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79章 你要说实话

    这时候,酒喝得差不多了,菜也吃得杯盘狼藉了,邓汇清才问:“那,我什么时候开始行动呢?”

    “先歇几天吧,你不能头缠绷带去泡妞撩妹吧……”牛欢居然也会开这样的玩笑。

    “其实什么都不耽误,都说轻伤不下火线,我这点儿伤算不了什么,假如需要的话,我马可以投入战斗!”邓汇清倒是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我还是劝你先养几天,也算是缓一缓今天受到的惊吓,不过,提前做好各种准备也是必要的,如,你要从多方面来了解这个胡丽静,她有什么喜好,有什么习性,最爱吃什么,最讨厌什么,只有了解了这些,你才有可能完成这个特殊而艰巨的任务呢……”牛欢又这样吩咐说。

    “可是,我从何处着手才能了解到她的各种喜好呢?”邓汇清觉得自己两眼一抹黑,根本没有任何头绪,纯属瞎猫要碰个死耗子的感觉……

    “我可以给你提供一些线索,然后,看你自己的发挥了……”牛欢则这样回答说。

    “啥线索呢,快点告诉我吧,越早越好……”一听牛欢又线索,邓汇清立即来了兴致。

    “如,这是她的手机号码,qq号码,还有微信号码……”牛欢为了搞掉胡丽静,早下了很大功夫,所以,才从不同渠道搞到了这些关键的联络方式,只不过,他从未启用过,现在任务给到了邓汇清的手里,也直接提供给他了……

    “可是,我有了这些是能联系到她,但我算老几呢,她咋会理我呢?”邓汇清听了这么多的联络方式,心里着实高兴,但立即又愁眉不展地这样问。

    “这个你必须开动脑筋才行……”牛欢不急于说出他的想法。

    “我现在已经算是脑洞大开了,可是,还是想不出咋样才能让她理睬我……”邓汇清指指自己受伤的脑袋,这样自嘲了一句。

    “我告诉你一个法子,肯定管用……”牛欢忽然觉得,这个邓汇清还是蛮有趣的,索性,把自己的办法告诉他吧,省得让他提心吊胆的不知道自己该朝哪一个方向努力……

    “啥法子呀,为啥会管用?”邓汇清一听牛欢已经有法子了,这样问。

    “你这样……这样……这样,她保证兴高采烈地跟你约会……”牛欢说出了他早琢磨出来的一个鬼点子,悉数都告诉了邓汇清。

    “这样——能行?”听了牛欢的办法,邓汇清很是惊异——这样的法子可是够冒险的,玩不好是在玩儿火呀!

    “肯定行,但见了面,可靠你自己的发挥了……”牛欢似乎也只能帮到这里的,剩下的,要靠他自己来临场发挥了……

    “这个你放心,勾搭女人还真是我的强项,那个何家大姐何招娣,当年是被我软硬兼施很快划拉到手的,只可惜,她家姐妹太多,是个无底洞,所以,渐渐的,我才……”邓汇清还试图解释他与何招娣的关系为啥闹到了这样的地步。

    “别的都不用说,只要你能使出浑身解数把胡丽静给拿下,那你的任务也成功一半了……”牛欢说却说这样只算是阶段性的胜利。

    “都拿下她了,咋算成功一半呢?”邓汇清则有些不懂牛欢的意思。

    “光是拿下了还不行,还要让牛得才暴跳如雷地将她赶出别墅,永远都不许她回到身边才算是圆满地完成了任务……”牛欢说出了任务的另一半……

    “哦,原来你是这个意思呀!”邓汇清这才彻底明白了牛欢的全部意图……

    “这回你彻底明白我的意思了吧?”牛欢还要确认一下。

    “彻底明白了……”邓汇清心说,你小子这是要造反呀,连你未来的小妈都敢下这样的死手,你可真够狠的呢,反正是我这个被他们骂成十恶不赦的家伙还狠十倍百倍都不止呢……

    自从胡丽静成功地“拿下”了牛得才,入主豪华别墅,俨然成了牛得才的新太太之后,还真有了一步登天的感觉——之前全他娘的白打拼奋斗了,早知道傍个富二代立马会从地狱到天堂,之前何必那么矜持呢?

    管他牛得才老到什么程度,管他是不是真正的爱情,只要物质获得了极大满足,精神还会空虚吗?

    这样的想法一直持续到回宿舍去拿被她遗忘的那个成人玩具,遇到了高源源的男朋友孟宪法,成功地在他身过足了瘾,而且还全身而退,什么后顾之忧都没有,这让胡丽静着实高兴了两三天,一直都被那只酣畅淋漓的饕餮带来的快慰弄得神魂颠倒,神清气爽,直到这天早起来,忽然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地难受,那种没着没落的感觉,想着能找个男人卯足了劲儿好好操作一番才能解了当下的难受困顿……

    可是对牛得才反复放电都不起作用——他还在坚持他的决定——养精蓄锐一个星期,然后,到医院去采集种子,然后与胡丽静的卵子做成试管婴儿,再植入她的身体里,这样的话,也能准确无误地,百分之百地怀他牛得才的孩子了……

    所以,胡丽静折腾了半天,也没撩拨起他的兴趣来,让胡丽静更加失落更加无聊,像毒瘾犯了却得不到想要的东西一样难受了……

    胡丽静原本也曾经是个清心寡欲的女孩子,自打十八岁那年,被高的一个体育老师给单独叫到器材仓库去单独辅导木马的跳跃要领,结果木马没跳过去,趴在了面,被体育老师从后边追尾了,由于暗恋这个四肢发达的体育老师很久了,所以,非但没逃避没急眼,反而越好了经常来来这里帮她辅导跳木马……

    只是木马跳的次数越多,学习成绩也越差,整天满脑子都是跟体育老师骑木马的景象,哪里还有心思学习呢?大学是别指望考了,索性直接了卫校,即便是这样,一旦有寒暑假的时候,还来找那个体育老师跟她骑木马呢,直到第二年夏天暑假的时候再来高,却不见了那个体育老师的身影,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在器材仓库跟一个女生辅导如何跳木马的时候,被女生的家长给堵在了里边,暴打一顿,直接报警给抓了进去……

    胡丽静很是后怕,一个是当初如果被谁发现了,自己的名声可彻底完犊子了,再是,什么措施都没采取,一旦怀了,这个家伙又不会承认,那这辈子也报销了……

    所以,接下来的几年里,胡丽静一直都很检点,即便有男人靠近她,也是戒备心极强,生怕再发生跟体育老师那样的事情……

    护校毕业,凭借家长的能力,她进了市里最大的国营医院当高干病房的护士,这里可不是谁想来能来的,不单要长得年轻漂亮还有专业护校毕业的凭,而且还要有很硬的关系,外加自身的工作能力……

    胡丽静有了这样一个令很多年轻护士都眼红的工作岗位,开始也很珍惜,觉得这辈子能在这样一个环境优美安静且遇到的病人都属于“高级”档次的专家干部学者之类的地方工作,该心满意足,好好工作,别出差错,将来熬个护士长什么的,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吧……

    可是在她一心求进,刻苦努力,勤奋工作的时候,居然被朱副院长叫到了办公室,而且还关了门,一脸神秘地问她:“我代表组织严肃地问你一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只管问好了……”胡丽静一听是朱副院长代表组织问话的,也没觉得有什么严重的,很是轻松地这样回答说。

    “问你的问题一定要严肃回答……”朱副院长的脸铁青着,这样严肃地说道。

    “既然是您代表组织问,我当然要严肃回答……”胡丽静这才有点紧张了,莫非自己犯了什么错误,组织要来找时间的毛病了?可是,自己也没犯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呀,这个朱副院长干嘛这么严肃地找自己谈话呢?心里有点发毛了……

    “院里要指派你去完成一项特殊任务,所以,对你的身世进行了一番调查,在你读护校之前的高阶段,你是否与一个体育老师有过男女关系?”朱副院长直接说明了他的意图,并且直言不讳,直接问道了一个实质的敏感问题……

    “这个……”一听朱副院长问这个,胡丽静当时都吓傻了——难道因为自己高的时候与那个体育老师发生过关系,会影响自己的工作了?刚才说的要派自己一个特殊的任务也泡汤了?所以,一时语塞,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才不会一脚踏入深渊的感觉。

    “你一定要如实回答,假如有所隐瞒的话,后果自负……”朱副院长还这样严肃地强调了一句,让气氛更加紧张起来……

    “可是我那个时候……”胡丽静是想解释,那个时候自己太年幼无知,犯下的错误也不该影响到现在的工作和其他什么吧,想争辩一番……

    “别试图解释,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朱副院长又逼近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