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72章 她爱吃大蒜

    第二杯茶水下肚,马玉成觉得自己的小腹丹田仿佛有一团火在熊熊燃烧——不会吧,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呢,而且整个人一下子兴奋异常了,看见身边的郝思佳,居然有了直接抱起她,冲进洞房的感觉了——马玉成很是害怕自己的这种冲动,无论如何也搞不懂,自己到底是咋地了……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都想直接把韩春萌给扑倒在沙发办了她了——这到底是咋了呢?

    郝思佳和韩春萌差不多同时看到了马玉成药劲儿发作亢奋不已的样子,悄悄对了一下眼神儿,马开始进行计划的下一步了。

    “哎呀,我突然有点肚子疼……”郝思佳做出一副痛苦的样子给马玉成看。

    “不要紧吧……”马玉成自己都很惊异,一听郝思佳说肚子疼,立即过来搀扶她的胳膊——之前从未有过这样大胆亲昵的动作……

    “拿开你的咸猪手!”韩春萌却一巴掌将马玉成的手给打开,还呵斥说。

    “你这是干啥呀,她是我未婚妻,说肚子疼,我关心一下还不行吗?”马玉成立即为自己争辩道。

    “有我这个闺蜜在,轮不到你来关心她……”韩春萌振振有词地这样回答说。

    “那——待会儿我跟她入洞房的时候,遇到这样的情况咋办,难道你也跟我们俩一起入洞房?”换做平时,马玉成是绝对说不出这样带有挑衅甚至刺激性话语的,一旦出口,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惊异了!

    “说什么哪马玉成,你还真以为我是你们陪嫁填房的丫鬟呀!本姑娘也是个有血有肉有理想的黄花闺女,也有自主选择婚姻选择男人的权利!”韩春萌疾风骤雨般地这样劈头盖脸回应说。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是我口误——那现在她肚子疼了该咋办呢?”马玉成还真是关心郝思佳的痛苦,这样问了一句。

    “都是跟她订婚的人了,眼瞅要入洞房了,连自己的未婚妻出了这样的毛病该咋办都不知道,你说你这个未婚夫还合格吗?”韩春萌故意这样指责说。

    “之前我们接触较少,她这个毛病我还真是头回遇到过,到底该咋办呢?”看见郝思佳蹙着眉头很是痛苦的样子,马玉成还是这样问。

    “其实很简单呀,给她吃几瓣儿大蒜很快好了……”韩春萌一语道破天机!

    “吃大蒜?”马玉成很是震惊的样子。

    “对呀,消炎杀菌,不出两三分钟,她的痛苦可以解除了……”韩春萌居然还能说出这个绝招的除病原理!

    “可是……”马玉成似乎觉得有些不妥。

    “可是什么?难道你害怕郝思佳的嘴里有大蒜的气味儿,回头影响你们圆房?”韩春萌直接提出这样的质疑。

    “不是不是,我从来都不厌烦大蒜的气味儿……”马玉成赶紧这样回答——别说是大蒜味儿,即便是臭豆腐味儿,榴莲味儿,他都不敢嫌弃呀!

    “那你可是什么?”韩春萌逼问道。

    “我是怕郝思佳受不了生吃大蒜的那股子辣劲儿……”马玉成说出了自己担心的是什么。

    “行啊马玉成,也知道怜香惜玉啦,快别愣着了,快点帮我找几瓣儿大蒜去呀——对了,几瓣儿可不行,你多找点备用吧……”韩春萌直接这样吩咐说。

    “好好好,我这去找……”马玉成说完,麻溜朝厨房里跑……

    看见马玉成离开了,郝思佳立即回复常态对韩春萌说:“也不知道这招管不管用……”

    “我觉得肯定行,你那个新男友真是料事如神,好像今天发生的每个细节他都提前想到了——唉,跟你那个新男友起来,马玉成真的不是个东西了……”韩春萌还煞有介事地唉声叹气起来。

    “咋了,你嫌弃他了,反悔不想要他了?”郝思佳生怕韩春萌途变卦,让这个实施了一半的计划搁浅泡汤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韩春萌赶紧争辩说。

    “那你现在说这样的话是什么意思呢?”郝思佳是怕对方途掉链子,那样的话,计划将会满盘皆输!

    “我只是赞美你的新男友,顺带埋汰一下马玉成呗……”韩春萌这样解释说。

    “很快他要成你的人了,今后多想他的优点,少挑他的毛病,你俩才能长远……”郝思佳居然还这样好言相劝道。

    “优点谈不了,倒是他的家庭条件太好了,别的不说,说这套新房吧,不为别的,为了能在这样的新房里做新娘子,嫁个瞎子聋子残疾男人我都愿意呢……”韩春萌表明了她为什么不会变卦的根本原因——凭她的自身条件,能嫁给马玉成这样家庭背景和优越条件的男人理应心满意足了……

    “这么说来,马玉成瞎子聋子残疾人可是强多了……”郝思佳还要确认一下。

    “所以人家无论如何都不会反悔的呀……”韩春萌终于给郝思佳吃下了定心丸。

    这工夫,马玉成把大蒜找来了,韩春萌却没接,而是直接对马玉成说:“你把蒜皮儿剥了吧——我最怕大蒜的气味儿了……”说完,居然躲到一边去了……

    于是,马玉成剥出了几瓣儿大蒜,递到了又在蹙眉难受的郝思佳,郝思佳接过来,真的开始一瓣儿一瓣儿地在嘴里嚼吃起来……

    马玉成这样性格的男人,平时从来不敢这样吃大蒜的,看见郝思佳这样从容大胆地嚼吃大蒜,他都感觉到自己的口腔里被辣得要命,也跟着皱起了眉头,感同身受般地也把一瓣儿大蒜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你干嘛也吃呀……”郝思佳这样问了一句。

    “我想陪你一起吃这个辛苦……”马玉成居然也会用这样的法子来讨女孩子的喜欢!

    “我是为了治病,你又是何苦呢?”郝思佳却一点儿感动都没有——没办法,你若是不爱一个人的话,他对你做什么,你都觉得是多余的,没必要的!

    “虽然病在你身,可是看你吃大蒜,却疼在我心……”一定是那种特殊的药物让马玉成情不自禁将心的那种想法通过这样的方式表达出来了吧……

    “别做傻事儿了,没这个必要!好了,我这个毛病,只要吃下几瓣儿大蒜马好了……”郝思佳知道这样吃大蒜是马到成计划的一个步骤,只要完成了,也没必要再继续了,也这样对马玉成说。

    “你现在肚子不疼了?”看到郝思佳脸的痛苦表情不见了,马玉成很是惊喜地这样问。

    “嗯,已经好多了……”郝思佳知道没必要再表演下去了,这样回答说。

    “太好了,想不到,小小的蒜瓣儿还能如此神地治好你的病……”马玉成好像一块石头落了地一样——生怕郝思佳真的肚子疼下去,今晚与她不能圆房了,那样的话,咋跟父母还有姑妈交代呢!

    “对了,我吃了大蒜,嘴里有了大蒜味儿,待会儿咱俩圆房的时候,你不会介意吧?”郝思佳特地问及这个问题……

    “不介意,说实话,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闻到你嘴里呼出的大蒜味儿,还有些兴奋呢!”马玉成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今天是咋地了,平时很讨厌大蒜味儿的,今天居然喜欢得不得了!

    正说到这里,郝思佳和马玉成的手机几乎是同时响了起来,于是,各自接通了电话……

    郝思佳的母亲打电话过来询问女儿此刻咋样了,郝思佳直接回答说:“挺好的呀,放心吧妈,这里一切都好……”

    “遇到情况只管给妈妈打电话,妈妈为你做主……”郝思佳的母亲很是担忧地说道。

    “放心吧妈,一切都很正常的……”郝思佳用温柔的声音尽可能地不让母亲担心她……

    “正常好……”郝思佳的母亲这才算放下心来……

    马玉成那边是姑姑代表他母亲打来的,小声问:“圆房了没?”

    “还没呢!”马到成小声回答说。

    “还等啥呢?再等天都快亮了!”姑妈催促说。

    “哪有啊,这才天黑多大工夫呀……”马玉成一看时间马这样回答说。

    “那你也要抓紧呀!我和你妈都等你好消息呢!”姑妈继续催促说。

    “放心吧姑姑,你告诉我妈,什么都很正常,今晚保证完成任务……”根据马玉成的判断,郝思佳表现都很正常,而且,一点儿不愿意的端倪都没有,虽然她一再说,只会给他身,不会给他心,但在他看来,只要能圆成这个房,是一个良好的开端——先得到了她的身,然后再想方设法得到她的心!

    “听你这么说,我和你妈放心了……”姑妈这才算心里踏实了……

    马玉成几乎与郝思佳同时挂断了电话,所以,俩人都没听到对方是谁打来的电话,都说了些什么,但都明显感觉到,都是家长在遥控关心他们俩圆房的进展,遇到困难没有……

    倒是俩人接的电话都让躲在厨房里的韩春萌给听到了,恰到好处地从里边出来,对俩人说:“你们俩也真是的,不是那么点儿好事儿嘛,赶紧办了得了,省得总让家长打电话来,烦不烦呀……”

    “要不——咱俩这……”马玉成试探着这样问郝思佳……

    “好吧,反正迟早也得这样做,那——咱们开始吧……”郝思佳迟迟疑疑的样子,但最终还是同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