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登天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643章 我都想好了

    “您这么紧张干吗呀,我也没说要跟郝思佳分享您呀,再说了,让我们俩分享你们,那应该是你们的福分才对呢,您为啥这样敏感呢?”韩春萌一看对方如临大敌的样子,反倒抿嘴笑了笑,然后这样说道。

    “不是我敏感,而是——郝思佳从急救室出来了……”马到成正有点招架不住这个蠢萌丫头呢,看见郝思佳从急救室里出来了,赶紧打住与韩春萌的对话,这样提醒说。

    “您是怕跟我亲近郝思佳吃醋对吧?”韩春萌听马到成说郝思佳出来了,赶紧去看,只是看见她人影一闪,又不见了,所以,直接这样问对方说。

    “老子有什么好怕的,压根儿又跟郝思佳也没私定什么婚约!”马到成心里这样想,嘴却说:“可不是嘛,被她看见咱俩这样,回头还不跟我没完没了啊!”

    “那若是咱俩私下里亲近,不让她知道呢?”韩春萌一副神秘兮兮的样子。

    “你以为老子不想啊!”可是话到嘴边,马到成说出口的却是:“那怎么行,我可不能对她口是心非,趁她不在跟前与别的女孩子卿卿我我的搞什么暧昧……”

    “想不到,您还真是个正人君子呢……”韩春萌没因此生气,反而更加赞美对方是个真正值得仰慕的男人了。

    “那倒是谈不,这是做人最起码的准绳吧……”马到成当然要继续装逼——老子不是从前的马到成了,不能随随便便恩准投怀送抱的女人吧,最起码也得做个样子给对方看吧!

    “那您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呢?”韩春萌一看对方有点油盐不进的感觉,马撅起小嘴儿嗔怪地这样问道。

    “你啥感受?你的感受跟我有啥关系呢?”马到成的心里还真是疼了一下——这么一个纯情蠢萌的丫头,着实缺男少爱吧,看她可怜兮兮的样子,还真想答应了她!

    可是不行啊,老子这次来省城的主要任务,是通过郝思佳接触到可以拿到批件的郝厅长,能与郝思佳发展到现在这样的关系,都是以这个为大前提的,一个郝思佳已经够老子应付的了,再节外生枝捎带你这个蠢萌丫头,还真怕招架不了呢!

    所以,心疼归心疼,话一出口,还是冷冰冰的没有一点儿感**彩……

    “咋没关系了,您那么神勇地救了马玉成,把人家的一颗芳心一下子给勾走了,回头您像没事儿人一样地该干啥干啥,害得人家对你苦苦地单相思,您不觉得这样做人更残忍吗?”韩春萌居然从这样的角度说出了她与马到成之间形成的异关系!

    “那你到底想让我对你咋样呢?”马到成发现,这个蠢萌丫头这样说的时候,几乎将身体靠在了他的身,而且,一字肩的连衣裙似乎又往下滑脱了一两寸——真的不能再往下滑脱了,再滑脱的话,整个浪都露出来了……

    尼玛,原本以为,这个蠢萌丫头情商有问题呢,想不到,撩汉还真有一套呢,可能在某些方面,不亚于高冷傲娇的郝思佳吧!

    短暂的活思想,让马到成突然意识到一个可怕的问题——也许这不是韩春萌的本意,而是郝思佳派她来考验老子忠诚度的?

    这是闺蜜间经常使用的招数,为了考验男友利用闺蜜下套勾引,一旦道,后果不堪设想……

    正是因为有了这样的戒备心理吧,马到成才将心里对这个蠢萌丫头的某种特殊冲动彻底掩藏起来,嘴表达出来的,都是那种道貌岸然正人君子坐怀不乱的言行……

    “别的不用,我只想把我的初吻献给我最崇拜敬仰的神英雄,这么一点点小要求,您不会冷酷无情地回绝吧!”韩春萌居然提出了这样具体的请求……

    尼玛,还真是无独有偶啊,难怪她与郝思佳是闺蜜呢!

    都二十几岁的大姑娘了,咋还留着初吻呢?

    不要说了,一定是第一次还在,假如老子答应了她这个请求的话,那接下来,她一定借高驴蹬鼻子脸,还要求老子把她的第一次也给顺手牵羊地一锅端了吧……

    老子倒是不在乎帮她这个忙,但碍于之前忌惮这纯属郝思佳派她来给老子挖“美人坑”的,所以,即便是越来越觉得这个蠢萌丫头那股子蠢萌的劲儿着实撩人,一旦弄了她,一定别有一番滋味,但还是十分理性地清了清嗓子,回答对方说:“也许回绝你,是显得我冷酷,我无情,但对于我本人来说,这是最起码需要坚持的底线——那是,当我对一个女孩子好的时候,其他女孩子在我心目一下子变成了性人了,不可能再分心去做任何对不住这个女孩子的事情了……”

    “哎呀,你这个人,咋这么死心眼儿呢,咱俩亲近又不会被郝思佳知道,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我又不会出卖您,您为啥放着这么大好的机会不捡这样一个大便宜呢?”韩春萌此刻已经完全将身体贴服在了马到成的身,说话时候的那种热切也已经直接铺展到了马到成的耳际……

    “这还用说呀,哪个男人见了这样的大便宜不想捡呢,可像老鼠看见了夹子的诱饵一样,以为那是个大便宜,一旦去触碰,对不起,你是捡到那个便宜了,但你的小命也瞬间没了!切记呀,这一定是郝思佳跟这个蠢萌丫头精心设计的圈套,既然被老子识破了,老子还真不吃她们这一套了!”

    马到成心里这样想着,嘴却是这样回应的:“俗话说,贪小便宜吃大亏,虽然跟你偷偷摸摸地好像是捡了个大便宜,但可能吃的亏也会更大……”

    “男人跟女孩子好,有什么亏可吃的呢?”韩春萌却这样争辩说。

    “这个嘛……”马到成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对方了……

    “回头你告他非礼你,他得去蹲监狱了……”恰恰这个时候,郝思佳突然从走廊的另一侧冒了出来,直接帮助马到成回答了韩春萌的问题……

    “郝姐你——啊哈,我都是跟他开玩笑呢,反正呆着也无聊……”韩春萌一听郝思佳突然冒出来说话,吓得差点背过气去,但反应还算快,马将身体从马到成的身撤离一定的距离,还这样回应说。

    “不用解释了,我都听明白了……”郝思佳冷冰冰地这样回答说。

    “郝姐,我真不是成心要这样的,都是因为……”韩春萌立即扑过来,抱住郝思佳的胳膊这样央求说。

    “因为什么?”郝思佳还是一脸的冷峻——因为她从抢救室里出来,发现马到成和闺蜜靠得很近说话,想偷听他们俩背着她究竟都会说些什么,所以,才偷偷地绕到了他们的后边,不远不近地把他们后来说的那些话,特别是韩春萌反复诱惑,马到成却一再回绝的那些话都给听去了……

    “因为他太优秀,太迷人,一旦让我单独跟他在一起,情不自禁想跟他靠近,想跟他告白呗……求你了,真的不该怪我的……”韩春萌居然还这样为自己开脱。

    “我也没怪你呀——好了,现在我们该离开这里回去了……”郝思佳虽然嘴这样说,但脸还是一点笑模样也没有,分明是心里还在不停地痛骂自己闺蜜居然暗地里又跟她“抢男人”这样的行径,你让我如何不怪你呢!

    “去哪里呀?”

    “各自回家呗!”

    “不用在这里管他了?”韩春萌一听郝思佳要离开医院,马这样问道。

    “他父母来了……”郝思佳简单扼要地回答说。

    “哦,可是,我现在不能回家了呀……”韩春萌却又提出了这样的问题。

    “为啥呀?”郝思佳一看韩春萌一副无家可归的样子,马问。

    “我是接到马玉成要我过来的电话,偷偷从家里溜出来的,这工夫都是后半夜了,我回家还能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啊,万一被我父母发现了,追问我,我咋回答呀……”韩春萌说出了为什么现在不能回家的理由。

    “你实话实说,说马玉成向你求婚了呗……”郝思佳显然有些阴阳怪气了。

    “郝姐呀,都啥时候了,你咋还这样损我呢——反正我不能这工夫回家了,你带我跟你回家吧……”韩春萌再次抱住郝思佳的胳膊这样央求说。

    “我也没法这个时候回家了……”郝思佳没法回绝对方,只能这样回答。

    “那你去哪里我去哪里,要直接去开房?咱俩闺蜜这么多年了,你不会丢下我不管吧,万一被坏人给糟蹋了,你于心何忍呀!”韩春萌生怕被郝思佳给丢下不管,这样夸张地说道。

    “我带你走可以,但必须听从我安排……”郝思佳似乎觉得这样丢下韩春萌,万一出点什么意外,也不好向她父母交代,灵机一动,心里有了一个主意,这样答应了她。

    “行行行,只要不丢下我,我什么都听你的……”韩春萌一听郝思佳答应带她了,别提多高兴了,马答应了对方的要求……

    “那一起走吧……”郝思佳嘴这样说,心里却在嘀咕:“等到了地方看我如何修理你!”