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4章 答应娶她了

    突然,一个念头像一道闪电划过马到成的脑海——对呀,老子虽然一步登天成了牛得宝的替身,但马到成这个身份还是未婚状态吧,别的做不到,以马到成的名义跟郝思佳结婚还是合理合法的吧!

    一旦这个念头冒了出来,马到成立即兴奋得热血沸腾起来!

    试想一下,假如老子没在之前去凯撒庄园88号送钥匙,巧遇徐美奂错认姐夫,抱着“办了你这个认错姐夫的小姨子,让你真姐夫对你负责去吧”的心理与她真的发生了关系,之后情势急转直下,徐美奂的真姐夫牛得宝居然真的被害死了,老子居然阴差阳错地成了他的替身,俨然一夜之间成了有妻子又有漂亮小姨子的富二代牛得宝了!

    接下来一路桃运盛开,虽然遇到好多几乎致命的危险,但都凭借那“三脚猫的功夫”和穷小子的聪明智慧给一一化解了!

    但除了美仑美奂,还有那个初恋的班花夏欣欣,再没谁知道老子是马到成了,差不多完全成了人们心目的牛得宝了……

    即便是面对夏欣欣,也没想出来在她离婚之后,以马到成的名义跟她结婚,还有徐美奂,也只想到了将来需要给孩子户的话,与美仑离婚,与她结婚,等孩子了户口,然后再离婚,与美仑复婚之类的想法……

    现在真的是灵光闪现,一下子意识到,马到成这个身份还是个单身,有法律赋予的自由婚配的权利——假如郝思佳真的因为老子的原因孤独终老了,那别浪费了老子这个特殊的身份,完全可以跟她去民政部门登记结婚,成为合法夫妻呀!

    至于如何向美仑美奂解释那都是后话,或许一辈子都瞒着她们,反正这又没犯法;可能关键是如何向郝思佳披露老子一步登天成了牛得宝的替身且深陷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吧……

    假如真到了万不得已需要拯救郝思佳与感情深渊的时候,老子还真豁出去了,真答应跟她结婚!

    想想之前自己的身份,能与郝思佳这样家庭背景和个人条件的女神级别的女孩子结婚简直是癞蛤蟆想天鹅肉一样!可是现在呢,倒是反过来,成了郝思佳梦寐以求却几乎求之不得的极品男人了!

    突然有了这样一个灵感,让马到成兴奋不已,闪回与郝思佳接触的整个过程,发现自己与她的契合度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特别是那方面的契合度,从里到外,简直是天衣无缝珠联璧合的程度,最令马到成惊异的是,站在她身后与之结合的时候,那种高度真是恰到好处,增一分则高,减一分则低,不高不低给人的感觉舒爽到家了……

    除了身体的契合,心灵也总能找到“灵魂伴侣”的感觉,无论谈及什么话题,很快能得到心灵的契合沟通,这样的女孩子,配你马到成真的绰绰有余,换了谁会不怦然心动呢?

    越是这样想,越觉得郝思佳遭遇的难题迎刃而解不在话下了,只要再见到她,可以直接告诉自己的这个想法,让她再也不用为这件事儿烦恼发愁了……

    有了这样的心理,马到成盼着郝思佳能早点回到车里来,无论带来什么消息,都要把自己的这个全新想法告诉她,让她喜出望外,让她兴高采烈,让她成为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了!

    可是一等郝思佳不回来,二等也不见她人影,马到成的心里居然越来越发慌了——这是咋了呢?难道是自己让她递交给她父亲的那份申请批的材料出了问题?还是郝思佳半路遇到了别的情况,如,被那个发疯跳楼自杀未遂的马玉成给拦截找麻烦没法脱身了?

    要不要给她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呀!

    或者,直接下车去找找她呀!

    抑或给韩春萌打个电话问问有没有郝思佳的消息?

    正焦急得不知道给如何是好呢,却看见了郝思佳回到了车子旁边,赶紧帮她打开了车门,哪成想,郝思佳进到车里,双手捂脸,失声痛哭起来!

    什么情况,郝思佳遇到了什么情况才会哭成这样呢?

    老子最怕的是女人哭泣了,尤其是已经打算跟她结婚的女孩子,这样哭泣更让老子受不了了,赶紧用手抚摸她的后背,然后轻柔地问她:“为啥这样啊,遇到什么问题了,说出来,我帮你解决……”

    “这样的事儿,谁也帮不了我……”郝思佳还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地哭个不停。

    “到底什么事儿啊,说出来,兴许我能帮你呢……”马到成是见不得女人的眼泪,特别是钟爱的女人,所以,似乎郝思佳本人还焦急!

    “别问了,你真的帮不了……”郝思佳还是不说具体原因……

    “谁说的——我刚才都想好了,我决定排除一切困难,答应跟你结婚,娶你为妻!”马到成直接说出了自己刚刚灵机一动想出的那个重大决定!

    “你真这样决定了?”郝思佳抬起泪眼,惊异地看着马到成这样问道。

    “对呀,明天咱俩去领证成为合法夫妻都行!”马到成赌咒发誓般地这样回答说。

    “啊哈哈……”郝思佳居然一下子号啕大哭起来!

    “咋了,我答应娶你跟你结婚你咋还这样大哭了呢?”马到成一下子麻爪了,不知道自己下了那么大决心做出的决定,说出来,非但没让郝思佳高兴,咋还惹得她哭得更邪乎了呢?

    可是,无论马到成如何劝慰,郝思佳都哭天抹泪地停不下来,直到马到成不顾一切地强行吻住了她的嘴唇,才然她渐渐停歇下来……

    “为啥你听到我下决心答应跟你结婚你反而更加悲伤了呢?”马到成还是搞不懂郝思佳究竟遭遇了什么情况,才会做出这样的反应。

    “可惜呀,白瞎了你的一片好心……”郝思佳终于答复了。

    “为啥这样说呢?”马到成真猜不到对方为啥会这样说了——之前不是很希望这样吗,现在我把底牌亮给你看了,你却说这样的话,你到底是咋了呢?

    “我刚才去见我父亲,以为他会直接跟我谈你们的那份申请批件的材料呢,哪成想,见了我怒斥我说:马玉成的父母刚刚来过了,你们俩这是闹的哪一出,还差点闹出人命来!”郝思佳开始说为什么会说马到成的一片好心都没用了……

    “马玉成的父母来找你父亲了?”马到成很是惊异——这个窝囊废男人,自己的事儿自己摆不平,还派父母来闹人,这样的男人谁受得了啊!

    “是啊,他们是恶人先告状,说他家马玉成变成这样都是我给害的,还威胁我父亲说,一旦他家马玉成有个三长两短的,都是你家郝思佳的责任——我父亲听了,赶紧给他们赔不是,而见了我,立即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地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郝思佳说出了具体细节。

    “那结果呢?”马到成真觉得事情开始复杂了!

    “还能有啥结果,我父亲直接跟我摊牌说,你跟马玉成的婚事整个省直机关大院尽人皆知,一旦出现变故,两家形成恶交将演变成为仕途的羁绊,声名狼藉之后,势必发生各种变故,所以,我父亲给我下最后通牒说——立即与马玉成破镜重圆言归于好,否则,只能忍痛割爱与你断绝父女关系,任何事情都别想再来找我解决了……说完,把你们的那些资料都给甩在了我面前……”郝思佳说出了这样一个几乎无法破解的局面!

    “天哪,情况咋发展到这个程度了呢?你心里是咋想的呢?”马到成马着急火地这样问。

    “所以我听到你答应娶我跟我结婚我才会心如刀割地难受啊——现在看,我必须答应跟马玉成订婚结婚才能获得我父亲的原谅,也才会帮你们拿到这个批件呀!”郝思佳说出了她不得不选择的路径……

    “现在看,批件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这辈子的终生大事呀!”马到成宁可放弃取得批件,也不愿意看见郝思佳遭受这样的不公待遇了!

    “可是即便是你现在答应跟我结婚了,我也没法嫁给你了……”郝思佳却又这样说。

    “为什么呀?”

    “我哪里会用自己的幸福,毁掉我父亲打拼多年才获得的现在这样的声望和地位呀,一旦我父亲没了现在的身份地位,我们整个家庭也瞬间崩塌了——何况,我不答应父亲的要求,他那样性格的人,真的会跟我断绝父女关系,真的会将我逐出家门,而且,即便是我获得了自己的婚姻幸福,想起我父母因为我的任性而导致他们身败名裂,哪里还有幸福可言呢?”郝思佳考虑更多的,是假如她这样选择了,伤及到她的家人会让她辈子都不能心安理得……

    “那你——真的决定与马玉成恢复恋爱关系了?”马到成只能这样问了。

    “哪里还有别的选择呀!”郝思佳又嘤嘤地哭了起来……

    马到成简直有了心如刀割的感觉,真恨不能像孙悟空一样,用某种超常规的办法,快速帮助郝思佳解决问题!

    可是大脑居然一片空白,任何成形的思路和办法都没有,哪里会立竿见影地解决问题呢?

    面对一地鸡毛,马到成一筹莫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