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6章 冲动是魔鬼

    而一旦郝思佳想起了马到成,也仿佛看到了他的音容笑貌一样,不为别的,为自己心爱的人能得到他想要的东西,我也要忍辱负重地答应对方如此屈辱的条件,将对方的怨气彻底消除,获得马玉成父母的谅解,从而将这样的信息传递给自己的父亲,让父亲收回之前要与自己断绝父女关系的态度,再进一步,帮助马到成,拿到他们梦寐以求的那个批件啊!

    郝思佳忍无可忍的情况下,还是忍了下来,低头顺目地对马玉成的父母说:“既然是我来道歉承认错误的,当然要听出伯父伯母的安排了……”

    “你是说,你同意今天跟我家马玉成订婚,晚跟他圆房了?”马玉成的母亲以为打死对方都不会低头接受这样的条件呢,所以,一听对方答应了,这样惊异地问道。

    “我答应,但也有自己的条件,希望伯父伯母能满足我……”郝思佳趁机也想提出自己的一些要求。

    “什么条件——你现在哪里还有提条件的资格呢……”马玉成的母亲撇嘴这样不屑地说。

    “我的条件很简单,是虽然我答应了您提出的订婚圆房要求,但也要征求一下我父母的意见,假如我父母也同意的话,那我什么意见都没有了……”郝思佳这样说,其实是想通过马玉成的父母来传递她已经下定决心与马玉成重归于好的信息,让自己的父亲尽快原来她了……

    “那是一定啊,你们俩订婚这事儿是两家的大事儿,当然要通知到你的父母啊!至于圆房的事儿,是不能拿到桌面说的事儿,是要你私下里答应的——你不会到了晚反悔了吧!”马玉成的母亲一听原来这点儿要求,马欣然答应了,但又强调了另一点前提要求。

    “既然我答应了,不会反悔了,反正已经订婚了,将来注定是马玉成的人了,早一天圆房晚一天圆房又有什么差别呢?”郝思佳心说,只要能通过与马玉成的重归于好博得自己父亲的原谅,圆房的事儿又算得了什么呢?何况,自己早把第一次给了心仪的男人,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你能这么想好——我这让马玉成他爸给你父亲打电话,越好在哪里订酒店给你们俩举办订婚仪式……”马玉成的母亲雷厉风行,生怕夜长梦多节外生枝坏了她儿子的终生大事,所以,立即这样回应说。

    “好,我什么都听从伯父伯母的安排……”郝思佳则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顺从……

    等到马玉成的父母喜出望外地张罗立即订婚的相关事宜去了,病房里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马玉成有些忐忑地、弱弱地问:“你——真的同意跟我和好了?”

    “能不同意吗——我不同意你寻死觅活的,我不同意我父亲要跟我断绝父女关系,我不同意你父母会无休止地找我家的麻烦……”郝思佳不无怨气地这样数落说。

    “可是,这些都是别人的感受啊,那你自己是心甘情愿吗?”马玉成这工夫知道体谅郝思佳的感受了!

    “反正咱俩早名声在外是这样的关系了,若想改变除非天翻地覆,与其把所有美好的现在都毁于一旦,还不如忍气吞声地接受现实……”郝思佳一点儿都不想再挣扎了,她真的身心疲惫到家了……

    “那——你答应跟我复合了,那个民间高手咋办呢?”马玉成居然还担心这个。

    “他本来是后来者,面对我现在这样的困境,也只能退避三舍了……”郝思佳只好这样回答说。

    “可是你们不是已经……”马玉成欲言又止,但意图已经完全表达出来了——你不是亲口说过,你把第一次给了那个民间高手吗?你们的关系都那样了,你忍心这样抛弃他,跟我和好?

    “咋了,你嫌弃我不是黄花闺女了?那好,你赶紧给你父母打电话说,我已经把第一次给了别的男人,你嫌弃我这样的女人,快点让他们解除咱俩的婚约!”郝思佳抓住话柄,立即这样反击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马玉成赶紧解释。

    “那你什么意思呢?”郝思佳步步紧逼。

    “我是说,那个救过我命的民间高手知道你不要他了,跟我复合了,会不会心里不平衡,回头找你的麻烦呀!”马玉成说的是为郝思佳担心,其实他是担心那个民间高手报复他本人——跟我抢女人,有你好果子吃——那样的话,他完全无力招架的!

    “怕有什么用,好歹他不会像你这样,遇到想不开的事儿寻死觅活的,像他那样胆略胸襟的男人,只要把话跟他说开了,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对不住我和其他人的苟且之事的!”郝思佳心里再次彻底瞧不起眼前的这个胆小怕事的窝囊废了,但出于大局考虑,还是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哎呀,这我放心了”马玉成这才算是如释重负……

    说来也真是神速,郝思佳正跟马玉成说这些无聊的话题呢,手机响了,是父亲打来的,让她马去办公室找他,不提与马玉成订婚的事儿,只说是为了那份郝思佳学长提交的申请批件的事儿,还说让她直接带学长一起来,或许可以一锤子定音,直接拿到批件!

    郝思佳苦笑了一下,心说,看来,自己的“牺牲精神”效果显著,差不多让所有的矛盾都迎刃而解了——立即离开马玉成,车前给马到成打了电话,约好接他的地方,开车路了……

    马到成正在那辆宝马车里养精蓄锐呢,忽然接到了郝思佳打来的电话,说是立即去见她父亲郝厅长当面探讨关于批件的事儿,约好了接他的地点……

    挂断郝思佳的手机,马到成的心里着实不是滋味——越是批件大有希望,说明郝思佳牺牲越大呀!

    一定是答应了马玉成和他父母的所有苛刻要求,才获得了她父亲的原谅,也才会用“给你学长办批件”为交换条件——唉,想不到,郝思佳还有这样舍己为人的牺牲精神,更令马到成的心里对她敬爱几分了……

    很快看见了郝思佳开来的那辆藏蓝色的gl8商务车,坐进车里之后,马到成居然不知道该如何跟郝思佳开口说第一句话了。

    “你——都给他们什么承诺了?”马到成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这样问了一句。

    “你别管这些了,只管想好见了我父亲和他手下那些相关部门的人员,如何阐述你申请批件的充分理由吧……”郝思佳边开车直奔父亲的办公室而去,边这样回应说。

    “不行,我必须知道你为了让我办成这个批件,付出了多大代价!”越是听郝思佳这样说,马到成越是觉得因为自己的请求,让这个可亲可敬的女孩子承受了巨大的屈辱,也越是于心不忍……

    “知道了又怎样,谁都无力回天了……”郝思佳似乎真的认命了……

    “即便是无力回天,你也应该告诉我你都承受了什么压力吧……”马到成是想方设法来帮助郝思佳分担忧烦。

    “很简单,我当着马玉成父母的面儿,答应与他重归于好,他父母立即抓住机会说,今天午订婚,晚与马玉成圆房……”郝思佳一听马到成这样执着地想知道真相,也言简意赅地说出了实情。

    “天哪,这也太不像话,欺人太甚了吧——你都答应他们了?”马到成惊异到了极点,也愤恨到了极点——不但马玉成本身是混蛋,他的父母也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啊!咋能这样胁迫一个女孩子非要成为他们那个窝囊废儿子的女人呢!

    “当然答应了,不然的话,我父亲咋会这么痛快地答应办理你们申请的这个批件呢?”郝思佳似乎觉得自己这样做很值了,这样立竿见影的结果说明了一切嘛……

    “我宁可不要这个批件了,也不想让你答应他们这样荒唐的要求!”马到成真有点承受不住这样的结果了!

    “你忘了那句话了——冲动是魔鬼,现在谁都无法改变这荒唐的结果了,还是静下心来,跟我一起面对现实吧……”郝思佳却是一副看破红尘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了……

    “可是这样的现实对你太残酷太不公平了呀,我哪能见死不救坐视不管呢?”马到成越发觉得自己不能任由事态这样发展下去了……

    “即便你有三头六臂,也无法阻拦现实的车辆碾压咱们那些天真烂漫的梦想,还是听我一句劝,赶紧静下心来想想见了我父亲和他的部下,如何阐述你申请那个烂尾楼以及那块地的开发权吧……”郝思佳一门心思都在这个主题,似乎早已将她自己的幸福与不幸都置之度外了……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静不下心来想这些呀!”马到成真有点抓心挠肝的感觉了……

    “这样吧,咱俩把车子开到前边的公园深处,然后咱俩最后好一把,把你现在的恼恨和冲动都消化在咱俩的**荡魄,然后,沉静下来好好想想如何应对我父亲和他手下那些官僚对你要求的那个开发权的阐释吧……”郝思佳在这样的时候,居然不急不燥柔情似水地提出了这样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