝思佳那里寻求答案了。

    “妈,我爸说的对……”郝思佳此刻,真的擦掉了眼泪,转而满脸微笑地回答母亲说。

    “天哪,你们俩脑子都坏掉了吧……”母亲立即用手去抚摸女儿的额头,还这样惊异地问道。

    “妈妈呀,你不觉得退掉这桩婚事女儿一下子自由了吗?”郝思佳直接这样问母亲。

    “婚姻都没了,自由有个屁用!”母亲也直接这样表达自己心耿耿于怀的到底是什么。

    “一桩坏的婚姻没有了,值得庆幸吧,有了自由,还会有更好的婚姻在不远处等着女儿呢……”郝思佳这样解释给母亲听。

    “你心里已经有谱了?”一听女儿这样说,母亲一下子抓住了郝思佳的胳膊,这样惊喜地问。

    “现在还没有,但像您女儿这么出类拔萃的女孩子,还愁没有更好的男人来追求啊!”郝思佳没把关于和马到成发生了那样的关系,还有了那样的约定告诉母亲,只是笼统地这样说了一句。

    “是啊,我女儿可是万里挑一的女孩子,他们马家的马玉成算个什么东西,早半拉眼没瞧他了,现在好,是他们家主动退婚的,又不是咱们家逼迫的,这回怪不得咱家吧……”郝思佳的母亲似乎也一下子想开了……

    “还好,你终于想通了其的道理——思佳呀,说吧,想吃什么,老爸带你去吃夜宵!”郝厅长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原本被马玉成的父母给逼得剩下一条必须与之订婚圆房的路了,心里十分不爽,但权衡利弊,最后还是委屈女儿答应了对方苛刻的要求……想不到,婚都订了,人也都入洞房了,却忽然半路杀出个韩春萌,让形势急转直下……

    开始的时候郝厅长还有些惊恐,生怕闹出这样的丑闻自己的女儿受到牵连,想不到,到了现场经历了全过程,才渐渐发现,十有**是女儿和那个“民间高手”想出的妙计,让那个窝囊废的马玉成,与那个蠢萌丫头结成了一对儿,而郝思佳获得了新生获得了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