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正文_第657章 至爱的恋人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t")lassn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getelementbyid("readerfs")lassname = "rfs_" + rsetdef[3]

    从郝思佳那渴盼和希冀的眼神,马到成看出了某种“生离死别”最后一次的感觉,所以,完全没理由回绝她的这个请求……

    俩人在车里好在一起的时候,马到成越发感觉到了这个女孩子具有非凡的献身精神,为了至亲的亲人,为了至爱的恋人,她完全可以放弃自己的幸福和未来,舍出自己最宝贵的一切,来换取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马到成在**荡魄之余,暗下决心——都说天无绝人之路,或许在拿到批件之后,郝思佳的命运还有新的转折吧,只要老子竭尽全力,不信没有个好办法来破解郝思佳面对的荒谬残局!

    俩人好过之后,郝思佳发现马到成果然平静下来,也答应她尽快想好见了父亲和那些手下如何阐释理由博得他们的认可,尽快把开发权的批件给办下来,脸居然露出了迷人的笑容……

    先是到了郝思佳父亲郝厅长的办公室,见了面,郝思佳介绍马到成说:“他是我学长马到成,这是我父亲郝厅长……”

    马到成很是客气地鞠躬行礼表示对长辈也对这么大官职的敬仰:“伯父好,给您添麻烦了!”

    “嗯,麻烦是添了,不过不是关于批件儿的事儿,而是关于我女儿的事儿——记住我一句话,好男儿志在四方,假如你真能拿下那块烂尾楼地段的开发权,那将是你这辈子功成名的巨大资本,俗话说,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想要伟大的事业,别拘泥于儿女情长,放过我女儿,你才有机会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来——年轻人,不知道你能不能听懂我的意思!”

    郝厅长居然直言不讳,直接将审批项目与她女儿谈情说爱的取舍关系给直白出来……

    “能听懂,我会谨遵伯父的教诲,一心一意拿下这个项目,干出一番属于自己的大事业的……”马到成本想再争辩几句,可是看见郝思佳投给她的眼神,明白了她是让自己一定要顺从父亲的意愿,这样大家才会有谈下去的话题,否则,可能此戛然而止,落得个鸡飞蛋打的结局,所以,马到成才这样违心地说出了这样的话。

    “嗯,很好,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能想得开说明你是个干大事业的男人,好了,再有十分钟开会了,年轻人,你先说说你的想法,我也好心有数……”

    郝厅长一听这个郝思佳的学长还算识大体,懂格局,还真有点对他刮目相看——难怪能赢得我女儿的青睐,看来你小子不是一般战士啊——可惜呀,碍于各种官场关系,不能允许自己的女儿由着性子来,所以,只能忍痛割爱,不能发展你为自己的女婿了!

    “原本我们递交的那个申请材料是我的几个战友搞出来的一个草案,当时我有保留意见……”马到成一听郝厅长让他在开会之前先把主要的想法说出来让他评估一下,马这样回应说。

    “我要听的是你自己的想法……”郝厅长似乎对那份递交来的申请材料也不是很看好,这样来了一句。

    “我的几个战友原本是要搞一个‘万能服务站’说是免费的公益事业,但我总觉得放在现在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显得格局有点小儿科,且运作起来前景模糊暗淡——而我的想法是,假如能在原本烂尾楼的地段,搞一个公益为主的‘老年康复心’可能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原本的可观得多……”马到成将他之前已经跟郝思佳说过,得到郝思佳认可的一个完全他自己想出来的点子说了出来。

    “嗯,这个想法是原本的好些,但有一点,无论你们想出了什么项目什么点子,之前烂尾欠下的那几个亿是必须要偿还的,没有这样的预算,这个项目的开发权你是拿不到的!”郝厅长直接说出了想拿到这个开发权批件的难点在什么地方。

    “这个我也有所考虑,只要在批,允许我们在靠山靠水的地方,开发一些对外公开销售的别墅公寓花园洋房之类的产品,获得效益之后,先行偿还烂尾楼欠下的债务,剩余的收益,再用于‘老年康复心’的维护与建设……”马到成早有这方面的考虑,所以,不假思索,直接回答说。

    “嗯,想法不错,说说具体方案!”郝厅长居然直接肯定了马到成的这个解决难题的办法。

    “假如我们能在靠山靠水的地方开发一百幢独栋别墅的话,一幢买到一百万那是一个亿,买到五百万是五个亿,偿还债务的钱足够了,那假如我们开发两百幢的话,岂不是能盈利五个亿了吗?虽然这都是纸谈兵虚拟出来的数字,但只要我们瞅准市场,使用那块地依山傍水的特点,开发出适合高端人士投资购买的房地产产品来,一定会有客观的社会和经济效益的……”马到成说出了理想的构想……

    “嗯,你的想法还不错,一会儿在会你用这样的设想来说服我的那些相关部门的手下吧……”郝厅长并没下结论,而是这样说道。

    “爸,关键时刻你也得帮我学哥一锤子定音才行啊!”一直不吭声的郝思佳,这个时候来了这么一句。

    “只要他是个聪明的年轻人,一心扑在事业,不再找你麻烦,爸爸肯定帮他这个忙……”郝厅长还是表明了他的态度,只要他放过郝思佳,其他都好说……

    “伯父放心吧,我尊重郝思佳现在的选择,不会再找她的麻烦了,除非她的人生遇到了别的麻烦需要我帮忙,我将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马到成还是看了郝思佳的眼神之后,给出了这样的承诺……

    “好,我喜欢你这样拿得起来放得下的年轻人,走吧,我们一起到会议室去吧……”郝厅长要的是对方表这个态,做这个承诺,所以,立即这样回应说……

    于是,郝厅长亲自带着马到成和郝思佳,到了小会议室现场,马到成坐在了显要的位置,郝思佳则只是找个角落旁听而已——因为郝厅长是不允许她在这样的会议发表任何看法和表达任何意见的……

    郝思佳当然也知趣,那么静静地坐在一个不显眼的角落里,偶尔与马到成的目光交接在了一起,仿佛在给他加油打气——基本没大问题了,你大胆地跟他们说出你的全部想法吧,祝你马到成功!

    看着郝思佳投来的站脚助威的眼神,马到成的心还真是十分感动,能有今天这样的场面,哪里是我马到成自身的能力所能达到的呢?没有郝思佳做了如此巨大的牺牲奉献,怕是想见到在座的这些人登天都难吧——所以,一定要抓住这得来不易的机会,争取一次成功!

    虽然是郝厅长亲自来主持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听证会,让一些嗅觉灵敏的手下心领神会只说好话不提反对意见,但还是有个别从来不见风使舵的家伙,提出了各种反对意见,别的问题马到成都一一解答了,也都得到了认可,唯独在之前烂尾楼的法人拖欠各种款项多达三四个亿这个问题较真说:“假如这次可以减免的话,这么多年会有许多人拿到这块地的二次开发权了……”

    郝厅长知道提意见的人从来都是这个德行,但又不能一言堂,直接都给减免了,对其一个手下说:“我们说的减免并非全部免除,而是根据申请者申请的公益项目将来可能取得的社会效益来适当减免的——我提议,减免一半应该各方都接受吧?”

    “减免一半应该没问题,但若是等到相关的房地产开发之后再偿还,未免有点太不靠谱吧,假如开发过程,遇到了不可抗力的困难,无法偿还减免了一半的欠款的话,那岂不是跟全部减免一样了吗?”那个爱提反对意见的家伙又这样来了一句。

    “这样吧,请各位允许我打个电话咨询一下,假如我能筹集到一个亿的资金作为先行的欠款补缴,那这个项目的二次开发项目是不是可以通过审批,之前的债务可以减免一半了呢?”关键时刻,马到成生怕出现变故,直接给出了这样一个大胆的提议。

    “你是说一个亿吗?”连郝厅长都觉得这个年轻人给出这样的承诺有点悬乎,所以,代表大家这样问了一句。

    “对,是一个亿,但请给我几分钟时间,我要落实一下,这一个亿究竟从什么地方划拨过来……”马到成觉得,一旦跟牛旺天沟通的话,说明情况,搞到这一个亿应该没什么问题,也可以让这个项目板钉钉地拿下了……

    “哎呀,一个亿可不是个小数目,空口白牙随便说说可不行!”那个爱提反对意见的家伙趁机又来了一句。

    “给我几分钟,我打个电话可以给大家一个准确的答复……”马到成边说,边掏出手机,要拨通牛旺天的手机……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