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48章 简直疯掉了

    而且一旦是马到成主动做好事了之后,韩春萌被这样全新方式给弄得有些措手不及,完全想不到,这个男人如此体贴关爱她,尽管知道这都是对郝思佳不是对她的,但此刻却是她在享用这样的待遇,也有了无幸运幸福的感觉,只管仰在下面,体验那种梦寐以求却从来都求之不得的飘飘欲仙的感觉了……

    一直等在门外,随时准备“接应”的郝思佳,却像热锅的蚂蚁一样,不知道韩春萌这样的蠢萌丫头究竟会不会因为她惯常的笨拙而导致行动计划失败,一旦露陷儿,那局面可真无法收拾了……

    尤其是郝思佳听到从屋里发出了韩春萌的那声“啊……”之后,郝思佳的心差点儿停跳了——这个该死的丫头,不是反复叮嘱你,绝对不要发出声音吗,咋还是叫出声了呢!

    正准备推门进去为她收拾残局呢,却听到了马到成的关心爱护的声音:“你咋了思佳,不舒服吗?”

    一听到马到成这样的声音,郝思佳先是紧张得要命,转而听全了他说的话,又一下子踏实下来——原来他真的把身的那个女孩子当成自己了呀,这样好了,这样不会露陷了……

    而接下来,郝思佳在门外又听到了韩春萌的哭泣声,心里顿时骂道:“该死的丫头,你刚才叫出声已经算是犯了大忌了,现在咋又哭了呢?他都把你错当成我了,你咋不知道珍惜,咋还哭了呢,这是找死的节奏啊!”

    正焦急万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却又听马到成说:“这样吧思佳,你躺在下面,让我慢慢对你好吧……”郝思佳一听马到成这样说话,心里却咯噔一下——马到成之前从来不叫自己“思佳”呀,咋突然这样叫了呢?是因为听到了哭声,为了哄我才这样叫的?还是他已经发现这个女孩子不是自己了,假装用这样口吻来难为她,稳住她?

    正当郝思佳心里七八下的时候,却又听马到成说:“你不吭声是默认了,那你躺下吧,把什么都交给我好了……”

    一旦听马到成这样说,郝思佳的心才算是一块石头落了地——也许是他睡得稀里糊涂的,完全没分辨出跟他在一起的女孩子是谁吧,听到了对方的哭声,以为是需要关爱照顾,开始反转角色,要主动对她好了吧……

    一旦到了这样的局面,郝思佳的心里居然燃起了某种嫉妒——该死的蠢萌丫头,还真是有福分,本该属于本姑娘的一次**荡魄的好事,居然被她这样幸运地给获得了,真怕马到成这样把她当成自己,回头让韩春萌尝到了甜头,又想出别的什么招数非要再跟他好,或者背着她,寻找机会俩人再约会呢……

    尽管心里这样妒恨着,但也没办法闯进去终止马到成这样对韩春萌好,唉,既然他还没发现身下的女孩子不是自己,那说明他还在继续对我好呢,只要他没因此移情别恋,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只要他们俩完成了这次好事儿,也算完成了与韩春萌订立的盟约,在满足了她的请求之后,也该去接盘那个该死的马玉成,让这个巨大的包袱从此转移到她的身去吧……

    这样想着,郝思佳的心才算是渐渐安静下来……

    而此刻,房间里的热情却越来越浓厚,获得了从未有过快慰的韩春萌,居然用手紧紧地揽住了身这个百般体贴万般柔情的男人,好像过了这一刻,这样的**永远都不会再有了,这简直是一次生离死别一般的缠绵一样,让韩春萌蚀骨铭心,永世不忘……

    马到成立即感觉到了对方对自己的痴迷留恋,理性告诉他,这样的缠绵不宜持续过久,那样的话,即便是大家将来都不愿意说破,一旦给这个蠢萌丫头留下过深的好印象的话,势必将来她还有再次这样的念头,而郝思佳绝对不会希望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吧……

    尽管马到成也从这个蠢萌丫头身获得了某种从未有过的新感受,但必须见好收才会避免深陷其……

    于是,他稍稍加快了节奏,将韩春萌送到了一个几乎晕厥的高度之后,渐渐地舒缓下来,凭借自己的功力,仿佛与她真的有过一把了一样,渐渐来了个“全身而退”之后还来了一句:“你今天太棒了,累得我快不行了,我必须先睡了……”说完,马到成倒在一边,假装睡着了……

    意犹未尽的韩春萌哪里肯这样结束这次妙的第一次之旅呢,试着想再来一次,但从对方传来的鼾声判断,他真的被累坏了——可是,这样离开了,也太可惜了吧,大概这样离开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吧——韩春萌还是坚持将对方给“掀翻了”然后,开始稀罕对方……

    马到成开始还容忍她,觉得直接回绝她会产生误解——不能对郝思佳这样吧,所以,也一直假装睡着了,忍受韩春萌不停地稀罕……

    而此刻,马到成居然竖起耳朵听到了门外有来回踱步的脚步声,知道这是郝思佳在门外有些等不及了吧,这可咋办呢?又不能揭穿了……

    而这个时候,居然被韩春萌给稀罕得又可以结合了,这次居然是她自己骑跨来,很是麻利地完成了整个过程……

    马到成心想,可能你不让她过足了瘾,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吧,也由着她二次行动……

    一定是觉得时间太长了,门外的郝思佳开始心急火燎了……

    早预料到这个蠢萌丫头一旦得了机会会没完没了,也早作为约法三章跟她提了出来,可是到了真正操作的时候,她忘了给郝思佳的各种承诺了,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愿望,还不见好收,撤离现场,居然又贪恋心仪的男人,又搞在了一起——郝思佳真的像热锅的蚂蚁一样,在门外急得团团转,但却无计可施!

    敲门提醒吧,生怕露出破绽,直接推门进去吧,更怕被马到成发现真相,而且此刻站在门外的郝思佳都听到了韩春萌情不自禁发出的哼哼唧唧的声音——这个蠢萌丫头,真是进入了无人之境啊!差不多所有的禁忌她都违背了,这样下去不穿帮露陷才怪呢,这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屋里弄出的动静越大,郝思佳的担心也越强烈,同时她还拿韩春萌一点儿办法都没有,郝思佳简直到了快崩溃的边缘了……

    而此刻,韩春萌却完全忘乎了所以,完全进入到了某种忘我的境地,脑海什么都不存在了,只有她和心爱的男人结合在一起,缠绵在一起,**在一起,早已将她事先信誓旦旦给郝思佳的所有承诺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特别是嘴里的哼唧声,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程度……

    韩春萌这样的表现不但让门外的郝思佳如坐针毡不知所措,连在下边假装睡着,领受着这个丫头片子用笨拙的手段弄出的舒爽的马玉成都觉得情况有些不妙——这样下去,门外的郝思佳还不嘴急出泡来呀!

    不行,老子不能任由这个蠢萌丫头这样信马由缰地一直狂奔下去,那样的话,掉下悬崖的绝对不是她自己,而是大家一起坠入深渊!

    这样的情况下,马到成假装梦说梦话:“哎呀,你怎么又来了……”双手揽住对方的腰肢,然后,暗使劲儿,只几个深度回应让对方直接**荡魄到了极限,不得不暂时停歇下来喘息……

    马到成趁这个时候,假装醒来了,对对方说了句:“哎呀,憋死我了快,我去撒泡尿……”说完,也不等对方允许,直接抽身出来,假装懵里懵懂地朝卫生间摸去,进卫生间之前,还故意大声抱歉说:“对不起啊,等我回来再继续跟你好!”

    其实这句话马到成是对门外的那个焦急等待的郝思佳说的,是要给她一个可以阻止韩春萌继续贪恋下去的提醒时间……

    门外的郝思佳当然听到了马到成断好事,要去卫生间的说话声,所以,一旦听到他关卫生间房门的声响的时候,一下子将房门给推开,到了床边,一把将差不多瘫在床的韩春萌给拉了下来:“快点离开!”

    “不嘛,他答应还跟我好呢!”韩春萌还沉浸其无法自拔呢。

    “你作死呀!”郝思佳压低声音这样呵斥说。

    “人家还没尽兴嘛!”韩春萌真到了无可救药的程度了!

    “再尽兴死定了,快点自己滚出去,不然,我直接将你给拖出去!”郝思佳继续这样命令说。

    “可是人家……”韩春萌还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你还要脸不要脸!”郝思佳居然给了韩春萌一个不轻不重的耳光,然后,压低声音这样责骂她……

    “干嘛打人家呀,人家觉得也没超时呀!”韩春萌感觉自己委屈极了。

    “还没超时,眼瞅天亮了,难道你真的要让他看破真相,让大家都彻底败露了你才心满意足呀!”一听韩春萌居然说还没超过时限,郝思佳真的快被气疯了,再次这样提醒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