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6章 别哭了思佳

    “好你个小狐狸精,你还敢反咬一口,我现在直接弄死你,看你还敢不敢血口喷人!”马玉成的姑姑一下子被韩春萌的说法给弄得快没电了,但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更不能败在这个小丫头片子的手里吧,这样声嘶力竭歇斯底里地叫嚷着,开始直接对韩春萌使用暴力……

    眼看现场的情势快无法控制了,关键时刻,马玉成的父亲猛地叫停妹妹的歇斯底里,大声喊道:“住手吧,我想听听马玉成自己怎么说!”

    姑姑一听哥哥这样说,也觉得有道理,不能只听这个死丫头片子的一面之词吧,倒要听听马玉成自己咋说才对呀,也暂时停止了与韩春萌的厮打,转而对一直缩在一边的马玉成喊道:“你小子快说实话,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跟你入洞房的应该是郝思佳呀,咋变成这个小狐狸精了呢?”

    “其实我……”马玉成彻底蒙登了,本来以为自己真的跟郝思佳圆房成功了呢,想不到,正兴头呢,却兜头一盆带冰块的凉水将他一个激灵给泼醒——居然是跟韩春萌搞在了一起,而且当他看到哭花了脸的郝思佳一副绝望至极表情的时候,知道自己这个错误犯得太大了,几乎无法挽回了,所以,当被家长们逼问到底为啥会发生这样情况的时候,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好了。

    “赶紧把实情说出来,是不是这个小狐狸精成心设计的你,让你不小心掉到她的手里了?”姑姑分明是在提醒马玉成,你赶紧把有利于你的理由说出来,我们也好帮你撑腰击败这个坑了你的小狐狸精呀!

    “今天晚,本来我是跟郝思佳圆房的,可是途郝思佳说她肚子疼,出去了,我在屋里等……可是等了一会儿她没回来,我担心她是不是难受需要帮助,我起来出去找她,可是,到了门口却发现她蹲在门口,我还以为她是难受得直不起腰来,抱她进屋,了床,然后,我们好在了一起……”马玉成此刻完全不知道如何为自己的行径进行争辩,被逼无奈,只能实话实说,将发生的情况如实说了出来。

    “我是问你为什么跟这个小狐狸精搞在了一起!”姑姑和在场的人听马玉成讲述了半天,跟韩春萌几乎没啥关系,所以,姑姑才代表大家这样问道。

    “我以为跟我好在一起的是郝思佳呢,哪成想,正好呢,你们进来,开了灯,我才发现,原来不是郝思佳,而是她……”马玉成还是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争辩。

    “大家都听见了吧,听见了吧,这充分证明,是这个丫头片子成心设计我家马玉成的,是趁郝思佳肚子疼出去了,装扮成郝思佳的样子蹲在了门口,借用我家马玉成的同情心,误把她给抱到屋里,与她发生了关系,这分明是欺骗讹诈,我们决不允许这样的勾当得逞!”姑姑以为马玉成这样说了,形势也朝有利于马玉成的方向发展了呢,赶紧这样争辩说。

    “他瞎说,明明知道我不是郝思佳,却强行将我抱进了屋里,然后,不由分说把我给那个了……”韩春萌也不依不饶这样强调说。

    “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反抗,不大声吵吵你不是郝思佳,你是韩春萌,为什么被大家给捉住了,才喊自己冤枉!”姑姑连珠炮一样地质疑道。

    “我当时也想喊叫也想反抗,可是联想起之前我和马玉成之间发生过的那些事儿,以为他突然改变了主意,不要郝思佳而要我做她圆房的对象了呢,也没使劲儿反抗!”韩春萌按照事先制定的套路这样说道。

    “你瞎说,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家马玉成会对你感兴趣?会改变主意要娶你这个小狐狸精!”姑姑觉得对方拿不出什么证据来,所以,尽管她这样说了,无凭无据的,也是白扯,也这样呵斥道。

    “当然有证据呀……”韩春萌却像是早有准备。

    “有证据你拿出来给大家看!”姑姑才不信对方能拿出什么有力的证据呢。

    “首先是今天马玉成在跳楼之前专门给我打了电话,我赶到现场他居然向我求婚,我当时没搞清什么状况,也没答应他,结果,他真跳了楼,还好他被救没死成,但到了这里马玉成又找到了机会,跟我表达他对我的爱意……”若不是事先有各种准备,到了这个时候,韩春萌不会头脑清晰地说出这样一个无可争辩的事实来证明自己的说法。

    “空口无凭,全是你胡编乱造出来的,谁会相信你的鬼话呢?”姑姑还是以这个来驳斥韩春萌的说法。

    “谁说我无凭无据,你们看我录下的视频!”韩春萌居然真的从手机里调出了今天在马玉成洗澡的时候,俩人在里边有过身体接触的片段……

    “天哪,你居然录下了这些,更说明你是早有预谋,成心陷害我家马玉成了呀!”看了几眼韩春萌和马玉成光着身子在卫生间的尽头,姑姑还是无理搅三分地这样叫嚷说。

    “我本来以为,他一心一意跟郝思佳好呢,结果,他却总是趁郝思佳不在场,对我表达他想跟我好的意思,我却看在与郝思佳多年闺蜜的份儿,竭力回避,结果,今天夜里我起夜,正好走到他们俩的洞房门外,突然觉得脚有点扎得慌,蹲下来想看看是不是踩到都没东西了,结果,门一开,被他给抱进屋里,还没等我叫出声来,已经被他给……”韩春萌声泪俱下地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都是谎言,都是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报警让你到警局去说清楚,用测谎仪揭穿你的把戏?”姑姑一看现场的气氛,发现,大家好像都信了韩春萌的话,这样强词夺理道。

    “你送到哪里我都不怕,反正马玉成的种子已经在我的身体里了,反正我的第一次被他给拿走了,这个手帕的痕迹拿到哪里都会检测出有我的血渍,也有他的痕迹!”韩春萌边说还边拿出了一个早已准好的,带有她血迹,此刻,又多了马玉成液体痕迹的手帕给大家看……

    “你这是成心讹诈,说吧,一口价,你说个数,我们满足你,但你一定立刻从我们眼前消失,永远都不要再提及这件事儿!”姑姑一看见那个带血渍的手帕,心理底线一下子给突破了,感觉必须立即与对方讨价还价定出一个价码来,才会速战速决解决问题的。

    “一口价?一百万还是两百万?你当我真是来讹诈马玉成的呀,我才不要钱呢!”韩春萌居然对钱毫无兴趣的样子。

    “那你要什么?”马玉成的姑姑一听对方对一两百万都不放在眼里,忽然觉得这个丫头片子太不好对付了,估计马玉成这回算是栽在这个小狐狸精的手里了。

    “既然已经被马玉成给糟蹋了,我这辈子谁还要我呀,索性我在这样的情况下,答应他之前向我求婚吧,该着我是这个命了……”韩春萌按照事先编排好的台词这样哽咽着说。

    “哎耶,你还拽了,你这样的身份,哪里配得我们家马玉成呢!”姑姑简直都快气疯了。

    “我也知道配不,可是阴差阳错让我们俩圆了房,本来这不是我想要的结果,可是偏偏已经发生了,而且他之前还真的向我求过婚,我现在还能有什么选择?要么他将错错娶了我,要么我报警抓他去坐牢,只有这两条路可走了,你们选啥我都没意见!”韩春萌不软不硬地给在场的人提出了这样两个选项……

    “天哪,天哪,天哪……”姑姑已经被气得哑口无言了……

    郝思佳和马玉成的家长也都面面相觑,似乎没了主意……

    这个时候,郝思佳的父亲清了清嗓子开始说话了:“真想不到会突发这样的事件,这绝对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场景,但事已至此,也必须做出选择,为郝思佳,也为马玉成,当然也为这个韩春萌,我们做家长的,在这样的时候,是不是该尊重一下俩孩子的选择,问问他们俩如何看待今晚发生的事情,如何面对现实做出他们的选择……”

    “说了半天,你家郝思佳是什么意见呢?出问题的是她的闺蜜,她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呢?”这个时候,马玉成的父亲也开始说话了。

    “思佳呀,遇到了这样的情况,你表个态吧……”母亲一直抱着女儿的肩膀,至二个时候小声对郝思佳说。

    “我能说啥呀,马玉成是我未婚夫,韩春萌是我情同姐妹的闺蜜,发生了这样的事儿,你们让我说啥呢,我能做出什么选择呢?”郝思佳居然不做任何选择——这也是事先马到成给她出的主意——让他们自己做选择,那样的话,才显得不是你和韩春萌密谋出来的计划……

    “那,马玉成你本人是什么选择呢?”郝思佳的父亲直接去问马玉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