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777章 其实很简单

    “对你这号人,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马到成则嗤之以鼻地还了一句。

    “求你了,告诉我你们是如何发现我没下毒的吧……”反倒是邓汇清煎熬不住,那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太难受了!

    “好吧,事已至此,我也没必要隐瞒什么了——其实很简单,我们化验了你所谓的解药,其实是些维生素b族的粉末而已,这哪里是什么解药呢——所以可以断定,你根本没给那些宾客下什么毒,只不过是虚张声势,用下毒来迫使何招娣屈服给你想要的这笔钱而已……”马到成一看对方已经彻底崩溃了,也将实情告诉了他,将他彻底击垮!

    “是啊,假如没遇到你,我真得手了……”邓汇清这样嘟囔了一句。

    “记住了,邪恶永远都无法战胜正义,你今天说出了你的幕后指使者,才会侥幸放你一马,但你记住了,一旦再有下次的话,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马到成凛然正气地这样教训对方说。

    “再也不敢了,弱弱地问一句,您是公安的便衣吧……”邓汇清居然这样问了一句。

    “你说呢?”马到成一听他这样问,嗤之以鼻地笑了一声,这样反问道……

    邓汇清的电动自行车被两个“便衣”给抢走了,缓了好一阵,才打了一辆三轮,到了约好的回合地点,一看牛欢正垂头丧气地坐在那里发呆呢,捂着脑袋走过去……

    “你的车和钱呢?”牛欢完全是绝望状态在回合地点等,已经不指望邓汇清还能回来了,但又觉得这个家伙除了他这里收留他,他还能去到哪里呢,也抱着一线希望原地等待。

    终于看到了好像受了伤了的他出现了,牛欢立即前去质问。

    “真是倒了血霉了……”邓汇清一脸苦相地这样说道。

    “到底咋了?”牛欢很是怀疑邓汇清做了什么手脚,现在是装出一副倒霉的样子给他看。

    “半路杀出两个便衣警察,把我的车和钱都给抢走了……剩下这十万了……”邓汇清将十万给到牛欢手里的同时,还给他看了头被打伤的地方……

    “不对呀,遇到便衣警察应该押你到局子里去呀,咋还能放了你,然后还给你留下十万块钱呢?”牛欢拿到十万,却提出了这样的质疑。

    “哪里是他们留下的呀……”邓汇清一听牛欢这样问,满腹委屈化成了一肚子苦水!

    “那你是哪里来的钱?”牛欢表示极度怀疑。

    “是我事先藏在怀里的——本来想见了你,央求你给我这十万块作为酬劳呢,哪成想,被他们给弄下车,一棍子将我打晕,迷迷糊糊地听他们说是便衣警察,等我醒过来,车子和弄到的钱都不见了,只好打车来这里跟你回合了……”邓汇清将他的遭遇编成了这样的故事……

    “我问你,你一开始咋没按照咱俩拟定好的路线逃离呢?”牛欢又从这个角度提出了质疑。

    “我一车看见有人跟踪我,我只好拐弯抹角改变了路线,生怕你也被发现了……”邓汇清居然也能回答来!而且,还是为了牛欢好。

    “你没被那俩便衣警察盘问什么?”牛欢生怕自己被邓汇清给出卖了,所以,还这样问了一句。

    “盘问啥,他们是冲钱来的,见了钱他们也不管我是死活了,认定我会认倒霉,不会报警什么的……”邓汇清则这样回答说。

    “是啊,你若是报了警,那可闹出天大笑话了……”牛欢撇嘴这样来了一句。

    “对不起也牛少爷,今天太不顺了,居然遇到了便衣警察……”邓汇清这样说,是求得牛欢能够原谅他。

    “你偷着乐吧,没把你连人带钱一起搂进去已经万幸了,走吧,赶紧回去好好眯几天,还有新任务给你呢……”牛欢居然这样劝慰对方。

    “你真的不怪我?”邓汇清很是惊异,这个牛少爷居然能在他犯了这么大个错误之后,还能原谅他。

    “怪你干啥,要怪也得怪那俩贪财的便衣警察呀,我懂了他们俩为啥不抓你,打晕你拿钱蹽了……”牛欢的心里似乎懂了邓汇清的钱为什么被截胡了。

    “为啥呀!”

    “这钱纯属不要白不要,把你打晕了,他们俩人带着四十万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回头俩人一人二十万,他们这样的便衣,一年的工薪三五万了不得了,一下子一人得了二十万,那得偷着乐成啥样吧……”牛欢这样猜测说。

    “可不是嘛,这么大的便宜,让他们给抢去了……”一听牛欢以为被抢走的是四十万,邓汇清暗自庆幸没说出总钱数是多少,而且,马这样顺着他说道。

    “走吧,回去找个地方给你疗疗伤……”牛欢一看邓汇清的伤势,觉得他不像是撒谎,也这样提议说……

    马到成和常俊杰骑着邓汇清的那辆电动自行车,带着剩下的90万现金,回到了七仙女东北炖菜馆,看见唐小欧正穿着白大褂,和牛家医院的一些医护人员,包括黄幼祥在内,正在向大家做各种解释……但似乎众人并不信服他们的解释,似乎需要一个权威的声音才会将这场风波给平息下来……

    “你去宣布结果吧……”到了街对面,看见这样的情况,马到成这样对常俊杰说。

    “什么结果呢?”常俊杰似乎有点懵懂……

    “说歹徒已经逮住了,他亲口说的,其实根本没下毒,只是用投毒做幌子,来实现他打劫目的的!”马到成这样解释说。

    “我这样说,他们信了?”常俊杰似乎觉得,现在大家的情绪很不稳定,你这样空口白牙地一说,人家都相信了?

    “不信你给他们听我刚才用手机录下的声音……”马到成立即找到了刚才的录音,还选取了一段,让常俊杰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播放给大家听……

    “那要是还不信呢?”常俊杰还是觉得不够劲儿……

    “那你说,凡是不信的,可以一直待在炖菜馆,我们会留下医护人员,谁犯病了,随时抢救!”马到成又想出了这样的办法。

    “二公子的意思是,你不出面宣布这些了?”常俊杰没问题了,却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我始终都保持低调的,现在更是不便于出面,待会儿你过去之后,让何招娣到街对面来找我,这些钱我要还给她……”马到成用了这样的理由回答对方。

    “那好,那我听二公子的,对了,我的手机给你留下,不然不好联系你了……”常俊杰拿了二公子的手机,还算机灵,把自己的手机递给了二公子……

    “快去吧,说话沉住气,因为的确歹徒没投毒,不然的话,现在哪里会一个发病的都没有呢!”马到成又这样叮嘱说。

    “好,我尽力而为,让事态尽快平息……”常俊杰得到了二公子这样的信赖,立即精神抖擞地朝街对面的炖菜馆走了过去……

    过了不到十分钟吧,坐在街对面一家快餐店的马到成,看见何招娣急急火火地朝这边跑了过来,途还差点儿被一辆车给撞了,还好有惊无险,终于过了马路,四处寻觅的时候,马到成拎着那两包钱,从快餐店里出来,何招娣一旦看见了二公子,立即奔了过来……

    “常俊杰跟我说,你逮住邓汇清了?”何招娣似乎只看二公子的脸,忽略了他手拎的东西。

    “看,连这个都帮你抢回来了……”马到成边说,边将那两袋子钱递到了何招娣的眼前。

    “天哪,你是咋做到的呢?”看见两个自己熟悉的钱袋子,何招娣简直惊呆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还是老办法,一块鸡蛋大的石头打在了他的头盔,他应声落马了……”马到成将那场追逐恶战简单描述出来。

    “太好了,不然的话,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昨天二公子刚刚给我的钱,今天被邓汇清给讹去了,心里老大的愧疚呢……太好了,现在居然又给抢回来了,你说我得咋感激你才好呢?”何招娣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该像你抱歉的……”

    “这话咋说呢?”

    “为了问出是谁指使邓汇清干的坏事儿,我给了他十万块,所以,现在只剩下90万了……”马到成说出了这样的实情。

    “哎呀,即便是你只帮我抢回来十万我都心满意足了,何况大部分都抢回来了,已经让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何招娣绝对是那种善解人意绝不贪得无厌的女人。

    “走吧,银行去给存吧,少的那十万,我再给你补……”马到成给出了这样的提议。

    “不用不用,这已经让我喜出望外了,哪里还用二公子再给补呢,本来是二公子的钱呢……”何招娣则坚决不允许。

    “还是补吧,不然我晚睡不着觉了……”马到成是成心要给她钱。

    “睡不着我让你舒坦一宿……”何招娣说真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在洋溢着一只无法描述的热情,大概只有领教过她万千风情的马到成,才能真正领会其的更多意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