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66章 好戏开始了

    再说郝思佳。

    参加完订婚仪式,郝厅长匆匆忙忙地回省厅去了,郝思佳本以为还可以有点自由时间呢,哪成想,马玉成的母亲和姑姑直接要求说:“我们一起去新房吧……”

    “我想回家带些自己的东西,晚饭后再过去吧……”郝思佳是想为自己争取点时间,去跟马到成分享获得批后的喜悦,这样找理由说。

    “什么都不用带,新房里什么东西都有,即便是没有,只要你提出来,我们都立即帮你解决……”马玉成的姑姑这样回答说。

    “可是……”郝思佳居然有了被绑架的感觉!

    “没有可是,虽然你跟马玉成订婚了,但圆房的事儿还没完成,所以,兑现这个承诺之前,不能离开马玉成的视线……”马玉成的姑姑居然说出了这样苛刻的要求。

    “既然这样,我也有个小小的请求……”郝思佳觉得,这样也许是个机会,这样假装示弱地恳请说。

    “啥要求,只要不过分,我们能答应你!”马玉成的母亲这样回答说。

    “我想让我闺蜜韩春萌过来陪着我……”郝思佳这样请求,是为了今晚的那个计划做铺垫,假如现在不提出这样的要求,到了晚韩春萌出现在新房里的话,显得突兀,而现在提出来,你们答应了的话,那韩春萌去新房这件事儿可名正言顺了,回头闹出什么事端来,也别埋怨别人,因为我已经提前提出来了,也是你们同意的!

    “这不行吧,你跟马玉成圆房,找个闺蜜一起住,这算什么呢?”马玉成的姑妈立即提出了反对意见!

    “我们从小到大都是最好的朋友,她不在我身边,我会紧张,会害怕,一旦出现什么状况,连个帮忙的都没有……”郝思佳找出这样的理由来。

    “不是都说了吗,新房里要啥有啥,你一旦需要帮忙,打电话告诉我们,我们立即帮你解决……”马玉成的姑姑这样回答说。

    “物质的忙你们能帮,可是精神的忙,你们能帮吗?这样快让我跟马玉成圆房,我一点儿心理准备都没有,一个大姑娘要跟一个男人那个了,换了你们,心里不紧张呀……找个闺蜜陪着我,不应当呀!”郝思佳还真会表演,这样说的时候,居然眼泪巴嚓,可怜巴巴的……

    “这个我证明,郝思佳确实跟韩春萌是多年的好闺蜜,之前郝思佳从未离开过我的视线,除非有她这个闺蜜陪伴她——你们还是答应她这个请求吧,我保证她那个闺蜜肯定不会惹出别的事儿,肯定能让我女儿安下心来跟你家马玉成圆好这个房的……”关键时刻,郝思佳的母亲出来帮她说话了……

    “也好,那让那个韩春萌来陪她吧,不过有言在先,她可不能妨碍郝思佳和马玉成圆房……”马玉成的姑姑很是警觉地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她只会帮忙不会添乱的——只有她在郝思佳附近,我这个当娘的,心里也才踏实呀!”郝思佳的母亲这样保证,而且从当娘的角度来恳请说。

    “那好吧,那叫她一起到新房去吧……”马玉成的母亲终于答应了……

    郝思佳生怕对方反悔,立即打电话给韩春萌,约她在指定地点等待,一起去马玉成家准备的新房……

    韩春萌从马到成的身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因为疲惫正睡觉呢,但接到了郝思佳的电话之后,一下子兴奋起来——哈哈,今天真是个重要的日子,不但从心仪男人那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还要在今晚演一部现实版的扭转乾坤的大戏,想想让人亢奋不已!

    赶紧把自己洗干净了,然后,快速到达了指定地点……

    这样,郝思佳和母亲,外加韩春萌,被马玉成连同他的父母还有姑姑带到了那个高档社区的一套黄金楼层的大三居……

    进屋一看,虽然不是宫廷般的金碧辉煌,但也算是豪华装修,而且各种生活用品应有尽有……

    郝思佳的反应平平淡淡的,心里在想,再好的物质条件,也无法让本姑娘对这个窝囊废男人动心的,真是白瞎了他们的一片苦心呀!

    韩春萌的反应却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摸摸这儿,看看哪儿,心里不住地在惊喜狂呼:过了今天夜里,这里应该是本姑娘的天下了吧,只要有了这么好的条件,管他马玉成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呢,他给不了本姑娘的,还可以去偷偷找那个心仪的极品男人来满足过瘾嘛!

    俩人截然不同的反应,给马玉成以及他家人的反应却是——这个蠢萌丫头的反应纯属是过度羡慕嫉妒造成的,而郝思佳这样身份的女孩子,或许心里满足但却不会轻易表现出来吧……

    马玉成的姑姑带着大家参观了这套房子几乎所有的地方,特别是到了新郎新娘将来结婚用的洞房,更是极尽鼓噪之能事,渲染马家为了马玉成和郝思佳的婚事所付出的心血和钱物……

    然后,把韩春萌领到了靠近厨房的一个只有四五平米的保姆房,说她应该住在这里,而且要负责俩人的餐饮和搞卫生!

    韩春萌心里带着特殊任务呢,所以,一点儿反感都没有,还欣然接受地说:“大家都放心吧,我当这里是我的家了!”

    “错啦,你不能把这里当成你的家……”马玉成的姑姑立即挑出了韩春萌说话的错误字眼儿!

    “那当成什么呀?”韩春萌假装没懂对方的意思。

    “应该当成主人的家呗!”马玉成的姑姑直接这样回答说。

    “哦,像影视剧里演的那样,大户人家的小姐嫁给某个官人之后,还要带着一个贴身丫鬟,我属于那个贴身丫鬟呗?”韩春萌居然立即给自己找到了合适的定位。

    “谁说你脑子有问题了,你很聪明嘛!”马玉成的姑姑不无风刺地这样来了一句。

    “当然聪明啦,不然的话,像郝思佳这样傲娇的公主,咋会跟我成为闺蜜呢,这说明我的智商情商跟郝思佳也差不了许多……”韩春萌顺杆儿往爬……

    “说你胖你喘,少说两句还能把你当哑巴卖了呀!”郝思佳小声这样责怪韩春萌,其实也是在给在场的人听……

    “好呀,你把我当哑巴卖了吧,回头我还帮你数钱呢!”韩春萌还真是人来疯,居然这样接住了郝思佳的话茬!

    这个时候大家都回到了客厅,马玉成的姑姑和母亲又说了很多叮嘱马玉成要如何心疼未婚妻之类的话,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才肯离去……

    “你是郝思佳的闺蜜,遇到什么事儿多帮帮她,实在不行给我打电话……”临别的时候,郝思佳的母亲还这样拉住韩春萌的手嘱托道。

    “放心吧阿姨,我跟郝思佳情同手足亲如姐妹,她的事儿是我的事儿,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的!”韩春萌赶紧给郝思佳的母亲吃定心丸……

    送走了各位“家长大人”新房里剩下了马玉成独自面对未婚妻郝思佳以及她的闺蜜韩春萌了。

    他突然有了某种势单力薄的感觉,好像一只失去了主人的狗一样,面对这俩女孩子,心里居然开始忐忑不安了……

    郝思佳则与韩春萌的眼神对视了一下,传递的信息是,咱们的计划从现在可以开始了!

    韩春萌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表示已经心领神会,郝思佳则立即瘫坐在沙发说:“哎呀,我的头有点儿疼……”

    “是刚才在你和他的订婚仪式,酒喝多了吧……”韩春萌这样询问道。

    “我也没喝什么酒啊,对了,是我跟你喝的那杯交杯酒给闹的……”郝思佳立即这样埋怨马玉成说。

    “我不是成心的,都是姑妈挑唆的,我当时不跟你喝不行啊……”马玉成赶紧撇清自己的罪责。

    “算了,现在说这些还有啥用,我有点晕乎,我要去睡一觉……”郝思佳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我陪你一起睡吧……”马玉成以为郝思佳是想趁机跟他直接来个“二人世界”呢,这样试探着问。

    “我现在需要休息,又不是需要跟你那个……”郝思佳立即阻止马玉成说。

    “是呀,这才几点呀,你要跟她圆房……”韩春萌也跟着凑热闹。

    “那你睡觉,我干啥呀!”马玉成好像来这里一个任务——跟郝思佳圆房,然后,把“战果”禀报自己的母亲和姑妈,可是一听郝思佳要单独去睡觉,突然觉得自己没着没落的感觉了,居然这样问道。

    “该干啥干啥去呗……”韩春萌替郝思佳这样回应说。

    “可是我能干啥呢?”马玉成还真是不知道自己该去干点啥了……

    “今天晚要当新郎官了,还不赶紧去把自己洗洗干净呀,要是一身臭汗跟新娘子进被窝,还不一脚把你给踹下床去呀!”韩春萌帮马玉成想出了一个该做的事情。

    “哦,可不是吗,今天还真是出过一身汗,那我这去洗澡……”马玉成还真是受到了启发,立即答应去洗澡了……

    听到马玉成钩了,韩春萌立即朝郝思佳叽咕一下眼睛,意思是,好戏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