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50章 把车座放平

    “那我可真说啦——我梦见夜深人静的,我起夜,回房间的时候,居然走错了房间,床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床躺着一个男人,我当时都吓坏了,以为是某个图谋不轨的男人趁我起夜的时候,偷偷溜到我的床,等我回来之后,非礼我呢……”果然,韩春萌的梦境开始出现男人了!

    “那你在梦里把那个男人咋样了?”马到成直接想知道结果。 ()

    “说来也怪,本想直接打电话报警来抓他的,可是一下子闻到了来自他身的男人味儿,一下子心软了,而且还情不自禁地掀开被窝,看见了他那健壮的身体,我鬼使神差地放弃了报警的念头,转而直接扑到他身……他居然一点儿都不反抗,反而配合我,让我瞬间从姑娘变成了女人……”韩春萌还真将昨天夜里真实发生的情景,用这样的方式讲了出来,其目的究竟是啥,还有待琢磨。

    “对不起,女孩子做了这样的梦,最好只跟你的闺蜜来分享,像我这样的外人,最好你还是保守这些秘密为好,哪怕是梦境,最好也不要轻易披露给外人才好……”马到成觉得对方的意图很明显,是想假借梦境将昨天夜里真实发生的事儿,暗示给老子,从而然老子对她产生某种特殊的心理,但老子咋会你的当呢,这样提醒对方说……

    “可是,您不是外人呀……”韩春萌却直接这样回应说。

    “难道我们很熟吗?”马到成真觉得这个韩春萌不是个简单的蠢萌丫头了,她撩汉的手段真的不亚于郝思佳,还真得多加小心才行啊!

    “当然很熟啊,我们不是已经……”韩春萌明显控制不住内心对这个已经与她发生了那种关系的男人的痴迷向往,情不自禁要说出实情了……

    “打住,假如说什么之间有关系的话,也仅仅是通过郝思佳作为纽带和桥梁的,你是她闺蜜,我是她新男友,只要我们间隔着郝思佳,那相当于我们之间隔着一道分水岭,差不多相当于井水不犯河水的那种关系吧……”马到成觉得,必须主动与对方划清界限才好,省得让这个蠢萌丫头找到可乘之机,像要挟郝思佳那样,把老子也给胁迫了屈从于她!

    “其实吧,您应该把我和郝思佳当成一个人看带才对的,我们俩形影不离的从来有好事儿都要共享的,她的是我的,我的是她的——即便是在男朋友的问题,也总是不分你我的,所以,我和你之间……”韩春萌越来越露骨了,差不多要把她与马到成之间的那点儿秘密给披露出来了……

    偏偏这个时候,郝思佳化好了妆,从楼下来,直接打断了韩春萌的冲动说:“走吧,去晚了,我爸去开例会了……”说完,直接朝门外走……

    “你们出去了,我咋办呀?”韩春萌一看俩人完全不理睬她,径直朝外边走,马到成追来这样问道。

    “你去医院看马玉成吧,别忘了你给我的承诺……”郝思佳这样安排说。

    “你不陪我一起去呀?”韩春萌还要拽郝思佳跟她一起去见马玉成。

    “还是你单独去的好,记住了,越早拿下他越好……”郝思佳小声在韩春萌的耳边这样叮嘱了一句。

    “放心吧,我的承诺我肯定做到,你的承诺也不许反悔哦……”韩春萌反过来,也提醒对方说。

    “你不反悔好了!”郝思佳丢下这句话,与马到成了她的那辆gl8,娴熟地启动后,开出了院子,直奔省直机关大院而去……

    “你们俩……相互给了对方什么承诺呢?”尽管马到成心知肚明什么都知道了,但还要假装什么都蒙在鼓里不知道的样子,这样问了一句。

    “还是不知道的好……”郝思佳一点儿回答的愿望都没有,这样冷淡地回了一句……

    “假如跟我没啥关系,我也没必要知道了……”马到成心说,你丫以为老子什么都知道啊,这样问你是想安抚你,让你以为老子什么都不知道,你的心里好踏实!

    “当是跟你啥关系都没有吧……”郝思佳心里一阵酸楚——其实跟你的关系大了去了,但却没法把实情告诉你!

    “那好吧,那没必要告诉我了……”马到成明明知道此刻郝思佳的心里是多么的难受,但听她这样说,也只好这样回应了。

    “其实也没啥,是我们订立了一个盟约,我承诺把马玉成让给她,她承诺接纳马玉成并且尽快拿下他——这是我们之间相互的承诺……”郝思佳觉得,一点儿不告诉对方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也将无关紧要的这部分说了出来……

    “哦,原来是这样啊……”马到成心里却嘀咕说:你丫把真正该说的都掩盖起来了,说出来的还真是跟老子没啥关系了……

    说话间,省直机关大院已经到了,郝思佳将车子停在了停车场里,临下车前对马到成说:“你得在车里等我一会儿,给你车钥匙——我先去自己的班儿签个到,然后带着你给我的资料去跟我爸爸约个见面的时间——估计得个把小时吧……”

    “好,我在车里等你……”马到成听从安排。

    “把车座放平,好好睡一觉吧,别胡思乱想……”郝思佳边整理东西准备下车,边这样叮嘱说。

    “等等,你这话啥意思呢?”马到成正要多一些探听对方经过了昨天夜里那件事儿只好的心理状态呢,一听她叮嘱别让自己胡思乱想,立即抓住了这个话柄,直接问道。

    “是让你别多想呗……”

    “你具体指的是什么呢?”

    “也没指什么,如昨天夜里,那个蠢萌丫头起夜后,误入咱俩那个房间的事儿,你千万别瞎想,她真是不很熟悉我家,是头回住在那里,所以,起夜后,才会走错房间的……”郝思佳觉得,这件事儿还是跟马到成解释一下较好,怕的是他在这个问题产生什么联想,看破其的破绽,所以,才将这个情况给拿出来给了这样的解释。

    “这事儿呀,你不提我早给忘了——咋了,她因此跟你发生不愉快了?”马到成拿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这样问。

    “那倒是没有,我们俩是多年的好闺蜜了,情同姐妹,之间即便有了矛盾,也都可以好说好商量解决的,你不必担心了……”郝思佳一听马到成这样回答和这样问,知道他真的对昨天夜里发生的那些事儿毫不知情,心里也安生下来……

    “我不担心,你快去吧,等你好消息……”马到成看出郝思佳的心情舒缓了许多,心里也觉得踏实了许多,这样说道。

    “在车里等我,我尽快回来!”

    “拜拜……”

    车里剩下马到成自己的时候,真的放平了车座,仰躺下去,觉得身体很是舒适,但脑海的那些问题却还在一刻不停地闪现出来……

    想起昨天夜里,被这俩女人密谋用移花接木的诡计将那个蠢萌丫头给换到了老子的床,活生生地演了一出貌似洞房花烛的好戏,幸亏老子聪明,没一惊一乍地给揭穿,顺水推舟地满足了她们俩预期的那些心愿,而且,还在其获得了从未有过的特殊快慰……

    特别是在韩春萌耍无赖,本该离开却还赖在郝思佳的闺房不肯离开,老子采取的一系列做法,帮助郝思佳度过了几乎无法摆脱的窘境——也不知道郝思佳能不能体味到老子对她的这分儿关爱,但只要老子问心无愧,也什么都无所谓了……

    只是一想到,从门外听到的,郝思佳与韩春萌的那些对话,知道至少还要跟她们俩玩这样暗度陈仓游戏几个晚,马到成心里也跟着有了某种无名的亢奋——这个蠢萌丫头跟郝思佳最大的差别是她的那股子“黏糊”劲儿,只要她认准的事儿,执着起来八匹马都拉不动,对付这样的蠢萌丫头,还真得格外小心才是……

    但有一点老子到什么时候都不怕,那是,什么样的女人,只要到了床,老子都他娘的能用自己的办法摆平她们,包括这个蠢萌丫头在内……

    马到成居然开始闭着眼睛想象,假如今天夜里,郝思佳假装起夜出去,再将韩春萌给偷梁换柱回来的话,该如何应对她,是任由她自己笨拙地操作,还是给她点厉害瞧瞧,假装是对郝思佳的疯狂喜爱,直接将她按倒在下,然后,疾风暴雨地让她吃点儿苦头,也算是帮郝思佳暗报复了她一下?

    谁知道这个蠢萌丫头刚刚有过第一次,能不能受得了老子那样的激烈运动啊!还是见机行事吧,千万别把事情给做过头了,回头把她弄个半瘫痪状态,还不是会让真相败露,末了让郝思佳没法收场吗……

    想到这里,马到成觉得,还是听其自然较好,始终保持不知情状态,暗使劲儿满足她们的意愿,这才是老子应该采取的正确态度吧……

    心里有了这样的念头,也踏实了许多,闭眼睛,居然还真迷糊着了……

    然而,还没迷糊着几分钟,突然听到有人敲打车窗,猛地睁眼一看,尼玛,居然是那个蠢萌丫头韩春萌站在车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