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80章 你懂了就好

    “我……我……我真的不知道该不该……”胡丽静忽然被吓到了,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会在这些命运的十字路口有一个正确的选择了——说实话可能丢了自己这份儿工作,不说实话也可能被对方揭穿了,同样会丢了这份儿美差,唉,到底该如何回答才好呢!

    一时间,胡丽静陷入到了几乎绝望的境地……

    “你别紧张,因为这次派你去执行的任务较特殊,要求是一定是有过男女关系的护士才符合要求,所以,才要跟你当面核实,到底是还是不是……”一看胡丽静紧张得要死,朱副院长突然转变了态度,给出了这样的解读……

    “您是说,我现在必须不是姑娘身了,才符合要求,才能派去执行那个特殊的任务?”胡丽静有点发蒙,所以,想再确认一下……

    “对呀,是这个意思呀……”朱副院长直接确认说。

    “不是想追究我什么责任?”胡丽静还是有点将信将疑。

    “你完全误会了,组织派我侧面核实这件事儿,是怕在派你去执行这个特殊任务的时候,你还是姑娘的话,有些话不好说,有些事儿不好办,所以,才要这样慎重地找你单独谈话,核实之后,才可以委派你去执行这个光荣又特殊的任务……”朱副院长这样详细解释说。

    “光荣又特殊——到底是个什么任务呢?”胡丽静似乎对这个说法很感兴趣。

    “你得先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核实之后,才能告诉你,到底是个什么光荣而特殊的任务……”朱副院长则是一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架势。

    “其实我,十八岁的时候,因为太年轻,太轻信所谓的爱情,也失去了我的童贞——这个真的不会影响我的工作,也不会影响委派我去执行院里的这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吧……”胡丽静终于承认了自己不再是姑娘了,但马这样跟了一句,生怕影响自己的前途和命运……

    “非但不影响,反而成全了你……”一听胡丽静承认了这一点,朱副院长居然给出了这样的回应。

    “为什么这么说呢?”胡丽静反倒听不懂对方是个什么意思了。

    “因为这次委派你到兴城疗养院是陪护一个市里的高级人物,他因为得了前列腺炎,需要进行特殊治疗,所以,必须找一个有过男女经历的护士陪同并配合治疗才会有好的效果……”朱副院长算是说明了这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到底是啥。只是不很具体而已。

    “具体咋陪护,咋配合治疗呢?”胡丽静当然好地这样问。

    “这个,必须核实你的真实身份之后,组织才好做出最后的决定,等确定是你来完成这项光荣而特殊的任务了,才能告诉你具体的配合治疗方案……”朱副院长又亮出了这样的前提,你都没通过检验呢,也无权知道具体的陪护治疗方案。

    “我不是已经说了,我现在已经不是姑娘了,有过男女经验了吗?还要咋核实呢?”胡丽静又没懂这个已经年过半百且已经秃顶的朱副院长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很简单呀,组织派我来跟你单独谈话,包括你自己承认还要我亲自检查这两个步骤,都完成了,才算是考核完毕……”朱副院长说得很委婉,但意图却完全表达出来了……

    “您是说,还要您亲自查验,亲眼所见?”胡丽静终于惊愕地懂了对方的意思……

    “对呀,我说了,你自己承认和我代表组织亲眼所见两者缺一不可……”朱副院长再次这样强调说。

    “这个嘛……”胡丽静一听,这个家伙还要亲自检验,也是要让他亲自检查过才算过关,忽然有些迟疑了……

    “咋了,你连组织都不信任了?”对方居然亮出了这样的尚方宝剑!

    “没有没有,我只是……”胡丽静哪敢说自己不信任组织呢!

    “那是——对我本人不信任?”朱副院长又一针见血地这样问。

    “哪敢对朱副院长不信任呢,我只是,有点……不好意思……”胡丽静心知肚明,这个朱副院长差不多掌控着医院里几乎所有医护人员的命脉,谁有不对他心思和脾气的,注定是要遭殃的,所以,哪里敢说自己对他本人有什么意见和看法呢,赶紧把问题往自己身揽……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在咱们医院,多少男医生给女患者看病甚至接生的,你又不是没见过,现在我也以一个医生的身份对你的身体进行一次检查,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朱副院长还举出这样的例子给对方听……说明他检查她的那个地方像医生检查病患一样,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也没什么其他说法想法的……

    “哦,那这样说,我也……”胡丽静似乎没话说了,只乖乖范了……

    虽然很是羞涩难当,但还是配合朱副院长,做了详细的检查……

    “那个体育老师之后,你又有过类似的经历吗?”朱副院长检查之后,又问了这样的问题。

    “没有没有,后来我听说那个体育老师又骗了别的女学生,被家长给逮住并且判了刑,我特别担惊受怕,所以,后来再也没有男人近过我身了……”胡丽静如实回答自己的情况……

    “你敢保证说的都是真话?”朱副院长似乎还不能百分之百地相信胡丽静说的全是真的。

    “我对天发誓……”胡丽静则十分认真地这样赌咒发誓说。

    “那好,那你回去听信儿吧……”朱副院长总算是相信了好像。

    “那您到底定没定下来派我去参加那个光荣而特殊的任务啊!”胡丽静是想当场知道结果。

    “这个我要向院里汇报,大家开会最后决定,不过,根据我的经验和个人的意见,十有**是你了——不过,你回去不要张扬,这样的美差十年八年都遇不一次,所以,想去的人竞争太激烈——你懂我的意思吧……”朱副院长说话的时候,特地用手来抓胡丽静的肩膀,看她有想躲避的意思,进了一步,二次紧紧抓住她的肩膀问。

    “我懂了,保持低调,不张扬,免得被别人把这个美差给抢走了……”胡丽静明显感觉到这个朱副院长对自己可能有某种深不可测的意思,但却不是很确定,因为他仅仅是抓了一下肩膀而已,这能说明什么呢?也没再躲避,并且给出了这样的回答。

    “好,你懂了好,回去听信儿吧……”朱副院长立即松开了胡丽静的肩膀,放她离开了……

    胡丽静忽然觉得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或许人家朱副院长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种意思呢,虽然那个地方被他仔仔细细地检查过了,可是他却一个多余的动作都没有,也没看见他垂涎三尺的样子,或者是那种色眯眯的神色呀,或许,真像他说的那样,这一切,都是组织派他来的,他只是例行公事而已……倒是自己多心了吧!

    这样想着,回到了日常的岗位是,居然听到两个护士在议论,说这次去兴城疗养院需要选拔一个优秀的护士去陪护一个市里的重要级人物,谁若是能被选,那一定会乌鸦变凤凰,一步登天傍了大人物呢……

    听到这样的议论,胡丽静的心砰砰乱跳起来——她们还这样瞎议论呢,自己却已经初步通过了朱副院长的选拔,一种从未有过的暗自庆幸,让她特别渴望早点获得批准,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接触那种高高在,平时你想见一面都登天还难的人物,一定是很多人都想得到的机会吧!

    可是,一连三天过去,愣是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害得胡丽静吃不下睡不香的,工作起来都像丢了魂儿一样,而这期间,倒是听到了有俩护士因为相互埋汰对方揭短对方谁都诅咒对方不会被选而大打出手,其一个居然用手指戳瞎了另一个的一只眼睛!

    天哪,竞争如此激烈呀,可想而知,这个美差炙手可热到了什么程度吧!

    第三天,都快下班了,何来娣才接到了朱副院长打来的电话,说让她下班后,到他的办公室去一趟,有重要的消息告诉她……

    一听有重要的消息,胡丽静的心一下子兴奋地跳到了嗓子眼儿,假如喉咙再粗一些的话,十有**能直接蹦出来的感觉了——可是,为啥要下班了再去他的办公室呢?

    天性狐疑的胡丽静在心里画了个魂儿——该不是他有什么别的想法,想趁机……哎呀,是不是自己想多了呀,从次朱副院长的表现看,他应该不是那种涩狼式的人物吧,假如是的话,次趁检查的时候,他直接扑来,直接弄了,我又能说啥呢?

    这样一想,也没了思想包袱,轻松愉快地在下班之后,特地化了淡妆,穿了件漂亮的连衣裙,直奔了朱副院长的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