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3章 我倒是想啊

    “对天发誓,你是唯一的听众,今生今世,非你莫属!”马到成假戏真做般地信誓旦旦。

    “亲爱的学哥,人家现在口渴了……”郝思佳似乎也进入到了痴迷对方的状态——这应该不是在模拟规定情境了,而是郝思佳打心里往外真的爱了这个在任何时候都给她惊喜的“学哥”了……

    “别急,学哥早为你准备好了水果……”马到成边说,边真的摸出了韩春萌之前专门买给他的那盒榴莲,递到了郝思佳的眼前……

    然而,在马到成以为,通过这样的模拟情境,会与郝思佳演绎出一出现实版的恩爱好戏,让俩人像重新谈一次蚀骨铭心恋爱的时候,郝思佳却突然惊异地问了一句:“榴莲?哪里来的?”

    “是我刚刚想吃水果了,到附近的水果摊买的……”马到成一听郝思佳这样质问,心头一紧——该不是她看见榴莲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开始追查是否与韩春萌有关联?所以,赶紧说是自己买的……

    “不是吧,这附近是省直机关大院,哪里会有什么水果摊儿呢——你看,这个水果盒儿分明写着春来水果店,这是我家小洋楼附近的水果店里卖的水果——说吧,是不是韩春萌来过这里,专门送给你吃的?”郝思佳还真从细枝末节,看出了破绽,直接这样质问马到成说……

    完犊子了,刚才那么浪漫的规定情境,被韩春萌该死的一盒榴莲瞬间给彻底毁掉了,这个场,该如何收拾呢!

    唉,刚刚还在风花雪月的浪漫,转瞬到了风雨交加的现实里!

    马到成一时间哑口无言!

    “为什么不说话了?”郝思佳一看马到成一副无言以对的样子,继续逼问道。

    “你听我解释……”马到成其实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才好。

    “不用解释,实话实说行……”郝思佳倒是很宽容的样子。

    “确实是韩春萌送来的,她说她也在这个省直机关大院里班,顺路买了给个送给我……”马到成只好承认了。

    “这一个目的?”郝思佳步步为营地追问道。

    “还有,是她跟我要微信,我说没有,她又跟我要电话号码……”马到成知道什么都瞒不住了,只好继续承认说。

    “她要你电话号码干嘛呢?”郝思佳紧紧盯住不放。

    “我也这样问她呀……”

    “她咋说的呢?”

    “她说是怕我找不到你的时候,可以给她打电话帮我找到你……”马到成将韩春萌说出的理由如实汇报给郝思佳听。

    “那也应该是她把她的手机号码给你,而不是跟你要手机号码呀!”郝思佳马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也是质问了她半天,她一再说,跟你情同姐妹,你的是她的,她的也是你的之类的,我纠缠不过她,也给了她——你若是觉得这事儿实在无法接受,我直接扔了这个号码,再换一个好了……”马到成没办法,只好下了这样的决心,表明自己真不是成心要给韩春萌手机号码的。

    “倒是没那个必要,我是想问你,难道你没看出来韩春萌是在跟我明争暗斗想要得到你吗?”郝思佳似乎觉得,马到成这样一个智勇双全的极品男人,不会这点儿情感的事儿都感受不到吧,那他的情商也太低了点儿吧。

    “这怎么可能呢,有了你这样的一座花园,我咋会看她那样的一块草地呢,放心吧,退一万步我都不会跟她发生任何关系的……”马到成却给出了这样的神回复。

    “这个——不一定以你的意志为转移吧……”一听马到成这样说,郝思佳心里想,已经在昨天夜里发生过关系了,你还发这样的誓言干嘛呢?

    “怎么了,难道她还要借助外力胁迫我跟他发生关系呀,我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男人,不是什么女人都入我法眼的……”马到成明明知道郝思佳这样说是暗指昨天夜里发生的移花接木偷梁换柱的事儿,却还是要装傻充愣地这样表白说。

    “那要是夜里你睡得懵里懵懂的,她偷偷摸到你的床,你还以为是我呢,跟她发生了那种关系呢?”郝思佳索性用假设的方式,将昨天夜里发生的事儿设问出来,看看对方如何回答……

    “你觉得有这种可能性吗?”马到成心里骂道——没这么提问的吧,你们俩捏咕好的阴谋诡计,让老子充当了你们的一个活道具,回头还要如此旁敲侧击地来试探老子的感受和心态,这有点太肆无忌惮了吧!

    “谁知道啊,昨天晚韩春萌不趁起夜走错了房间嘛,那是我发现及时,假如正好赶我也起夜不在床,你从卫生间里回来的话,钻进被窝,你们俩岂不是真的好在一起了吗?”郝思佳还在深入拷问对方的心理!

    “这个还真不会——我再困再懵懂,也不至于分不清跟我做好事的女人是谁吧——放心吧,这样的事儿绝对不会发生的,除非是谁把我弄得不省人事了,完全不知道被谁给左右了,不然的话,即便是我在睡梦,也不会随便跟别的女人发生关系呀……”马到成心知肚明郝思佳这样问是担心他知道了真相,所以,必须咬紧牙关死不承认才是硬道理!

    “你真的没感觉到昨天夜里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有一段时间不是我了?”郝思佳简直都快直接把真相说穿了,看来她对昨天夜里发生的事儿还真是忌惮到家了,事情都过去了,还耿耿于怀心有余悸呢!

    “你这话啥意思呀,好像真的发生过一样,假如真是那样的话,那一定是个惊天的阴谋吧,反正我什么异常都没发现……”马到成越发觉得郝思佳处在心力憔悴的边缘,对昨天夜里被韩春萌胁迫谋划出的那出暗度陈仓的好事总是放心不下,不然的话,不会这样没完没了地测试他的!

    “嗯,我也觉得不该发生那样的事情——或许是我多疑了,以为昨天韩春萌起夜走错房间不是偶然的,以为你们俩串通好了,要发生点什么呢——算了,这件事儿不再提了……”郝思佳无论如何都没从马到成的嘴里探听出她担心的可能性,这才放下这个话题……

    “你跟我说实话,你跟韩春萌之间是不是有了什么某种特殊的纠葛,所以,你才会起这样疑心的呢?”反过来,马到成开始质问对方了。

    “不瞒你说,我一心把火要甩掉马玉成,却又怕马玉成继续寻死觅活,央求韩春萌帮我接盘他,可是韩春萌趁机要挟我必须答应她好多条件,其也提到要跟我共享你……”郝思佳只好说出了她与韩春萌之间现在处于什么关系阶段。

    “难道你答应她了?”马到成假装吃惊地问……

    “那倒是没有,我只答应一旦她接手马玉成成功的话,我通过关系把她从机关后勤调到她理想的科室去,还有是她一旦跟马玉成结婚的话,我送她一份儿大礼……”郝思佳将全部真相此都隐瞒起来,只说这些表面的,可以公开的部分。

    “大礼?大到什么程度?”马到成也知道,没必要再追究下去,只问这些无关紧要的问题。

    “如一套婚房那么大!”郝思佳直接这样回答说。

    “嗯,是够大的——她还真会趁火打劫,狮子大开口!”马到成假装惊讶地回应说。

    “应该不算趁火打劫,说到底是我有求于她,像马玉成这样一块狗皮膏药,也只能是韩春萌才肯接受的……”郝思佳反倒是替韩春萌说话了。

    “我不明白,你把马玉成拱手让给了韩春萌,那你将来咋办呢——我是说,你将来是咋规划的呢?”马到成并非真的担心郝思佳的未来,而是想知道她的心里究竟是咋打算的,之前都说好了,她是为了报复马玉成之前跟前女友么的种种罪孽行径,才让老子帮她破身甚至怀孕的,可是这才刚刚开始,她决定彻底甩掉马玉成了,她的心里到底打的是什么主意呢?

    “还能咋规划,你若是因为种种原因不能跟我结婚,那我这辈子谁都不嫁了,孤独终老一辈子呗……”郝思佳这样说的时候,一脸的期期艾艾,给人一直楚楚可怜的感觉……

    “哎呀,那可苦了你了……”马到成顿生怜香惜玉之情。

    “咋了,怜香惜玉啦,那排除一切艰难险阻,娶我为妻,我不会孤独终老了……”郝思佳并非抓住救命稻草的感觉,而只是一种调侃的玩笑而已。

    “我倒是想啊,可是……”马到成真不知道给如何跟她解释自己目前的身世和处境……

    正巧这工夫,郝思佳的手机响了,一看来电显示,立即说:“是我爸叫我过去了,回头再聊……”说完,边接通她父亲的电话,边开门下车去了……

    车里又剩下了马到成一个人,免不了又是一番翻江倒海的思忖——郝思佳这么好的女孩子,不该真的孤独终老吧,可是,自己又能怎样帮她解决这个终生大事的难题呢?

    冥思苦想,一筹莫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