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4章 搞什么名堂

    “那我可等你俩好消息了……”韩春萌这样说的时候,一直朝郝思佳挤咕眼睛,意思是,都做好准备了,可以开始了……

    于是,郝思佳和马玉成,脚前脚后进到了那间洞房里……

    一定是韩春萌在茶杯里放置的w哥开始发力了,马玉成感觉浑身下都是那种“火刺棱”的、蘸火着了差不多,所以,一旦跟郝思佳进到了洞房,关好房门,一个冲动要给郝思佳来个公主抱,抱床,然后来他个……

    哪成想,一只手刚刚触碰到郝思佳的后腰,立即被严厉地制止道:“别碰我!”

    “咱俩——不是马要圆房了嘛,我不碰你,咋圆房呢?”马玉成急得火烧火燎,但还要耐着性子这样问。

    “圆房可以,但也不许你碰我!”郝思佳却静如止水一样这样回答。

    “你把我说糊涂了,俩人圆房,我不碰你咋能完成圆房呢?”马玉成越来越不懂郝思佳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我的意思是,圆房的时候,只许我碰你,不许你碰我……”郝思佳这次算是给出了标准答案。

    “为什么呀,这叫啥圆房啊!”可是马玉成还是不能完全领会,这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因为我的第一次已经给了别的男人,应该算不洁之身了,我害怕你主动碰了我之后,将来后悔都没有借口了,而我主动碰你的话,也许你将来还有反悔逃离的理由……”郝思佳居然从这样的角度,来阐释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我不会后悔,更不会逃离——不瞒你说,之前我接触过的几个前女友,也都没了第一次,我当时完全没有嫌弃她们的感觉呀……”马玉成赶紧用这样的说法来证明,自己不会因此而嫌弃郝思佳任何之前所作所为的……

    “但结果是你现在与她们都分道扬镳了呀!”郝思佳却一针见血地说出了马玉成之前这样做了之后的结果!

    “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不碰你,而只让你碰我,这样的话,将来咱俩才会长久,才永远都不会分道扬镳?”马玉成把郝思佳的话理解成这个意思了。

    “你这样理解也行……”其实郝思佳不管对方如何理解都无所谓,只要他能“顺从”好,不会破坏她与韩春萌之间正在实施的那个计划。

    “那好,为了咱俩能长长久久,为了咱俩永远都不离不弃,我答应只许你碰我,我绝对不碰你……”马玉成最终还是心甘情愿地妥协了……

    “嗯,你这样做我很欣慰……”郝思佳赶紧安慰对方。

    “可是我不懂,只许你碰我,不许我碰你,那咱俩咋结合在一起呢?”但马玉成不能理解的是,既然的圆房,那会有接触呀,可一旦结合在一起,岂不是我碰到你了吗?

    “我说的不许碰我,意思是完全由我主动,你只管躺在下边享受行了……”郝思佳这样解释的时候,心里再说,哪里还会让你真正触碰到我呀,之所以这样说,是找个托词而已,你还当真了呀!

    “是这个意思呀,我还以为……”马玉成感觉自己是懂了。

    “还有,你的手不许随便触碰我的身体,除非我允许……”郝思佳再次这样强调说,是怕她触碰他的时候,他一激动,用手触碰他不该触碰的地方……

    “好好好,只要你肯跟我圆房,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马玉成感觉对方无论提什么条件,都先答应她,别管她用什么方式,反正能与她圆房ok了!

    “答应好……”郝思佳此刻正在盘算着她与韩春萌正在实施的这个计划到底有几分成功的把握呢,所以,一听对方终于无条件投降妥协了,心里算是踏实了一些……

    原本怕的是他服用了那种药物之后,进到房间里,猛地对她展开进攻,其实她也无力反抗,已经做好了被他那个的心理准备……

    但毕竟她现在已经跟心仪的马到成好过了,这个身体也永远都属于马到成,而与这个所谓的未婚夫毫无关系了,所以,竭尽全力地说服他答应自己的这个“非分”请求,他这个窝囊废,居然还答应了!

    “那,咱们什么时候开始呢?”虽然答应了,但马玉成还是想尽快与郝思佳把这个房给圆了,也好向父母还有姑妈交代……

    “不着急,我觉得,窗帘应该全部拉吧……”郝思佳环视了一下房间,又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这栋楼的前边根本没有建筑物了,谁也不会看见里边发生什么的……”马玉成还这样解释为啥不拉窗帘。

    “那也不行,万一有外星人呢……”郝思佳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好好好,我懂你意思,咱俩圆房,任何生物都不允许它们看到……”马玉成边说,边将房间的双层窗帘都给拉得严严实实的了,“现在行了吧?”

    “还有,屋里的灯也得都关掉……”郝思佳又提出了要求——不能这样明火执仗地圆房,必须关掉所有的灯才行!

    “为啥呀?开灯圆房多刺激呀,关了灯黑灯瞎火的,什么感受都没有了吧……”马玉成以为,自己什么都答应了,咋还要把灯都关掉呢?

    “不行,我没法开灯与你圆房,假如你不同意关灯的话,那算了……”郝思佳简直把这个作为一个绝对条件提了出来。

    “别别别,我听你的,关灯关灯……”马玉成边说,边将屋里的几个大灯都关掉了,剩下了一个床头灯还留着。但一看郝思佳目光扫向了那个床头灯,马解释说:“我怕脱掉的衣服放在哪里都不知道,所以,等我脱完了再关掉,行不?”

    “好吧,我也借着这点儿光线脱衣服……”郝思佳居然答应了对方这个恳求,而且,也真的开始脱她自己的衣服了。

    正是郝思佳的这个允许和开始脱她自己的衣服了,马玉成才一点儿都没怀疑郝思佳与他圆房的诚意,一点儿都没发现,郝思佳与韩春萌谋划的那个惊天的阴谋,所以,脱衣服的时候,心的期盼早已翻江倒海汹涌澎湃,一个劲儿地想象,待会儿躺在黑暗,郝思佳用她的办法,让自己进入到某种**荡魄境界的时候,该是怎样的受用!

    三下五去二,马玉成把自己脱了个精光,趁机偷瞄郝思佳,看见她也脱得剩下最里边的饰物了,正要亲眼目睹郝思佳的全部呢,却听她说:“好了,快把床头灯给闭了吧……”

    “好好好,我这闭……”马玉成无亢奋也无听话,赶紧将床头灯给关掉,然后,直接仰躺在了床,等着郝思佳摸黑来,然后,瞬间进入到那种蚀骨铭心的**境地呢……

    然而,等来的不是那种想象的情景,而是感觉被一只手给把握住,但这也足够处在亢奋的马玉成舒爽万分了——毕竟是跟心仪的郝思佳在一起嘛,毕竟是她亲手让自己这样好受的嘛,毕竟今天夜里正式从这样简单的动作开始,算跟郝思佳圆房了嘛……

    这样好受了几分钟,以为郝思佳这样把玩到一定程度,会直接翻身马,然后跃马扬鞭带着自己天马行空般地到云端去欲死欲仙吧……

    可是在马玉成感觉这样的惊心动魄的场面要来临的时候,却听见郝思佳在黑暗哼唧了一声,马玉成赶紧问:“你咋了?”

    “我的肚子又疼了……”郝思佳用了较痛苦的声音这样说道。

    “哎呀,那咋办呀……”马玉成一下子慌神儿了。

    “你别管,只管躺着别动,我这出去跟韩春萌要几瓣儿大蒜,吃了会好的……你等我……”郝思佳却给出了这样的吩咐。

    “你自己真的可以吗?”马玉成还这样追问道。

    “几瓣儿大蒜,我去去来……”郝思佳尽可能把事情说得简单扼要。

    “那好,那我等你……”马玉成还真没有别的怀疑,真以为郝思佳又犯了刚才的那个毛病,只要再吃几瓣儿大蒜会好的——尽管刚才没真的跟她正式圆房,但在黑暗,被她不住的把玩已经有了空前绝后的感受,加能清晰地感觉到来自她呼吸的那些大蒜的气味儿,更是令他亢奋不已了……

    正是有了这样的铺垫,马玉成才没对郝思佳的突然离开有所怀疑,那么仰躺着,一峰朝天地等着她回来……

    然而,一等不回来,二等不见人影,眼瞅都要刀枪入库马放南山了,马玉成才有点心里发毛——哎呀,不会是郝思佳的病情严重了吧!不行我必须出去看看了,马玉成立即起身,本想拉开门冲出去,可是却发现,郝思佳正蹲在门口呢,立即问道:“你咋了,不舒服吧,我抱你进去吧……”

    没听到答复,马玉成以为这是默许了,一下子抱起了他认定是郝思佳的身体,回到屋里,用脚把房门给关,然后,直奔了床,将对方放在床,伸手要去开床头灯,却被对方给拦住了,而且,在拦住他的同时,火热的嘴唇一下子吻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