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46章 将计就计吧

    郝思佳之所以会答应韩春萌如此荒唐的请求,允许她用偷梁换柱的办法潜入自己的房间去与马到成接触,以此来满足她的那个心愿,除了其有讨价还价,让她接盘马玉成,让自己摆脱马玉成纠缠的成分,还有深层的意图在其……

    郝思佳一旦知道了韩春萌的意图,忽然有了某种愤懑油然而生——自己当时把第一次给马到成的时候,主要原因是不想便宜了马玉成这个窝囊废!这个有过多次“外遇”家伙!所以,一听到韩春萌居然也有这样的心理——不在于马玉成交往之前,把姑娘身给了自己心仪的男人,觉得这辈子亏大了!

    因此吧,郝思佳才会答应了韩春萌如此荒唐的请求,居然还答应配合她,完成这次移花接木,暗度陈仓地在适当的时候,俩人换位,让韩春萌趁马到成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完成那件好事……

    只是这样的行动马要开始了,韩春萌却拉住郝思佳的胳膊说:“哎呀,我咋有点紧张了呢?是不是会很疼啊……”

    “那当然了,不但疼,还要出血呢!”一听韩春萌这样问,郝思佳心里的火儿腾地一下蹿了来——你以为这件事儿那么好玩儿呀!不付出点代价想获得你想要的效果,哪有那么容易的事儿呢?所以,这样回答她说。

    “哎呀,那我会不会因此尖叫出声,甚至会因此哭泣呀……”韩春萌到了这个时候,居然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显然她真的是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局面。

    “这个你可想好了,现在反悔来来得及,多疼你都不能出声,出多少血你都不能哭鼻子,否则的话,立马会露陷穿帮,事情一旦败露的话,后果是啥你自己我还清楚!”郝思佳一看韩春萌不是装出来的紧张害怕,心里更是替她捏了一把汗——千万不能因为紧张害怕出事儿呀,不然的话,咱俩都彻底完犊子了!

    “哎呀,那咋办呀,要不,你陪我一起去吧……”韩春萌居然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绝对不行!”郝思佳不假思索,果断否决!

    “为啥不行啊,反正他睡得迷迷糊糊的,一个人和两个人在他身边他也发现不了呀!”韩春萌这样想当然地说。

    “还是那句话,你在使用我的新男友,却让我在旁边眼睁睁地看着,你说,换了你,会不会忍不住尖叫起来?还有啊,假如你一个人进去跟他好,被发现了,还可以解释为咱俩同时起夜,回来的时候走错了房间——可是咱俩都在一个房间里的话,那立即暴露是咱俩合谋设计他了,回头无论如何都没法解释了……”郝思佳真是服了这个蠢萌丫头了,但也没办法,只能这样耐心地解释给她听,到底为啥不能跟她一起进去!

    “这些道理我都懂啊,可是是头一回这样跟男人接触,我怕我……”韩春萌说到家,还是第一次这样面对一个并不是很熟的男人,心里过于紧张……

    “好了,啥都别说了,现在我教你一些基本的要领,尽可能减少疼痛和出血吧……”郝思佳被逼无奈,只能用这样的方法来平复和缓解对方的紧张压力了……

    “你又不是男人,你咋教我呀!”韩春萌却提出了这样的异议。

    “做成样呗,来,现在你把我当成他吧,你骑跨到我身来……”郝思佳耐着性子这样回应说。

    “咋骑跨呀?”看来韩春萌真的一点儿经验都没有,那么傻愣愣地站着,不知道该如何做。

    “算了,还是你先躺底下,我模仿你该如何骑跨,如何下蹲的动作,做一遍给你看,然后,你再自己量几次,这样总行了吧……”郝思佳一看这样不行,索性自己先于她角色互换,做出一套示范动作给她看,也许她能快速学会了吧!

    “好吧,我听你的……”韩春萌一听闺蜜绝对是为她好才答应教她的,立即欣然答应了……

    俩人你来、我下去的,忙乎了半天,郝思佳都觉得自己身都冒汗了,终于算是把这个蠢萌丫头给快速培训完成了:“记住了,你越发慌越会疼,你越从容越会体验其的舒爽……”

    “我尽可能吧,不过你千万别走远了,最好在门外等着,万一我出什么状况,你也好第一时间进来帮我解围呀!”韩春萌又提出了这样的请求。

    “你说你有多残忍吧,你在屋里跟我新男友好,却让我在门外听里边的动静,真不知道是不是辈子我欠了你什么,这辈子居然要用这样的残忍手段来折磨我……”郝思佳其实心里没这么多的怨气,但对于这样一个蠢萌丫头,你必须这样抱怨她才会让她知道这样做需要付出多少代价……

    “若是这么说,你让我接手马玉成也是我辈子欠你的吧,这辈子也要舍出一切来帮你接盘这个大包袱——这样说来,咱俩是不是扯平了呢?”韩春萌居然能立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地举出这样的例子来反驳对方!

    “好好好,算你机灵,咱们谁都不欠谁的……”郝思佳还真被对方举的例子给整没电了——可也是,现在看来,谁欠谁的还真是不好说了,也这样答应说。

    “那你答应在门口守候了?”韩春萌这样确认说。

    “放心吧,我你还紧张呢,我不会离开门口的,你当我一直在你身边好了……”郝思佳算是给对方交了实底儿了……

    “嗯,这样还差不多……”韩春萌这次把悬着的心放回到了肚子里……

    这个时候郝思佳一看时间,已经是那半夜3点多了,觉得再不行动,天一亮可没这个机会了,所以,立即行动,她让韩春萌在门外等候,她先进去“热场”到了屋里,掀开被窝刺溜一下子进去了……

    此刻的马到成,虽然睡得很沉,但有人进了被窝还是让他感觉到了,迷迷糊糊地翻了个身,用手去摸进到被窝里的人,摸到了,也踏实了,很快又睡着了……

    郝思佳是带着任务进被窝的,所以,看见马到成这样翻身,而且一只手直接摸到了她的前边,也顺势将他的手给拉住,然后轻轻地给送了回去,趁机直接骑跨到了他的身,没费多少时间,将他给培养起来了,结合在一起之后,还去吻他的嘴唇,还喃喃地在他耳边说:“你只管睡吧,让我自己这样行了……”

    一旦这样与郝思佳结合在了一起,马到成再次从睡眠迷迷糊糊地醒来,感觉到了郝思佳的热切,也理解她那种急切,听她说了这样的话,也没多回应,继续保持半睡眠状态,任由她在身尽情尽兴……

    当然,在这样的情形下,马到成只能开启自己的锁阳功,让自己一直都保持住那种状态,避免很快被她给弄得落花流水……

    而且在这样半睡半醒的状态,体味来自郝思佳的那种天衣无缝的结合,还真是从未有过的快慰舒爽,而且可以闭着眼睛,让之前自己接触过的那些类似的情景在脑海过电影……

    人的想象是这样的天马行空无拘无束,马到成居然可以将身的女人瞬间换成曾经这样过的任何一个女人,而之前这样在他身最多的最激烈的,要数杨水花和蓝梅了,因为她们俩都是那种掠夺式开采的女人,一旦给了她们机会,决绝不会给你任何停歇,不把你吸净榨干决不罢休!

    当然,换了何家大姐何招娣这样的时候,是另一番滋味了,她永远都是为了让你舒坦好受才会做某些动作的……

    给马到成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宋婵娟,可能是因为她练过天体瑜伽的关系吧,一旦她自己操作的时候,那种优美的动作是没有任何人能拟的……

    至于美奂的饕餮,美仑的温存,给马到成留下的都是“自家人”的那种舒坦……

    还有何盼娣的笨拙,杨水仙的机灵,夏欣欣的被动,唐小鸥的温情,一个赛一个,历历在目……

    只是让马到成想不到的是,他这样胡思乱想的时候,郝思佳在他身热情洋溢地持续了几分钟,忽然停顿下来,在他耳边说了句:“等一会儿,我要去撒泡尿……”说完,抽身起来,下了床,真的出去了……

    马到成不知道这是一整套移花接木计划的一个环节,所以,只是吧嗒吧嗒嘴表示没什么意见,你只管去好了,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郝思佳从屋里出来,看见韩春萌等在门外,低声告诉她:“好了,我都帮你培养好了,你进去直接按照我教你的行事行了,记住了,不管多疼你都不能吭声,万一被他识破,咱俩都没好日子过了,记住了吗?”

    “记住了……可是,我的心咋跳得这么邪乎呢?”韩春萌似乎一下子紧张得有点呼吸不畅了。

    “没时间让你浪费,再多浪费几秒钟,兴许我白帮你培养了,快点进去吧,成败在此一举了……”郝思佳居然一把将她给推进了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