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62章 她的杀伤力

    “为什么呀,这些悄悄话除了你,跟谁都不能说……”韩春萌却直接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不是吧,来之前,郝思佳对我千叮咛万嘱咐的,是不想让我跟你节外生枝闹出什么别的事儿来,耽误咱们今晚的那个计划——所以,即便你有什么悄悄话,也都暂时憋在肚子里,等过了今天晚再说吧……”

    马到成索性,直接将郝思佳之前的交代都告知了对方,是要提醒韩春萌,咱俩到这里来,是吃顿午餐而已,别的,你都别想了,因为咱俩来这里吃饭不是秘密,郝思佳是知道并且关注结果的,所以,请好自为之吧!

    “过了今天晚再说一点儿意义都没有了,所以,必须今天,此刻,马让你知道才行……”韩春萌虽然有点醉意朦胧,但说话却很明晰坚定……

    “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呢?”马到成完全知道对方要像自己披露什么,但还是要这样问。

    “当然是咱俩之间曾经发生过的一个秘密了……”韩春萌一副神神秘秘的样子。

    “且慢,既然是咱俩之间发生过的秘密,那意味着我已经知道了,所以,你也没必要说出来了……”

    马到成知道这个蠢萌丫头是要趁机将昨天夜里,她与郝思佳移花接木偷梁换柱暗度陈仓搞出的那点儿好事儿给披露出来,利用与她单独在一起的这点儿时间里,再搞出点名堂来,以此为将来俩人建立某种特殊的关系做好铺垫,所以,马到成索性用了这样的口吻,来阻止对方真的把真相披露出来……

    “我说的这个秘密您并不知道……”韩春萌根据她的判断,对方此刻还不知道昨天夜里都发生过什么呢,这样说道。

    “怎么可能呢,既然是发生在你我之间的秘密,我咋会不知道呢?”马到成抓住这个道理不放。

    “有些秘密发生在俩人之间,双方都知道,可是有些秘密,发生在某一方并不知情的情况下,那这一方也不知道究竟发生过什么吧……”韩春萌这样解释说。

    “如呢?”马到成倒要听听这个蠢萌丫头会做何解释。

    “如一个人酣睡,另一个人对他做了什么,他怎么会知道呢?”韩春萌差不多把真相说出来了。

    “这样的事儿不会发生在我身的……”马到成心里在笑——这个蠢萌丫头,憋足了劲儿要把昨天夜里发生的那点儿好事儿变着法地告诉老子,老子还要阻止你说出真相来!

    “为什么不能发生呢?”韩春萌没懂对方为啥这么肯定地说。

    “因为我这个人睡觉特别轻,稍有动静我会被惊醒的,所以,你说的这种情况,在别人身或许会发生,但在我身,是绝对不会发生的……”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这样的事儿确确实实在您身发生过呀,难道是您明明知道发生了,却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蠢萌丫头被马到成的说法给弄得有点发懵,这样质问说。

    “你说的话我没听懂,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为什么被你说得神乎其神的,假如咱俩之间真的发生过什么,那我怎么会毫不知情,一点儿都不知道呢?”马到成还是强调这一点。

    “也许是您在黑灯瞎火的时候,分辨不清与你好在一起的女孩子是谁吧……”韩春萌差直接说明真相了。

    “你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咋越听越糊涂了呢?”马到成越发觉得这个蠢萌丫头为了达到她的某些不可告人的目的所作出的蠢萌行动了……

    “打个方吧,假如昨天夜里,郝思佳起夜出去了,这个时候,我也起夜,但却走错了房间……”韩春萌这算是真的开始披露真相了!

    “这件事儿我知道啊,你不能说你走错房间这件事儿算是咱俩的秘密了吧——这家事儿郝思佳也知道啊!”马到成直接将话茬给接了过来!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儿……”

    “是你自己说的,你走错了房间呀!”

    “我只是打个方,其实真实情况是这样的……”韩春萌一听,对方是不自己的道,索性要直接说出真相了!

    “我觉得你应该此打住……”马到成何尝听不出来对方要赤膊阵,不管不顾把昨天夜里发生的好事儿直接说出口了,所以,急忙这样遏制说。

    “为什么呀?”韩春萌被对方的态度给弄得有点不知所措了。

    “无论你现在说出什么惊天的秘密,我都不会相信的,除非是郝思佳在场作证明,不然的话,你还是把要说的,都憋在肚子里,留着说给郝思佳听吧……”马到成特地将郝思佳给亮出来,表明他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再跟她做出什么苟且之事了……

    “我都说了,这是咱俩的秘密,跟郝思佳没关系的……”韩春萌继续这样暧昧地劝解说。

    “既然我是他新男友,你是她闺蜜,所以,现在咱俩的所作所为,应该都与她有关系!”马到成再次强调这一点——也是证明自己是个正人君子,绝不会在郝思佳背后搞什么小动作的……

    “话是这么说,但假如我告诉你昨天夜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一定会觉得,你是个艳福不浅的男人,白捡了一次艳遇却一直都蒙在鼓里,毫不知情呢……”韩春萌似乎有些着急了,这个男人,咋油盐不进,一点儿都不知道昨天夜里究竟都发生过什么呢?

    “你的话我越来越听不懂了,好了,咱俩今天的午餐到这里吧,我还有事儿,必须先走了……”马到成觉得,这个蠢萌丫头今天是成心要把昨天夜里那点儿事儿披露给老子听,然后,以此为借口,跟老子再发生点儿关系的,所以,必须见好收,千万别跟她拖泥带水,最后真的被她给套牢在她的圈套里无法自拔那可糟透了……

    “等等……”韩春萌居然一下子扑来,直接抱住了马到成……

    “这样不好,请你自重……”马到成身体僵硬地挺在那里,只能这样严肃地劝解说。

    “你不能这样抛弃我,今天无论如何要给我一个说法!”韩春萌真的急了,居然直接说出了这样的话……

    “你这话啥意思呢?”马到成还真有点招架不住这个该死的丫头片子了!

    “直接告诉您吧,昨天夜里其实是……”韩春萌要直接说出真相了,却偏偏这个时候,传来了服务员的敲门声……

    “进来!”马到成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赶紧这样喊了一句……

    韩春萌只好暂停披露真相,而且,在服务员进来之前,不得不松开了抱紧的马到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说来也真是快速,刚才点的酒菜,才这么点时间都备齐了,一同送了进来……

    服务员退出之后,韩春萌居然亲手把房门给闩好,然后回到座位,咬了咬嘴唇,下了最后的决心,对马到成说:“直接告诉您吧,昨天夜里,我已经成了您的女人了……”

    “你瞎说什么呢,这怎么可能呢!”马到成的头嗡了一声——这个蠢萌丫头,老子这么横拦竖挡都没阻止你把这样的秘密给披露出来,看来你是铁了心要这么干了呀!但还是假装一无所知,惊骇无的样子。

    “这都是我和郝思佳制定的一个圈套,像今天晚在马玉成身要做的把戏一样,昨天夜里,我是跟郝思佳约好了,她假装起夜离开房间,然后,我假装是她去到您的被窝里,然后,用主动的方式把我的第一次给了您,成了您的女人……”

    韩春萌彻底说明了真相,也彻底出卖了她的闺蜜郝思佳——看来,这个韩春萌还真是不靠谱,一旦面对切身利益的时候,别管是谁,该出卖好不含糊啊!

    “你觉得你这么一说,我会相信?”马到成还在坚守自己的防线。

    “您可以不信,但这个手帕的混合印迹打到天边都是铁证如山……”韩春萌边说,边真的掏出一个带有某种液体痕迹的手帕来,展示给对方看……

    “你要讹诈我?”马到成顿时觉得这个蠢萌丫头其实很有心计,居然留存了这样的痕迹作为撒手锏,在关键时刻展现她的杀伤力……

    “看您说的,讹诈您干吗呢?”韩春萌的态度突然软了下来,一副暧昧的样子这样回应说。

    “那你留这样的证据干吗?”马到成直接这样质问道。

    “是要找机会告诉您真相啊?”韩春萌还是觉得,她这样披露真相是正确的选择。

    “到底是什么真相?”马到成还在假装不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

    “是昨天夜里,我真的去到了您的房间,并且与您发生了那样的关系,尽管您到现在还没发觉那是不是真的,但只要我有了这样的证据,您也永远都没法抵赖了……”韩春萌到此,才算是彻底表明了所谓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可是,我完全不知情啊,以为昨天夜里跟我在一起的只有郝思佳呢,所以,你说的这些我完全不知道,也不该为你负什么责任吧!”马到成赶紧把自己的责任给撇清,省得被这个蠢萌丫头给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