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81章 圈拢上道了

    到了朱副院长的办公室,发现他居然理了发,刮了胡子,戴帽子遮住了他的秃顶,看去好像一下子年轻了十几二十岁的样子,还笑眯眯地看着胡丽静,他这是要干嘛?

    “您下班了叫我过来,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儿要谈呢?”胡丽静似乎有了某种不详的预感,心里突突乱跳着这样问了一句。

    “要谈的事儿很简单,那天跟你说的那个事儿现在情况复杂了……”朱副院长是神色有些凝重。

    “咋复杂了?”胡丽静好像有点预感到大事不好!

    “没想到,院长在给我布置这项任务的同时,也给另外两个副院长布置了同样的任务……”朱副院长说出了“情况复杂”的具体情况。

    “这话啥意思呢?”胡丽静对这样的复杂情况有点懵懂,这样问了一句。

    “很简单呀,是苟副院长,杨副院长也像我一样,在他们管辖的护士,挑选出了一个备选的护士,三天后,一同到院长面前去试,谁的业务能力更强,综合评分更高,谁可以通过这样的竞聘岗,获得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朱副院长说出了复杂情况的具体内容。

    “可是,我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呀,到时候能通过院院长的考察吗?”胡丽静也忽然感觉到了空前的压力。

    “对呀,你是我选出来的候选人,我得对你负责到底呢,听说苟副院长选的那个护士是妇产科那边业务能力最强的一个,已经结婚生子了,估计这方面的能力你强一大块;还有啊,杨副院长那边选的是个混血的护士,有二分之一俄罗斯血统,长相气质绝不输你,听说也是阅人无数,各方面的经验也很强大……”朱副院长趁机说出了两个竞争对手的雄厚实力。

    “天哪,那看了我是没戏了吧……”胡丽静一下子觉得自己完犊子了——遇到这样两个“经验丰富”的女人跟自己竞争,哪里还有自己的余地呢?

    “事在人为嘛,好在我们还有三天的时间……”朱副院长则用了慈祥温和的口吻,这样安慰说。

    “三天时间管啥用,我在三天之内这方面的业务能力能提高?能跟这样两个实力强大的竞争对手pk了?”胡丽静还是表示极度的怀疑。

    “这看你是不是有决心拿下这个本该属于你的百年不遇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了……”朱副院长则像钓鱼一样,诱饵已经下到水了,等鱼儿钩了,那种耐性似乎是他坐到这个位置之后多年练出来的本事!

    “当然有决心呀,可是我两眼一抹黑,感觉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啊!”胡丽静立即感觉到自己势单力薄,很是无能为力的心情。

    “办法是有,是不知道你肯不肯做……”朱副院长开始晃动他布下的诱饵了。

    “啥办法呀朱副院长,只要有办法,我豁出一切也要在短短的三天之内提高业务能力,然后在院长面前表现优异,一举拿下这个任务,不辜负朱副院长对我的栽培和信赖!”胡丽静虽然没完全懂朱副院长的全部意思,但却下定决心,排除万难豁出一切也一定要拿下这个任务!

    “嗯,有决心好……”朱副院长知道,他想钓的鱼,已经钩了……

    “那具体咋提高业务能力呢?”果然胡丽静开始询问具体办法了……

    “很简单呀,多做多体会其的要领,只要你足够聪明,只要你足够认真,没有学不会的业务……”朱副院长则边收紧自己的鱼竿,边这样循循善诱地说道。

    “那——具体都要做啥呢?”胡丽静差不多已经完全被对方给抓住了命脉……

    “现在可以告诉你,到兴城疗养院去的那个大人物具体需要怎样的陪护和配合治疗了——他得的是慢性前列腺炎,总是隐隐作痛,已经开始影响工作了,好在最近一个时期,市里派他到省党校去学习,其实是利用这段时间为他铺平一条进一步提升的道路,可能两个月的学习一结束,回去直接提拔他当市长……”

    朱副院长这才将重磅的信息披露出来,为的是让钩的鱼儿不至于突然脱钩跑掉了——你知道了这次任务的真正目标和可能带来的巨大荣誉和利益,即便是咬钩的嘴巴有点儿疼,你也绝不会轻易撒口了吧!

    “天哪,这么大的人物啊,我能胜任这样的任务吗?”胡丽静一听朱副院长说出了事情,将她那颗小心脏吓得扑通扑通乱跳起来——妈呀,要跟一个很快当市长的大人物建立那样的医患关系,换了谁,能心平气和无动于衷呢?

    “其实我还没说具体任务呢……”朱副院长一看对方激动成这个样子了,基本断定,不会秃噜扣掉链子,途变卦之类的了,也开始披露具体任务是啥了……

    “具体任务是啥呢?”胡丽静充满了好与期待!

    “根据各种临床经验证实,对于他这样的病情最好的治疗方法是保持有规律的姓生活,所谓的有规律,是不能过频也不能没有,最好是保持固定的时间有适当的释放,这样才会减轻前列腺的各种压力,再配合其他的药物治疗,才会得到缓解,甚至可以渐渐痊愈……”朱副院长费尽口舌来解释这个任务具体是要干些什么……

    “哦,病情我知道了,需要的治疗方案我也知道了,可是我不知道假如我去了,需要什么样的业务能力呢?仅仅是护士的各种护理和陪伴吗?”胡丽静则还是没能完全理解朱副院长说的任务具体都做些什么。

    “这个问题问得好,假如是普通护士能护理和陪伴的话,哪里还用让院长费了这么大的心思,让每个副院长都挑选一个最理想的,然后汇总到他那里去,再进行挑选,然后选出一个最好的,来担当这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呢?”朱副院长继续铺垫任务的重要性和使命感……

    “光荣我现在知道了,但特殊在哪里,您跟我只说了吧……”胡丽静似乎也抓住了问题的重点——光荣不用说了,一个无名护士能直接与未来的市长在一起,绝对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好事儿,但特殊在哪里呢?胡丽静有点预感,但还是模糊不清,这样问了一句。

    “特殊特殊在,这个大人物的妻子得了妇女病,没法跟他去疗养院进行康复治疗,换句话说,想要治愈这个大人物的疾病,必须找个能替代他妻子,与他过有规律姓生活的临时配偶才行……”朱副院长说得很温婉,但意图已经袒露无疑……

    “像谍战片里那种临时的假扮夫妻?”胡丽静居然联想到了这样的情景!

    “形式差不多,但这个不是假扮,而是要假戏真做,要按照医生的规定,在固定的时间与这个特殊的患者过正常的夫妻生活……”朱副院长则趁机说出了两者之间的本质差别——一个是真戏假做,一个是假戏真做,看似一样,却有天壤之别!

    “哎呀,原来是去干这个呀……”胡丽静这才剥掉层次外皮,知道了最终的底牌是啥——原来是给那个大人物找个谢雨的工具呀!费了这么大的劲儿,转弯抹角才算是说到了点子!

    “是啊,现在你知道了具体情况了,是不是觉得这是一个很光荣也很特殊的任务了呢?”朱副院长居然有点担心,这个漂亮的丫头会不会知道了这样的真实情况,突然变卦不干了呢?但老谋深算的他,立即从正面进行了引导——这不是意见下流龌龊的勾当,而是一件光荣而特殊的任务!

    “是觉得很光荣也很特殊,但我实在是这方面的经验很少,怕院长考核的时候,我那方面的经验少,过不了业务能力这一关,给pass了,您之前的这些努力,岂不是全白费了吗?”胡丽静居然完全不在乎任务本身具体做啥,而是担心自己没法通过之前的各种测试考验,也这样担心地说道。

    “对呀,我也是出于这样的考虑,才在下班后,想利用私人时间跟你商讨,如何才能尽快提高你这方面的业务能力,让你在院长考核的时候,有出色的发挥,一举击败另外两个实力强劲的对手,从而拿到这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呢!”一听胡丽静是这样的态度,朱副院长马来了兴趣和精神,继续这样圈拢说。

    “那您有具体的办法来提高我这方面业务能力了吗?”胡丽静居然有点急于求成的样子了。

    “办法是有,是不知道你肯不肯……”朱副院长要的是对方这样的情绪和态度,但还是不急于说出具体办法是啥,还在耐心地做铺垫。

    “哎呀朱副院长,这都什么时候了,都快火烧眉毛了,只要有办法,管他是什么办法,都快点说出来吧,再不开始,我都觉得来不及了呢……”胡丽静还真是彻底被圈拢道了,现在别说是困难重重,即便是朱副院长想打退堂鼓,她都会急眼不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