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69章 这恐怕不行

    “这又有多么关系呢?”马玉成感觉两腿都开始打哆嗦了!

    “关系是——郝思佳有洁癖,别说你,是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若是没洗干净跟她一被窝,她都会一脚把我踹下床,让我洗干净了再回来的,可想而知,换了你,后背还有泥球灰卷子呢,她会不嫌弃呢?万一被她一脚给踹下床,你哪里还有脸再回去呢!”韩春萌却用这样的说辞来说明,为什么她必须留下来给对方搓澡!

    “好好好,那依你了,快点帮我搓背吧,一定要快,只给你五分钟时间……”马玉成忽然感觉到,他真的没有能力对付这的个一旦打定某种主意,一定会执行下去的蠢萌丫头了,也无奈地答应了……

    “好好好,五分钟五分钟,我尽可能帮你搓洗干净赶紧离开……”韩春萌一听马玉成终于被说服了,很是爽快地这样答应说。

    可是用了不到两分钟,韩春萌把马玉成的后背给搓干净了,转而又来搓他的正面,马玉成立即回避说:“正面不用你搓了……”

    “看把你羞涩的,像个黄花大闺女一样,我又不会把你怎么样,你干嘛吓成这样啊!”韩春萌边这样说,边用眼睛贪恋地在马玉成身滴溜溜地乱转着,看她想看的风景!

    “我不是怕郝思佳发现了,不好跟她解释嘛!”马玉成早已是羞涩难当,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我不是说过吗,郝思佳不睡拉倒,一旦睡着,风吹雨打都不会醒的,所以,她不会知道我帮你搓澡的……”韩春萌继续这样安慰对方说。

    “那也不行,让你搓后背已经过格了,再让你继续,肯定会出问题的!”马玉成的心里躁动着某种令他火烧火燎的冲动,好像随时随地可能管不住自己,扑去做出一些无法描述勾当一样,这样回应说。

    “能出啥问题呀,难道你还能趁机对我怎么样呀!”韩春萌居然假装听不懂对方指的是什么意思。

    “我哪会做那种禽兽的勾当呢!”马玉成心里越是想,嘴越是要这样强调说。

    “嗯,你若是禽兽的话,面对我这样一个黄花大闺女,早扑来给那个了,所以呀,得出的结论是你不是禽兽,但从另一个角度说,却应该算是禽兽不如……”韩春萌继续用这样的话语来逼迫和试探对方的底线……

    “不管咋说,我求你了,快点离开吧,不然的话,我真的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压力了,我都快要崩溃了……”马玉成使出吃奶的劲儿才守住了最后一道防线,也才说出了这样的话。

    “不是吧,你这个人,咋口是心非呢!”韩春萌却盯看着马玉成掩饰不住的某个地方,话里有话地这样来了一句。

    “我说的真是心里话……”马玉成似乎没发觉身体的某个部位早已有了无耻的反应!

    “谁信呀,假如你一心把火让我尽快离开的话,应该这里没反应呀,可是你自己看看,这里都成啥样了——还说对我没感觉呢,没感觉咋会变成这样了呢?”韩春萌用“铁的事实”来证明自己说的没错!

    “它是个畜生,根本不听我的话呀!”马玉成没办法,只好这样敷衍说。

    “别找借口了,说实话,是不是你心里特别想跟我那个,但却不敢说出来,甚至还要竭力遏制自己的想法?”韩春萌故意要往这个方向说。

    “我真的不像你说的那样啊!”马玉成嘴这样说,但心里已经像沸腾的油锅一样翻腾起来了!

    “那这里是咋回事儿?”韩春萌还是用事实说话。

    “我也说不清楚啊,不知不觉它这样了呀!”马玉成真的没法解释这到底是咋回事儿了。

    “到现在还骗人呢,我知道你对我有感觉,原先还不信,现在终于得到证实了……”韩春萌却趁机说出了这样的话,主要目的是要为今天的计划做更多的铺垫。

    “你可千万别瞎想啊,我已经跟郝思佳订婚了,今天晚要跟她圆房成为真正的夫妻关系了,你在这样的时候跟我来这套,分明是要把我往火坑里推呀!你还是快点离开吧,不然的话,我真有点承受不住了……”马玉成到了这个时候,还在负隅顽抗拼死守住自己的底线。

    “让我离开也行,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韩春萌一看马玉成真的尽快崩溃的样子了,也做了妥协。

    “啥条件,你说吧……”马玉成赶紧答应说。

    “你看,给你搓澡把我的衣服都弄湿了,我也要洗个澡了,你帮我也搓搓背,洗干净了我出去了……”韩春萌哪里是要饶了对方,分明是变本加厉提高了撩拨的程度啊!

    “天哪,你这到底是要干嘛呢,你这不是逼迫我犯错误吗!”马玉成一听,还要帮她搓后背,顿时表示无论如何都不能答应接受!

    “这算犯什么错误呢?礼尚往来,我帮你搓了后背,你也该帮我搓搓才对呀,这有什么错呢!”韩春萌却觉得这很正常。

    “好了,啥都别说了,我这离开卫生间,你自己在里边洗好了……”马玉成一看,无论如何撵不走对方,那自己离开好了……

    “好啊,你离开好了,只要你敢离开,我大喊大叫把郝思佳吵醒,让她看见咱俩现在的样子!”韩春萌却不紧不慢地这样威胁说。

    “我说韩春萌,你是我小姑奶奶行不,我求你了,你别再逼我了好不,我的心脏承受能力有限,假如你真的把我给逼到绝处,我猝死在卫生间里,你又如何向郝思佳解释呢?”马玉成真的差跪下来求对方了。

    “别用死来吓唬我,之前又不是没寻死觅活过,少跟我来这套!”韩春萌真的不买对方的账。

    “那你到底想怎样啊!”马玉成快撑不住了。

    “很简单呀,帮我搓搓后背,我放你离开……”韩春萌却很是天真地这样回应说。

    “好好好,我答应你,这回咱俩可说好了,搓完后背你即刻离开……”马玉成万般无奈,只好妥协范了……

    “那当然了,难道你还以为我会赖在这里走,等着你兽性大发糟蹋我呀……”韩春萌的每句话里,都带着某种暗示和撩拨,因为她的任务是要让马玉成一步一步落入她设置的圈套。

    “那你快点摆好姿势吧……”马玉成一看,韩春萌说话间已经脱掉了所有衣服,也这样来了一句。

    “你看,这样行不?”韩春萌边说,边摆出了一个夸张的姿势。

    “不用撅得这么厉害吧……”马玉成一看韩春萌两手居然几乎扶地,将后边撅得老高让他搓后背,不经意间将她的隐秘之处给看了个正着,顿时有些呼吸不畅了……

    “这样你才搓得彻底,我也才被你搓的舒服呢……”韩春萌的目的根本不是让对方给她搓什么后背,而是让对方把持不住,然后对她那个,所以,还是这样坚持说。

    “那好吧……”马玉成差不多快控制不住某种原始冲动,假如此刻大脑空白,失去理性的话,很可能一下子直接扑去,将这个完全不设防的丫头片子给办了,可是在关键时刻,他居然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赶紧用拧干的毛巾给韩春萌搓后背的灰尘……

    韩春萌的目的是要撩拨马玉成直接道,跟她发生那种关系,然后,让郝思佳闯进来捉奸呢,所以,根本没保持那种让马玉成搓后背的姿势,一看他没因此直接办她,立即转换了姿势说:“那按你说的,我换个姿势吧……”

    韩春萌这样说的时候,居然猛地站起身来,一下子与马玉成的身体有了大面积的接触,而且假装要回避,却将正面朝向了马玉成,而且身体有意倾斜了一下,与马玉成来了个正面的接触……更为甚者,假装怕自己摔倒,还使劲儿抱住了马玉成的身体……

    马玉成本来已经开始呼吸不畅了,再被她这样一弄,再也控制不住那种原始冲动,居然也用力紧紧抱住了韩春萌,估计这次是真的要把这个“不知死活”硬往他“枪口”撞的死丫头片子给痛痛快快地办了……

    韩春萌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的意图,也知道,只要摆个合适的姿势,这家伙一定会出于原始本能,抑或是某种报复心理,真的跟自己那个了,但这并不是计划的结果,因为这样个时候被他个“糟蹋”了,谁都不知道,谁都没发现,那也达不到想要的效果了……

    所以,在马玉成箭在弦,一触即发,要办成那件好事的时候,韩春萌突然撑住了他的冲动,还假装大惊失色地叫嚷道:“干嘛呀马玉成,想不到你还真是个禽兽不如的男人呀,连你未婚妻的闺蜜也行给糟蹋了呀!”

    韩春萌猛地将马玉成给推开,然后,离开马玉成三五步远,继续说:“算了,我现在算是真的知道你是个什么货色的男人了……”说完,囫囵着穿衣服,“逃离”卫生间,不见了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