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2章 亲爱的学哥

    “我才不在乎呢,信不信您让我吮吸您身体的任何部位我都毫不犹豫!”韩春萌这样说的时候,好像一头母兽看到了一只可以饕餮的猎物一样!

    “我信我信,那你说你吮吸哪个手指吧……”马到成一下子被对方那种饕餮的眼神给镇住了,赶紧乖乖地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这个您别管了,只管给我一只手行了……”

    马到成还真是对这个蠢萌丫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了,只好按照对方的意愿,将右手伸给了她……

    韩春萌一旦得到了马到成的右手,如获至宝,立即像获得了某种渴望已久的美食一样,先是手心后是手背,然后是每根手指逐一深度吮吸起来,弄得马到成瞬间浑身酥麻起来!

    尼玛,这是什么节奏呢,这个蠢萌丫头撩汉的技能简直郝思佳强悍一万倍呀!不行了,快受不了她这样的撩拨,快直接扑去,直接将她给办了得了!

    而在这个时候,马到成用眼睛的余光看见了远处郝思佳朝这边走过来的身影,立即对沉浸在特殊快慰的韩春萌说:“郝思佳回来了,你快离开吧……”

    “我才不怕她回来呢……”韩春萌似乎完全没任何害怕的感觉。

    “我怕行了吧,算我求你了……”马到成却觉得,只要郝思佳看到韩春萌在车里,一定会产生不好的误会的,特别是因为昨天夜里已经发生了那样的事儿,今天再看见俩人单独在一起,她的心里一定狐疑到家了吧,所以,只能用这样的口吻来求对方了。

    “那你答应我,下次一见面,直接把手指给我让我吮吸……”韩春萌竟然提出了这样的条件作为交换。

    “好好好,我答应你……”马到成只能立即答应。

    “还有,你现在要亲我一下我才离开……”韩春萌得寸进尺,又趁火打劫地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好好好,全都答应你,你快点离开吧……”马到成边说边匆匆忙忙地亲了韩春萌脸颊一下,继续这样催促她说。

    “不行,必须亲人家的嘴唇才行……”韩春萌蹬鼻子脸,居然继续加码!

    “好好好,我亲你嘴唇……”马到成一下子狠狠地吻住了韩春萌的嘴唇,想不到,对方居然将舌头伸了出来……马到成只好连对方的舌头一起狠狠地裹咂了几下,然后,推开她说:“你再不离开来不及了……”

    “那好吧,这个吻只能算半个,欠我的,下次还我好了,拜拜……”韩春萌说完,打开车门,腰身一个迷人的扭动,人下去了……

    车门关,马到成像是脱离了某种险境一样,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老子这是什么命啊,咋总能遇到这样葩的女人呢!

    神还没缓过来呢,郝思佳回到了车里,一看马到成是躺在驾驶席的座位,拉开了副驾驶席的车门,扭身坐了进来……

    咦,同样是女孩子,仅仅是开车门坐进来这一个简单的动作,能展现出各自不同的风情呢——马到成从郝思佳坐进来的一瞬间,发现了她的风姿与韩春萌的不同,那种曼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见到你父亲了?”马到成立即收回了心猿意马,正经八百地问及了正事儿。

    “知道吗,最近省政府国土资源厅各种业务忙得不可开交,我爸爸连家都回不了,像出差到了外地一样,想见他本人难度可大了,也是我这个宝贝女儿,撒娇耍赖才给了我见面的机会……”郝思佳这样解释说。

    “那——我的那份儿申请材料递到伯父的手里了?”马到成最关心的是这个了。

    “交到我爸爸手里了,但他正在开一个重要会议,根本没时间看,不过也答应我,让我等他电话,看完了给我回信儿……”郝思佳温柔地这样解释说。

    “伯父没问你跟递交材料的人是啥关系吗?”马到成还是想从不同角度多探听一些相关的情况。

    “我爸没问,是我主动说的……”

    “你咋说的?”

    “我说,是大学的时候一个暗恋过我的学长,找门来求我,没办法,才帮他递交材料的……”郝思佳这样回答说。

    “我成了暗恋你的学长?”一听郝思佳这样蒙骗她父亲,马到成觉得很搞笑,这样问了一句。

    “咋了,假如咱俩真的在一所大学里读过书,我是学妹你是学长,难道你不会暗恋我?”郝思佳不无嗔怪地这样问道……

    “绝对不会……”马到成出乎意料地给出了相反的回答!

    “为什么呀?”郝思佳还真是猜不透马到成为啥不按照自己的意愿来回答这个问题了!

    “我绝对不会暗恋你,我会直接疯狂地追求你!”马到成故意玩了个小花样来让对方惊喜……

    “真的呀,你追求女孩子都有什么手段呢?”郝思佳还真信以为真了,这样问道。

    “手段谈不,凭着一颗真挚热切的心足够了吧……”马到成忽然觉得,不能承认自己有什么特殊手段,只能这样表达,才会让对方感觉到自己不是什么花花公子。

    “那你具体演示一下给我看吧——当咱俩现在正在大学里,我是大一的新生,你是大四的学长,咱俩偶然在一辆车子里这样单独相遇了,你咋追求我呢?”郝思佳还真抓住这个假定的情景不放了……

    “我会……”马到成忽然觉得这可能是个进一步拉近与郝思佳身心距离的大好机会,直接拉住了郝思佳的右手……

    “不行吧,规定情境,咱俩算是第一次见面,你咋敢拉住女生的手呢?”被马到成拉住右手的时候,郝思佳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我可不是普通地拉手……”马到成故作神秘地这样回答说。

    “那你是要做什么?”郝思佳开始觉得马到成可能是要玩儿什么花样了……

    “我拉过你的手直接看手掌……”马到成边说,边直接拉过郝思佳的手,然后,真的去看她的手掌心了……

    “看手掌?”郝思佳更加莫名其妙了。

    “对呀,看见你的各种掌纹,趁你觉得我有点唐突冒失还没恼火之前,煞有介事地对你说:哎呀,你的手相有问题呀!”

    “你会看手相?”郝思佳不假思索直接这样问,问题本身已经不单单是规定情境的提问了,也包括她想知道,是否现实马到成真的会看手相……

    “我家祖传的摸骨看相,我已经是第十代传人了……”马到成当然要说得像真的一样。

    “那你从我的手相看出什么问题了?”郝思佳居然直接进入到了这样的模拟情境。

    “你五行缺火,远期不说,大学这四年,注定被阴邪笼罩,怪病缠身,无精打采,怕是连业都毕不了吧……”马到成借题发挥,给出了这样的答复。

    “哎呀,这么邪乎呀,那我如何才能解了我这缺火的命呢?”郝思佳完全进入规定情境,真的进入角色了。

    “很简单,找个五行属火的男朋友,一心一意地跟他交往,你这四年——不,你这辈子一定神清气爽,没病没灾,诸事顺畅,幸福安康了……”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觉得自己今天灵感突显,居然临场发挥到了这个程度!

    “哎呀,世界这么大,到哪里去找五行属火的男朋友啊!”郝思佳像真的面对这个问题了一样。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鄙人是……”马到成这样说的时候,紧紧拉住对方是手不说,还直勾勾地看着对方的眼睛……

    “天哪,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你愿意做我男朋友吗?”郝思佳好像在舞台演话剧一样,说出来的话像事先写好的台词一样。

    “这个嘛,我还要考虑考虑……”马到成却故意拿出欲擒故纵的架势来,表示他不是简单地追求女生,而是有更多考虑的……

    “这还考虑啥呀,难道我配不你吗?”郝思佳不知道对方玩儿的是什么套路,这样问。

    “你这么靓丽漂亮,配我是绰绰有余,我要考虑的是,我很快毕业了,一旦跟你确立了恋爱关系,你孤孤单单地在大学里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三年……”马到成继续煞有介事地这样说。

    “想不到,你是这样一个体贴人,心疼人的男生呢——那你打算让我如何度过这漫长的三年呢?”郝思佳倒要听听,马到成如何接续这出戏,如何给出一个好的答复。

    “首先,我在大学周边找份儿工作,然后,至少每周都用车子接你到我住的地方做好吃的给你补充营养,或者带你去你想去的地方去度周末,必要的时候,还帮你写毕业论,或者在你生理期的时候,给你熬制可以缓解疼痛的汤药给你喝……假如这期间,有哪个不知死活的男生纠缠你,我也帮你摆平他;假如你遇到了经济困难,我必定充当你的提款机……当然,在你失落难过的时候,我会腾空整个肩膀,让你无限期地依靠,最后,当你愤怒需要发泄的时候,我的胸膛你只管当成沙袋尽情击打宣泄……”

    马到成真的有点佩服自己了,居然可以不打草稿,直接口吐莲花说出这么多女孩子听了绝对没有抵抗力的甜言蜜语……

    “亲爱的学哥,你用这样的甜言蜜语骗过多少女孩子跟你床呢?”郝思佳却突然跳出圈外,问了这样一个敏感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