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64章 一直拉着手

    这样的经验,马到成是在那次杨水花几乎把自己累残的时候学会的——女人这样的时候,必须继续跟她轻柔地保持接触,这样才会让她从那个下不来的陡坡缓缓地下来,直到将她的筋骨都舒展开来,才会恢复常态……

    韩春萌突然面对来自对方如此温柔的爱抚接触,居然一下子幸福到了极点,仿佛真的与这个极品男人成了永远的夫妻一样……

    那一瞬间,韩春萌真觉得时间都停止了,万物都定格了,整个身心完全与对方交融在了一起,所有的疲惫不适仿佛被点石成金抑或春暖花开一样,难受渐渐消退,慢慢消失……舒爽悄悄生成,徐徐归来……

    等到韩春萌渐渐舒缓过来,恢复到了常态,马到成只好以身试法地手把手教韩春萌如何才能让男人保持状态,要在什么时候,才用什么方法来让男人延缓颓败的局面……

    韩春萌总是被这样的场面给弄得走神儿,所以,马到成一再提醒她,她才会专注一会儿,但很快又把这些教学用的动作,当成是在跟她做那种好事了……

    还好,这样持续教了她半个来小时,终于让她掌握了一些实用的技巧,韩春萌好像一下子沉迷其,完全没有够的意思……

    但一看时间,眼瞅快到下午三点了,马到成说:“好了,我必须出发,去办重要的事儿了……”马到成记起来,郝厅长说的是下午三点,那个批件会形成,假如他看了没问题,会直接下发到他的手了,所以,要第一时间等候在小会议室里,不然的话,错过了机会可是天大的遗憾了……

    “您不能这样走了……”韩春萌却拉住马到成不放……

    “你还想要什么呢?”马到成以为,给对方的已经够多了。

    “您能不能还像刚才那样,温柔地跟我再好一把呢?”韩春萌蚀骨铭心地感受到了刚才马到成在她身施展那些温柔的缓解招法给她带去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妙感受,硬着头皮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可是我没时间了呀……”马到成真觉得时间有点不够用了。

    “也许,这是我今生今世最后一次跟您好了,您再满足我一次吧……”韩春萌拿出了一副可怜楚楚的眼神这样恳求对方答应她这“最后的请求”

    “只给你十分钟,可以吗?”马到成咬牙限定了时间……

    “一分钟我都心满意足了……”韩春萌此刻倒是不再贪心了……

    “这可是你说的!”马到成这样确认了一句。

    “是我说的……”韩春萌此刻还真是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善解人意的女孩子了……

    一旦感觉到韩春萌不再那么饕餮贪心了,马到成反倒有点怜香惜玉了,也知道过了此刻,大概再也没机会与这个蠢萌丫头在一起了,或许真的需要在这种“诀别”的时候,给她多一些温柔宠爱,才算得是个真正的男人吧……

    于是,马到成真的拿出了所有能让女人蚀骨铭心的招数,让这个蠢萌丫头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心荡神摇,什么叫欲死欲仙……

    在马到成在无奈,精心调教韩春萌的时候,郝思佳和马玉成的订婚仪式如期举行。

    郝思佳心里打定了主意,所以,表现得特别听话特别顺从特别乖。

    看到女儿突然改变了态度,从对马玉成极度的憎恶,变成了此刻的友好爱恋,甚至坐的时候,肩并肩不说,还一直拉着手——郝厅长的心居然还疼了一下——还真是委屈女儿了,今天接触了一下让女儿动心的那个学长,无论从哪个方面都马玉成强一万套啊!

    但可惜的是,为了老爸的仕途升迁,为了家庭的稳定和谐,当然,也为了她学长能拿到那个批件,女儿最终还是做出了牺牲,选择与马玉成重归于好,甚至同意即刻订婚,今晚与之圆房——郝厅长心疼女儿的奉献精神,但在言语表情,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来……

    看见郝思佳真的转变了态度,与儿子马玉成如此温柔如此亲近,马玉成的父母也是喜眉梢……

    在马玉成的姑姑宣布完郝思佳和马玉成的订婚仪式开始之后,马玉成的母亲直接将一串钥匙放在了郝思佳的面前说:“这是王府家园的一套大三室楼房的钥匙,精装修,而且早已布置成了新房,开发商说,十一之后能办理不动产证,正好你们十一结婚之后,在办理不动产证的时候,同时写你们俩的名字,这算是马家给你的一份儿彩礼了……”

    “谢谢伯父伯母……”郝思佳一听马玉成家还真是下了本钱,这样的一套高档社区的房子咋说也值一两百万吧,但一听要等到婚后才能办理房产证,觉得套路还是很深,不过为了今晚的那个计划,郝思佳还是表现得一点儿脾气都没有,很是温柔地表达谢意。

    “哎呀,都订婚了,应该改口了吧,别再叫伯父伯母了,那样多生分呀!”马玉成的姑姑立即这样挑剔说。

    “对呀,该改口叫爸妈,或者公公婆婆了!”马玉成的母亲也这样要求说。

    “那——谢谢公公婆婆了……”郝思佳只好顺从对方的苛刻要求。

    “我还是喜欢叫我们爸爸妈妈……”马玉成的母亲还不满足。

    “那——谢谢爸爸妈妈了!”郝思佳的忍耐力还真是惊人,完全是那种听话乖巧的女孩子的性格和样子了……

    “哎,这才算是我们的好儿媳妇儿呢!”马玉成的父母更加欢欣鼓舞了……

    “那还等啥呢,快点拿出来吧……”马玉成的姑姑这样催促马玉成的母亲说。

    “哦哦哦,我高兴得差点儿给忘了呢——给,这是白金钻石项链,专门给郝思佳定制的,这是一张存有23万现金的银行卡,是给亲家的……”马玉成的母亲边说,边将一个精美的首饰盒打开,亮出了里边一看很值钱的一个白金钻石项链,递到了郝思佳的眼前,还示意马玉成给郝思佳亲手带……

    然后,将那张银行卡,交到了郝思佳母亲的手里……

    “我来解释一下为啥是23万吧——你家郝思佳今年不是23岁吗,父母养育了她23年,含辛茹苦罄竹难书的,马家每年给补贴一万算是聊表心意吧!”马玉成的姑姑数目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哎呀,你们马家也太客气了吧,别的我们都可以收下,这个我们……”郝思佳的母亲推辞说。

    “这是订婚必须的程序,郝佳不要相当于不承认这次订婚的合法性了……”姑姑居然绵里藏针地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那要是这样说,这个钱我们还必须收了?”郝思佳的母亲听出了对方的意图——不收下这些钱,是不承认今天的订婚算数!

    “当然是必须收了,不然的话,订婚也没有任何约束力了不是?”姑姑的回应更加直白露骨了。

    “那好,那恭敬不如从命,我们收下了……”郝思佳的母亲一听对方把话都说道这个份儿了,也只好收下了。

    “这对了嘛,那我代表两家宣布,马玉成公子与郝思佳小姐的订婚仪式礼毕,大家开始进餐吧!”马玉成的姑姑作为订婚仪式的主持人,这样宣布说……

    “等等,有件事儿你还没说呢……”马玉成的母亲立即这样提醒小姑子说。

    “还有啥事儿呢?”姑姑还真是一时想不起来还有什么程序没走了,这样问。

    “是今天晚……”马玉成的母亲叽咕眼睛提醒小姑子说。

    “哦,看我这记性,还有一件事儿算是今天订婚仪式的一个内容,是为了给今天的订婚仪式画一个完美的句号,马玉成与郝思佳将到婚房里去试睡圆房——准新郎马玉成你没意见吧?”姑姑先问马玉成。

    “我没意见!”马玉成都快美死了,哪里会有不同意的呢,立即回答说。

    “准新娘郝思佳没意见吧?”姑姑再问郝思佳。

    “我也——没意见……”郝思佳故意装出某种女孩子的娇羞神态,这样低头顺目甚至两颊绯红地答应说。

    “太好了,我们今天的订婚仪式圆满成功!”姑姑的嗓门很大,搞得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

    接下来到了推杯换盏,谈笑风生的时间了,双方家长还有两个准新人也都不停地参与倒酒点烟之类的程序,那场面,真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面对这样的情景,郝思佳的心里忽然觉得像在看一出荒唐喜剧,明明各自都心怀鬼胎,但表面却搞得如此和谐热闹,想想今天晚计划一旦实施,看到最终结果的他们,还笑得出来吗?到了那个时候,在翻天覆地的变化,本姑娘才会真正脱离你们这些世俗的藩篱和羁绊,迈着自由的步伐,奔向自己真正爱恋的那个人吧……

    作为父亲的郝厅长,在这一瞬间似乎在女儿的眼神里看出了某种潜在的意味——但他只理解为是女儿心里在惋惜不能与学哥那样的男人结合在一起,而完全预测不出来,在女儿心,正在谋划一个惊天逆转局面的行动……

    都说山雨欲来风满楼,但此刻,谁都看不出郝思佳心早已波澜壮阔、汹涌澎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