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78章 何乐而不为

    到了银行,在vip窗口办理人少,很快办完了,马到成则坚持到atm机给何招娣补损失的那十万块钱……

    “真的不用补了,这九十万我都觉得是二公子重新给我的呢!”何招娣一点儿贪财的意念都没有,赶紧这样心满意足地说。手机端 m.

    “这十万必须给你……”马到成则很是坚决。

    “为什么呀?”何招娣不知道二公子为啥还这样坚持……

    “今天闹出这么大的事儿,炖菜馆不能马开业,但各种人员却不能遣散,人吃马嚼的,需要钱吧;还有,算坏的吊灯得重新修复,得花钱吧;还有,今天受到惊吓的各位领导还有主要来宾,你得没人都弄个压惊的礼包送过去吧,这还是要花钱,所以,给你这十万都未必够呢……”马到成居然一一列举了各种需要花钱的地方……

    “可我还是觉得总是让你这样破费,有点过意不去……”何招娣还是觉得,二公子给自己,给何家的够多了,再要他的钱,真有点不好意思了。

    “给你你要,把你的银行卡给我,我这转账给你……”马到成则继续坚持。

    “还是——不要了吧……”何招娣还在迟迟疑疑。

    “你越是不要我越是要给……”马到成差不多是从何招娣的手里抢走的银行卡,然后,在atm机操作,很快将钱从他的卡转账到了何招娣的卡……

    “你这是给我多少啊,我咋又看不懂了呢……”何招娣在二公子的身边,看他操作的数字还是有点令人眼花缭乱,这样问了一句。

    “你这个人,给你一次钱总要多费口舌,索性一次性多给你点儿,省得总要求着你才能给成……”马到成则说出了这样一个新鲜的理由。

    “那这次到底是多少呢?”何招娣预感到,二公子又多给自己打钱了……

    “不多,还是一百万……”马到成说出了具体数字。

    何招娣突然无语了,两行热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同样是男人,那个该死的邓汇清身为丈夫却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毁自己毁何家,而眼前这个本来与何家与自己毫不相干的男人,却总是救苦救难,将何家也包括自己,从水深火热一次又一次地拯救出来,这样的男人,你给他什么才能真正答谢他,回报他呢?

    一个念头涌自己的心头,暗地里下了一个决心,觉得只有这样,才算是报答二公子再次对自己,也对何家慷慨解囊了……

    牛欢带着头破血流的邓汇清回到装饰一新的小二楼,不但亲自买回创伤药来帮他处理头的伤口,还特地置办了一桌丰盛的好酒好菜为他“接风洗尘”这样的举动让邓汇清一下子受到了感动,假如扑通一声跪倒在地,赌咒发誓,只要牛少爷不嫌弃,只管差遣他去做任何事情,头破血流,在所不辞!

    “起来吧,下次不给你派这么危险的差事了……”牛欢似乎在心里头,早已给邓汇清布置好了新的任务。

    “危险我不怕,怕的是完不成牛少爷交给奴才的任务呢……”邓汇清很是讨巧地这样回答说。

    “这次给你的任务是让你去接近一个女人……”吃过一阵,也喝了一些酒之后,牛欢才披露了下一个任务的主题……

    “还是女人?”邓汇清好像成了惊弓之鸟,今天的这个任务,不也算是接近一个女人吗,虽然何招娣算是自己还没离婚的老婆,但也算是女人吧,这个牛少爷,咋还派我去接近女人呢,你以为,女人都是好惹的吗?这样惊异地问道……

    “嗯,这个女人跟今天你接近的女人不是一个类型的,而且,也不是让你去勒索敲诈她的……”牛欢似乎看出了邓汇清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理,这样解释说。

    “不敲诈勒索,你让我接近这个女人干嘛呢?”邓汇清似乎已经给自己定位在了只要去执行牛欢的任务,不是敲诈是勒索这样的性质了好像。

    “这个女人你认识吧?”牛欢并没直接回答邓汇清的问题,而是从手机里,调出了一个女人的妖艳照片给邓汇清看……

    “这个女人——很漂亮,很妖艳,但我的确不认识……”邓汇清努力在自己的记忆搜寻,但无论如何都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一个一看骚气入骨的女人……

    “这个女人叫胡丽静,是牛家医院的资深护士,不到三十岁,骨子里的骚艳让她杨花水性……”牛欢这样带有蔑视口吻地介绍说。

    “那,牛少爷让我接近这样一个女人干啥呢?”邓汇清没懂牛欢为啥让他认识这样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坏了规矩,不知死活地傍了牛得才……”牛欢也不隐晦,直接说出了这个女人犯下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误。

    “牛得才?”邓汇清听着耳熟,但听牛欢直呼其名,又觉得很是陌生了……

    “是我那个无情将我抛弃,带着这个骚女人住进别墅的父亲呀!”牛欢不答应还是要承认与牛得才的父子关系。

    “哦,既然这个叫胡丽静的女人跟了你父亲,干嘛还让我去接近她呢?”邓汇清没懂牛欢到底是什么意图。

    “让你接近她,是要阻止她跟我那个该死的老爸进一步接触,阻拦她怀我老爸的孩子,最好是让她声名狼藉,被我老爸给休了,抑或是她自己无地自容离开我老爸……”牛欢说出了自己的终极目的。

    “为啥要这样呢?你老爸那样的身份,找个年轻漂亮的女人这很正常啊……”邓汇清则以为,身为牛家的大公子,牛得才,也是牛欢的父亲找一个甚至几个漂亮女人都没谁说啥吧,咋找了个胡丽静让他这样大惊小怪一定要除掉她呢?

    “看似正常,但里边藏着惊天的阴谋呢……”牛欢觉得不把实情告诉对方,怕是也无法说服对方帮助自己除掉胡丽静这个眼钉肉刺!也这样说道。

    “我这个人肉眼凡胎,看不出里边有啥阴谋呢……”邓汇清当然要装傻充愣,其实是想知道更多详情。

    “很简单,我老爸一直怀疑我不是他亲生的,所以,一心把火想生个正宗的儿子,跟我争夺未来牛家百亿家产的继承权,换了你,你会坐视不管?”牛欢进一步阐明了自己为啥要执着地派邓汇清去完成这项任务。

    “我有点懂了,在你老爸没生出所谓的正宗牛家后人之前,暂时还认你这个怀疑不是亲生的儿子,兴许将来还有继承牛家巨大财富的可能性,可是,一旦你老爸,让这个叫胡丽静的女人怀了孩子,那你的身份地位岌岌可危,甚至会被彻底抛弃了——我这样理解对吧……”邓汇清按照自己的理解,这样问道。

    “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所以,你的新任务很重要,看去是去勾引一个女人对她的男人,也是对我老爸的不忠,其实是在阻止一场可能演一出血雨腥风滔天巨浪的剧变,这样说来,你的任务意义十分重大,看似轻松,但绝不能掉以轻心……”牛欢又这样提醒说。

    “天哪,假如我去勾引你这个年轻的小后妈,被你老爸给逮住了,是不是死得很惨很难看呀……”邓汇清还真觉得这不是个好玩儿的差事了。

    “这看你的能力和水平了,假如你通过自己的手段,让那个胡丽静喜欢你,心甘情愿地愿意为你献身付出,如果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即便是被我老爸发现了,也不会把你咋样吧,因为出轨的是他的二房新欢,怪不得别的男人吧——只要达到这样的效果,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牛欢则这样安慰对方说。

    “这个胡丽静会轻易钩?”邓汇清似乎已经被牛欢手机里的这个叫胡丽静的女人给迷住了,同时,也知道自己没别的选择,必须去完成牛少爷给的新任务,但还是觉得心里不托底,所以,才这样问了一句。

    “这个要看你的手段和本事——她本身是个水性杨花的**,假如你能找到机会,给她点希望和甜头,让她觉得你是她的真命天子,抑或是白马王子,让她死心塌地地爱你,这样的情况下,你拆散她和我老爸岂不是易如反掌轻而易举吗!”牛欢说出了最理想的状态。

    “哎呀,像你说的,给她希望和甜头不能空口白牙地使嘴儿吧,是要花钱的吧……”邓汇清的小心眼儿又来了——派老子去执行任务可以,但需要花钱的护士,你得实报实销地支付吧……

    “需要花钱的时候,你只管提,为了达到目的,我舍出什么本钱都值得一干……”牛欢还真不心疼钱,而是能不能达到他想要的目的……

    “有牛少爷这句话垫底,也没有我完不成的任务……”邓汇清一听,执行这项任务可以泡妞撩妹不说,还可以有经费可以支配,何乐而不为呢,也算是答应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