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9章 越来越成熟

    “你什么意思呀郝思佳!”刚把韩春萌放进车里,她这样没头没脑大声豪气地质问道!

    “咋地了?”郝思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让韩春萌恼羞成恨到了这个程度!

    “你说咋地了,还跟我装蒜是不是!”韩春萌急赤白脸地这样叫道。

    “到底咋地了?”郝思佳还真是一时搞不懂这个蠢萌丫头到底为啥跟她发这么大的火了!

    “我刚刚去医院找马玉成,可是他却忽然换了一套西装革履,弄得像个新郎官似的,我问他这是要干嘛,他竟笑嘻嘻地说,午跟你订婚了——郝思佳,不是你亲口苦苦哀求我,让我接盘这个家伙吗,咋话音还没落,自己又变卦了呢?是不是要把我当猴耍呀!即便是耍猴也不带这样三出八变的吧!”原来韩春萌知道了郝思佳突然改变主意,与马玉成重归于好,甚至要立即订婚的消息……

    “你听我解释呀,我原本是想甩了他,但又怕他继续寻死觅活的,才求你去接近他,要了他的,可是我跟他闹矛盾这件事儿,让他父母告状到了我父母的耳朵里,我父母不依不饶我,非要我回心转意不可,不然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我迫于无奈,只好答应跟马玉成和好了,可是他那个当妈的,居然当场逼我答应今天午订婚……”郝思佳只好把整个过程解释给对方听……

    “这是真的吗?”韩春萌一听原来郝思佳是被父母逼迫才不得不答应的,还将信将疑。

    “那还有假,还有更甚者,马玉成他妈还逼我和马玉成今天晚圆房呢!”郝思佳为了证明自己是被胁迫的,连这个都说出来了……

    “这也太不像话了吧,你不会答应他们这样荒唐的要求吧……”韩春萌嘴是在为郝思佳鸣不平,心里其实也是在为自己喊冤叫屈!

    “让你失望了,我全答应了……”郝思佳声音很小,但表达很清楚——没法改变了,已经是既成事实了!

    “郝思佳,你平时的一身傲骨都哪里去了?咋到了关键时刻,像个绵羊一样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了呢?”韩春萌开始责难郝思佳了。

    “我哪里还敢反抗啊,再反抗,我父亲真的会跟我断绝父女关系的!”郝思佳直接这样回应。

    “断断,不行你跟他私奔呗……”韩春萌倒是爽快,边这样说,边用手指向一句话不说,完全不参与她们俩争吵的马到成……

    “不行啊,要是能私奔好了……”郝思佳却又这样说。

    “为啥不行啊……”韩春萌真的不理解郝思佳为什么会受这样的屈辱,答应马玉成父母这样荒唐的要求。

    “这里边的缘由太多了,你别刨根问底了行不?”郝思佳不想再多回答对方了,因为其还有帮助马到成拿到批件这件事儿,所以,只想此打住。

    “不行,你必须告诉我真相,换句话说,你必须给我一个说法才行!”听郝思佳这样说,韩春萌觉得是该讨个说法的时候了——你可以接受这样残酷的逼迫,答应他们荒唐的条件,但你们不能把我扔在茄子地里不管吧!

    “我都这样了,你还想让我给你个什么说法呢?”郝思佳只好示弱给对方看。

    “至少,不能两个男人你都要吧,既然你跟马玉成订婚了,那你至少把他让给我吧……”韩春萌居然直接提出这样的要求了——你若是跟马玉成订婚了,剩下的这个男人,应该属于我了吧!

    “别的都好说,这个绝对不行……”郝思佳瞄了一眼假装没听见的马到成,知道韩春萌提出这样的要求马玉成的父母提出的那些要求还要荒唐呢,所以,直接否决说。

    “为啥呀,难道你还要脚踩两只船呀——不带这样的吧,你不能同时骑两匹马吧,好歹也让我这个没马骑的可怜虫有一匹马骑吧,这才显得公平一些吧……”韩春萌开始为自己据理力争了!

    “别的马你可以随便起,可是他这匹马你不能骑……”郝思佳借用韩春萌的这个喻,再次表明自己的态度。

    “为什么呀?难道你还让我换一匹马骑不成?”韩春萌的潜台词都出来了——这匹马昨天夜里已经骑过了,你不要这匹马了,正好给了我,岂不是最好吗?

    “好了,咱不说这个话题了行不!”郝思佳一听韩春萌眼瞅要把昨天夜里她和韩春萌做出来的移花接木暗度陈仓把戏给暴露出来了,想竭力阻止她。

    “不行,我今天必须要个说法才行!”韩春萌一看郝思佳有点招架不住她了,似乎更来劲了!

    “那你到底想怎样呢?”郝思佳真有点拿对方没办法了。

    “我是想让你把剩下来的男人,无论是马玉成还是他,给我一个行了……”韩春萌索性跟郝思佳彻底摊牌了!

    “这个我也说了算!”郝思佳眼看招架不住了,想逃避责任。

    “那谁说了算……”韩春萌还在继续逼近。

    “你亲口问问他吧,假如他答应要你,我也没话可说了……”郝思佳只好把球踢给马到成了——也许他有办法来应对这个蠢萌丫头提出的貌似合理但却十分荒唐的要求吧!

    “他必须答应我,他必须答应要我,因为我已经……”韩春萌一听郝思佳让她亲口问马到成是否同意接受她,立即这样表态说,潜台词是,昨天夜里我已经跟他那样过了,所以,他必须要我才行,不然的话……

    “韩春萌,别胡说八道,别忘了你给我的承诺!”郝思佳立即声高八度来遏制这个蠢萌丫头说出昨天夜里发生的那些永远都不能披露出来的勾当!

    “可是我必须问我自己的幸福着想,必须在你不要的男人里,抓一个在手里才行啊!”韩春萌还这样为自己争辩说……

    “好了好了,让我帮你们解决问题吧……”一直保持沉默的马到成,实在是看不过去去韩春萌这样折磨郝思佳了,心里突然有了一个灵感,也直接参与到了她们俩的争吵,试图用他想出的办法,来彻底解决大家共同面临的问题……

    “你——不会真的答应她的要求吧?”郝思佳一听马到成这样说,很是担心他真的要了这个蠢萌丫头,那样的话,将来跟他做地下情人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不是答应谁的要求,而是要帮你们解决问题……”马到成这样强调说。

    “咋解决呀?”郝思佳和韩春萌居然是异口同声这样问道。

    “我想——单独跟你谈谈我的想法……”马到成心里有了个想法,但不想当着韩春萌的面儿直接说出来,这样对郝思佳说。

    “喂,你们俩不许撇下我不管!”韩春萌一听马到成要单独跟郝思佳商量对策,这样来了一句。

    “不是不管你,而是我们俩先商量好对策,然后再告诉你,毕竟,他跟你不是很熟悉……”郝思佳一看马到成的眼神,知道他不想当着韩春萌的面儿说出他的想法,所以,马帮他圆场说。

    “谁说我们不熟悉了,我们已经……”韩春萌眼瞅要把昨天夜里那点儿好事儿给抖露出来了……

    “韩春萌,你给我闭嘴,好好在车里呆着,我们几分钟回来!”郝思佳只好动用她的严厉来遏制韩春萌使性子耍小孩子脾气了!

    马到成也配合郝思佳,已经开门下车了。

    郝思佳也下了车,俩人距离车子十来米的地方,开始对话。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啥办法呢?”郝思佳无论如何都猜不到马到成在这样山穷水尽的时候,还会想出什么可以破解难题的办法来。

    “你真的肯听我的办法?”马到成不急于说出自己的想法,而是这样问对方。

    “那当然了,现在我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焦头烂额的程度了,本来以为,咬牙坚持答应马玉成父母的荒唐要求,缓和与我父亲的关系,帮你拿到批件行了呢——可是又冒出个韩春萌来,假如不给她一个满足她的说法,她还真会把事情给闹大了,一旦传出去,可能很难收拾残局了……”郝思佳知道不解决韩春萌的问题,这个蠢萌丫头指不定闹出什么幺蛾子来呢!

    “那用我的办法试试吧,也许,所有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马到成心的那个想法似乎已经越来越成熟了。

    “具体咋办,你直接说吧,我现在都快急死了……”郝思佳想立即知道结果。

    “我觉得吧,你应该这样做——首先是,不动声色地去参加午的订婚仪式,完全不表现出任何反悔的意图,只是乖顺地听从双方父母的安排,甚至答应他们今晚与马玉成圆房……”马到成慢条斯理地这样解读自己的那个想法。

    “这些还用你说呀,原本我是这样打算的呀,现在是必须解决韩春萌的问题了,你帮我想的办法是解决韩春萌这个难题呀!”郝思佳心里是个急,所以这样催促说。

    “你听我说呀,我是受了昨天夜里韩春萌走错房间的启发,假如今天晚,你跟马玉成圆房的时候,让韩春萌再走错一次房间,然后……”马到成开始说自己的主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