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5章 难忍的屈辱

    正当马到成一时间拿不出拯救郝思佳的好办法的时候,郝思佳自己却止住了哭泣,擦干了眼泪,然后,很是果决地说道:“好了,我决定了!”

    “你决定什么了?”看到郝思佳那副毅然决然的样子,马到成的心顿时七八下的,不知道对方被逼无奈之下,究竟做出了什么决定……

    “我决定服从我父亲的安排,与马玉成重归于好,这样的话,既可以保住我父亲和家庭的身份名望和地位,又可以保证马玉成不至于再寻死觅活,还可以帮你拿到你最得到的那个批件——一举多得,皆大欢喜,这样的选择应该没错!”郝思佳给出了这样的解释。

    “可是,你一辈子的幸福从此可彻底葬送了呀!”马到成知道郝思佳这样选择完全抛弃了自我,完全都是在替别人考虑……

    “今生今世能遇到你这样一个极品男人,而且,把我想要的也都给了我,我觉得我已经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之一了,或许与马玉成结婚才是我这辈子应该有的命运,而没有福分获得你的爱——好了,我已经做出这样的决定了……”郝思佳此刻,显得十分的果决和冷静。

    “难道没有别的办法可以化解目前的困境了吗?”马到成却还是心有不甘。

    “没有别的途径了,这是唯一妥善解决所有问题的途径了,别再劝我了,我真的决定了……”郝思佳真的不想再改变主意了,因为只有她做出这样的牺牲,才会让这几乎无法挽回的局面恢复到大家都可以接受的状态……

    “可是,我咋觉得很对不起你呢,不能与你共同承担某种命运的压力,我觉得我很无能很没用的感觉了……”马到成无内疚地这样表达此时此刻他的心境。

    “我的选择跟你没关系,你给我已经够多了,现在该我舍出我的一切来回报你了,好了,你下车等我消息吧,我这到医院去告知马玉成和他的父母我的这个决定,然后,去找我父亲要你们的那个批件,你只管在住地等我消息行了……”郝思佳做出了这样的安排。

    “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让我帮你想想别的办法……”马到成总觉得,还能再想出更好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来。

    “不能了,请你下车吧,我已经决定的事情,没人能再改变了!请下车吧!”郝思佳再次果决地命令马到成,按照她的决定做吧!

    “那——好吧!”马到成感觉到了郝思佳的那种毅然决然,仿佛一个视死如归的人走向她命运的绞架一样,没人能阻止她的意志她的信念……

    看着郝思佳开车离开的背影,马到成忽然发现,这个世界还有如此果决勇敢的女孩子,为了报答心爱的人,居然肯用一辈子的付出来予以回报,这样的女孩子,你不爱她天理都不容啊……

    可是现在唯一能做的是尊重她的选择,是回到常俊杰住的那个快捷酒店去等郝思佳的消息——唉,当初来省城的时候,哪里知道,为了办这么一个批件,居然要经历这么多的感情磨难呀——都说世事无常,这次又得到了充分的体验!

    那回到快捷酒店等消息吧——马到成一扬手,叫了一辆出租车,直奔了常俊杰住的那家快捷酒店……

    常俊杰独自在这个快捷酒店住的这一宿可谓是惊心动魄,被胡野萍给蒙骗得差点儿身败名裂,幸好二公子及时赶到,才强迫他亮出下半身,化解了危机……

    至于后来二公子如何原谅甚至拯救了同样是被胁迫的受害者胡野萍的,常俊杰却是一无所知……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等到再剩下他一个人在酒店房间里的时候,再也不受外界的任何干扰了,一直闷在房间里,看那些无聊的电视,要么倒头睡大觉,早起来也没敢出去吃东西,只在酒店提供早餐的地方,胡乱吃饱了,赶紧回到了房间里……

    他的战友时不时打个电话过来问,批件的事儿进展咋样了。唐小鸥也打过两次电话询问这边的情况,可是常俊杰差不多对进展一无所知,所以,只能谎称正在进行,都别着急之类的回应……

    量好几次要给二公子打电话或者发短信,却又害怕不是时候——假如有消息的话,他一定会通知自己的,一旦打电话的时候正好是二公子不方便接的时候,那一定很讨厌吧——不知道为什么,在常俊杰的心目,这个二公子不用说话,只一个眼神会让他心惊肉跳,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所以,还是耐心等待他主动传来的消息吧……

    直到他听见门响,一骨碌从床爬起来,打开房门看见真的是二公子回来了,一脸兴奋地问:“咋样了,咱们要办的批件?”

    “已经交到郝厅长手了,估计正在研究吧……”马到成丝毫都没透露任何郝思佳与父亲之间的任何矛盾,只把表面现象给说了出来……

    “那您觉得,希望大不大?”常俊杰只想知道结果咋样。

    “那谁知道啊,听天由命吧……”马到成一回到酒店,觉得身心极度疲惫,倒在床什么都不想做,也什么都不想说了。

    “您还没吃早饭吧,我这帮您买点回来吧……”常俊杰主动献殷勤地说。

    “不用麻烦,我吃过了……”马到成越发觉得这个常俊杰没有眼力见,根本不知道他此刻最需要的什么了。

    “那您需要我帮您做些什么呢?”常俊杰真的看不懂二公子此刻究竟需要什么。

    “什么都不用,让我静静地呆一会儿行……”马到成真的不想再多说一句话了,但不说对方是听不明白,所以,只好直接说出了自己想要什么。

    “要不,我出去走走一会儿,也好让您一个人好好休息休息?”可是只要马到成还在房间里,常俊杰觉得他应该为其做点什么,不然的话,觉得他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好像。

    “你要去哪里走啊?”马到成担心的是这个家伙出去再惹出什么事端来,这样问。

    “随便走走,等您叫我了我再回来吧……”常俊杰却觉得自己随便走走肯定没事儿。

    “算了吧,还是我出去吧,我到车里去睡一觉,你呆在这个房间里哪儿都别去了……”马到成生怕这个家伙再招惹出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来,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放心吧二公子,我不会有事儿的!”常俊杰的自我感觉良好。

    “等有事儿完了,还是我出去吧……”马到成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也直接起身,尽管常俊杰还试图改变这样的决定,但马到成完全不理不睬地直接出了房间,下楼到了他的那辆宝马x5车里,放平座椅,很是舒服的躺了下来,才算是没人打扰地真正静了下来……

    可是一闭眼睛想起了郝思佳目前的处境——她去医院见马玉成以及他的父母,究竟会是个什么场面,一个女孩子,居然毅然决然地放弃自己已经到手的幸福,为了家人爱人的利益,义无反顾地不顾任何屈辱,去面对那个窝囊废的男人还有他那得理不饶人的父母,将是怎样的一种心啊!

    在马到成为郝思佳担惊受怕的时候,郝思佳正好赶到了医院,在马玉成的病房外深呼吸了及时,然后,果决地推门走了进去……

    一看马玉成的父母都在场,看见她进来,立即头来了厌恶和惊异的目光,郝思佳感觉到了空前的窘迫和压力,但还是毅然决然地走到了马玉成的面前,严肃地对他说:“好了,你赢了,咱俩重归于好吧……”

    “真的呀!”一听郝思佳“幡然悔悟”又回到了他身边,马玉成立即从阴云密布看到了灿烂阳光一样,兴高采烈地这样叫道!

    “等等……”马玉成的母亲却保持着异常的冷静,直接过来叉着水桶腰质疑地问道:“别想这么一句口头承诺把我家马玉成给糊弄了……”

    “那伯母还想怎样?”郝思佳之前对马玉成的母亲很打怵,之所以不想嫁给马玉成,也与这个将来注定成为刁蛮婆婆的女人有直接关系!

    “如果你是真的回心转意,那今天白天跟我儿子订婚,晚跟我儿子圆房——你会同意吗?”马玉成的母亲居然直接提出了如此荒唐的要求!

    “妈,你这有点逼人太甚了吧……”连马玉成自己都觉得母亲有点太过分了,都这样来了一句。

    “是她先逼人太甚的,现在是她主动回来认错的,那别光耍嘴皮子,要改正自己的错误拿出点实际行动来,而最能证明你改正错误决心的,是立即跟我儿子订婚圆房!”马玉成的母亲再次强调了自己对这个未来儿媳妇的态度和要求!

    “妈……”马玉成一看郝思佳的脸色青一会儿紫一会儿的,再次无奈地恳求母亲别这样逼迫郝思佳了……

    “你给我闭嘴,现在是她主动来认错的,那拿出真正的诚意来给我们看看吧!”马玉成的母亲再次逼迫说……

    面对这样的情境,郝思佳的心里翻江倒海,真想立即转身逃离这样荒唐的逼迫,回到马到成的身边去与他抱头痛哭一场,来缓解自己这无法形容的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